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飛目光陰冷,頓時盯住了吳菲雪,森然道。

「沒什麼意思,只是想送客而已。」

吳菲雪並沒有覺得不妥,反而直接道。

「師妹!」

沐蓉倒是注意到了袁飛越來越難看的臉色,心中覺得有些不對勁,連忙拉了拉吳菲雪,讓她不要再說了。

「呵呵,看來吳師妹是不歡迎師兄了?」這時候,袁飛忽然冷笑了一聲,目光冷漠的掃了沐蓉一眼,淡淡道。

吳昊聞言,臉色微變,感覺到了袁飛身上一股淡淡的氣勢升騰了起來,靈光變化不定,彷彿要發怒。

而吳菲雪依舊毫無察覺,搖頭道:「沒有啊,只是師姐走了,師兄留在這裡也沒什麼用了吧?」

「哼,師妹這話說的,恐怕不對吧?」

袁飛眸中厲芒一閃,一道靈光激射而出,如利箭一般,瞬間便朝著吳菲雪激射了過來,快速無比。

這道靈光隱晦至極,若非是依靠靈覺,吳昊也難以察覺到,見狀臉色一變,急忙近乎一聲道:「菲雪,快躲!」

與此同時,他抬手一揮,劍意勃發,凌空朝著那靈光斬了過去,速度又快又疾,倒是嚇了一頭霧水的吳菲雪和沐蓉一跳。

她二人都沒有開闢識海,無法感應到那道靈光,見吳昊忽然出手,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砰!

劍氣如練,凌空劃過,直接將那道靈光撕裂,虛空陡然一震,散發著一股強烈至極的氣息,如狂風席捲而出。

「嗯?」

袁飛沒想到吳昊會注意到自己的手段,臉上浮現出一抹詫異,他是含怒出手,又被吳昊破壞,心中更是憤怒。

嗖!

吳昊身形一晃,直接攔在了吳菲雪的面前,渾身也升騰起了一股強烈的氣勢,與袁飛對峙著。

「好,好的很。」

袁飛有心發作,卻也知道這是在雲霞殿,事情不宜鬧大,怒視了吳昊和吳菲雪一眼,冷哼一聲,轉身便走了。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吳昊眼中神芒一閃即逝。

「吳昊,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了?」

這個時候,吳菲雪和沐蓉才回過神來,詫異的看著吳昊,問道。

「沒什麼,只是我們得罪了這個袁師兄而已。」

吳昊平靜的說了一句,眸中光芒閃爍,隱隱散發著淡淡的殺機。

剛才一剎那,他確實感覺到了袁飛身上的殺機,本來他不想因為這件小事給自己惹麻煩,但是既然袁飛對他和吳菲雪動了殺機,他就不可能不理會了。

而且他也很清楚,就算自己不去惹袁飛,袁飛也不可能放過自己了,既然如此,那與其坐以待斃,還不如主動出擊。

當下,他朝著沐蓉和吳菲雪道:「從今天開始,你們小心一點這個袁飛。還有,他究竟是什麼來頭,你們仔細跟我說說。」

「為什麼要小心?」

吳菲雪性格單純,還是有些不明白,問道。

「師妹,你還不明白吧,剛才袁師兄對你出手了,若不是吳昊相救,恐怕你現在已經被袁飛所傷了,早知道他是心胸狹窄,卻沒想到還是一個卑鄙小人。」沐蓉倒是明白了一切,連忙道。

「不會吧?」

吳菲雪聞言一陣錯愕,看向了吳昊。


「不錯,剛才你說的話惹怒了他,然後他想對你出手,被我阻止了,恐怕會懷恨在心,你們小心點。」吳昊點頭道。

隨後,吳昊又向沐蓉詢問了一番袁飛的情況。

原來袁飛是火雲宗內門十大天才弟子之一,一直喜歡水若寒,曾經托其師尊岳長老向青霞長老求親,卻被水若寒拒絕了。

饒是如此,袁飛居然並不怨恨水若寒,而是經常來雲霞殿,為了躲避他,水若寒經常下山,不在殿中。

前一段時間,也許是為了準備內門大比,袁飛下山歷練去了,知道幾天前才回來,而這幾天時間,他天天來雲霞殿,讓水若寒不勝厭煩,卻也沒有辦法,只能尋找理由多次躲避他。

若是往常,水若寒早就下山去了,但這一次卻不行,畢竟內門大比即將開始,她若是下山去了,那可就算是放棄了。

為此,她也只能忍受袁飛的騷擾,而青霞長老卻因為岳長老的關係,不好直接阻止袁飛來雲霞殿。

也正是因為這樣,就連吳菲雪等人對袁飛都極為厭煩了,否則的話,也不至於說出剛才那些話來,卻沒想到因此惹怒了袁飛。

「依我看,大師姐一直躲著他,他肯定早就懷恨在心了。」沐蓉道。

「是啊,沒想到這個人那麼陰險。」

吳菲雪也氣憤道。

吳昊搖了搖頭,卻沒有說什麼,只是暗暗猜測,袁飛究竟會怎麼樣報復自己和吳菲雪,莫非是打算在內門大比之中?

隨後,吳昊在雲霞殿呆了三個多時辰之後,便在吳菲雪和沐蓉的相送之下,離開了雲霞殿,回到了丹藥大殿中。

在他離開之前,據吳菲雪所說下山歷練的吳瓊竟然回來了,也不知道是有了什麼奇遇,一身修為居然達到了靈脈境六重。

甚至,吳昊在她身上還感覺到了一股淡淡的靈光境氣息,也不知道是何原因。

回到丹藥大殿,在拜見薛丹仁之後, 憶往昔仍是此間少年 ,養精蓄銳,準備第二天的內門大比。

……

翌日,整個火雲宗都熱鬧了起來。

內門大比,如約開始。

火雲殿前,碩大的廣場成了比賽的場地,匯聚了火雲宗成百上千的弟子,儘管說其中大部分都是外門弟子。

火雲宗雖然龐大,但是內門弟子卻並不多,也只是百餘位而已。

這一次內門大比比往屆都要辦的規模宏大,不過卻只有一座法台而已,所有的內門弟子被分為兩組,一對一的上場比斗。

大比分為三輪,第一輪是每一組內的比斗,按照號牌而來,誰得到的號牌最多,便是勝者。

!! 第一輪結束后,會挑選出每一組的一半人出來,剩下的一半淘汰。

第二輪與第一輪差不多,也是以號牌為限,最終依舊決出一半人進入第三輪,其他的人全部淘汰。

不過與第一輪贏了只獲得對手一個號牌不同,第二輪若是贏了,將會獲得對手所有的號牌,因此爭鬥會更加殘酷,每一個人都必須要全力出手,否則的話,稍有不慎,輸了的話,前面的所有努力都會失去。

當然,如果一個人沒有了號牌,其他人都不能去挑戰他,但是他卻有一次機會挑戰有號牌的人,東山再起。

至於第三輪,與往屆分出前十名進入火雲島不同,這一次能夠進入第三輪的所有人都能夠進入火雲島。

火雲島之中可是擁有著老祖宗遺留下來的諸多傳承,甚至還有最重要的本命靈火傳承,若是能得到的話,那日後成就必然不可限量。

聽到這個消息后,所有的內門弟子都沸騰了,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大戰一場,橫掃所有對手,進入第三輪。

火雲殿中。

火雲宗的高層,五位長老,七位殿主都列座其中。

至於火雲宗主,則是高坐首位,抬手一揮,一道靈光浩浩蕩蕩,散發著無窮的氣息,升騰而起,瞬間穿過火雲大殿蒼穹頂端,直上九霄。

轟隆!

一道赤紅如火,彷彿火燒雲一般的光芒瞬間在火雲宗上空擴散開來,強烈的氣息震撼天宇,浩瀚的氣息無弗遠近,迅速的擴散了出去。

「這是……」

火雲殿外的無數弟子全都抬頭,看著高空中的一幕,一個個都驚訝了起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火雲島要出現了!」


吳昊和司火、項飛站在水若寒、吳菲雪、吳瓊、沐蓉等一眾雲霞殿女子身邊,沐蓉注意到了眾人疑惑的目光,笑著解釋道。

嘩啦啦!

而隨著沐蓉聲音剛落,九天上陡然響起了一連串鐵鏈抖動的金鐵之聲,緊接著一座被無窮火焰籠罩,彷彿赤雲燎天的巨大島嶼顯現而出。

島上,無窮的景象顯現而出,有花有草,也有長河激蕩,大岳巍峨,但是無論是山河草木,還是其他的東西,全都充斥著無窮的火焰,最起碼在眾人眼中那就是一座火焰形成的巨大島嶼。

火雲島一出現,頓時一股驚天動地,蒼茫浩大的氣息從天而降,給人一種巨大無比的壓力。

一瞬間,眾人感覺身體都沉重了不少,體內的靈氣流淌也緩慢了許多,彷彿進入了一種特別的陣法之中似的。

「這是火雲島上的氣息,十分古怪,據說是當初老祖宗留下來的,無人能抗衡,在這股氣息之下,實力不會受到限制,但是身形卻會變得緩慢下來。」

沐蓉再次朝眾人介紹道。

「果然如此。」

吳昊身形一動,果然感覺到了一股極為古怪的束縛感,體內靈氣流轉,這股束縛感頓時削弱了不少,卻依舊存在。

轟隆隆!

火雲島依舊在緩緩下降,漸漸的好像要落在眾人的頭頂上,遮天蔽日,整個天地都好像昏暗了下來。

天地震動,聲勢浩大無匹。

嘩啦啦!

鎖鏈從虛空之中激蕩而出,死死地拉扯著火雲島,終於轟的一聲,停了下來,眾人抬頭,只覺得對火雲島觸手可及。

吳昊目光一閃,連忙催動靈覺,朝火雲島上談去,卻感覺一股柔和的力量在排斥著靈覺,不能靠近。

至於其他人,不少的甚至都縱身往上跳,打算觸摸到火雲島,卻也同樣被一股柔和至極,無法抵禦的龐大力量壓了下來。

「火雲島雖然顯現在了我等眼前,卻並沒有顯現在這個空間之中,別說跳起來,就算是直上九霄,也無法觸及到。」

沐蓉看到跳起來的眾人,忍不住笑了起來,朝眾人道。

這些都是年長一些的內門弟子早就知道的,至於那些跳起來的人,多是沒有參加過內門弟子大比,或者對火雲島了解不深的人。

就像吳昊這樣。

「哈哈,吳昊,原來你在這裡。」

就在吳昊心中暗暗搖頭的時候,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他抬頭便看到了吳象那高大魁梧的身形,正笑著走了過來。

此時的吳象,氣機沉穩,眸中蘊含神光,渾身都散發著一股厚重磅礴的氣息,給人一種高大如山嶽般的感覺。

就連吳昊,都從其身上感覺到了一股強悍的氣息,知道他的實力必然是達到了一種極為強橫的境界,血脈之力開發的更多了。

貼身兵王 吳象,你的修為進步也太快了吧?」

吳昊笑著道。

「在師尊的教導下,源源不斷的資源供應,若是不快的話,那可真就沒天理了。」吳象笑著說道。

他拜入了大長老門下,又因為血脈變異的原因,可以說得到了最周全的照顧,功法、武極、丹藥,應有盡有。

比起吳昊來,他實在是幸福多了。

「呵呵,這也是你天賦過人,否則的話,又豈會短短三個月便達到如此境界。」吳昊也清楚吳象是一個極為勤奮刻苦的人,雖然丹藥功法是一個方面,但是最主要的還是吳象自己夠努力。

「哈哈,不多說了,怎麼樣,這次大比,我一定要打敗你。」吳象搖了搖頭,目光落在了吳昊身上,臉上浮現出一抹驚疑之色。

顯然,他也注意到了吳昊身上的古怪之處,竟然毫無波動。

吳昊也不過多解釋,而是笑了笑道:「那我便拭目以待了。」

「這裡好熱鬧啊!」

就在這時,又一個聲音響了起來,卻是張空朝著眾人走了過來。

吳昊只是看了他一眼,便感覺到了一股熾熱的氣息,彷彿張空本人就是一團燃燒的火焰一樣。

「好強!」

不約而同,眾人心中都升起了這個年頭。

張空本身就是純粹的火屬性體質,十分強橫,又被宗主收為親傳弟子,得到的栽培恐怕不遜色於吳象,能有這種實力,倒也能理解。


「張兄。」

吳昊也笑著打招呼,眾人之中,只有他跟張空還算熟悉。

張空滿臉笑容,目光在吳昊身上停留了片刻,閃爍了一下,忽然凝重了起來,緩緩道:「吳昊,你的修為……」

「呵呵,小手段而已。」

吳昊也不過多解釋,一言帶過。

「也是。」

既然吳昊不想多說,張空也是明白人,自然不會再提。

隨即,眾人便聊在了一起。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