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昊傻眼了,徹底傻眼了。自己居然有了一部毒物時時的分布圖,腦子裡想什麼,就能幫自己找什麼……

「你是誰?從哪兒來的?為何在我身上?」他率先拋出一連串的問題,可對方卻沒有任何回應。

許昊蹙眉,並未放棄,繼續追問道:「這、這憾心萬毒典能探測多遠?」

「憾心萬毒典開啟。目前第一階探測範圍五十丈,最高可成長十階。」

「只回答部分問題?」許昊暗忖,繼續問道:「既然如此,該如何提高等級?」

「通過母體吸收天地能量。」

「母體?天地能量?」許昊蹙眉,這話有些不明白,母體是誰?難道、難道是自己?

那天地能量呢?他想要繼續詳細詢問,結果這憾心萬毒典便再不回答。很顯然,它的回答能力也就到這個程度。

「既然如此,這附近有沒有毛地黃?八仙花?萬年青?……」許昊仔細思量,既然能夠尋找毒物蛇蟲,那這憾心萬毒典能否尋找到植物類的毒物?

乾脆,一口氣列出了九種不同的毒草名字。

這些都是自己迫切需要的,只有搜集完五毒以及這九種藥草,自己才能開啟上一世五毒心法的修鍊。

「憾心萬毒典開啟。目前第一階探測範圍,左前方十一丈,毛地黃。後方二十六丈,八仙花……」

聲音持續響起。

原本以為能找到一種兩種就已經走了大運,可許昊萬萬沒想到,這附近居然瞬間就有四種不同毒草!

「自己這是到了葯園子了……?」他用力的揉揉眼,如墜雲夢。要說五毒都有,可能因為潮濕的關係,幾種毒物習性相近,並非完全不可能。

可九種毒草中的四種也都能瞬間在這附近五十丈內尋得到,如此可就太稀奇了,這是塊什麼寶地?

亦或是……

許昊思忖到了一個可能,那就是這個世界或者這個地區,本來就到處都是毒蟲毒草?

雖然自己擁有了許昊的記憶,可惜,只有最最基本的一些內容。其中絕大部分都已經消散。

以後很多事,自己只能慢慢探索……

錢對人來說不是萬能的,許昊也不是見錢眼開的財迷,可事實上,毒藥對他來說,卻如同財迷見到黃金一樣。

要是這個世界真如自己所料,那簡直、簡直、太棒了!想到這兒,許昊心中興奮,毫不遲疑,開啟憾心萬毒典開始在附近大範圍查找起來。

不到兩個時辰,他又順利的在這林子里搜集到了其他五種自己需要的藥草!還別說,此地至少這座山無論毒物還是毒草都異常齊全。

這讓許昊心情激動,村子的後山便已然如此,若是再往後面深山裡走,能夠遇到什麼寶貴的毒物,簡直難以想象!

「呼……」眼下已經到了後半夜,許昊輕輕吐了吐氣,原本打算甩手離開的,可眼下既然五毒九草都已湊齊,首要任務還是先將這些毒物熔煉為先。

手無縛雞之力才是最可怕的事。

回到破廟,滅掉油燈,許昊非常疲勞。

畢竟身體虛弱,又經過情緒的大起大落,對於這十幾歲的孩子來說還是過於沉重。

但他沒準備休息,而是快步跑進正殿旁的側房,把房門鎖上,這裡有口破舊的空水缸,許昊抓緊時間,將所有毒蟲倒入缸內,蓋上木板。

裡面毒蟲早就爆發激烈戰鬥,各種嘶鳴混成一團!

刺耳叫聲,讓人毛骨悚然。

許昊卻是滿臉微笑,悠閑的坐在旁邊,將採集來的草藥一株株放入廟裡的大缽盂中,手裡握著一柄簡易的木棍開始搗葯。

旁邊的火架上,則燒著熱水。

藥量非常的大,需要分好幾次才能全數放入缽盂里。

「咚咚咚……」

破廟內的搗葯聲持續不停,別樣的味道繚繞。

許昊足足折騰了十幾分鐘,滿滿一大缽盂黑乎乎粘稠的葯漿才將將搗好。

站起身,掀開木板看向缸里,毒蟲已經死了六七成,毒血瀰漫,剩下的都是最凶的,但也盡數精疲力竭。

許昊毫不猶豫,將缽盂里的葯漿全部倒了進去!這東西似粘稠的麥芽糖,頓時將缸里的毒物悉數蓋住。

「嘶嘶嘶……!」毒蟲們拚命掙扎卻毫無辦法,開始還有聲音,漸漸的,便全都安靜下去。

「基本的九毒漿,五毒也就算了,沒想到九種毒草也這麼容易找到……」許昊滿意的看著下面毒蟲掙扎,雖然這些藥草不算珍貴,可一晚上在同一個區域都能尋到,這也著實出乎意料。

「就算你們再毒也會被慢慢侵蝕……」

他說的沒錯,慢慢的,這些毒蟲慢慢隨著九毒漿而融在一起徹底死絕。

這時候,許昊伸手,將沸騰的熱水倒入缸里,迅速沸騰,冒出滾滾白煙,就如著了一般。

刺鼻氣味繚繞屋子。

「要泡澡了……」許昊咬咬牙,始終記得當年剛剛浸泡這東西時所遭受的痛苦。但今天,無論如何也得過這一關!

他迫不及待的脫掉衣服,縱身一躍!跳進這在別人看來毛骨悚然的毒漿之中。

「嗯!」許昊悶哼一聲,全身憋的通紅,痛苦的幾乎快要失去理智。

全身皮膚瞬間紅透,好似烤熟的肉豬,外焦里嫩。這除了因為水燙外,更主要的原因是毒氣所至。

許昊努力的站直,手上掐了個決,跟著咬牙盤膝而坐,開始根據「五毒心法」的記載修鍊起來。

他的體質纖弱,缺乏營養和鍛煉。而常人修鍊內功,經脈越寬闊,流轉越順暢意味著資質越好。

而許昊的資質卻很差,經脈纖細如絲,若是其他功法必然事倍而功半,可修鍊五毒教的功法卻不同,五毒心法需有特殊資質,經脈纖細的話再合適不過。

這種體質,可以有效控制毒的流速,對他來說,算是不幸之中的萬幸。

五毒心法乃是前世最最頂級的毒功,沒有之一。而到了今世,不知會是什麼情況……

「嗯?」片刻,許昊便突然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自己運行真氣,伴隨毒物入體,他赫然發現自己吸入的並非真氣,而是一種自己從來不知道的奇特能量!

「這是怎麼回事?」許昊駭然而驚,他確定自己從來沒見過這種奇怪的「真氣」。

而最讓他驚愕的則是原本用九毒漿錘練,通過真氣運轉抵禦引導毒氣需要幾個小時的時間,而這種奇特真氣或者說能量卻難以控制。

「他娘的,什麼情況?」許昊臉色逐漸難看起來,他額頭冷汗淋漓,只感覺進入身體的真氣猶如淘氣的孩子,根本無法煉化成為自己的一部分。

許昊著實沒想到這一環,也確實難以預料,誰能想到這世界的「氣」都有問題?可就是這麼一個超乎想象的失誤,卻讓他陷入生死危機!

「混蛋——!」許昊眉頭緊鎖,將全部精力放到調運這奇特真氣上面。

若無法調運真氣,這五毒心法便完全無法使用,吸入體內的九毒漿便會成為殺死自己的致命毒藥!

而眼下,由於無法控制真氣,毒物已經讓他的身體痛苦不堪。

「咔咔……」

許昊緊緊咬牙,額頭青筋直冒,臉色早已變為黑紫色,這是毒氣布滿周身才會出現的情況。

他算是將命豁了出去,要是就這麼死掉,堂堂毒魔實在丟人! 他連續換了數個法訣,眼眸之中透出無比嚴肅的光芒。

而隨著時間流逝,許昊全身也越來越黑,到最後簡直猶如黑炭一般。毒氣已經侵入到他的四肢百骸,若再不控制,必死無疑!

要應對真氣的控制問題,同時還要承受毒氣的痛苦。

雙重夾擊,常人早已不知所措,進而精神崩潰。

許昊簡直狼狽到了極點,猶如置於針尖上的氣球,隨時要面臨滅頂之災!

他額頭冒汗,混雜著水氣,形貌凄慘,身體毒發想來也只在一時三刻內。

然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許昊心中驀然一動!他之前無法捕獲控制大股真氣,可就在他試圖控制其中最纖細的一縷時居然輕鬆起來。

「有門!」許昊感受的到,這絕不是自己前世的真氣,即然如此,性質必然不同,難以捕獲是有可能的。

不通則變,他趕緊鉚足力氣,集中全部精神,朝著體內最纖細的一縷真氣攻去!

一次、兩次、三次……

時間漸漸流逝,汗水布滿許昊的額頭,青筋蹦起,堅韌的氣勢與幼稚的面龐充斥著違和感。

月光灑入窗內,照在他的漆黑色的臉上,帶給人別樣的怪異,似厲鬼一樣。

能夠忍受如此非人痛楚,即便連吃過苦的成年人都做不到,這哪裡還是個孩子?

即便再艱難,許昊也保持著冷靜,僅能從其變色的臉頰上看出些問題,事實上,他的體內早亂成了戰場……

「成了!」驀然間,許昊眉頭猛的一挑!心中驚喜的暗道,自己成功捕獲煉化了一絲「真氣」。

此時來不及細想,他立刻將這縷真氣環繞全身,運轉自己的五毒心法將毒氣吸收,結果卻讓其驚愕至極。

因為這麼纖細的一縷,居然瞬間便將自己體內流動毒氣的四成吸收!中毒情況瞬間緩解了許多!

痛楚減弱,臉龐也由漆黑,化為淡紫色……

「嗯!?」他駭然而驚,在前世,自己全力運轉真氣,也需要半個時辰的時間才能將毒氣慢慢煉化。

怎麼這麼纖細的一絲,居然就將自己體內近半的毒氣化解控制?

許昊愣了愣神,他的好奇心被完全吊起,對於這個世界的「真氣」興趣十足。

借著毒氣侵體緩解的空檔,許昊再次嘗試起控制這奇怪的真氣,由於之前成功的控制了一縷,這次再次嘗試,顯然順利了許多。

自己可以通過真氣去吞噬真氣。幾番拉扯,他再次成功獵獲了一縷,兩股合併,許昊體內的真氣頓時又粗壯了不少。

而這回,運轉之下,他的身體毒氣大部分都已得到控制。

「太好了!」許昊心頭大喜!趕緊操縱這縷真氣再次展開吞噬,只有煉化更多的「真氣」才擁有最基本的本錢。

開始,他身體的真氣還只如汩汩細流,而兩個時辰過去,已經猶如小溪,在其周身流淌。

許昊身上臉上早已紅潤如常,表情更是恬靜。

事實上他的心中已經興奮的掀起驚濤駭浪!因為自己居然第一次行功,便能夠做到「外視」的境界。

在原本的世界里,自己的五毒心法當年修鍊到了問道期巔峰,已能橫行無阻,縱行天下。

再往上雖然功法可行,卻根本沒辦法突破,那些再往上所謂的境界,也僅僅只是傳說而已。

武學一道,達到一定境界便可以做到內視和外視,所謂內視可以清晰的看到體內經脈丹田的情況,需要修為達到問道期第九層開元識,毛細可見的程度才可以,具體程度根據自身修為基礎的高低而有所區別。

而外視則不同,強者凝聚出真氣,通常達到問道期一層巔峰后,便能夠擁有外視的能力。

可以一定程度上提升視力以及視覺反應速度,相比元識要弱上很多,可有此優勢,已經比普通人強上不知凡幾。

這種能力,戰鬥時可以起到極其關鍵的作用!

許昊眼下卻剛剛凝聚出真氣便能做到外視,當真稀罕無比。

只是他已經來不及多想,自己的身體漸漸排出一層淡淡油脂,微臭,那是身體表皮的雜質。普通人食五穀雜糧,必然淤積了很多廢物。

常日里無法排出,便會在表皮凝結,如今一通百通,很多常年淤積的毒素盡皆排出!

「既然入門,觀氣術應該可以使用,可惜附近沒有武者。」許昊吶吶自語,武者可以感知敵人的武學,但這需要一些巧門,並非能夠直接作到。

五毒心法自帶此類本事,可以察覺敵人修為實力,當然雙方不能相差太多,通常在一個大境界之內。

半個多時辰過去,許昊仍舊在靜氣打坐,然而就在此時,外面卻驀然出現了一陣嘈雜聲。

「不好了——!」

緊接著,門鎖被急燎燎的打開,馮正經帶著已經哭紅眼的許誠走進來,怒吼道:「許昊!你爹娘被地主扈霸抓走了——!」

乍看大廳里沒人,環顧四周,他立即看到側房的門緊閉著,破爛門閂被其憤怒的一把推斷。

原本許昊絲毫不在乎什麼勞什子爹娘,那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可乍聽到這個消息后,卻讓其心裡倏然一抽!再看跑進來弟弟許誠那無助的模樣,酸楚的感覺倏然自心底襲來。

「可惡——」許昊明白,這是自己融合了記憶並逐漸消化造成的。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這裡享受的泡澡——?」馮正經咆哮,憤怒的幾乎想抽他,家都已經要垮了,這小子居然還如此悠閑?是可忍孰不可忍!

許家,真是家門不幸!

「哥……」許誠也是萬萬沒想到,哥哥竟還在這裡悠閑泡澡……

這事出了之後,爺爺許岳恆直接暈倒了,現在還躺在床上,爹娘更是被地主抓走。

全家幾乎瀕臨崩潰的邊緣。

「趕緊出來!」馮正經伸手,就要把許昊拉出來,卻不曾想,這小子像泥鰍一樣。

身子一翻,避開抓握,咕嚕一聲,直接躥了出來,動作迅捷,猶如靈猴。同時伸手,他將旁邊凳子上的衣服穿好,一氣呵成。

「扈霸抓了爹……?」許昊本能的想要說出爹娘兩個字,卻無論如何也吐不出口,趕緊接聲道:「那孫子想要幹什麼?」 馮正經沒有揪住許昊,氣仍憋著,臉色鐵青的吼道:「當然是要抓你!扈老爺放話了,要是明天太陽落山前你不出現,就把你爹娘弔死!」

說到這裡,弟弟許誠哇的哭了出來!再也掩飾不住心中的恐懼與哀傷。

「哦?」許昊眉頭微蹙,眼中厲色一閃!雖然突兀的成了許家的長孫,沒有什麼感情,可自己最討厭被別人要挾。

毒魔許昊天被要挾,這簡直是太歲頭上動土!

「我知道了。」許昊點頭,向馮正經說道:「這事我來處理,你就別管了。」

「啊?」

「啊?」

馮正經和許誠全愣了,他們萬萬沒想到許昊是這個態度,彷彿沒事人一樣,連半滴眼淚都沒擠出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