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錦溪剝開藥片咽下去,分明是沒有味道的葯,她莫名覺得有些苦澀。

唐茗怒氣沖沖回到辦公室,先是洗了個換了套衣服,第二件事就是將助理叫進來。

「去給我查查,蘇錦溪在銷售部都幹了些什麼!」

「是,總裁。」詹助理這還是第二次看到向來謙和的唐茗發火。

兩次發火都是和蘇錦溪有關係,第一次是因為張主管,這次蘇小姐又幹什麼了?

詹助理不知道蘇錦溪和唐茗的關係,一開始唐茗讓自己帶她去銷售部的時候,他也在懷疑兩人的關係。

將蘇錦溪送去了銷售部唐茗就沒有再過問過,詹助理覺得是自己想多了。

總裁和白小姐的關係一樣都很好,他也不是移情別戀的人。

但是今天唐茗發火又是為了蘇錦溪,詹助理又開始猜測兩人的關係。

經過了一番調查,很快回來彙報。「蘇小姐最近在跟進和帝凰合作的一個項目。」 從抬腳處開始滿屋子被鋪滿了白色和紅色的玫瑰花瓣,空氣中還瀰漫著玫瑰的香氣。

這男人最近似乎很執著於送花?劇組的花如果是為了掩人耳目,那麼現在沒有人了他何必多此一舉?

在這樣古色古香的房間之中花瓣讓人覺得十分唯美,尤其是屋中還擺放了很多特別的蠟燭。

她輕輕踩了上去,腳下一片綿軟光滑的感覺。

進了房間,她單手托腮看向窗外,從高處往下面看會另有一番韻味,十分漂亮。

司厲霆從背後擁住了她,「喜歡嗎?」

顧錦反手抱著他的脖子,踮起腳尖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

純純的,沒有絲毫曖昧的吻。

「喜歡。」

「以後我每天都會給你送花,讓你再扔。」司厲霆懲罰似的咬了咬她的耳垂。

顧錦輕笑一聲,「還在生氣呢?下次一定不扔了。」

「沒良心的小東西,那束花是我親手挑選,親手包裝好讓人郵寄回國。

裡面可是我的一番心意,你竟然無情的丟了。」

顧錦輕輕蹭了蹭他,「對不起嘛三叔。」

司厲霆身上的寒意消失的一點不剩,雙手攬著她的纖腰。

「先前在鏡頭前面連和我接觸一下都不願意,現在怎麼這麼主動了?」

「我不習慣被別人看到,三叔,你最近怎麼老是沉迷給我送花。」

「女人不外乎就是這些東西,包包首飾你又不喜歡,我只有給你送花。

想來我家蘇蘇也太省錢了,之前和我在一起的時候好像什麼都沒有要求過。」

聽出他話音的調侃,顧錦輕笑一聲:「這個世上最好的就是三叔,三叔都給了我,我還要什麼?

租個美女當老婆 三叔,這裡很漂亮,我很喜歡,想來又是你費盡心思討我喜歡吧?

其實我心中最喜歡的就是三叔,你不用做什麼我都會很喜歡。」

「貧嘴的丫頭,你不需要不代表我不想給,蘇蘇,經過你的生死,我現在最想要做的就是將一切最好的給你。」

想著那時候自己以為和蘇錦溪生死相隔,司厲霆才知道那是怎樣的一種痛苦。

經過了那件事,他只有一個要求,顧錦好好的留在他身邊就好。

從今往後她要什麼自己就給她什麼,就算她不要,自己也要想方設法的給她。

「三叔,你總是能讓我感動。」

「那是因為你是這個世上獨一無二的蘇蘇,除了想對你好之外,我再想不到其它了。」

顧錦吻住了那張薄唇,其實她沒有告訴趙粒。

三叔不僅身材好,手感好,接吻的感覺更好。

月光照在這一片園林,月下兩人纏綿成雙。

已經記不得這幾天到底做了多少次,她只覺得司厲霆是她怎麼也要不夠的。

她貪戀著他身體的溫暖,任由著他一次又一次將自己帶入漩渦之中無法自拔。

情到濃時他喘著粗氣,低啞著聲音在她耳畔溫柔道:「蘇蘇,給我生個孩子。」

才認識她的時候司厲霆便曾經提出過這樣的事,當時被自己拒絕。

那時候她的身份以及年齡都不太合適,司厲霆也沒有怎麼逼迫她。

兩人每次纏綿的時候也都有做防範措施,不得不說司厲霆真的是一個很貼心的男人。

明知道男人最不喜歡的就是做這些,只是害怕她會去吃事後葯傷身體,他才會遏制自己。

今年顧錦就要滿24歲,不管是結婚還是生孩子也都沒有太大的問題。

司厲霆的要求來得太快,她沒有做好準備。

眼中閃過一抹慌亂,「三叔,我……」

「你不想?」司厲霆的眼眸黑了黑。

「不,蘇蘇這輩子就認定了三叔,又怎麼可能會不想給三叔生個寶寶。

從前我不止一次幻想過我們的寶寶一定會很可愛,像是三叔的藍眼睛就最好了。」

顧錦在提到寶寶的時候臉上也閃爍著一抹溫柔的色彩。

「既然喜歡,那你為什麼要拒絕? 神醫嫡女有空間 咱們的年齡也可以要寶寶了。」司厲霆輕輕撫著她的臉頰。

「三叔,不是我不想要,而是顧家比較複雜,現在要寶寶不是最好的時機。

你再給我半年的時間,我們再要寶寶好不好?」顧錦纏著司厲霆。

「你啊,就是一個小妖孽。」司厲霆無奈,再次被她給挑起了火,翻身將她壓在身下。

寶寶的事情暫時告一段落,顧錦沉沉在司厲霆的懷中睡去。

司厲霆看著外面的月色,他想要給顧錦一個完整的家。

從小到大他被冠上私生子的頭銜,所承受的家庭溫暖本來就很少。

後來知道真相,媽媽早逝,生父下落不明,司厲霆內心深處最缺乏的就是安全感和愛。

但他確定對蘇錦溪的愛以後,對蘇錦溪付出一切,絕大多數和他同年陰影有關係。

一旦他有了心愛的人,他一定會好好對她,給她一個幸福美滿的家。

如果一年多年沒有人打斷,他和蘇錦溪已經成為正式的夫妻,有了一個家。

蹉跎這麼久,顧錦再次回到他身邊,這一次說什麼他都不會再放手。

他何嘗不知道顧家的是是非非,正是因為如此他才害怕會有變故。

司厲霆是多細心的人,他不想要任何變故發生。

可是顧錦現在並不想要孩子,他更不想要逼迫她做任何事情。

顧錦在他懷中睡得香甜,司厲霆卻是想了一夜,眉間一直帶著愁緒。

鬧鐘在六點的時候響起,顧錦費力睜開眼睛。

「三叔,幾點了?」

「六點,寶貝兒,你不是一直想要看日出嗎?今天我陪你看。」

聽到看日出,顧錦的瞌睡全都飛走了。

難得她們都有清閑的時候,上一次還是在海島上面,很快大家就各奔東西。

兩人都不是普通人,這種時候比起任何人都要來得不容易。

司厲霆一早就給她準備好了換洗的衣服,當她換出來才發現竟然和司厲霆是情侶裝。

「三叔,這個是你選的?」

「不,是我無聊的時候設計讓人做出來的。」司厲霆揉了揉她的頭髮。

「三叔還有這個手藝?」

「蘇蘇的特長很多,要是沒幾把刷子怎麼敢追你?」

「那今天算不算我們第一次的正式約會?」顧錦調皮道。

以前在司厲霆身邊,礙於唐茗那一層關係,顧錦也不好意思名正言順和司厲霆約會。

難得有一次在商場遇到了蘇夢,當時都將她快要嚇死了。

澄清誤會以後她做了司厲霆的助理,每天忙都要忙死了,除了公司就是家裡,哪有閑工夫遊山玩水?

司厲霆精心給她準備的蜜月旅行也泡湯,這一次算是兩人光明正大的約會。

顧錦從一開始心情就很好,飛快洗漱完畢出來。

「好啦三叔,我準備好了。」

司厲霆牽著她的手爬到閣樓最高處,靜靜等候著日出的到來。

當天邊的黑暗中出現一抹亮色的光暈,顧錦覺得最幸福的事情就是窩在司厲霆懷中看日出。

陽光從淺淡變得濃烈,萬縷金絲籠罩著大地。

蓮池中的蓮花嬌艷盛開,沐浴在陽光中,一陣風吹來,滿池的蓮花搖曳,清波蕩漾出漣漪。

兩人十指相扣,任由著金光將兩人的身影拉得很長。

「三叔,這輩子我最幸運的事情就是認識了你,這輩子我們都不要再分開了好不好?」

「就算你想要分我也絕對不會給你這個機會,不管你是蘇錦溪,還是顧錦也好。

這輩子你只有一個身份,那就是我司厲霆的女人,我絕對不會放手!」

顧錦勾唇一笑,「正有此意,三叔,答應我以後不管再遇到什麼風浪,我們一起面對。」「好。」 一聽帝凰兩字,唐茗拍桌而起,「你再說一遍。」

「唐總,我說蘇小姐最近在跟進和帝凰的合作。」

說起來帝凰也是唐茗心中的一個結,之前有幾次唐氏企業都想要和帝凰合作。

帝凰那邊絲毫沒有一個合作的態度,去年一個大項目,唐茗親自出馬想要見見帝凰總裁。

他都到了帝凰的大廳,卻被前台以總裁沒有時間為由而逼退。

自己預約過幾次,對方都說沒有時間,唐茗氣得牙痒痒。

偏偏這個帝凰的總裁神秘之極,根本不知道是誰,唐茗有氣也沒地方發泄。

現在聽到蘇錦溪竟然和帝凰在合作,他當然很是驚訝了。

「這是怎麼回事?帝凰不是一直都不和我們公司合作的嗎?」

「唐總,以前的確是這樣,但銷售部傳來的消息就是蘇小姐成功拿下帝凰。

剛剛已經將合同都給帶回來了,帝凰有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唐茗不知道這帝凰葫蘆里是在賣什麼葯。

「他們可以和唐氏合作,要求就是蘇小姐是本次項目的負責人,對了,這是銷售部送上來的合同你過目。」

唐茗看著合同,帝凰是出了名的強勢霸道,和他們合作也得扒你一層皮下來。

原以為和唐氏合作也是如此,誰知道他看了兩遍合同也沒有發現一條對唐氏不公平的合約。

就是因為太公平,所以反倒是顯得這份合約有問題。

「你確定這是帝凰給的合同?」唐茗仍舊覺得有些不太真實。

「這份是蘇小姐帶回來的合同,應該沒有假,合同有問題嗎?」詹助理還沒有來得及查看合同上面具體寫了什麼。

「那塊地皮本來就是帝凰自己的,他只是要尋找一個合作商,除去地皮的費用合計之外,所盈利的收成帝凰和我們五五分賬。」

愛比煙花易冷 連詹助理也覺得這有些詭異,「這樣的合同……好像不太符合帝凰的一貫作風。」

「何止不符合,簡直就是換了一個人一樣。以帝凰以前的作風,除開那些費用不算,盈利收成一定是帝凰七成,我們三成的。

我還記得有一個公司最慘,曾經和帝凰合作拿了個二八,帝凰從來就不是仁慈的公司。」

「說來也是,就算是他們六,我們四,說起來我們也不虧的,可是他們竟然要五五。」

唐茗推了推眼鏡,「讓蘇錦溪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是。」

這件事讓人匪夷所思,其中的答案恐怕只有蘇錦溪才知道了。

唐茗看到這份合約,又想到她之前買的那顆葯,銷售員拿下訂單會用什麼手段他太清楚不過。

如果蘇錦溪為了簽下合同而付出了自己的身體,這件事是他絕對不能原諒的。

之前她要去銷售部唐茗就擔心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特地讓詹助理去打通關係,就是防止這種事發生。

她一個新人,唐茗想都沒有想過她會這麼快就接手項目,看來自己對蘇錦溪還是太低估了些。

早上因為那件事才和唐茗不歡而散,蘇錦溪進唐茗辦公室心裡忐忑不安。

敲了敲門,裡面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進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