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天荒眸子陰沉,陰測測一笑,道:「接下來,第二秘境中的弟子生死比斗,我定要讓你一敗塗地!」 蠻天荒此時出聲,顯然是想強行讓林寒下台,開始進行第二秘境弟子的生死比斗。

但林寒直接無視了蠻天荒的話語,他面對無數南蠻強者,沒有任何畏懼,負手而立,目光投射到一眾蠻神塔弟子身上,緩緩出口道:「烈無雙已死,難道,你們蠻神塔弟子,就是一群懦夫,沒有人想替他報仇?」

林寒故意出言激將,那烈無雙殺了大晉這麼多天才,不多殺幾個南蠻天才,林寒自然不會就這麼輕易善罷甘休。

「你……好膽!」

南蠻大軍中,一眾蠻神塔弟子都是神色猛地陰沉到極點。

要知道,烈無雙,可是他們蠻神塔第一秘境最強大的存在,他都敵不過林寒,誰敢上場?

因此,眾多蠻神塔弟子,本是囂張無比,但現在看著站在場上的林寒,則都是沉默了下去。

「蠻神塔乃是邊荒南蠻之地上,最為強大和龐大的勢力,沒想到,此時竟然無一人敢與我一戰。」

林寒冷冷出聲,道:「剛才你們不都一個個囂張無比嗎,怎麼現在卻是連上場的勇氣都沒有了?」

「小子,你別以為殺了一個烈無雙,就能如此囂張了。」

「小心禍從口出。」

對面,一眾蠻神塔弟子都是紛紛怒吼出聲,但就是沒有一個人敢踏步而出。

看到這一幕,林寒眉頭微微一皺。

看來自己想要多殺一些蠻神塔弟子,還真的是有點難度。

這些人怎麼譏諷,都是不敢出手,難道自己直接沖入南蠻大軍中擊殺他們?

「你們若是一個不敢上,可以一起上。」

淡漠的話語從林寒口中吐出,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是面容陡然一疆。

囂張!

太囂張了!

幾乎就在下一刻,一個個修為在第一秘境中的蠻神塔弟子,都是神色暴怒到極點,紛紛怒吼,道:「小子,你這是在鄙視我們所有人?」

「我沒有鄙視。」

林寒搖了搖頭,道:「我說的都是實話,你們所有第一秘境的弟子,可以一起上,來戰我。」

話音落下的瞬間,場上再次一靜。

別說蠻天荒等一眾南蠻之人神色獃滯,就連烽火城這邊,鐘山還有一眾大晉降臨,包括那幾大宗門的弟子,都是深色紛紛一凝。

林寒,竟然敢放出如此豪言?

不過要說此時最為驚怒的,自然還是蠻神塔的一眾弟子。

林寒這句話,簡直讓他們感受到了有史以來最為不能容忍的恥辱。

「囂張!這小子太囂張了!我看不下去了!」

「上,一起上!這小子不是說我們可以一起上嗎,那我們就如了他的願,將他亂刀斬殺。」

「沒錯,大家一起上,殺了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瞬間,一道道怒吼聲響起。

伴隨著一股股濃郁到極點的殺氣,蠻神塔中足足有著三十多個第一秘境的弟子,紛紛朝著林寒咆哮而去。

「將軍,這?」

烽火城上,一眾大晉將領都是目光露出擔憂,看向鐘山。

「相信他。」

鐘山擺了擺手,目光沉穩。

而此時,南蠻大軍中,蠻天荒正憤恨大晉那邊出了林寒這麼一個第一秘境中的絕世天才。

但現在看到林寒如此膽大包天,蠻天荒頓時冷笑出聲。

真的以為殺了烈無雙,就認為自己天下無敵了?

這一次蠻神塔到來的弟子中,第一秘境中雖然沒有超過烈無雙的,但與烈無雙實力差不多的卻是不少。

此時眾多第一秘境的弟子一起上,就不信殺不掉你一個林寒。

蠻天荒冷眼盯著那戰場中央,似乎已經看到林寒在混亂中被鎮殺的一幕。

「林寒,你託大了……」

劍不凡站在烽火城城牆之上,看著底下一幕,口中不由呢喃一聲,眼眸帶著一份擔憂。

縱然劍不凡清楚林寒的變態戰力,但此時,林寒面對的,可不是一個兩個,甚至是四個五個對手,而是整整幾十個對手,都是第一秘境中的佼佼者。

這,太危險了。

一個不慎,便是身死道消,瞬間斃命。

「不用擔心,他不是意氣用事之人,他之所選擇這麼做,自有其自己的用意。」

鐘山的話語響起,讓不少人都是微微安心。

不過縱然這麼說,鐘山暗暗也在防備。

像林寒這種絕世天才,一定不能再戰場上隕落。

他雖然讓林寒戰幾十個蠻神塔的第一秘境弟子,但他暗中也做好了救援的準備。

一旦他發現林寒出現不濟,或者身陷重圍,他會立馬出手。

「乾坤劍宗的小子,我不得不承認你戰力卻是十分強,但你的自負和自大,終究會讓你隕落在這戰場之上。」

一個第一秘境九重天的蠻神塔弟子踏步而來,冷笑出聲。

「沒錯,小子,你會為你說的大話,付出血的代價。」

「這小子這麼囂張,待會將其鎮壓,要好好折磨一番才能讓其死去。」

「我看,到時候直接廢了他的四肢,讓其吊著最後一口氣,等我南蠻大軍破了這烽火城,就將這小子掛在烽火城城牆三日,以儆效尤。」

幾十個蠻神塔弟子將林寒團團圍住,紛紛譏諷出聲,語氣儘是殺意。

林寒站在中心,負手而立,眼眸無波,等到眾人安靜下來,這才緩緩道:「臨死前的話都說完了吧,那現在,你們可以安心死了。」

「大言不慚!」

一道道怒斥聲響起。

「轟!」

「轟!」

「轟!」

瞬間,一個個蠻神塔弟子開始施展殺招,強烈的殺氣,覆蓋了周圍的整片大地,刺骨的寒意,仿若能一瞬間毀滅一個人的精氣神。

「帝皇龍爪!」

林寒沒有留手,龍帝戰體瞬間激發,他變成了黃金之軀,肌體流淌不朽黃金神力,像是披上了一套神衣,綻放萬千神光,無比英勇,讓人不敢直視。

「轟!」

巨大的帝皇龍爪轟然落下,巍峨而沉重,有著毀天滅地之威能,瞬間將所有蠻神塔弟子的攻擊給撕裂。

「噗嗤!」

「噗嗤!」

「噗嗤!」

這一瞬間,三個來不及避開的蠻神塔弟子,直接被拍成血泥,斃命長空。

「可惡!」

不少蠻神塔弟子都是暴怒出聲,眼瞳震動。

這才不過一招,他們這一邊,已經三個人被強勢抹殺了。

「大家散開,使用身法,躲避這小子的殺招!」

一個修為高強的青年男子冷喝一聲,手中長刀轟然劈出一道十多米長的刀芒,才堪堪將一根龍爪劈斷。

「在我面前,你們也敢說身法?」

林寒的冷漠聲音響起,他背後陡然張開一雙惡魔羽翅,整個人化為一道殘影,在高空縱橫,根本沒有人能夠捕捉到他的蹤跡。

「什麼?他的身法,竟然也這麼恐怖?」

這一瞬間,戰場上的所有蠻神塔弟子,都是神色大駭。

林寒的速度,絕對可以媲美一些第二秘境中的強者了。

這,怎麼可能!

眾人眼中,都是露出難以置信!

這林寒,攻殺如此恐怖,現在身法也是如此恐怖,簡直是一尊人形殺戮機器。

「砰!」

林寒手中托舉一尊紫金鼎,大鼎沉重而巍峨,讓人窒息,轟然鎮下,又是七個蠻神塔弟子避之不及,被直接砸成碎肉,瞬間斃命。

「所有人與我一起,祭『化血魔盒』,誅殺此子!」

剩下的蠻神塔弟子中最為強大的一個青年男子出聲,他手中靈光一閃,出現了一個血色寶盒。

「是這尊寶物?!」

幾乎就在這瞬間,所有蠻神塔弟子紛紛變色。

「嘩!」

而就在下一刻,那血色寶盒邊緣裂開一道縫隙,無盡血光從盒子中迸發出來,一條血色長河衝出,攜帶無盡邪惡氣息。

「鎮!」

林寒大喝,渾身金光愈加濃郁,他手中紫金鼎砸去,高空中那條血河瞬間被震散。

大鼎沉重如山,磅礴大氣,配合著林寒的滔天氣力,簡直是一砸之下,有著萬鈞神能,幾乎將虛空都要壓得塌陷。

「化血魔盒!寂滅天下!」

蠻神塔那青年男子一聲猙獰大吼,他手中的化血魔盒轟然膨脹變大,那盒子的縫隙中衝出萬千血光,化為利劍、刀刃,斬裂長空,劈向林寒。

「喝!」

林寒沒有施展任何武學,而是猛地大喝一聲,將懷中抱著的紫金大鼎轟然投擲出去,如同朝著遠處投出一座百丈大岳。

無與倫比的威勢,讓無數人驚叫起來,嚇得肝膽俱裂。

「哐當!」

這種力道太可怕了,那化血魔盒直接被撞碎了,它背後的一眾幾十個蠻神塔弟子,也都被震成血霧,景象無比驚悚。

「太可怕了!」

「抬手擲山,簡直是一頭人形蠻獸!」

「這種恐怖的力道,誰能擋住他的攻殺?」

在場的所有人都獃滯了。

林寒所展露出來的力量,讓眾人心中發毛,寒氣襲身。

「這…這他.媽的是人嗎?!」

場上,最後剩下的幾個蠻神塔第一秘境弟子,嘴唇哆嗦,臉色發白,被嚇得快要癱倒在地。

「我們認輸了!你不要殺我們!」

這個時候,剩下的蠻神塔弟子都是紛紛叫嚷,語氣充滿恐懼。

「不殺你們?」

林寒陡然冷笑一聲,喝道:「這裡是血戰沙場,我們之間是生死之戰,勝者生,敗者死!」

唰!

話音落下,林寒手中出現了一柄長劍,一股鋒芒畢露的劍芒撕裂天穹,他整個人化為了一柄利劍,瞬間朝著剩下的蠻神塔弟子殺去,毫不留情。 轟!

身上湧出無匹氣勢,林寒整個人此刻終於拔劍,化為一尊絕世劍神,瞬間就閃爍到了剩下的幾個蠻神塔弟子身前。

鏘!

鏘!

鏘!

幾聲劍鳴響起,冰冷的劍光劃破長空。

「住手!」

南蠻大軍中,有強者忍不住大喝,這些剩下的弟子,可都是蠻神塔的希望。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