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語之間,顯然對玄武院很看不上眼。

那少女不認識青湛,然而在瓔珞抬起頭朝青湛看過來時,清冷的美目中微微閃過一絲驚訝。



瓔珞美人兒終於上線了~么么噠,大家要撒票歡迎啊,瓔珞姐姐很兇的~~ 「琥珀,你在這裡做什麼?」

大概是看到青湛在場,所以瓔珞沒有立刻發飆,教訓膽敢用箭瞄準她弟弟的人。

琥珀抬起頭,在他姐姐面前,他似乎更加天真一些,像個小男孩。

湛藍色的眼睛看了一眼沈未凝,隨後當著眾人的面說:「她是個女色狼,剛剛,她親他,他們兩個抱著,不害羞。」

他小小的手指指著青湛,說的話完全有恃無恐。

「光天化日之下,孤男寡女,原來在這裡做這種不要臉的事情,還讓我們琥珀公子看到了,真是可恥!」

瓔珞身旁的俏麗少女哼了一聲,說道。

「小環。」瓔珞冷傲地開口,「與我們無關的事情,不要多管閑事。」

儘管這麼說,但瓔珞還是很驚訝地看了一眼青湛,眼眸深處有一抹黯然,但被她用清冷很好的掩飾住了。

「可是剛才那丫頭膽子好大,她竟敢想用箭射琥珀公子!」小環不服氣地瞪著沈未凝。

青湛的氣勢太強大了,儘管不言不語,但還是讓人不可忽視那可怕的存在,一般人都不敢招惹。

誰都知道柿子要揀軟的捏,所以看起來很弱的沈未凝自然而然成了倒霉鬼。

小環說完之後,瓔珞的目光朝沈未凝看過來,冰冷刺骨,並且帶著某種敵意。

「為什麼要傷害琥珀?」

「我沒想傷他,只想讓她下來。」沈未凝並沒有慌亂辯解,依舊冷靜地很,「遠處又魔獸出現,他站那麼高,容易成為魔獸的目標。可是我說話他不聽,所以只好用箭嚇嚇他。」

她說的話很合理,並且似乎真的是為了琥珀好。

瓔珞冷若冰霜的臉上沒有表情,輕輕咬了一下嘴唇,低頭問琥珀:「琥珀,這個人想傷害你嗎?」

只要琥珀點一下頭,沈未凝從此就是白虎院的頭號敵人,會一路被瓔珞追殺。

所以此刻,連沈未凝的心也提到嗓子眼裡了。

想到上次見到琥珀時,因為不知道什麼的原因,琥珀好像很生氣地走了,他會不會很記仇呢?

琥珀小子,你可千萬不要耍我啊!

琥珀拉著瓔珞的手,他長得矮,只到瓔珞的腰以上,半個身子靠著瓔珞,偏頭看著沈未凝,藍色的眼睛里寫滿了單純。

見沈未凝緊張地看著自己,琥珀說道:「姐姐,我要她和我玩兒。」

所有人都傻眼了。

琥珀公子是出了名的生人勿近,除了他姐姐瓔珞,幾乎不靠近任何人。

但他現在,居然主動要跟一個女孩子玩兒!

要是在平時,瓔珞肯定二話不說,把沈未凝綁走,找根繩子拴著她,讓他跟琥珀玩,知道琥珀沒興趣為止。

但現在……清冷的美目看向青湛。

青湛冷酷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就算剛才被琥珀戳破他被沈未凝非禮,也是毫無表情。

他手上抓著一根繩子,繩子的另一端,拴在沈未凝的手腕上。

「琥珀,現在是靈域競技,這個人不能陪你玩兒。」瓔珞低聲對琥珀說。



記得投票哦~ 琥珀的臉上,立刻毫不掩飾地表現出了不開心。

姐姐從來不會拒絕他的要求!

從來沒有拒絕過!

為什麼輪到沈未凝,就要拒絕他?

他不開心,整個人便從單純的小男孩,變成了陰鬱暗黑的小惡魔。

琥珀身上有種森冷的殺氣,小環覺得十分心悸,不由自主地後退了幾步,不敢靠近。

瓔珞也不由自主地捏了捏琥珀的小手,說道:「琥珀,不要任性。」

「哼!」琥珀重重地一哼,甩開瓔珞的手。

瓔珞無奈地看著他。

琥珀伸出小小的手指頭,指著沈未凝,稚嫩的嗓音說:「你跟我走。」

沈未凝搖搖頭,那個冰山一樣的瓔珞師姐在,她可不敢去。

琥珀的手,忽然抬起來,準備抓住他胸前掛著的那枚琥珀。

那個動作讓青湛的沒有都皺了一下,渾身的肌肉頓時緊繃,防備地向後退了一步。

沈未凝不明所以,只是察覺到某種危險性,也跟著他退了一步。

瓔珞眼疾手快,一把抓住琥珀的小手,蹲下去安撫道:「琥珀,你答應過姐姐的,在靈域中不能打開琥珀。」

「靈域中不好玩,我不玩了!」琥珀十足像個任性的小少爺。

瓔珞道:「靈域中不是玩,是為了讓你有更多歷練。」

「我不!我要離開靈域!」琥珀聽不進去任何話,就是固執地想要離開。

在靈域中沈未凝不能陪他玩,那麼離開靈域呢?

「琥珀,如果你聽姐姐的話,今天晚上姐姐就把那頭大熊抓給你玩。」瓔珞的聲音有些溫柔。

「大熊沒有她好玩。」琥珀有些委屈,但顯然是妥協了。

在他心裡,沈未凝很好玩,但是那頭大熊也很好玩。

「乖,等從靈域競技中離開,姐姐就把她抓給你玩。」瓔珞摸了摸琥珀的小臉。

琥珀微微偏頭,單純的小臉上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

這對姐弟看起來十分有愛,但是談話的內容卻讓人不寒而慄。

沈未凝和青湛距離比較遠,沒有聽清楚,但是她還是隱隱約約覺得和自己脫不了干係。

琥珀那小子,平時看著危險性很低,可是和他姐姐在一起的時候,就會顯得特別可怕。

「走。」青湛拽了一下她手裡的繩子,不由分說拽著她就走。

「你把我鬆開!」沈未凝回拽著那繩子,堅決不走。

這像什麼樣子,被人用繩子拽著,多有損她高大威猛的形象?

青湛看了她一眼,手上稍微用力,就把她拽到自己身邊,然後將她抱起來,扛在肩膀上就走。

沈未凝:……

從來沒人這麼對待她!

好小子,這梁子算是結下了!

「臭小子,有种放我下來!咱們決鬥!決——斗!」

沈未凝一邊掙扎一邊喊,無奈青湛面無表情,像是遠古的獵人,抓到了獵物,就霸氣地扛回自己的山洞,誰都不給看。

看著人走了,瓔珞也沒有出聲阻止。

小環有些不服氣,說道:「師姐,那兩個人方才想對琥珀公子不利,怎麼就這樣放他們走了?」 「留下他們,我們也不是他們的對手。」瓔珞冷冷地說。

除了對待琥珀之外,瓔珞對誰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

「怎麼可能?他們只有兩個人,我們有這麼多人!」小環不敢相信。

「人多有什麼用?」瓔珞冷艷的臉上閃過一抹傾慕之色,「那個人,是青湛太子。」

青龍院的青湛太子是公認的四大院第一強者,因為無法制衡他的力量,所以才禁止他參加靈域競技。

而青湛向來秉承青龍院神秘冷酷的傳統,從不輕易出現,就連青龍院大部分弟子,恐怕都沒有見過青湛長什麼樣子。

四大院中,只有實力如瓔珞,御千修這種,才有資格見過青湛的真面目吧。

所以她的話一出口,小環和所有白虎院弟子們都驚呆了。

青湛太子……

四大院中,如同傳說一樣的名字。

就是剛才那個氣息可怕的男人嗎?

自從三年前靈域中的血案發生之後,四大院中的弟子們都習慣性把青湛想象成一個恐怖可怕的形象,如今一見才想起青湛也是和他們一樣的人族。

而且,竟然那麼俊美強大的男人。

小環不敢多說了,對方是青湛太子,那他們就算有琥珀公子在,也不敢去挑戰他啊!

「青湛太子……怎麼會對那個玄武院的女弟子……」小環咕噥了一句,「他不是,從不和人親近的嗎?」

瓔珞纖細的身子微微一怔,並沒有說話。

另一名弟子說道:「真是難以想象,青湛太子那樣的人,居然也會被別人非禮。」

「不要胡言亂語。」瓔珞出言呵斥,「青龍院的事情,與我們無關。」

她說了之後,便沒人敢再說什麼。

琥珀輕輕地戳了一下瓔珞冷若冰霜的艷麗臉龐,說道:「姐姐不開心。」

瓔珞抓住他小小的手指,說道:「有琥珀在,姐姐不會不開心。」

「就是不開心。」琥珀固執地說。

瓔珞輕輕抿唇,沒再說什麼。

***

被青湛扛到一個僻靜的地方扔下來,沈未凝疼得哼哼了兩聲。

「你,你有病……」她恨恨地說,雙手被她綁著,她幾次試圖用靈力凝聚出弓箭來弄斷繩子,結果那繩子一接觸到靈力,就收的更緊了。

青湛不發一言,默默地生了一堆火,從納戒里弄出幾塊肥瘦均勻的肉烤著。

遠處傳來魔獸的嘶吼,可是他臉上卻半點兒表情都沒有,好像魔獸和他半點兒關係都沒有。

「喂,魔獸是你放出來的,你這次可闖大禍了!」沈未凝掙扎著坐起來。

「如果你進去了,他就不會出來。」青湛還是理所當然地說。

「那你怎麼不進去?」

青湛輕輕哼了一聲,「我跟你不一樣。」

沈未凝差點兒打他,雙手抬起放到他面前:「快把我鬆開。」

青湛翻著火堆上的烤肉,不理會他。

沈未凝氣得不輕,只能說道:「你不鬆開,信不信我揍你。」

青湛不屑地冷哼。

顯然,他很清楚她和他之間實力的差距。 「你信不信,我非禮你了!」沈未凝豁出去了。

青湛翻烤肉的動作微微一頓,居然抬起頭來看著她:「來啊。」

沈未凝:……

她吃癟了,灰溜溜地轉著眼珠。

而青湛認真地打量著她,「怎麼?」

漆黑的眼眸里沒有半點兒戲謔之色,只是一如既往的認真和深沉,還有一點點期待。

那不是人類的眼睛,然而在火光的映照之下,卻有一種別樣的生動的色彩在裡面。

沈未凝兩隻手撐著臉頰,鬱悶地看著火堆:「我傻嗎?我為什麼要給你佔便宜?」

雪白的小臉在火光中楚楚動人,纖長的睫毛像一把小小的羽扇,在她臉頰上投下了一片陰影。

青湛是第一次認真觀看一個女孩子,以前形形色色的人,在他眼睛里都是一個樣子的。

但這一個是例外。

她是有具體模樣的,清澈的眼,雪白的臉,小巧粉紅的嘴唇……

想到她咬住自己時的感覺,青湛竟有一瞬間看的入迷了。

火堆噼里啪啦燃燒著,一股燒焦的味道慢慢彌散開來。

「你還吃不吃肉了……」

沈未凝一邊說,一邊抬起頭來,正好看見青湛直勾勾盯著自己的眼神,嚇了一跳。

「看什麼看?」沈未凝皺著眉。

那種帶著侵略性的目光讓她有些不安。

青湛收回目光,將烤焦的肉扔在地上,心情有些不好,莫名很煩躁。

沈未凝看一眼他的烤肉,然後從自己的納戒里,拿出了……一籠小籠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