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楚輕鴻,她和楚亦寒什麼時候才會知道?

楚園怎麼也沒個人通知他們。

蘇歌一路催促司機,車子很快進了楚園。

蘇歌一下車就急忙朝老爺子的住處奔去。

屋子裡還有一股濃濃的藥水味,老爺子躺在病床上,除了傭人,果然只有楚輕鴻守著。

「喲,來得還挺快嘛。」楚輕鴻正在把玩著楚老爺子的手機,見蘇歌進門,他下意識往她後面看了眼,「就你一個人,小四沒來?」 輝煌無比,名震整個飛耀城的羅家,頃刻之間被聶甄等人消滅,雖然聶甄不至於連老弱婦孺也全部殺盡,但羅家的頂尖力量就此消失,以後羅家剩下的那些人,頂多只能像是普通的平民老百姓一樣生活,從此與修鍊界絕緣了。

距離羅家不遠處的飛耀城城主府,偌大的城堡頂端,有兩名老者正眺望著羅家的方向。

其中一人正是與聶甄有過數面之緣的萬劍宗前輩劍郁,至於另一人,則是飛耀城的城主,同樣也是身為萬劍宗強者的林堯。

「劍老,想不到這個叫聶甄的少年下手如此果決,羅家在飛耀城內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家族了,居然被他們幾個人頃刻間摧毀,這種殺伐果決的氣魄,就連老夫都為之震驚啊……」林堯遙望著正在羅家府邸內大發神威的聶甄,忍不住感嘆道。

劍郁捋了捋鬍鬚,悠然道:「呵呵……說起來那也是羅家和蔣家作繭自縛,若不是他們覬覦聶甄手中的寶物,又豈會遭到聶甄的報復?就算家族被滅了,也是他們自己種下的因。」

劍郁的語氣中對兩個家族根本沒有絲毫同情心。

羅家與蔣家,包括已經被聶甄所滅的南宮家,一直以來在飛耀城內為非作歹,仗著其家族勢力,欺壓其他修鍊者,像聶甄在拍賣會內所遭到的事情,往日可不止發生過一次兩次了。

對於這三個家族驕橫跋扈的情況,飛耀城的城主府已經有所注意,只不過這三家乃飛耀城最大的家族,如果貿然動他們的話,極有可能促使他們聯合起來反對飛耀城,哪怕是城主府,也無法輕視這股力量。

偏偏在這個時候,聶甄他們出現了,先是滅了南宮家族,直到現在連羅家都被他滅了,飛耀城城主府沒有動一兵一卒,居然就滅了兩大家族,現在的蔣家,已經不可能掀起任何風浪了。

不過,蔣家也不需要城主府來對付了,因為聶甄照樣不會放過蔣家。

「劍老,雖然這三個家族是咎由自取,但是這個聶甄究竟是什麼來路……他姓聶……戰鬥力又如此強悍,你說他與聶氏一族會不會……」林堯有些擔憂道。

聽到林堯所說,劍郁的眉頭也微微皺起,沉聲道:「他的戰鬥力的確十分詭異,而且身後還有好幾名高手……確實有可能像是聶氏一族某個天才子弟,但正常情況下,聶氏一族應該不會放任這麼個有天賦有氣運的年輕人在外而不派遣高手相陪才對,畢竟聶氏一族的人才已經不像以前了,萬一此子有個三長兩短,豈不損失慘重?」

林堯想了片刻,卻也百思不得其解,無奈地苦笑道:「暫且不去理會,不過此子不可不提防,萬一他是聶氏一族的人,如今做了這麼多事情,說不定也是聶氏一族的什麼花招也說不定。」

劍郁沒有肯定,卻也沒有否定的意思,顯然是默認了林堯的話。

其實劍郁與林堯心中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覺得事情有些詭異。

他們又怎麼可能料得到,聶甄只不過是先祖來自聶氏一族,其本身卻是從三大帝國來的呢?

話分兩頭,就在劍郁與林堯討論的時候,聶甄等人已經結束了羅家這邊的戰鬥,基本上羅家的修鍊者全都被聶甄等人斬殺,只剩下一些老弱婦孺聶甄放了他們一馬。

倒不是聶甄婦人之仁,而是這些弱小已經對他造成不了任何後患了,殺與不殺無關大局。

搞定了羅家之後,聶甄衝到羅府的外面,之前聶甄強闖羅府的時候,將昏迷的蔣奇留在了羅府外,現在羅府的戰鬥已經結束,聶甄直接拎起蔣奇,就朝蔣家飛去。

此刻的蔣家,正有些騷動,一條條消息傳了過來。

先是有人稟報蔣家家主蔣琛,說蔣家大長老的靈魂玉牌已經破碎。

蔣琛當即盛怒,準備派遣蔣家高手前去支援,但又覺得,自己兒子的靈魂玉牌沒有破碎,會不會大長老蔣森犧牲了自己,為蔣家奪得了元境戰甲?

畢竟據他所知,羅家也是派出了大長老出發,也許是蔣森為了蔣家的未來,採取同歸於盡的方式擊敗了羅家的大長老,這才讓蔣奇奪得靈器的?

出於這種考慮,蔣琛第一時間用傳訊靈牌向蔣奇傳訊詢問情況。

可蔣琛才剛剛發出傳訊,又得到了消息稱,羅家遭到巨變,似乎有不知名高手闖入羅家,並且大肆破壞。

體育推廣系統 蔣琛聽到這個消息頓時來了精神,羅家居然被人襲擊了,而且似乎傷亡慘重的樣子,這對他來說無異於是一個好消息。

羅家與蔣家爭鬥多年,彼此互不相讓,羅家吃虧自然是蔣家上下喜聞樂見的事情了,甚至蔣琛已經開始考慮,是不是此刻蔣家的人要出發聯合對方襲擊羅家了。

畢竟如果能滅了羅家,那蔣家就可以在這個飛耀城內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殿外的一名蔣家族人帶著一半欣喜一半激動的心情衝進蔣家大殿內,對蔣琛稟報道:「族長!大喜事啊!聽我蔣家的線報稱,羅家現在已經覆滅了,整個府邸內除了老弱婦孺之外,其他強者已經全數被誅滅,從今往後,羅家再也不是我蔣家的對手了!」

兩大家族彼此之間一直有眼線監視對方,尤其是眼下這種非常時期,蔣家的線人第一時間發現羅家被人覆滅,立馬用傳訊靈牌發來訊息,所以甚至比聶甄趕來蔣家的速度還要快。

「好!」蔣琛聽到羅家覆滅的消息,頓時激動地站起身來,然後大笑道:「哈哈哈!羅家!羅通!你們平日里作惡多端,現在終於遭到天譴了吧?!快召集一些族人,趁現在直接殺入羅家,凡是羅家的族人,一個不留!」

蔣琛對羅家深惡痛絕,手段比起聶甄來更是心狠手辣,就算連男女老幼都要趕盡殺絕。

而就在這個時候,蔣家天空中傳來一道長嘯聲:「蔣家族長,你兒子回來了,還不快滾出來?!」 「你沒通知他嗎?」蘇歌還以為他已經通知了。

「你們是一家人,我通知了你,還通知他做什麼?」

蘇歌瞬間無言以對。

夫命難爲:嬌妻不二嫁 「晚些再通知他吧,我先看看爺爺的情況。」

蘇歌說話間,已經坐到老爺子床邊。

老爺子狀態看起來確實很不好,這會兒睡著,可眉頭卻皺得很緊,呼吸也是一下輕一下重,十分不規律。

兩隻手放在被褥外面,蘇歌拿起他的一隻手仔細看了看。

上了年紀的人皮膚尤其的粗糙,手背上全是褶子,不過比起很多老人,老爺子皮膚狀態還算不錯,並沒有長出多少壽斑。

蘇歌看了看老爺子的手背,又翻過老爺子的手,仔細瞧他掌心。

「蘇小歌。」楚輕鴻突然叫她。

「什麼?」

蘇歌好像在老爺子掌心看出了什麼,這會兒拿起另一隻手輕輕在他手心刮痧著。

「聽說你是學醫的,你醫術好不好啊?」

「我只是一個醫學生,還沒畢業,沒什麼醫術。」蘇歌敷衍的回了句,像是覺得他問得很無聊。

楚輕鴻當即嘆了口氣。

「那你來了也是白來。」

他的聲音很輕,不過蘇歌還是聽到了,她當即奇怪的扭頭朝他看去,「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我是說你又不會醫術,你在那兒看看看個什麼勁啊,醫生剛剛才來給老爺子瞧過,說老爺子是操勞過度,多休息休息就好了。」

「如果多休息休息就能好,爺爺怎麼病了這麼多天還在病床上躺著?」

而且爺爺現在一天都在家裡養生,怎麼會操勞過度?

蘇歌放下老爺子的手,又忽然想到什麼,「什麼醫生來給爺爺看病的?」

「當然是容城最好的醫生,大哥他們親自去請的呢。」 帝凰:邪帝的頑妃 楚輕鴻懶懶的坐在椅子上,一隻手撐著腦袋,以一種看白痴的眼神看著蘇歌。

楚雲偉他們去請的醫生?

倒是比楚天睿等人去請醫生靠譜些。

蘇歌在床邊安靜坐了會兒,看著老爺子這副眉頭緊鎖始終睡不安穩的樣子,又忍不住伸手,翻開他的眼皮看了看。

「蘇小歌,既然只是個半吊子就別在那兒折騰老爺子,老爺子現在要多休息,你這樣折騰他還怎麼休息得好?」

楚輕鴻已經看不下去了。

早知道這人是個半吊子,就不請她來了。

「閉嘴。」蘇歌好像在老爺子眼睛里看出了什麼,忽然起身,趕忙的又翻開他的另一個眼皮。

隨即又抓起老爺子的手,在他指尖仔細看了看。

見到老爺子每個指尖都隱隱的泛著一點青色,蘇歌臉色很快就變了。

「楚輕鴻,把照顧爺爺的下人全部叫過來!」蘇歌放開老爺子的手,整個人氣息一片冰冷,「包括給老爺子準備飯菜的廚娘,全部都叫過來。」

「怎麼了?」楚輕鴻見她臉色不對,忙坐直身體,四周看了看,見屋裡只有幾個老爺子的貼身下人在,他這才微微壓低了聲音朝蘇歌問,「蘇小歌,你發現了什麼?」 蔣家族長蔣琛原本還處於一種十分夢幻的狀態,他甚至都已經想過了,等將羅家的人全部斬殺之後,該如何如何一統整個飛耀城,未來五年,甚至未來十年的大計該如何如何,誰成想還沒等他幻想完,居然就有人在蔣家的上空叫囂。

蔣琛也不是無腦之輩,知道敢來蔣家府邸叫囂的人絕對不是可以輕易應付的,更何況對方口口聲聲稱事關自己的兒子蔣奇,心中更加不敢怠慢。

當下,蔣琛召集了身邊一眾高手,然後衝出蔣家大殿,同時長嘯一聲道:「何方狂徒?!膽敢來我蔣家撒野!」

只見天空中御空站立著四個人,為首的人手上還拎著一個已經昏迷的人,正是蔣奇無疑!

「奇兒?!不對……你……你居然?!」蔣琛第一眼就看到了被聶甄拎在手中的蔣奇,同時,他也發現了蔣奇此刻已經是一屆廢人,全身的靈力丹田全部都被廢了。

而此刻,在聶甄手中的蔣奇悠悠轉醒,睜開眼睛一看自己的父親就在眼前,頓時哭喊道:「父親,快救我!」

此刻蔣琛心中的怒火已經從腳底竄到了頭頂上,聽到自己的獨子求救,當即紅著眼睛對天空中的蔣奇沉聲道:「奇兒放心,有為父在,斷然不會讓你出事!」

聽到蔣琛這麼說,三神獸紛紛對視了一眼,眼神都充滿了震驚。

鬼鬼咋咋呼呼道:「我的天哪!這老小子到底是哪兒來的自信?」

墨麒麟則是冷笑了一下,說道:「看來大爺我有必要教教他到底該怎麼做人了!」

蔣琛安慰了自己的兒子之後,朝著聶甄等人冷聲道:「你們幾個,到底是什麼人?!難道你們不知道你們已經招惹了自己得罪不起的人了么?!」

聶甄立於空中,也不回答蔣琛的話,而是朝著蔣奇冷笑道:「蔣大少爺,不如你為你父親介紹一下我們得了?」

蔣奇怒視聶甄一眼,然後朝著蔣琛大聲說道:「父親!此人就是聶甄,當日滅了南宮家族的那個聶甄!千萬小心啊!」

雖然蔣奇希望自己的父親儘快將自己從聶甄的虎口中救回來,但他也知道此事急不得,必須讓自己的父親知道對方的戰鬥力,否則大意輕敵之下,必然會措手不及。

因為蔣奇此前一直陷入昏迷,他都還不知道羅家都已經被聶甄給滅了,否則他就會明白,就算蔣家全副武裝,也未必就是聶甄他們的對手。

「聶甄?!那個魔王聶甄?!」蔣琛被蔣奇這麼一提醒,立馬就明白,眼前這幾個人,居然就是當初一手覆滅南宮家族的兇狠之人。

「趕緊通知族內所有高手,全部出來,有強敵入侵!」蔣琛連忙發出長嘯聲,畢竟對方可是能搗毀南宮家族的人,就算是以蔣家的實力,也不得不全力以赴。

發出召集族內高手的命令之後,蔣琛又朝著聶甄大吼道:「你們這幾個廢物,如此明目張胆來我蔣家搗亂,簡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還不快快把我兒放下,然後自廢丹田,說不定老夫還會留你們一個全屍!」

聶甄聳了聳肩,對蔣琛道:「好啊,你吩咐,我照辦!」

說完,聶甄就像丟垃圾一樣,在空中直接將蔣奇一拋,然後又朝著蔣奇的背後給了一拳!

「哇啊!」蔣奇在空中慘叫了一聲,然後被聶甄那一拳轟得四分五裂!

「奇兒!」蔣琛悲憤無比,對殺了自己愛子的聶甄更是恨不得將其撕成碎片,頓時聲嘶力竭地大吼道:「聶甄!我要用你的血肉來為我兒陪葬!」

說罷,蔣琛甚至都不等蔣家族人聚齊,便獨自朝聶甄殺了過去!

「來的正好!」墨麒麟大吼一聲,揮舞雙拳朝蔣琛轟了過去。

「轟隆!」

二者的攻擊在空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靈力爆炸,而二人對拳的結果,墨麒麟依舊不動如山,而蔣琛卻連續退了數百米遠,同時他的雙手被墨麒麟轟得不住顫抖。

蔣琛忌憚地看了墨麒麟一眼,方才墨麒麟的力量傳過來的一瞬間,蔣琛感覺一道如巨浪一般的力量排山倒海襲來,他差點以為自己的拳頭都要被對方轟碎了,一拳過後,他不僅被轟退了過去,而且頓覺胸口氣悶無比,有一種要吐血的衝動。

可還沒等蔣琛繼續攻擊,聶甄已經施展了殺神領域,蔣琛的戰鬥力瞬間被遏制住,而同一時間,鬼鬼與耿耿二人分左右兩邊朝蔣琛攻來。

「幫助族長!」

之前被蔣琛帶來的蔣家族人第一時間衝上天空,可當三神獸的元境靈氣釋放出來的瞬間,那些人全都被三神獸的靈氣打成飛灰!

蔣琛此前對敵人的戰鬥力嚴重低估,帶來的族人頂多也就是地聖境修鍊者,怎麼可能承受得了元境強者的靈力震蕩呢?

「除了幾位長老之外,其他人不要過來!」蔣琛大驚失色,他沒想到除了墨麒麟之外,居然還有兩名元境強者,光是這三人,除了自己和蔣家其他三位長老之外,還有誰能夠是他們的對手?

此前,蔣琛因為大意輕敵,根本就沒有召集蔣家的高手們,等他下令蔣家強者聚集到現在不過幾個瞬間的工夫,蔣家最頂尖的戰鬥力,例如蔣家剩下的三名元境修為的長老,都還沒有來到。

「蔣家族長,你居然還有工夫去管你的族人,會不會太樂觀了一些?!」聶甄長嘯一聲,魔王甲已經穿在了身上,手中殺神劍已經朝蔣琛劈出了一道劍指蒼穹的劍芒。

而與此同時,三大神獸同時向蔣琛發動自己的武技攻擊,同時遭到四大絕技的圍攻,蔣琛頓時手足無措,只能施展防禦武技,同時召喚出自己的靈器戰甲來抵擋。

只不過,蔣琛的防禦武技如何是聶甄四人聯手的對手,更何況他身上的靈器戰甲只不過是地境三段,與羅通的戰甲等級差不多,根本就無法抵擋聶甄他們的攻擊。

一瞬間,蔣琛的所有防禦手段全數被聶甄等人所破,當場遭到重創! 蘇歌沒說話,只是一張小臉陰沉得可怕。

楚輕鴻不由得起身朝她走過去,淡淡的在她耳邊道,「你以為楚園是什麼地方,家裡那些人,是你想叫就能叫來的?」

蘇歌冷冷看他一眼。

二人對視幾秒之後,蘇歌拿出手機,給楚亦寒撥了個電話。

「楚輕鴻,和你有沒有關係?」

簡單的跟楚亦寒說了幾句蘇歌就掛了電話,隨即一雙凌厲的眸子盯著楚輕鴻。

「我?」楚輕鴻指了指自己,隨即輕輕笑起來,「什麼跟我有沒有關係,蘇小歌,你說話得多清楚啊。」

「你近段時間,頻繁來爺爺這裡走動是因為什麼?」

她上回來楚園的時候,楚輕鴻就在爺爺這兒喝茶。

而平時因為老爺子看不慣他那副弔兒郎當不務正業的樣子,他多半都是避著老爺子的。

他最近的行為,是不是太反常了?

「喂,蘇小歌,你這叫什麼問題?老爺子上了年紀,一個人難免孤單寂寞,我這個做孫子的來陪他,還需要什麼理由嗎?你以為我像你們,一年半載的也不來看老爺子一回,你們不孝,還不准我盡孝啊?」

楚輕鴻說著又坐了回去。

蘇歌一雙冷眸卻咄咄逼人的盯著他。

楚輕鴻倒也臉皮厚,裝作沒看到,提起桌上的茶壺,淡淡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爺爺中毒了。」

蘇歌突然開口。

楚輕鴻茶杯才剛端起來,手驀然頓住。

看了眼杯子里色澤鮮亮的茶水,趕緊放下去。

「蘇小歌,你確定?」他一臉懷疑的朝蘇歌看去,「你不是個半吊子嗎?這容城最好的醫生都沒看出來爺爺中毒了,你怎麼看出來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