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韜知道倪靜秋哪有那麼容易放下,就是和一隻小貓小狗生活了那麼久,也是會有感情的。雖說倪靜秋和霍坤沒有捅破最後一層窗戶紙,但兩人已經訂婚,感情厚度遠比普通感情更深。

蘇韜轉移話題道:「從你的氣色來看,恢復得不錯,再過不久,就能康復了。」

「真的嗎?」倪靜秋最近查閱過蘇韜很多信息,她對蘇韜的醫術也是深信不疑,「什麼時候能否給我媽也治一下?她每年都要飽受痛苦。」

蘇韜對倪靜秋的印象不錯,笑道:「等你完全康復吧,到時候我再給伯母嘗試治療一下。不過,雖說都是哮喘,因病人的體質不一樣,治療的效果和辦法也不盡相同,我也不能確保能百之百的成功。」

倪靜秋知道蘇韜這是謙虛的說法,振奮道:「那就先謝謝你了。」

蘇韜和顧茹姍一同離開咖啡館,坐在車內,顧茹姍的表情開始變得複雜起來,似乎是欲言又止的樣子。

蘇韜能讀懂她的心思,笑道:「想問什麼,你就問吧。」

「沒想到你挺有名的,真沒看出來。」顧茹姍撩起額前的髮絲,掩飾內心的局促說道。

蘇韜嘆了口氣道:「沒辦法,我整個人就是這麼低調有內涵。不過,燕京卧虎藏龍,像我這樣的人,也是一抓一大把。」

「我今天準備與倪總,說明咱倆的關係,你為什麼故意制止我?」顧茹姍面色漲紅地問道,那一刻她心中騰起錯覺,莫非蘇韜真將自己當成女朋友。

這算什麼,假戲真做嗎?

「因為現在說出來不合適。」蘇韜無奈嘆氣,暗忖顧茹姍很多時候精明,但偶爾會有情商不夠的感覺,「她正處失戀的情緒中,你現在告訴她,咱倆假扮男女朋友,合夥欺騙她。你覺得她能好受嗎?」

「對哦!多虧你的提醒,我也真是笨,竟然沒想到這一點。」顧茹姍掩飾尷尬,不自然地笑了兩聲。

蘇韜掃了一眼顧茹姍,淡淡道:「不過,欺騙別人,終究不是一件好事。咱們還是得找個機會,誠心誠意地像倪靜秋道歉,畢竟她對咱倆都不錯。」

「是啊,是啊!」顧茹姍五味雜陳,也不知道如何來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

與蘇韜相處的時間並沒有多久,但顧茹姍卻驚人地發現,自己習慣了有男朋友依靠的感覺,她努力地警告自己,千萬不能這麼想,但感情這個事兒,真心不好說,一旦放開韁繩,就如同野馬奔騰,怎麼也停不下來。

顧茹姍突然發現,自己的人生因為遇到蘇韜不知不覺地有所改變。

蘇韜有改變別人命運的魔力,看似波折不斷,但她的人生際遇卻因此更加充實,同時邁向了全新的境界。

「晚上來我家裡做客吧?」顧茹姍補充道,「喊上崇雅!我覺得必須謝謝你。如果不是你的話,我現在恐怕已經被劇組給踢出去,重新變成那個混日子,遠離夢想的狀態。」

「好的,那就拭目以待,不要讓我失望。」蘇韜爽快地答應了美女鄰居的邀請。

在這次應對輿論危機的時候,顧茹姍幫了自己大忙。

她要對自己給予充分的信任,否則難以讓霍坤進入陷阱,拍下那段以正視聽的視頻。

蘇韜感激顧茹姍的相助,才會陪顧茹姍與倪靜秋見面,促成她與崔佩簽下藝人合約。

兩人在門口分開,顧茹姍掏鑰匙的速度慢一點,等蘇韜關上門進隔壁屋后。她輕輕地吐了口氣,既然要請客吃飯,當然要準備食材,於是轉回電梯,前往超市選購食材。

蘇韜進門之後,見金崇雅穿著寬鬆的衛衣,坐在電腦前噼里啪啦地敲字,笑道:「晚上隔壁顧茹姍請吃飯,你記得提前準備一下。」

金崇雅託了托鼻樑上的黑框眼鏡,好奇道:「吃飯而已,要準備什麼?」

蘇韜沒好氣道:「你們韓國美女難道不出門逛街,都不會打扮自己嗎?你瞧瞧自己的模樣,憔悴極了,眼角還掛著眼屎呢!」

「啊!」金崇雅驚叫了一聲,連忙跑到了衛生間里,半晌走出來,抱怨道:「你騙人!哪兒有眼屎了?」

蘇韜笑了笑道:「我這是為你好!從你的坐姿來看,在電腦前待了起碼三四個小時,長期保持坐姿,容易導致血液不暢在,同時對頸椎也不好。你到處走走,對身體健康有好處。」

金崇雅輕哼一聲在,抱怨道:「我這還不是為了給你維護幾個粉絲平台!」說到此處,她眼眸放光,用誇張的表情說道,「從昨天開始,關注度一直在暴增,很多人都加入。你現在已經成為千萬級明星了。」

「哦!」蘇韜不平不淡地應付道。

金崇雅暗嘆蘇韜平靜得不像話,道:「你的這些粉絲沒有水分,都是真實的數據。如果放在韓國的話,那就實在太驚人了。因為韓國人口不過五千多萬而已。」

蘇韜笑道:「其實我內心很激動,但覺得直接表現出來,有點太低級了。」

金崇雅愣了半晌,眨著漂亮的眼眸,似笑非笑地說道:「你的偶像包袱太重了,這裡又沒有其他人,我覺得你可以完全拋掉!」

蘇韜走到金崇雅身前,突然摟住她的腰,在空中快速地旋了又旋,金崇雅被弄得措手不及,感覺耳邊儘是呼呼的風聲。

終於她被放下,因為失去重心,情不自禁地靠在牆上。

蘇韜見金崇雅茫然失措的樣子,得意地哈哈大笑,「好了,包袱全部被我扔掉了。」

「歐巴,你真是太胡鬧了!」金崇雅咬著櫻紅的嘴唇,輕輕地跺了跺腳,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

蘇韜不以為意,掏出手機,點開新聞網站,看著諸多與自己有關的新聞,心裡暗爽,雖說與王國鋒、霍坤的這次交手,差點陰溝裡翻船,但最終結果卻是大獲全勝。

勝利的滋味,總是這麼美妙!

正在閱讀章節:妙醫鴻途_第0456章偶像包袱太重

瀏覽閱讀地址: 「對了,剛才水姐姐來找過你。」金崇雅想了想,還是將此事告訴了蘇韜。

蘇韜點了點頭,掏出手機,走到陽台上打電話,金崇雅咬著嘴唇,拖鞋在地上踢踏兩下,轉身悶悶不樂地進了房間。

金崇雅知道自己是嫉妒了。

「你剛才找過我?」蘇韜笑著問道,「事情解決得很順利。」

「我知道!」水君卓嘆了口氣,微笑道,「你沒有讓我失望!」

蘇韜撓了撓頭,好奇道:「你來找我,就是為了誇獎我嗎?」

水君卓猶豫半晌,道:「我準備想跟你說件事兒,等見面再細談吧。」

水君卓準備告訴蘇韜自己前往俄羅斯任職的事情,她想告訴蘇韜這件事,不過,她仔細一想,自己與蘇韜沒有任何關係,又為何要告訴他呢?

或許,兩人作為朋友,不應該一言未交待,便不辭而別。

水君卓沒有住在將軍衚衕的老宅,而是在單位附近租了一間小套的精品公寓,只有六七十個平米,雖然不奢華,但布置得很精緻。從擺設可以看出來,水君卓的性格溫和內斂。

門鈴被摁響,水君卓皺了皺眉,好奇會是誰來找自己。

她打開第一道門,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門外,他手裡提著打包盒,朝水君卓揮舞了兩下,笑道:「還沒有吃過飯吧?能賞光和你一起品嘗美味的午餐嗎?」

「秦大哥!」水君卓臉上堆滿笑容。

秦經宇,秦家年輕一輩最優秀的人物,八年前從部隊退伍之後,放棄了轉業的機會,選擇經商,數年的時間,積累了龐大的財富,如今名下的經宇集團更是軍民融合領域的第一大企業。

軍民融合是當下最熱門的朝陽產業,主要包括兩個方向,第一是將國防高端科技轉化為民用,第二是將某些國防項目承包給企業來進行研發、生產、製造。經宇集團的方向屬於前者,秦經宇下海之後,利用關係,找到一批軍事部門的精英人才,集團掌握了許多領先科技。

如今經宇集團成功將多項技術進行軍轉民,在股票市場一路高歌猛進。

華夏有一個權威的榜單,由中央組織部內部選定,名叫「華夏俊傑榜」,上面涵蓋了三十五歲以下,各領域最傑出的年輕俊才。

位於第一位的狀元,走的是仕途之路,如今位高權重,是華夏史上最年輕的省部級官員。雖然秦經宇沒有從政,但發展勢頭極佳,列入華夏十俊傑榜單第二位。

秦經宇之所以排名如此之高,主要原因在於家族實力雄厚。

秦家紮根燕京多年,與水家的地位相仿。論輩分,秦老爺子比起水老好高一輩,只不過三年前已經去世。

儘管秦家的老祖宗離世,但秦家順利地完成權力交接。如今秦經宇的大伯為七號首長,除此之外,在燕京的政法系統,秦家也是藏有很深的底蘊。

因為秦、水二家是世交,當年水老能順風順水,進入政治局,也深受秦家的恩惠,所以晚輩之間的關係也極為融洽。

比如,水君卓的堂哥,就娶了秦經宇的親妹妹,所以水君卓將秦經宇視作哥哥一樣看待。

「家裡收拾得挺乾淨!」秦經宇走到廚房,找出碗碟,將打包盒裡面的飯菜全部倒出來。

「好香啊!」水君卓用手扇了扇鼻子,微笑著說道,「都是我愛吃的,冰糖肘子,燜爐烤鴨,水晶粉絲……忍不住,快要流口水了。」

「饞丫頭!」秦經宇沒好氣地用手指彈了下她的腦門,「趕緊去洗手吧,五分鐘之後,就可以開飯了。」

「好的,你喝酒嗎?」水君卓眨眼微笑問道。

「可以喝點!」秦經宇想起自己開車,暗忖等會就找代駕吧。

水君卓取出一瓶紅酒,笑道:「這是正宗拉菲酒庄的珍品,前段時間巴黎大使館同事回國,幫我捎回兩瓶,其中一瓶被小妹給搶走了。剩下一瓶,就用來招待你吧?」

「這個小妹!」秦經宇無奈地搖頭苦笑,「越來越胡鬧,她還是經常來你這兒住嗎?」

水君卓熟練地開瓶、醒酒,嘆氣道:「沒辦法,她總是纏著我,說全世界就我一個人能理解她。」

「小女孩都是十二三歲叛逆期,她都快二十了,還沒長大!」秦經宇對自己的親妹妹也是無可奈何,不僅啞然失笑。

醒酒的目的主要有兩個:首先,讓葡萄酒充分接觸空氣並與其發生反應。在這一過程中,葡萄酒本身的花香、果香會逐漸散發出來,還能發展出一些更加微妙複雜的風味。另外,酒中的單寧通過氧化也能減少苦澀感,從而使得葡萄酒的口感更為醇厚和柔和。二,醒酒可以除去葡萄酒中的沉澱物。

醒酒是為了讓酒的味道更佳,一般來說,越好的紅酒,醒酒的時間越短。

秦經宇品著紅酒,見水君卓吃得幾位舒暢,笑道:「君卓,其實不只是小妹覺得和你在一起很舒服,我也是如此。每次見到你,都會覺得時間彷彿停下來一般,所以的煩惱都可以拋卻。」

水君卓放下筷子,一本正經地說:「秦大哥,可惜給你的機會不多了,再過不久,我就要出國了。」

秦經宇點了點頭,惋惜地說道:「我知道這件事,所以我來找你。你知道嗎?其實我……」

水君卓彷彿知道秦經宇接下來要說什麼,連忙打斷道:「對了,經宇大哥,你關注新聞沒有?最近那個叫做蘇韜的神醫?」

秦經宇暗嘆了口氣,每次提到這個敏感的話題,水君卓都會選擇插科打諢地繞開。這一次他不允許她躲避,因為一旦水君卓離開,就再也沒有類似的機會。

「君卓,你不要繞開話題,我一直想告訴你,我喜歡你。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陪你一起去俄羅斯。」秦經宇認真嚴肅地說道。

水君卓怔然半晌,暗嘆了一口氣,沉聲道:「經宇大哥,我想咱倆永遠還是做兄妹比較合適。我敬重你,也喜歡你,但只是妹妹對哥哥的感情一樣。」

秦經宇將紅酒一飲而盡,洒然笑道:「好了,把心理話說完,我就沒有任何遺憾了。」

水君卓嘆了口氣,複雜地望著秦經宇,她知道對方的心情此刻肯定不好受。

「經宇大哥,你是一個優秀的人,你應該選擇更加優秀的女孩子。」水君卓努力試圖安慰道。

「我還想再問一句!」秦經宇遲疑片刻道,「你拒絕我,是不是因為心裡已經愛上別人?」

水君卓腦海中很快翻滾出蘇韜的身影,她搖頭道:「沒有!」

秦經宇嘆了口氣,淡淡笑道:「那我就放心了,這說明我還有機會,如果你有了心愛的人,作出自己的選擇,我會選擇祝福你。但至今並沒有一個男人擁有照顧你的資格,那麼我會繼續努力。」

見秦經宇始終糾結於此,水君卓不忍欺瞞,嘆了口氣,道:「經宇大哥,既然你這麼說,我就實話告訴你,我有心愛的人,所以你沒有必要繼續苦苦堅持。」

「是誰?」秦經宇濃眉橫挑,問道。

「我不能告訴你,因為目前為止,只是我喜歡他。我還不知道他對我的意思。」水君卓為難地說道。

原來還只是單相思,秦經宇鬆了口氣,道:「你這麼漂亮,誰會拒絕呢?」

水君卓搖了搖頭,苦笑道:「愛情就是這樣,會讓人不自信。」

秦經宇其實心痛無比,自己深愛的水君卓竟然坦言暗戀別人,自己鼓起勇氣才表白,卻遭到了拒絕。不過,他並未表現出來,而是風輕雲淡地與水君卓吃完了這頓飯。

在餐桌上在,秦經宇從水君卓的話語之中,已經敏銳地嗅到了一絲蛛絲馬跡。水君卓暗戀的男人,可能與那個叫做蘇韜的神醫有關。

他其實早已開始調查蘇韜,因為水君卓主動給他租房,已經開始生疑。

秦經宇不動聲色地離開了水君卓的小公寓,出門之後,並沒有喊代駕,而是直接發動車子,以他的身份,即使被交警撞見,也不過是一個電話就能解決的事情。

秦經宇將車窗打得很開,冷風吹得他一個機靈,酒意頓時消失不少,他突然意識到自己不應該迷迷糊糊,而是得迅速反應,採取點措施。

無論事業還是情場,自己都不能做一個失敗者。

既然水君卓與蘇韜的關係還沒確定,秦經宇覺得要與蘇韜見個面,兩人開誠布公地聊聊,如果他能夠退出,自己可以將他視作兄弟,如果不願意的話,那則是敵人了。

……

蘇韜此刻在顧茹姍家中吃飯,並不知道自己有被人記恨上了。

顧茹姍說是自己下廚,其實就是將速凍餃子下鍋熱了一下,然後,用微波爐將幾道早已做好的冷盤給轉熱了。

將速凍餃子蘸上泡著辣椒粉的香醋,味道倒也算獨特。

顧茹姍酒量不佳,遇上了酒量不分伯仲的金崇雅,兩個女人竟然火拚起來,桌上擺放著四個紅酒瓶和韓國燒酒,兩位佳人粉面騰霞,倒是賞心悅目。

顧茹姍一把抓住蘇韜的胳膊,噴著不算難聞的酒氣,笑著說道:「你人真的挺不錯,姐給你介紹女朋友怎麼樣?」

蘇韜近距離地望著顧茹姍,不知為何心中升起一股衝動,她五官精緻,櫻唇分潤,膚色白膩,竟升起一股摟住她,狠狠親吻的想法。 「呼!」

蘇韜用力呼出一口氣,努力讓自己清醒,他告誡自己,要保持冷靜。他應付地笑道:「女朋友?有你這麼漂亮嗎?」

「當然!」顧茹姍媚眼柔柔地凝視著蘇韜,嫣嫣笑道,「我在培訓班教舞,可是有很多漂亮的女孩。不僅模樣端正,更重要的是身材特別棒。」

蘇韜砸吧著嘴,笑道:「為什麼對我這麼好,感覺你又有什麼陰謀。」

顧茹姍用手指點了一下蘇韜的鼻尖,嫵媚笑道:「放心吧,這不是陰謀,而是覺得要對你好一點。畢竟,你是我現在遇見人中,最厲害的大腿,我必須想辦法討好你。」

蘇韜歪嘴一笑,道:「你要討好我的話,那就親自上陣啊,幹嘛還介紹別人。」

顧茹姍晃了晃手指,嬌聲笑道:「我又不傻!女人千萬不能割肉飼鷹,一旦把男人的胃口弄刁了,只會讓自己身份不斷掉價。從水嫩的大白菜變成枯萎的黃花菜。所以我可不會輕易涉險。」

蘇韜沒好氣笑道:「你挺狡猾,用別的女人來誘惑我,這挺不仗義。」

顧茹姍佯作無可奈何地嘆氣道:「沒辦法,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怎麼樣,先給你介紹三個如花似玉的美女,絕對純天然,水嫩新鮮,如何?」

蘇韜知道顧茹姍在故意瞎扯,望了一眼已經趴在桌子上昏昏睡去的金崇雅,也就繼續跟她鬥嘴,道:「茹姍,怎麼覺得你像是個老鴇?」

顧茹姍微微一怔,粉嫩的面頰紅光滿面,似羞似怒,不悅道:「給你一點福利,你還罵我?」

蘇韜搖了搖頭,嘆氣道:「哪有你這麼給福利的?一開口就是仨,我可吃不消!」

顧茹姍終於咯咯地笑出聲,眼角抹掉笑淚,道:「不錯,還是一個經得起誘惑的陽光少年。」

蘇韜沒好氣地白了顧茹姍一眼,輕哼一聲,道:「我眼光很高,除非你把自己介紹給我,我或許還會考慮一下。」

顧茹姍聽了蘇韜這話,壓低面頰,沉默不語,蘇韜也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

蘇韜只能轉移話題,發現金崇雅已經口中發出鼾聲,無奈道:「你把這小姑娘故意灌醉的吧?」

「沒錯!如果她不醉的話,咱們能說這麼多貼心的話嗎?」顧茹姍得意地笑道。

「我還是把她送回去吧,口水都把桌布給弄濕了。」蘇韜暗忖不能跟顧茹姍繼續這麼聊下去,自己指不定一心動,將這個女人辦了。

顧茹姍笑道:「要不,今晚就讓她睡在我家裡吧?」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