話落。

張沐陽伸手一拍,便將這個存在了不知道多長時間的武藏宮本這貨,拍的魂飛魄散。

隨著武藏宮本的死去,原本聳立的大殿,此時也開始搖搖欲墜,在幾分鐘后,轟然倒地,這個剛剛在張沐陽和武藏宮本大戰時,都不成晃動的大殿,居然就這麼崩塌,張沐陽不住搖頭。

劇目看了看四周,這裡並沒有張沐陽期待當中的天材地寶,甚至就連靈藥都沒去,完全都是光禿禿的一片石山,看來這裡雖然靈氣充裕,但是大多數都被武藏宮本用來溫養他的殘魂,還有已經被吸進自己葫蘆里的妖刀了。

張沐陽拎著手裡的神秘葫蘆,這玩意雖然自己已經得到了近一年多,但他一直沒有徹底煉化,沒想到今天心血來潮這麼一丟,還起了不小的作用。緩緩渡進一絲靈氣后,張沐陽雙目圓整。

這妖刀居然攀附在了葫蘆之內,並沒有被葫蘆煉化,這就有意思了,張沐陽不自主的想到,這難不成還湊巧煉成了當年陸壓道人的法寶斬仙飛刀?那玩意可是厲害到飛起,就算是大羅金仙,也能一刀給掛了。

強忍住興奮的心情,張沐陽繼續渡入靈氣,準備將其徹底的煉化。然而他就這麼一坐,就是三天時間。 浮生爲息 三天之後,張沐陽睜開雙眼,眼神當中滿是疲憊,他沒想到,就簡單煉化一件法器,居然需要這麼海量的靈氣,饒是他修鍊的是《九轉玄功》,也差點沒支撐住。

「這玩意也太恐怖了。」

張沐陽不由的咂咂嘴,這種情況,就算是他上一世,修行到渡劫期時,都沒遇見過,重生這一世,他還真是見了不少的好寶貝。

正當張沐陽準備休息一下準備走人時,身邊不遠處,卻多了很多影影綽綽的骷髏架,他們步履瞞珊,但是卻一步一步的朝著張沐陽走來,舉目望去,無邊無際,白壓壓的一片,好似他之前上山時所遇見的那些骷髏全都蘇醒過來。

這是什麼情況,骷髏怪暴走么?還是說末日降臨,行屍走肉。

面對著無邊無際的骷髏怪,張沐陽沒有半點的害怕和心虛,即使他現在有些筋疲力竭,靈氣枯竭,但是這些玩意,他還是根本不放在眼中。

然而不同於張沐陽的淡定,那些被之前張沐陽和武藏宮本打鬥聲所產生的爆炸聲吸引過來的修士,看到漫山遍野的骷髏怪時,目瞪口呆,兩股戰戰。

這TMD什麼情況,亡靈天災么?所有人在看到這一幕時候,第一個念頭就是跑,趕緊跑。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不然肯定會被這骷髏之海給全部吞噬掉。

然而,這已經不是他們能躲開的。

即使他們繞開了這裡的骷髏,那些隱藏在遺迹當中的骷髏,似乎像是聽到了什麼號令一般,全都從泥土之下爬了起來,要知道,張沐陽等人所進的遺迹,那是上古戰場,這裡的爭鬥,足足埋葬了近十萬人。

所以,在一夜之間,遺迹當中的所有修士,都收到了骷髏的攻擊。儘管這些骷髏相對修士來說,有些羸弱,甚至可以說是不堪一擊,但是它們每次都是成百過千的數量,足夠讓每一個人都頭皮發麻。

「這是世界末日了么?」

「誰來救救我們?」

「這裡根本不是遺迹,這裡是亡靈帝國。」

「遺迹之門在哪?我要退出。」

一隊又一隊的修士被埋葬在這骷髏之海里,短短三天的時間,就是張沐陽煉化『斬仙飛刀』的三天時間,踏入遺迹里的修士,近乎折損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人,也大多帶傷。

在死去的三分之一人中,世界各地的散修佔據了大半,他們的修為略低,又沒有高手坐鎮,在抵禦骷髏海的進攻時,進退不一,自然是第一批死去的人群。

而各大勢力的修士,雖然在被襲擊的初期,也曾有傷亡,但他們適應的極快,三天時間后,他們差不多已經習慣了骷髏怪的存在,只要不被數量龐大的骷髏群包圍,他們基本沒有太大的危險。

「嗚嗚,嗚嗚。」

儘管不是第一次遇見死亡,但是當死亡出現在自己面前,尤其還是自己好友時,即使會有心理準備,但是那種撕心裂肺的感覺,還是會讓人感到疼的無法呼吸。

明明很用心了,明明已經很努力的在看,可還是被骷髏海被埋葬。

曾經發現了張沐陽蹤跡的小美姑娘,現在跪在地上,哭的淚如雨下,哭的聲嘶力竭,她身邊坐著僅剩的幾個同伴,臉上也全都血跡污漬,身上的衣服也都破舊不堪。

他們圍坐在一旁,很想勸上一句,但是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默默的站在她的身後,同時警惕著四周。

蔣閑雲,在散修當中,頗有名望實力的一個人,同時心向祖國,如果經歷過這次遺迹之後,重新回國,一定會有一個不同的人生經歷,或許精彩或許跌宕,但總歸不會是平淡。

但是現在,卻長眠在此。

張沐陽離開之後,他們在遺迹里走走停停,利用小美的異能,他們躲開了很多的危險,但骷髏怪出現的太突然了,而且他們那天休息的地方,正巧又是一片埋骨之地。

所以,當他們發現自己深陷重圍時,已經為時已晚,蔣閑云為了自己的同伴能逃出去。死命向前,最後他們雖然重出骷髏怪的包圍,但是已經油盡燈枯的他,卻再也沒有力氣,帶著眾人繼續前行了,只能長眠於此。

(本章完) 「小美,別哭了,節哀順變,蔣大哥一定不想看你這樣的。」

李浩在張沐陽悄悄走了之後,似乎也沒有那麼的尖酸刻薄,他站在小美的身後輕聲安慰道:「這裡不安全,我們……我們還是再往外走遠一點,不然會有危險的。」

就在李浩說話的時候,遺迹當中雷霆降世。

這驚雷來的毫無徵兆,來的極其突兀,之前沒有半點的預兆,就那麼突然出現,好似睛空霹靂一般。所有人的目光被這道道驚雷吸引了過去。

還是那個地方,那裡到底發發生了什麼事情,之前劇烈的爆炸聲是從哪裡傳出,彷彿根本殺不盡的骷髏怪似乎也是從那裡出來的,現在又有驚雷降世。這是幹什麼,沒玩沒了了么?

當所有人都在猜測那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所有事情的始作俑者,張沐陽正仰著頭看著天上正在不斷醞釀的道道驚雷mmp。

「這特么是坑我吧,我還沒準備好,天劫怎麼就來了,玩什麼突然襲擊。」

原來,張沐陽在煉化了『斬仙飛刀』以後,覺得自己靈氣虧空的比較大,再加上外面還有虎視眈眈的骷髏群,他便決定先服下幾味丹藥,來恢復靈氣。

這一嗑藥不要緊,這裡原本就靈氣充裕,他這麼一嗑藥所有的靈氣,就好似瘋了一樣,往他身上洶湧而來,擋都擋不住,好容易壓制住了靈氣的躁動,他一直在壓制的境界關口,卻在這會突破了。

張沐陽心裡滿是糟心,他本來想選擇一個更好的時間,一個更好地點,然後選擇突破,哪裡想要被突破,這樣會有意外不說,很有可能使得他無法丹成一品。

好在張沐陽意志如鐵,做到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既然事情已經發生到這一步,他就只能順其自然,畢竟特么天雷都來了,他想壓制境界,也沒辦法壓制了。

眼看事情不得不為,張沐陽也不管其他,在自己身邊布置下陣法,然後將自己早就煉製好五行靈丹,全都吞入口中。至於用來護法的旱魃傀儡,他並沒有召出,畢竟這玩意是被上天憎厭的,萬一特么的,老天爺不開眼,把自己當成了旱魃傀儡的同類,那樂子可就大了,張沐陽有信心渡過三轉金丹期的雷劫,但是對於旱魃的雷劫可是忌憚非常,尤其是當著兩種雷劫混合到一起的時間,他是要做多大的死,才會有這種想法。

就在張沐陽吞下五行靈丹之後,第一道雷劫依然轟了下來。

轟!

饒是張沐陽早就修成了先天道體,而且之前還有被天雷劈過的經驗,現在硬抗這麼一下,還是有些吃力,不過對於這個情況,張沐陽已經很滿意了,上一世他突破至金丹境界時,可沒有這個念頭,硬抗天雷,那不是腦子瓦特,就是自己作死了。

而且,張沐陽還發現,這降落下來的天雷,仍舊還有淬體的功效,而且還能幫他煉化體因為吞下五行靈丹,而造成的靈氣震蕩,一舉三得。面對這種情況,張沐陽不禁咧了咧嘴,這特么還真是不幸當中的萬幸了吧。

因為張沐陽渡劫,所產生的變化,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愈演愈烈,這片遺迹小世界也開始變的越來越晃蕩,一股異樣的能量,在小世界內洶湧而出。然後一道道驚雷,劈向那遠處隱隱綽綽的山峰,遠遠看去,幾乎整個山峰,都在被天雷洗禮。

沒有人知道這是發生了什麼,還以為是骷髏出現的太多,引得上天的懲罰,伴隨著天雷的出事,那些一直襲擊修士的骷髏怪全都消失匿跡,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有心的修士,曾經跟著骷髏怪的退去,尋找到了他們的老巢,但是面對近在咫尺的人類修士,骷髏似乎沒有半點的攻擊慾望,就是人類修士,使用法器攻擊他們也一樣,似乎又重新變回了之前模樣。

面對這種情況,幾乎所有人都不知道是好是壞,更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有少數修為較高的修士,依稀從這天地的威壓,還有滅世一般的雷霆當中,似乎察覺到點什麼。

用老和尚方正的話來講。天雷降世,萬物皆黯,威壓眾修,這是金丹之境啊,他隨後這麼一說,跟在他身後特九局萌新,瞬間圍了過來。

問道:「方正大師,您剛才所說的是金丹之境,您的意識是有人在這遺迹小世界當中,突破到了金丹之境?」

方正和尚倒也沒有隱瞞,點了點頭道:「如果古書上記載的不錯,應該就是這麼一種情況。」

他這麼肯定的一句回答,幾乎讓所有人都炸了鍋,那可是金丹之境,雖然說現在進入了修行時代,但是大家最多也不過剛剛開始修鍊,就算是那些隱士門派,最厲害的也就是築基之境,還沒有聽說那個又金丹修士。

金丹修士和築基修士,那完全就是兩個概念,所謂一粒金丹吞入腹,吾命由吾不由天,金丹修士,那是真真正正掌握了生死的存在,單人可抵一國。

依照古書上的記載,和他們的推測,金丹境界之下,世界上的熱武器或許還能抵禦一二,但是只要如了金丹之境,除非魚死網破,動用核武器嗎,不然金丹無敵,即使他們不顧一切使用了核武器,金丹之境,都有可能全身而退。

所以他們不得不羨慕,這是幾乎已經站在了世界的頂點啊。

經過一陣興奮之後,有人頗為擔心的問道:「方證大師,您說這次渡劫的會是誰,如果那人和咱們國家作對,咱們該怎麼辦。」此人一問,將所有人的熱情都打滅了下來。

是啊,這是個大問題,華夏現在是全世界修行者都想踏足的地方,因為華夏不但地域廣闊,而且有很多傳承,泱泱上下五千年到了歷史,這還是有記載的,那些上古神話,在這個時代,誰敢否定那就是假的呢?如果對方想要來華夏搗亂,那麼特九局就是華夏的第一道防線,也是最後一道防線。

(本章完) 看出眾人憂心忡忡的模樣,方正和尚頗有些欣慰,自己這一輩的人終究會老去,即使修行增加壽元,他們這一輩也會慢慢退出世界的舞台隱居幕後,到時候撐起特九局這桿旗的人,還是要靠他們。

他眯眯一笑說道:」這你們放心就好,咱們特九局,可不是外面的那幫蝦兵蟹將。「

方正和尚這麼底氣十足的一句話,瞬間將眾人點燃,他們在特九局裡,本來消息就比外面的靈通,聽他這麼一提醒,瞬間有人似乎想起了什麼,他一拍自己錚明瓦亮的腦門,大聲叫道:」是啊,我們怎麼忘了張副局。」

張沐陽這兩年在的一些動作,特九局雖然沒有特意的宣傳,但是很多人都知道有他這麼一號人物,是特九局裡最粗的那根大腿,也是最讓人放心的那顆定海神針。不論是當初的旱魃,還是後來的怪鳥,又或者單槍匹馬踏滅越國修行界,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足以驚爆人的眼球。

有人一開頭提起張沐陽,剛剛還有些信心不足的特九局萌新,瞬間精神萬分,自信爆棚。

「是了。只要有張副局長在,就算金丹又怎麼樣,我可是聽我師父說了,張副局很可能早就說金丹境了。」

「我也聽說了,在去年蜀州的那件事,就是他單刀赴會,仗劍除魔的。」

「還有,還有幾個月前烏拉省的怪鳥,據說國家都準備動用激光和核武了,後來硬生生被張副局長給滅了,這特么也牛逼了。」

「這都不算什麼,上個月他老人家不是還單槍匹馬血虐越國猴子么?這特么想想就帶勁。」說道這裡,說話的妹子眼睛發亮道:」更重要的是,我聽說張副局今年才剛剛二十歲,長的老帥了。 透視小相師 而且還是中海張家的家主呢。「

」哎,張副局簡直就是人生贏家,和他一比,我渣渣都算不上。「

「你還想著和張副局比,趁早歇著吧。」

眼瞅這幫人似乎有些泄氣,方正和尚說道:」張先生自然是天才人物,但整個華夏近十五億人,也只出他這麼一個,只要你們努力修行,遲早也有追上他的一天。「

「方正大師,您認識張沐陽么? 神醫毒妃 是不是長的特別帥,特別酷,特別高冷,彷彿天上的星辰一般,可望而不可,。」一個長相頗為甜美的妹子眨巴著大眼睛問道。

方正和尚愣了下點點頭道:「自然認識的。」至於剩下的問題老和尚沒有回答,因為如果真的說話,他怕張沐陽在眾人心裡的形象會瞬間崩塌,誰能想到一個本應該高手寂寞,出塵如謫仙人一般的人物,會那麼的接地氣,會那麼的逗逼?這個詞或許不合適,但卻是老和尚對張沐陽最真實的印象。

「那你能給我們引薦一下么?我們想要個簽名。」

「是啊方正大師,你有機會給我們介紹一下唄,再怎麼說我們都是特九局的,他也是我們領導。 萌寶一加一:爸比,請跪好

「說起領導,方正大師,咱們的那一位領隊呢?就是說話很傻的那個,有點裝逼,還是走後門進來的那個。」一個長相略顯粗狂的年輕人問道,他對張沐陽不滿很久了,在坐飛機的時候,他就和身邊的朋友議論不斷,現在聊的興起,一禿嚕嘴,把心裡話就說出來了。

方正和尚長相解釋一句,他身邊的其他特九局萌新就嚷道:「你能不提他么?外面那麼危險,估計……」剩下的話沒說出來,不過在座的都明白他話中的意思。

「我想不通,特九局這麼一個神聖的部門,怎麼也會有走後門進來的,還那麼囂張,做事情好像都不經過大腦的。」

「就是,我覺得這一次有方正大師在就好了,他完全就是混資歷的,要是有個意外,方正大師,你比還要背鍋吧。」

「被什麼鍋,方正大師萬一真有什麼事,我們和您共進退,我們直接去找局長說去。」

「對對對,我們去找上面,這麼重要的事情,居然派一個紈絝子弟來,就算他有點修為能怎麼樣,無組織無紀律,成不了什麼氣候,這次是他自己要求的單獨行動,就算出事了也賴不到方正大師您的頭上,我們都可以作證。」

看著有些群情激憤的這幫年輕人,方正和尚是又感動又好笑,感動的是,張些年輕人的赤子之心,和對自己的拳拳之意,好笑的是,他們到現在沒有猜出來張沐陽的真實身份,很多外國人都猜出來了,他們自己反而不知道。如果張沐陽是紈絝子弟,如過張沐陽真出了什麼意外,他們估計也很那活著回國,至於走後門什麼的。根據他的了解,這次行動,是戴長生親自出面求的。

耳聽的他們越說越過分,方正和尚忍不住咳嗽了幾聲。希望他們不要繼續作死,這要是讓張沐陽知道了,他那個性子,就算不會傷他們,也會讓他們吃點苦頭,他可不是什麼心慈手軟的人,說睚眥必報或許有些過分,但心狠手辣絕對能稱的上。那些得罪過張沐陽的,可沒幾個有好下場。

可惜他的這份苦心和提醒,完全被萌新們給忽略了,倒不是說他們蠢笨,而是張沐陽一路上的行為實在是讓他們提不起任何好感,沒有什麼拿出手的戰績反而是一直在找麻煩玩高調,遠沒有慈眉善目,平易近人,願意提攜後輩,一路上還對他們照顧有加方正和尚來的親切。更為重要的是,他們不認為也不願意相信,一個看上去文文弱弱,甚至比他們還要年輕的人,能比他們還要厲害。他們可都是各地特九局培養的精銳,都是眼高於頂的人,也就是張沐陽那麼彪悍甚至恐怖的戰績,能讓他們打心眼裡佩服。

在這種氣氛下,即使有人覺得不妥,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和大多數人作對,畢竟他們是真的看不上張沐陽之前的那番作態。方正和尚聽的多了,也懶得解釋,他倒是很想看看,等這幫新人,得知他們口中那位高的沒邊的張沐陽就是他們這次的領隊時的精彩表情。想來應該會很有趣。

想著想著,方正合適眼角露出笑意,他指了指雷霆大作的神峰山道:「好了,這些話就不要多說了,這可是是金丹渡劫的場景,好好看著吧,這或許對你們的修行很有好處。」

(本章完) 轟隆隆,驚雷攜帶著天地之威,轟然而至。

此時,張沐陽在驚雷自下,居然完全沒有苦苦支撐的姿態,反而頗有幾分的如魚得水的意思,本來原本的劇本應該是,隨著天雷威力越來越大,張沐陽對抗的越來越吃力,到最後即使渡劫成功,他也會有半天衰弱時間,躲過這段危險期后,他才真正的登堂入室,真真正正的踏入了修行當中,成為一個真正的修道者。

但是,現在的張沐陽,在天雷之下,跳的很是歡暢,原本因為倉促服下的五行靈丹而變暴躁不堪的靈氣,在不斷與天雷的對抗當中便的溫和,與此同時,原本就有天雷鍛造而成的先天道體,現在變的更加的強大,便的更加的神秘,在他的身上除了五行之氣外,還潛藏了更多的雷霆之力,而且這股力量的存在,似乎並不比現在看上去氣勢洶洶,幾乎已經到達圓滿的五行之氣要差多少,反而因為其特殊的屬性,在張沐陽的丹田海,金丹外佔據了很大的一部分地盤。

當然,張沐陽並沒有大意,所謂的如魚得水,也是比他上一世苦苦支撐才成功結丹的經歷要好上一些,他現在依舊還有危險,只是這危險不存在於駭人的天雷,而是存在於那些藏於無形之中的心魔。

心魔這東西,只知道是來自於天外天,然而其真正的跟腳,並沒有什麼人知道,就算是那些得道飛升成仙的大能,也只是略知一二而已,甚至連一二都達不到,他們所做的,只是想辦法來對付心魔。

修士在進入金丹之境后,變會有天魔來擾,平時它們或許並不會出現,但是只要你的心境不穩,只要你修行到達一定境界,需要渡劫時,它們急一定會出現,不論你躲在那裡,附骨之疽,如影隨形。

很多驚艷決絕的修士,許多天資讓張沐陽看了都嫉妒的天才,全都喪命在了天魔的魔爪下,只要你的心境,有一絲的不穩,只要你的求道之心,有半點的猶豫,它們就會像是瘋了一樣,無窮無盡的攻擊,知道你成道或者道滅的那一刻。修士的屍體,對它們來說,似乎是最佳的美味,無可抵禦的誘惑。

所以,這即使不是張沐陽第一次經歷天劫,即使天雷的危機,已經近乎被他化解於無形,他還是不敢大意,只雙目緊閉,盤膝而坐,手指相疊,默誦《九轉玄功》。至於仙劍、吞噬了妖刀的神秘葫蘆,甚至包括對抵禦天魔有妙用的佛像,都被張沐陽丟在一旁。他不想讓這些東西變成自己的累贅或者說念想,他要丹成一品,他不允許自己的道心又任何的瑕疵。

「呼!」

「呼!」

「呼!」

雙目緊閉的張沐陽,此時他的呼吸略有些急促,臉上似乎還有些痛苦,但是在痛苦裡又帶著幾分歡喜,這種古怪到了極點的表情,在他臉上不時的浮現。漸漸的,張沐陽的臉色開始便的有些難堪。

這次張沐陽突破至金丹境,所遇到的天魔,似乎比他當年突破至化神期的天魔還要厲害幾分,它們居然盜取了張沐陽大部分的記憶,並且利用記憶,勾勒了一個新的世界。如果不是張沐陽道心堅定,又有經驗,差點就被害了性命去。

眼看著他就要被天魔所吞噬,張沐陽雙手掐動法訣,高喝一聲:「臨」

隨著他話音大作,一道金光從張沐陽的腦後升起,那些原本囂張不堪的天魔,全都慘叫著逃走,似乎對這股金光很是懼怕,這道法訣,是張沐陽上一世在進入一個天仙遺府時,拚命搶下來的,沒想到在這個時候,幫了他一個大忙。

「呵,終於結束了,重生兩載,刻苦修行機關算計,總算是小有收穫,總算是有了自保之力,在如今的修行界,當真可以橫著走,就算那些小世界將臨,潛藏在其中的修士齊出,張沐陽也無所畏懼,他可以好好的跟他們打上一場。

就在張沐陽心思稍稍放鬆警惕,準備看看自己經歷過雷劫洗禮的《九轉玄功》到達三轉時,擁有怎麼一個恐怖能量的瞬間,意外突生。

一道潛藏在地底的天魔,慢慢爬上了張沐陽的後背,然後猛地扎了進去,張沐陽只覺得自己背心一涼,而後周圍便是無盡的黑暗,那些原本已經被驅趕到何處天魔大軍,全都撲了回來。他們撕扯著,怪叫著,全都撲向了張沐陽。

被陰了一手的張沐陽,在這麼一時大意之下,大好修為全都毀於一旦,即使他再怎麼死命的抵抗,可是在天魔大軍捨生往死的撲殺下,漸漸的不見了動靜。



黑暗

無邊無際的黑暗

張沐陽知覺的自己變成了一縷遊魂,在天地之間遊盪,他似乎看到了躲在山洞當中方正和尚,看到了鬼鬼祟祟的東瀛忍者,看到了滿臉驚恐未定的散修,還有在遺迹當中的其他修士。

漸漸的,張沐陽的自我意識開始消散,雖然他很不甘,但是在天魔的侵蝕,他漸漸沒有了意識。

轟!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張沐陽似乎聽到自己的耳邊,有人在呼喊著自己的名字,那聲音就像是一道道亮光一般,投射進了無盡的黑暗當中。

就在張沐陽開始悠悠轉醒到時候,突然他感覺到了一股劇痛,一股久違了的劇痛。

這股劇痛,讓他快速的清醒過來。

」我靠。「

當張沐陽徹底清醒了的時候,張沐陽看到眼前景象,蛋疼的叫了一聲。

在他的四周是最為熟悉不過的場景,嘈雜的賭場,刺眼的燈光,瀰漫在空氣當中各種混合氣味,身邊金髮碧眼的大波妹,滿臉著急裝作很是擔心的死胖子,對面還有那個似乎勝券在屋的東瀛人。

張沐陽看了眼自己面前的賭桌,眼睛中閃過一絲精光,重生了?我特么居然再一次的重生了,這次重生的時間,居然和他上一次重生的時間點一模一樣。

死胖子那熟悉的聲音再旁急道:」陽少,那女人我已經幫你教訓了,咱們開牌吧,青木先生還等著呢,咱們殺他個片甲不留。「

(本章完) 第482章重生

看了眼臉色隱隱有些著急,還有些興奮的死胖子,張沐陽沒有說話,而是舉目繼續往四周看去,還真是重生了呢。他仔細打量了一圈,發現這裡的景象,和自己印象中的一模一樣。

「張桑,你是在拖延時間么?不敢開牌了么?你們張家不是號稱華夏第一家族么?怎麼嫡系子弟會這麼慫,不就是一點錢么?」青木川司在不斷的挑釁著。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