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洛天跪下,雷金戈不由自主的滑下兩行清淚,她沒有想到洛天居然為了她,肯放下尊嚴,肯放下驕傲。

「哭什麼,在哭就不像你了,你不是雷音鎮的冰美人嗎?」洛天好像沒有絲毫的不適,對著因為動容而流淚的雷金戈笑道。

事已至此,洛天跪都跪了,雷金戈讓洛天離開,洛天肯定也不會這樣做。一言不發,雷金戈只能暗暗的想著這個男人怎麼這麼傻,因為跪下了孫四平就會放過他嗎?

現在的雷金戈只有一個想法,就是希望洛天可以安全離開,也不在乎自己會怎樣了,只希望這個讓自己動心的男人可以活下去,就足夠了。

「英雄難過美人關啊!」孫虎在旁邊拍了幾下掌,嘲諷道:「哥,既然這小子肯為了這個女人低下頭顱,那你接下來打算怎樣繼續,讓我們看看什麼叫紅顏禍水?」

孫四平也是越發陰冷,只要洛天在意雷金戈的安全,那就好辦了。

隨後對猛虎幫的那三十多個彪形大漢說道:「只是跪下怎麼夠,你們給我去打他一頓,打到面目全非!」

聞言,雷金戈急了,這三十多個大漢一看就知道是練過的,洛天這看起來不算巍峨的身板,怎麼可能抗得過他們一頓毒打。

「你快走啊,不要再管我了!」雷金戈劇烈的蠕動,想掙脫開綁著自己的繩索,可是徒勞無功,便急道:「走啊,我不需要你可憐我,你快滾!」

可洛天怎麼可能就這樣放棄雷金戈呢,跪都跪了,挨一頓打而已,洛天可是龍威,比起跪下,被人打一頓更讓他接受。

三十多個大漢圍了上來,準備對洛天拳打腳踢,洛天只是跪下地上沒有反抗,還對雷金戈帶著一臉微笑,對這三十多個大漢的出手毫不在意一般

一頓猛打,跪在地上的洛天猶如被風浪席捲的小舟,被一群人打得跌來跌去,打了快兩分鐘,那群大漢停手了,此刻的洛天也已經鼻青臉腫的了。

可躺在地上的洛天,胸口起伏的喘了幾口氣,還是慢慢的起身跪在了地上,腰桿還是那麼的挺直,猶如百年不倒的松樹一般。

此時此刻,就連五大三粗的孫虎都為之動容了,沒想到洛天居然為了一個女人,甘願受到這樣的侮辱。

就連那些對洛天動手的猛虎幫大漢,此刻也不向洛天繼續拳腳相加了。他們敬佩洛天,佩服洛天這樣的心性,實在不願意繼續凌辱洛天。

更別說是雷金戈這個當事人,此刻已經淚流滿面了。她心疼,她心疼這個明明比自己小卻是功成名就的男人,為了她可以放下自己的尊嚴,為了自己可以不顧一切的被人凌辱。

可在場有一個人卻沒有這種心思,那就是孫四平,洛天殺了他的兒子,怎麼可能對洛天有什麼好看法。

見洛天渾身是傷的慘狀,孫四平覺得痛快不已,可是他覺得還不夠,臉色越發猙獰:「龍威,既然你願意為了這個女人做到這樣,那麼為了她,你去死吧!」

隨後從懷裡扔出一把小刀到洛天面前,很明顯提醒洛天,讓他自盡。

「哥,收手吧,龍威的確是一條漢子,我覺得就這樣算了吧?」孫虎都忍不住了,對自己大哥第一次提出自己的想法。

「閉嘴!他不死難平我心頭之恨,我怎麼向我死去的兒子交代!」孫四平狠狠的瞪了一眼孫虎,見他沒有反駁,而是對著洛天吼道:「按照我說的做,不然是馬上殺了這個女人!」

洛天聞言,慘然一笑,看著不斷搖頭的雷金戈,露出了溫暖人心的微笑。

隨後一把抓起小刀,往自己的胸口插去……

雷金戈頓時花容失色,也不顧孫四平的小刀正架在自己脖子,往前一撲,脖子上瞬間現出一橫刀痕。

也不顧脖子上的疼痛,把椅子都帶倒,被綁著的身軀不斷往前,想儘快的去到洛天身邊。可惜的是,現在的她被綁著,停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不管她如何掙扎。

見到洛天已經躺在了地上,身體里還不斷流出猩紅的鮮血,雷金戈淚流不止,絕望大叫:「不……」。 咚咚咚!

沉重的腳步聲使整個塔蘭村都在微微晃動,震撼著每個玩家愈發不安的心。

咔嚓!咔嚓!咔嚓!

茂密的叢林中,隨著四隻巨大的黑影疾馳,攔截的樹木紛紛折斷,一條開闊的道路出現在眾人眼前。

吼!

充滿野性的嘹亮吼叫劃破濃濃的夜色,響徹天地!

來了!

索恩臉色愈發凝重,看到在快速奔跑中接近的巨大身影,他緊了緊手中的複合長弓,一根銳利的箭矢已經輕輕的放在弓弦上。

剃刀野豬是一種生活在大劍痕山脈深處的兇猛野獸,它們有著黑色的豬鬃和鋒利的獠牙。

最喜歡在山脈和叢林中橫衝亂撞,所以數以百計的疤痕布滿全身,顯得更加猙獰。

充滿血絲的雙眼中透露出無限的野性。

剃刀野豬最顯著的特徵是那對超過3英尺長的獠牙,如磨光的象牙一般在火把下反射著光亮,並且比大多數的劍還要鋒利!

只要將它的獠牙拔掉,就是一對天生的魔法武器。

剃刀野豬會毫無徵兆地直接攻擊進入它領地的入侵者。

如果試圖攻擊多個目標,它首先踐踏其中的一個,然後用它的獠牙以及前蹄攻擊其它目標。

這種野豬出乎意料的迅速,而且它的厚皮可以幫它抵擋許多攻擊。

最令人驚奇的是它竟然知道如何恢復致命的外傷,還會憑藉著敏銳的嗅覺追捕那些攻擊者,並且準確的進行復仇!

儘管已經見過很多次,但索恩再次見到剃刀野豬,看著它那一噸重的體型,內心還是有些被深深的震撼到。

剃刀野豬

大型魔法獸

挑戰等級:8級

最高屬性力量:27

特殊專長:警覺、無畏一擊、頑強、堅韌、精通衝撞、猛力攻擊

特殊能力:黑暗視覺、堅硬毛皮、靈敏嗅覺、快速醫療、踐踏、割首獠牙

……

「攔住它!」

格斯特看到剃刀野豬兇猛的進攻,臉色一變,立即大聲道,說完從口袋中取出一張充滿魔力波動的捲軸。

伴隨著魔法捲軸被撕開,一股洶湧的火焰能量在他眼前瘋狂匯聚!

「盾牌聯結!」

雙盾衛士尤德舉起盾牌,大吼一聲。

「盾牌聯結!」

頓時其餘四人跟隨著尤德的動作一起大喝一聲。

一股無形的能量鏈接力場在五人中間來迴流轉。

碰!碰!碰!碰!

四隻剃刀野豬帶著銳利的獠牙在撞破村莊的木質柵欄后,狠狠的撞上雙盾衛士的精鋼盾牌,擦出明亮的火花。

不過卻被五名雙盾衛士穩穩的抵擋住,以至於剃刀野豬龐大的身軀差點被掀翻。

「穩住!穩住!」

一道嘶啞的聲音從雙盾衛士尤德冰冷的金屬面罩內傳出。

一行五人吃力的頂著剃刀野豬的猛撞,金屬皮靴在堅硬的地面上留下深深的陷坑。

剃刀野豬的攻擊受阻,憤怒的咆哮一聲,粗壯的後腿不斷發力,艱難抵抗的五名雙盾衛士搖搖欲墜!

不愧是雙盾衛士,只要開啟盾牌聯結后,就等於五人的力量全部被疊加到一起。

躲在廢墟中的索恩看到剃刀野豬的猛撞被抵擋住后,暗自讚歎一句。

隨後索恩將目光轉移到格斯特的身上,剃刀野豬的猛衝暫時被擋住了。

但是如果不進行有效的打擊,等雙盾衛士搖搖欲墜的防線被沖爛,迎接他們的將是四隻沖入村莊內亂殺的戰爭機器!

「讓你們久等了!」

早就已經使用魔法捲軸的格斯特冷哼一聲,只見他身前跳動著一團洶湧的火焰能量。

隨著格斯特的不斷引導,翻滾的火焰逐漸變得凝實。

在昏暗的夜色中,映紅了格斯特蒼白的臉龐,村莊內所有的火把在火焰能量的照耀下,顯得如此的渺小。

「注意躲避!」

格斯特大吼一聲,吃力的向著剃刀野豬一指。

——「四環法術:聚能爆炎!」

籃球大小的火焰能量,逐漸變得凝實,就像一隻在夜空中洶湧燃燒的暗紅色熔岩火球,散發著暴躁的氣息,帶著呼嘯聲,沖向剃刀野豬。

「撤!」

一道撕心裂肺的喊叫從雙盾衛士冰冷的金屬面罩內傳出。

五名雙盾衛士手中的盾牌再次爆發出強大的力量,藉助著剃刀野豬沖勢,瞬間拉開雙方的距離。

吼!

剃刀野豬感受到阻力一松,大吼一聲,正準備宣洩它們無盡的野性。

突然布滿血絲的雙眼中閃過一道恐懼。

不管是什麼野獸,天生對魔法都會產生一種本能的畏懼,這種畏懼深深的流淌在它們的血脈之中。

轟隆隆!

劇烈的爆炸在剃刀野豬身邊炸開,暴躁的火焰能量迅速向周圍瘋狂的肆虐。

聚能爆炎是四環的塑能系法術,屬於一種施法時間越長,累積的能量傷害就越高的群攻法術。

顯然這個法術被格斯特累積到了傷害最大化。

即使是五名雙盾衛士已經提前避開,還是沒有幸免於難,只見五人被氣浪刮到,強大的衝擊能量,瞬間將五人掀飛。

碰!碰!碰!

狠狠的摔在地面上,殷紅的鮮血從冰冷的金屬面罩內溢出。

而爆炸中心的剃刀野豬更慘!

有兩隻的頭顱當場被炸爛大片模糊的血肉,它們躺在地面上發出哼哧哼哧的痛呼,深可見骨的頭顱內額鮮血洶湧而出,片刻間便浸透地面。

另外兩隻剃刀野豬雖然沒有受到致命傷,但是四肢均是血肉模糊,剃刀野豬哼哧著,不停的掙扎著想支撐著龐大的身軀爬起來。

格斯特看到四隻剃刀野豬全部失去威脅,蒼白的臉龐露出一絲笑容,隨後直接癱瘓的坐在地上。

嗷~嗚!

這時,隨著爆炸的餘波散去,被剃刀野豬開墾出的寬闊道路中,浮現出一道道幽綠色的光芒,正在快速接近。

是豺狼人的座狼騎士!

索恩眼神一縮,警惕的望向樹林深處。

在大劍痕山脈中,大多數豺狼人部落都擁有馴化野獸為自己服務的能力。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