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人看着衛星圖像裏的張誠,久久無言。

而毀掉美軍艦隊之後,張誠並沒有過多的停留,拍拍屁股,繼續踏波而行,朝着挪威的方向疾行而去。

“諸位,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過了好久,科倫娜總統才艱難開口,眼中已經沒有絲毫作爲一國總統的霸氣,滿滿都是無助和彷徨。

美軍一整支艦隊覆滅,三四十架F35戰機隕落,死傷數千人,這損失可以說相當巨大。

但是歐洲各國的損失也不小啊!

滅魔部隊被連根拔除,教廷也元氣大傷……以後歐洲各國還拿什麼來鎮壓黑暗生物?

可以說,這次的事件只是一個起因,其後續造成的影響纔剛剛開始,那些隱藏在暗處的黑暗勢力,很快就會重新伸出爪牙。

整個歐洲,說不定又要重回中世紀時期的黑暗時代!

而這一切,居然都是張誠一人造成的!

“直接動用核武,炸死張誠!”

德國一名上將,狠狠一拳錘在桌子上,表情猙獰到了極點。

但是對於這個提議,所有人理都不理他。

在歐洲大陸使用核武?哪個國家總統敢簽署這種命令?

而且之前海岸基地連射了幾十枚洲際導彈,相加的威力就算不如核武,也差不到哪去了。

在這種毀天滅地的攻擊之下,張誠居然還能重生,誰又能保證核武能夠起作用?

最關鍵的是,核武的主要殺傷力在於輻射,一旦使用,很大範圍之內的土地都會受到污染,上百年之內都無法使用,成爲一片死亡之地!

更別提一旦動用這種大殺器,會造成多大的平民傷亡。

對於歐洲諸國來說,這已經不是殺張誠,而是在自殺!

庫爾特深吸了一口氣,過了好久才艱難的說道:“不好意思各位,我們美國不會再針對張誠採取任何行動……今天的事情已經充分證明了他的實力,再繼續下去,很可能會損害到我們國家的核心利益。”

說完之後,庫爾特的面容就像蒼老了十歲,沉默了好久才又接着說道:“回去之後我就向總統閣下建議,與華夏方面儘快聯繫,希望他們能勸阻一下張先生,只要能解除誤會,我們美國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什麼?!

聽見這話,聯合指揮部裏所有歐洲高官瞬間石化。

美國可是當今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

憑藉着強悍的國力和軍事力量,想打誰就打誰,五大洲七大洋遍佈軍事基地,什麼時候認過慫?

但是今天,美國海軍被殲滅整整一支艦隊,這絕對是無法容忍的巨大損失!

而掌控世界最強大軍事力量的庫爾特,不想着怎麼報復,居然主動向張誠低頭了?

諸多歐洲將軍面面相覷,眼中滿是駭然。

不過繼續往深處一想,他們就明白了過來,紛紛暗罵庫爾特奸詐。

美國固然強大,科技力量也比歐洲先進很多,如果真想對付張誠,肯定有許多手段。

但就算如此,真想拿下張誠,美國也必定會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說不定還會失去全球霸主的地位。

畢竟張誠的實力太過恐怖,現在所有人都毫不懷疑這點。

黎少今天得寵了嗎 而所有事情的起因,現在想起來都是因爲張誠追殺教皇亞力山大七世,歐洲諸國派兵抵擋,然後才生出了這一場彌天大禍。

其實以張誠的性格,只要不招惹他,他也不會主動來找麻煩。

而美國與張誠之間,其實並沒有什麼不可調和的矛盾,現在雖然損失了一支艦隊,但是對整個國家來說也不算傷筋動骨。

其真正的尖端武力還隱藏在暗處,並沒有暴露出來。

而失去滅魔戰士和教廷的歐洲諸國,面對黑暗勢力再也沒有抵禦的力量,以後肯定會面臨混亂,無論是經濟還是國力都會倒退,而這……正是美國想要看到的。

國與國之間,從來沒有友誼,只有利益。

跟張誠硬幹,最後的結果很有可能是兩敗俱傷,美國也跟歐洲各國成爲難兄難弟。

但如果跟張誠和解,那美國不僅可以地位更穩,還能趁着歐洲混亂渾水摸魚,從中謀取不少利益,再次壯大自己。

如此想來,庫爾特現在認慫,雖然面子上不好看,但的確是最符合美國利益的做法!

“媽的!好奸詐啊!”

一幫歐洲將領臉色難看,科倫娜更是面如寒霜,但卻又無可奈何。

他們現在真是後悔啊!

教皇死不死跟他們有多大關係?爲什麼要去招惹張誠這個怪物!

現在可好了,整個歐洲積蓄幾十年才建立的尖端力量全部覆滅,最後還要讓美國人撿便宜,真是想想都要氣死!

科倫娜咬了咬牙,突然眼睛一轉,大聲說道:“我同意庫爾特先生的意見,馬上派人聯繫華夏,請華夏政府幫忙調和!只要張先生願意原諒我們的過失,我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而且張先生的實力已經贏得了我們的尊敬,如果他願意,我代表德國內閣,聘請他爲總統特別顧問!”

what?

這話一出,現場又是一片譁然!

所有將領看着科倫娜的目光都像見了鬼似的,其中幾個德國上將更是眼珠凸出,差點沒暈過去。

這是什麼操作?

人家美國這麼搞就算了,畢竟張誠沒去他們的國土上鬧!

但是這傢伙才從我們國家一路殺過去,造成這麼大的損失,現在不追殺就已經算好的了,居然還要賠款求和?還要聘請他當總統顧問?

我特麼是不是年紀大了?出現幻聽了? 在場的人中,只有庫爾特滿是深意的看了科倫娜一眼,暗歎這女人果然也不是省油的燈,居然這麼快就找到了應對的辦法,的確不簡單。

以現在的情況來看,想殺張誠是不可能了,繼續下去,損失只會越來越大。

作爲當權者,最基礎的素質就是不要做意氣之爭,一切以利益說話。

現在滅魔戰士全軍覆沒,歐洲諸國註定會陷入無休止的混亂,但是如果能跟張誠化解矛盾,憑他現在的名望實力,絕對足以震懾那些蠢蠢欲動的黑暗勢力,這樣一來就能保住國內不亂,美國也就鑽不了空子了。

其他人也不是傻逼,能坐到這個位置上,誰心裏沒有點小九九,很快也明白了科倫娜的打算。

“我同意科倫娜總統的意見,我馬上給總統報告,我們奧國也願意跟張先生和解!”

“華夏有句古話,叫化干戈爲玉帛!我們意國也願意與張先生友好相處!”

一見奧國也表態,意國一名高官也急忙說道:“現在聖城已毀,教皇也必死無疑,教廷覆滅只是遲早的事!我們願意幫助張先生的宗教,取代天主教的位置!”

“如果張先生願意,英國也想聘請他爲內閣顧問!”

“我們法國也是!”

……

之前還喊打喊殺的一幫歐洲高官,現在卻爭先恐後的想跟張誠和解。

所有人心中都是感慨連連,最開始的時候,他們以爲憑藉一洲之力,隨便動一動手指就能滅掉張誠。

歐洲聯合指揮部的德國特使,更是趾高氣昂,直接訓斥張誠,像吩咐手下般下達命令。

但現在,強大的歐洲諸國,卻要低聲下氣的去求華夏,請其從中調停,還尊稱張誠爲先生,想要聘請他加入內閣!

這種荒誕無比的事情,此時卻在活生生的上演……

這就是實力啊!

擁有無比強大實力,哪怕是世界強國也要敬重你。

看着爭先恐後聯繫國內的一幫歐洲高官,無論是科倫娜總統,還是美國國防部長庫爾特,都是感慨連連,心中五味雜陳。

……

而張誠卻不知道這些,此時他已經離開北海,踏入了挪威境內。

不到兩天的時間,連跨意、奧、德三國,然後又橫跨北海,踏上北歐大陸。

一路上擊潰歐洲聯軍,斬除滅魔戰士團,然後又一人一劍,消滅了整整一支美國海軍艦隊。

就算是張誠,此時也感覺到消耗頗大,雖然屍身不會感覺到疲倦,但是三魂七魄卻不可避免的產生了疲憊感。

不過他並沒有停下休息,上岸之後就迅速化爲一條長虹,徑直朝挪威腹地掠去。

他能感覺到,此時距離教皇已經不遠了,只有殺掉此人,這件事纔算真正的結束。

張誠目光如劍,直視北方,眼中殺機升騰。

“敢動我的人,那就必死無疑!教廷救不了你,歐洲各國也一樣救不了你!”

張誠冷笑一聲,身影一晃,速度又加快了幾分,朝着教皇所在急衝而去。

卑爾根,是挪威霍達蘭郡的首府,也是挪威第二大城市,同時還是挪威西海岸最大最美的港都,在這座城市郊外,還聳立這一座赫赫有名的教堂,聖瑪麗大教堂。

因爲毗鄰海岸,張誠只花費不到半小時時間,就進入了卑爾根市的範圍之內。

可是在距離聖瑪麗大教堂十多公里之外,挪威軍方就設立了一條條封鎖線,無數荷槍實彈的士兵正緊張把守在前。

“居然還有找死的!”

張誠目光一冷,剛準備動手,封鎖線上的幾個大喇叭卻突然響了起來,用中文大聲播放道:“張先生,我們是挪威軍方,沒有惡意,請不要動手!重複一遍,我們沒有惡意,請不要攻擊我們!”

“嗯?”

張誠微微一愣,腳步不禁慢了下來,停在了封鎖線前。

他的身影一出現,周圍的士兵頓時如見鬼魅,慌忙躲得老遠,而一個扛着上將軍銜的軍官也快步衝了過來,身後跟着一個亞洲長相的年輕男人,想來應該是翻譯。

上將氣喘吁吁的跑到張誠身前,這才抹了一把汗,對翻譯焦急的說了幾句,然後滿臉堆笑的看着張誠。

“張先生,您好……這是挪威陸軍的阿爾奇上將,代表挪威政府,歡迎您的到來!”翻譯面對張誠,也顯得十分緊張,聲音有些結巴的翻譯道。

歡迎我?

我可是來殺人的……

你特麼居然歡迎我?我不會是聽錯了吧?

見對方居然如此客氣,張誠頓時一頭霧水,眉頭微皺的說道:“你們又想搞什麼鬼?”

“張先生……千萬別誤會!”阿爾奇上將被張誠的表情嚇了一跳,雙手連擺,直接用生硬的中文說道:“我們挪威……是張先生的朋友!現在聖瑪麗大教堂……已經被我國軍方包圍了,附近的平民也已經被轉移,請張先生放心動手,絕對不會有人給你添麻煩!”

啥?

一聽這話,張誠更加懵逼。

“你……知道我是來幹什麼的嗎?”

見張誠表情放鬆,阿爾奇將軍才緩緩鬆了口氣。

他怕啊!

眼前這個東方青年,可是連破歐洲聯軍,又毀掉了美國一支艦隊的絕世兇人,要是一個不高興,擡手一揮就能滅了他們。

之前聽到張誠已經上岸的消息,他直接抓住翻譯,火燒屁股似的衝進了廣播室,用喇叭在封鎖線上不停廣播,生怕引起張誠的誤會。

還好……最後終於趕上了。

阿爾奇將軍搓了搓手,對着張誠討好的笑道:“張先生的目的我當然知道,亞力山大那個白癡,仗着自己教皇的身份,居然敢跟張先生作對,實在是該死!張先生放心,只要有需要,我們挪威軍方願意協助你,剷除這個敗類!”

我去!

面對阿爾奇將軍火熱的目光,張誠感覺心裏都有點發毛,表情古怪的說道:“你們不給我添麻煩就行了,至於幫忙,還是算了吧。”

“是是是……”阿爾奇將軍連忙點頭,“以張先生的實力,自然是不需要我們……我這次過來,只是想表達我們挪威政府對張先生的善意……之前我國政府並不知道亞歷山大逃到了這兒來,還請張先生不要怪罪我們。” 張誠就是這麼個人,你對他狠,他就比你更狠,但如果你對他客氣,他也不會擺着一張臭臉。

阿爾奇將軍都這麼說了,張誠自然也不會端着,點點頭說道:“放心吧,一人做事一人當,我只殺教皇一個,跟你們無關。”

見張誠答應,阿爾奇將軍的臉上頓時露出一絲喜色,猶豫了一下,又試探性的問道:“張先生實力強大,我們挪威政府很想與您成爲朋友……這次我過來,還帶來了總統閣下親自簽署的聘書,希望張先生能成爲我們挪威政府的特別顧問,不知道……我們有沒有這個榮幸……”

說完,不等張誠開口,阿爾奇將軍又趕緊說道:“張先生千萬不要多想!這個職位只是榮譽職位,平時並不需要張先生做任何事,只是在有需要的時候……露一下面就好,至於報酬,張先生可以隨便開!”

平時不用做任何事?

有需要露一下面就行?

報酬還隨便開?

張誠兩隻眼睛瞪得老大,像看神經病似的看着阿爾奇上將,暗想這挪威政府是錢多了燒得慌嗎?這種條件居然也開得出來?

不過有便宜不佔王八蛋!

這種白拿錢不做事的好事可不是每天都能遇到,張誠想了想,直接點頭同意,至於報酬嘛……就讓挪威政府派人去跟王大富商量。

有這老貨出馬,自己絕對吃不了虧!

不過張誠卻沒想到,因爲沒法直接聯繫到他,歐洲諸國現在只能通過華夏,轉而聯繫神君觀。

而王大富這老貨比他還貪財,哪會放過這種敲竹槓的好機會!

現在的張誠,已經被王大富賣給歐洲各國,變成四十多個國家的名譽顧問了,英國女王甚至還授予了他一個榮譽爵士的頭銜,這些名頭加起來,一張紙都寫不完。

剛剛回國的神君觀衆人聽到這消息,一時間也是被雷得外焦裏嫩,半天回不過神來。

侯淨山看着肩膀上夾着兩部手機,懷裏抱着一部座機,手裏還不斷按着計算器,嘴裏唸叨着“發了……發了……”的王大富,不禁感慨連連。

“大師兄就是大師兄啊!把人家欺負得那麼慘,完事人家還要主動來巴結……這本事,就是給我一萬年也學不會啊!”

……

好不容易將阿爾奇將軍打發走之後,張誠也不再停留,在無數挪威士兵的目送下穿過封鎖線,一路狂奔,很快就抵達了聖瑪麗大教堂之外。

聖瑪麗大教堂,從12世紀中葉開始建造,是卑爾根最古老的建築之一,也是教廷在北歐的重要據點之一。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