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武擡起手指凌空點出一劍,劍氣擊中星光,碰撞之處激起一團濃煙,轟鳴聲不絕。

邀月瞳孔一縮,心中駭然,這小子剛纔根本沒有盡全力。

剛纔蘇武不是沒有盡全力,而是壓根就沒把她當回事。

蘇星河身邊的星光線越來越多,星光線如劍氣絲,層層疊疊,凝聚成一隻獅子!

十二星相之獅子星相!

星相獅子撲向蘇武!

蘇武退後,劍氣絲從四面八方聚攏而至,在他手中凝聚成一把巨劍。

手握劍氣,蘇武一劍劈向星相獅子,整個百劍勢的威力全部聚於此劍。

“砰!”

星相獅子崩壞,星光四射。

宋雨桐等人不由鬆了口氣。

然而馬上天蠍、白羊……十二星相全部出現,這十二星相圍繞着蘇武發動了攻擊,十二種星相代表着十二種不同的能力。


蘇星河的攻擊手段華麗,然而蘇武只是一劍破之,神劍八門連開三門,劍氣威力霸道絕倫。

身在勢塔中的孫繼偉等人看到如此劍法,臉色均露出震驚之色。

孫繼偉感觸最深,他之前就是敗給神劍八門的,這種以力爲劍的無劍劍氣,剛猛卻不失變化,凌厲卻不失精妙,實乃無敵的劍術!

最讓江南區武者們吃驚的是,蘇武五指輪着出劍,劍劍不同,更賦予了此劍術無窮多種變化,更加令人難以揣摩,難以應對。

邀月同樣被蘇武的劍術所驚,她不禁擔心蘇星河到底能不能在半小時能解決蘇武,如果不能,空相那禿驢一旦趕來,形勢將會大不一樣。

蘇星河讚歎道:“好劍法,難怪空相讓你坐鎮此處,有此劍法,你確實是掌控勢術的不二人選!不過你畢竟不是六境!”

六境精神武者,最大的優勢是精神領域!

儘管蘇武以百劍勢模擬出了劍道精神領域,周身數百丈之內,皆被劍意籠罩,但那畢竟不是真正的精神領域。

蘇星河的精神領域,是一片星河!

隨着蘇星河精神領域擴散開來,這片區域瞬間被星河籠罩,包括蘇武的劍道精神領域!

蘇星河施展神我,蘇武卻無法施展。

宋雨桐等人臉色凝重,現在的蘇星河越發恐怖了。

蘇星河一彈指,星河破空,與蘇武的神劍八門劍氣硬碰硬。

江南區的武者們心中一沉,蘇武明顯被壓制住了。

就在這時,蘇武感覺到一絲殺氣,這殺氣不是來自蘇星河的。

一道劍光閃過,直逼蘇武背心而來!

有人要刺殺蘇武!

宋雨桐和沈冰等人的心一緊。

蘇武冷笑,一個人影憑空出現,赤手空拳抓住了刺客的劍。

“龍河?”

邀月大驚。


那刺客一身黑衣,黑布蒙面,一擊不中之後,立刻遁走。

然而蘇武怎能讓他輕易逃走,天空中無數劍氣落下,每道劍氣都長達十幾丈。

劍氣落下,那刺客身影極快,遊走在劍氣夾縫之間,電光火石之間居然就快逃出劍氣的包圍了。

不過這裏在百劍的籠罩範圍,蘇武念頭一動,大勢齊聚於刺客,一道巨大無比的劍氣從天而將,把刺客釘死在了地面之上。

至始至終,蘇星河都沒有趁機偷襲,見蘇武殺了刺客,他大笑道:“天殺的玄字級刺客可不是那麼容易被殺死的。”

果然話音未落,那被劍氣釘死在地面的刺客突然化作一團黑氣,四處消散而去。

他居然沒有死!

“又是天殺!”

蘇武眼中露出殺機,在靈山的時候,就是天殺的刺客想要殺死他。

這時,蘇星河再次出手了。

回首江湖路

一彈指,便是一片星辰,便是一片領域!


蘇武一凜,調集百劍勢的所有力量聚集於一點,一劍擊出!

“轟!”

百劍勢聚集的力量全部被擊潰。

蘇星河根本沒給蘇武再次聚集大勢的機會,又是一記彈指星辰!

蘇武只能在危機關頭聚集大勢被動抵擋!

砰的一聲,蘇武被擊飛,身上護體的劍氣絲根根斷裂。

“不好!”

宋雨桐色變。

“要輸了嗎?”

孫繼偉臉色凝重。

“蘇某來江南,滅王家是第一步,殺你是第二步,抹去江南武道界是第三步。”蘇星河笑道:“當年我蘇家被滅,這江南武道界脫不了干係,當滅!”

江南武道界的人臉色鉅變,很多人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得罪過蘇星河。

孫繼偉突然想起了什麼,臉色驟變。

是他!

“蘇武,你天賦了得,外面纔是你該去的地方,就在蜀都武校,留在華夏,只會讓你墮落腐朽!”蘇星河走向蘇武,笑着說道:“跟我去天堂教,你可以自由,你可以變得更強。”

蘇武搽乾淨嘴角血跡,譏笑道:“如果自由是捨棄良知,我蘇武寧可不要。血祭臺需要數萬人血祭,你明知道要死那麼多人卻不阻止悼亡族,你的良知在哪裏?”

蘇星河笑道:“螻蟻而已,何物憐憫?蘇武,你空有強者天賦,卻沒有強者之心。”

蘇武搖頭:“你已經沒救了,看來我只能殺了你,否則你越強,作惡越大。”

蘇星河笑道:“你似乎沒搞明白自己的處境,我現在殺你,易如反掌。”

蘇武嘴角揚起:“那可未必!”

“阿彌陀佛,蘇施主的星相封鎮之術果然了得。”

空相出現在蘇武身邊。

蘇星河輕笑,並不在意空相的到來。 蘇星河極其自負,縱然空相大師來了,他依然非常從容。

“蘇施主,你控制大勢,貧僧牽制住他。”

空相大師手持降魔杵打向蘇星河。

蘇星河大笑:“來的好。”

他擡手彈指,一彈指便是一星辰,直擊空相大師的降魔杵。

空相大師後退幾步,擡起降魔杵再次擊落,降魔杵勢若泰山壓頂。

蘇星河依然只是一式彈指星辰。

突然,一道劍氣橫空斬下!

蘇星河退,十二星相圖懸浮在其身邊,擋住了這驚天一擊。

轟一聲巨震,整個江南似乎都在震動。

一劍逼退蘇星河,蘇武操控百劍勢,地面劍氣沖天,天空劍氣飛舞,轉瞬之間這個地方就變成了劍的世界。

劍陣!

蘇武借百劍勢之力佈下奇門遁甲劍陣!

千百道劍氣按照奇門遁甲變化分佈,遠遠看去,蘇星河腳下和頭頂,皆有一張九宮八卦圖,皆是劍氣演化而成。

蘇星河終於色變,臉色露出凝重之色。

“大衍星宿殺!”

蘇武心念一動,奇門遁甲劍陣演化諸天星辰,化作一副諸天星辰劍圖,轟然落下。

蘇星河祭出十二星相圖抵擋,但是全部被諸天星辰劍圖摧毀。

嗖嗖嗖……

一道道宛如星光般璀璨的劍氣絲在蘇星河周身遊走,一絲絲鮮血凌空飛濺。

遠處,邀月臉色鉅變。

蘇星河受傷了!

他確實受傷了,皮膚上出現一條條細不可見的劍痕。

“好一個大衍星宿殺!”

蘇星河不怒反笑,“我的紫薇星辰道共有三式殺招,接我一招彈指星河變!”

他一彈指,星光大作,無數條星河鋪天蓋地的衝向蘇武。

蘇武變化奇門遁甲劍陣,一張奇門遁甲劍圖懸浮在其面前,擋下了星河攻殺。

“月神太陰殺!”

萌妻翻身,老公hold不住

蒼穹之上,劍氣演化太陰月神,一道太陰劍氣自天外斬來。

太陰之氣,寒冷之極,劍氣未至,蘇星河身上已經滿是冰霜。

蘇星河臉色凝重,施展出了最強殺招。

諸天星斗大輪盤!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