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峰聞言也是納悶的搖了搖頭,皺眉道:「我只聽說過江湖上有個萬木堂,專司煉藥長生之術,萬獸堂的名號卻是聞所未聞。只是,江湖這麼大,我所知也只限於赤陽府和臨近的龍淵府和玄門府而已,難保不會有所遺漏。」

趙陽當下心中也是一陣詫異,萬木堂的名號他自然也知道,當初廬江城與黑風幫一戰,風雲武館不少弟子就是靠著萬木堂的養氣丹來突破修為。不過,他也並沒有細想,將這塊令牌收入囊中,想著日後在做計較探個究竟,轉而伸手探向那個行囊。

行囊打開,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數不清的妖晶和靈草,在黑暗中散發著氤氳的靈氣,五顏六色,十分飄渺。

「這個人也不知暗算了多少江湖同道,才能虜獲這麼多的財富,今日死在咱們手中,也算是替天行道了,至於這些東西,大家索性分了。」

趙陽並未覺得有何不妥,將這些妖晶和靈草分開清點了一下,總共十六顆靈氣境妖獸的妖晶,還有數十株的靈草,其中,以一株明光草最為貴重,是五品的靈草,可以用來煉製回chun丹這種療傷妙藥,可以說是價值不菲。

除此之外,黑衣人的囊中,還有幾塊上等的淬火精鋼,這種鋼鐵乃是虎嘯谷中獨有,質地堅硬,滾燙無比,是打造兵器的上好之物。

「這些靈草裡面正好有我所需的炎陽草,反正我對身外之物並多少嚮往,只取炎陽草便可。其他的就交給趙兄你來處理。」

蘇峰倒也乾脆,言行一致,說只取炎陽草,便絕不多看其他妖晶一眼,所展現出的氣度,讓趙陽不由的高看一眼,打從心眼裡,將他看做了朋友。

「這些東西於我也是沒有多少好處,武者修鍊,靈草和妖晶只能為輔,這樣好了,等回到雲海城中,我將這些多餘的東西賣出,換成銀兩給蘇兄,你就切莫推辭了,身在江湖行走,難免需要些黃白之物,就當是我的一些心意。只是,這幾塊淬火精鋼我卻是要笑納了。」

趙陽笑吟吟的說道,這幾塊淬火精鋼對他來說,確實有著不小的誘惑。他練就的乃是一門極其強大的殺招,但是苦無一把趁手的兵器來施展,普通的紅纓槍在爭鬥之中根本使不出力道,就被對手一舉打爆。

所以,他迫切的想要用淬火精鋼這種上等的材料,來打造一桿趁手的兵器,這麼一來,他在江湖上行走,實力就又會增進幾分。

好比蘇峰,手中的鋼刀也不是一件凡品,雖然不是一件靈器,但卻已經是凡物中的極致,由千年玄鐵打造而成,通常就算是周天境界的武者也無法破壞,只有到了宗師之境,肉身的力量足以破山碎石,才能僅憑肉掌,將千年玄鐵這等寶物破壞。

「這又何妨?趙兄儘管拿去便是!」蘇峰說道。

「師兄,你就別跟我們客氣了,這次你出力最多,若非有你,我們都要葬身此處。」

「是啊,趙大哥,你是我們的頂樑柱,拿這些東西都是理所應當的!」

宋缺和李靈慧兩人也沒有異議,他們兩人一直以來追隨趙陽多時,三人的關係已如兄弟姐妹一般,無分彼此,自然不在乎這些外物之分。

「既然如此,我也不客氣了!」

趙陽不是嬌柔做作之人,毫不客氣的將這三塊淬火精鋼納入了囊中,旋即又將那些靈草和妖晶取出,給眾人分了一些,說道:「這些東西,你們先各自收著,以備不時之需,剩下的則暫時由我保管,這虎嘯谷中人人居心叵測,咱們不能大意。」

「嗯!」

其餘三人應聲點頭,紛紛收下了靈草。

「也好,咱們這就動身,尋一處地方休息!此地不宜久留!」

說罷,趙陽催起真龍罡氣,帶起三人就走,不敢再多待片刻,須臾間離開了山澗之中。

他粗中有細,行事不拘小節的同時,也有老謀深算的地方,現在雖說是斬殺了這個黑衣人,但難保黑衣人不會有其他的同夥,所以當下騰身便走,以免被人察覺蹤跡。

……

就在趙陽等人走後不久,一道身影忽而出現在山澗之中,幾個騰身之後,便來到先前黑衣人所居之處。

皎月明亮,清風陣陣,在月光的照耀下,一個容貌美艷、身材火爆的女子出現在黑夜之中。

她神情冷漠,長發如瀑,同樣穿著一襲略帶緊身的黑色夜行衣,玲瓏緊緻的嬌軀在衣物的包裹下顯得前凸后翹,格外惹眼,一舉一動之間,都帶著勾人心魄的魅力。

望著滿地的碎肉鮮血,女子的眼神中忽然升起一絲戲謔嘲諷的笑意,襯合著艷麗動人的風情,讓她顯得十分嫵媚。

這時,又有一名男子緊隨其後趕來,瞧見了此地的血跡和女子的神色,忍不住皺了皺眉。

「徐慶師弟的令牌不見了,看來兇手將令牌一併拿走了,萬獸令決不能落入外人手中,咱們必須要將兇手除去,收回令牌!」男子沉聲說道。

黑衣女子聞言一笑,千嬌百媚道:「師兄大可放心,蘇姚一定會助師兄取回令牌的,反正徐慶已死,他與我的仇怨也就煙消雲散了。」

聽到她這麼一說,男子神情才放鬆下來,似乎是鬆了一口氣,而後說道:「咱們還是動身,此事還需要向師傅稟報一聲,再做定奪。」

說罷,二人飛身躍起,不過是眨眼的時間過去,身影就雙雙消失在了山澗之中。 ?謀君心)冰@火!中文一路迤邐而行,趁著夜月之se,大約走了兩三里路,就找到一處隱蔽的山溝,在黑暗中被隱藏的極好,若不凝神細視,根本無法窺見。

「咱們就在此處落腳,今ri好生歇息一番,明天再去想辦法去尋石炎獸。」趙陽提議道。

此時已是午夜時分,深夜之中,天地凄涼一片,虎嘯谷中,唯有清風陣陣,月se拂人,顯得格外清冷寂寥。

四人於是定住了身形,以天為被,以地為床,就此安頓下來。經過了一天的顛簸和爭鬥,饒是趙陽有著真武化龍勁這等神功護體,也大感疲憊,隨意拿了些乾糧飽餐一頓后,便打算仰頭大睡。

不過,他還未來得及歇息,心中忽然念起一事,不禁打了個寒顫,頓時睡意全無。

「這虎嘯谷中危險多多,不光是妖獸,更要提防武者。咱們晚上入睡也不能睡死,需要有人來守夜,以免橫生變故。」

話雖如此,不過連天的大戰已讓趙陽心力交瘁,體力和jing神都消耗到了極點,若要他再去守夜,無疑是一種煎熬。但眾人之中,當屬他功夫最高,隱然成了主持大局的中流砥柱,守夜這等慎重的重任,除了他也別無人選。

蘇峰聞言臉se也不太好,苦笑了幾聲,卻沒有說話。(靈異警事)他先前大戰諸多妖獸,所耗氣力不在趙陽之下,現在的jing神也不大好,故此絕不逞能出頭,去做不自量力之事。

「嘻嘻,我的兩位大英雄、大貴人,你們兩個就好生休息,守夜的事情就交給我和宋缺,我倆輪流守夜,一人半夜,也能休息不少時候。」

李靈慧似是瞧出了二人心思,粲然一笑,笑靨滿面,秀美雅緻的臉上如同綻出了碧蓮,清純明凈,靈動無比,橫生一股天真的意味來。

宋缺這回不似往昔,沒有任何的怨言,沉聲點頭道:「沒錯,師兄,你和蘇兄就安心歇息。我來守著便好,前半夜就交給我了。」

話音未畢,他就已經持劍而坐,長達四尺的青鋼劍橫在手中,抖擻jing神,一副全力以赴的神情。

趙陽和蘇峰對望一眼,這才安心下來,道了聲多加小心后,便雙雙睡去,不過片刻,就傳來一陣呼呼嚕嚕的細微鼾聲。李靈慧見趙陽睡去,便興緻滿滿的湊到他身旁,探出櫻桃小嘴,輕輕地吹著熱氣,但趙陽卻睡得很死,任憑她如何挑逗,也沒有任何反應,渾然像個死人般的睡著。

這樣似小女孩般玩鬧了一會兒后,李靈慧就意興闌珊起來,接著困意襲來,雙眼頓時變得迷濛,嘴裡嘟囔不清的向宋缺囑咐道:「宋缺,你好好守夜,我先去睡會兒,到了下半夜再來換我……」

說完不多時,就如未斷nai的小貓一般,蜷縮著身子沉沉睡去,偶爾口中還發出模糊不清的嘟囔聲,似是在說夢話。(丑醫)

瞧著少女如此可愛清純的模樣,宋缺忽然露出一道燦爛的笑容,臉上的神se似欣慰似感慨。

天se已深,夜se寂寞。

他望了一眼漫無邊際的星空蒼穹,復又將目光放在了已然睡去的少女身上,李靈慧生得清秀可人,即便是在夜se下,也難掩她吹彈可破的肌膚和滿頭烏黑亮麗的秀髮。

跟隨趙陽度過了無數次生死難關,如今的李靈慧,已經蛻去了少女的幼稚,但惟獨一份與生俱來的純真並無減退,渾身上下蕩漾著青chun活潑的魅力。

此刻,少女沉沉睡去,臉上仍殘留著一絲會心的笑意,說不出的可愛迷人,惹人垂憐。

宋缺無言凝視。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定格。

他原本深藏著的萬千心事,也在此刻蠢蠢yu動,有種想要脫口而出的衝動。只是,這種感覺很快就被理智壓了下來,心境復歸於圓潤通明,沒有任何破綻。

「只怨蒼天不明塵緣意,世道難尋一線牽,這夜se可真是寂寞如雪啊……」宋缺望穿星夜,語氣惆悵道。(謀君心)

天地間忽然吹來一陣清冷的夜風。

光yin也如白駒過隙,隨清風去,不知覺間,天se已漸漸明朗起來,遙遠東方的盡頭,一線光明正慢慢抬頭。

已是後半夜了。

但宋缺並未再去驚擾李靈慧,獨自一人,端坐如山,望著手中緊握的青鋼寶劍,目光像是在審視一位傾國傾城的佳人,包含一股難以言明的情緒。

「小劍啊小劍,什麼時候我也能像師兄一樣坦蕩無畏,闖將四方呢?」

宋缺沉吟自語道。

天地凄涼無話,回應他的只有撲面而來的陣陣涼風,還有遠方將明未明的殘光。娘子不乖妖孽夫君狠無良

「哈哈哈!人生

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昨ri不可留,今ri多煩憂,不若拋卻他一江閑愁!」他忽然釋懷的笑。

遠處的蒼穹盡頭,黎明終於漸漸抬起了頭。

……

「宋缺,都怪你,不把我叫醒,害得我睡過了頭!活該你守一晚上夜!」

三人醒來的時候已是過了清晨,接近晌午的時分了,ri頭高掛,仍是一個艷陽天,虎嘯谷也變得一如既往的炎熱。(歡喜冤家之妖嬈世子妃)

宋缺守足了一整夜,戲謔的打趣道:「誰說我沒叫你?只是不知我搖了你多少下,你也不醒,而且還鼾聲如雷,整個晚上都是雷聲,你說我還能睡得著嗎?所以就乾脆守了一夜。」

「你才鼾聲如雷呢!」

李靈慧俏臉頓時裡外通紅,冷哼了一聲,別過頭去,不再搭理他。

趙陽望了一眼天se,見時候不早,便打算準備些吃食,然後繼續趕路。

今ri是群英大會第三天,也就是說,還有足足七天的時間來尋找石炎獸,不過,身處虎嘯谷中,卻讓趙陽時刻不能安心。現在的虎嘯谷,可謂是一處險地,平常的話,還有**山莊限制,少有爭鬥發生,但如今因為吞炎白骨獸和群英大會兩件事,以至於不少高手都齊聚谷中。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江湖之中,永遠免不了爭鬥和殺伐!

昨ri擊殺了黑衣人徐慶,雖然有不少收穫,但趙陽卻根本不在乎一些身外之物,反而因為此事,讓他心生擔憂。

「此次進入谷中的高手有太多了,光是幾名小侯爺就都有先天之境的修為,據說還有**山莊的幾位名列前茅的弟子也來爭奪吞炎白骨獸,倘若都是如同那個徐慶一般,心思狠毒yin險,我定然沒有寧ri,還是趁早尋到石炎獸,然後回去復命最好。」趙陽暗思道。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他在群英大會上出盡風頭,地位和名聲已然可與幾名小侯爺並列,但實際上卻並無相應的實力和修為,這般處境下,定然會有不少想要成名的江湖高手來尋他麻煩,想要藉此來上位揚名。

這樣的事情在江湖中已經屢見不鮮,有志者為求揚名,四處挑戰,不擇手段,只求藉此立威四方。

「妖獸大都出沒於深山老林之中,遠離人世,這樣才能潛心修鍊。而像石炎獸這樣的妖物則更為奇異,大都深藏在山洞之中,蓋因石炎獸乃是岩石成jing,所以咱們只需循著虎嘯谷中的深谷山洞尋找最好。」

蘇峰張口提議道。

趙陽知道他經驗豐富,因此不做遲疑,當即就點頭答應。

於是,接下來吃過乾糧,就變成了由蘇峰帶路,在這虎嘯谷中兜轉。

「咱們現在已經較為接近虎嘯谷的中心了,我曾到過這谷內中心,那裡乃是一座火焰山巍然而立,方圓幾里地都空無一物,一片坦蕩。我估計,像石炎獸這樣的妖獸,理應會在炎氣最重之地出沒!

他是成名的高手,這個虎嘯谷也不止來過一遭,因此帶起路來是輕車熟路,確定了一個方向後,便騰身而起,率先開道,一路上都是坦途,沒有遇到任何的妖獸。

「說來也是奇怪,那座山並無名頭,但卻是整個虎嘯谷內最熱的地方。外人曾有傳言說是這座山中有靈寶誕生,但**山莊曾不止一次派出高手探查,始終是無功而返,這次又傳出吞炎白骨獸的流言,也不知到底是真是假。」

蘇峰對這些江湖中的傳聞極為通曉,在趕路的同時,也給趙陽、宋缺和李靈慧三人細細道來,聽得眾人云里霧裡,對這些事情秘聞十分好奇。

四人一路飆行,不作任何停留,到了中午朗ri當空的時候,蘇峰才漸漸放慢了速度。

沒ri沒夜的趕路,虎嘯谷的地貌也在層出不窮的變化著,入谷之處,乃是一片坦蕩,逐漸深入后,則是亂山溝壑,懸崖峭壁。到了現在,就又是一變,周圍的山林地勢逐漸變得平坦,少了幾分崎嶇艱險,但炎熱之氣卻是愈加旺盛。

「那裡就是火焰山!咦?怎麼回事,這裡怎會聚集了這麼多人?」

越過重重山川,穿過層層溝壑,終於,在越過最後一道山澗之後,眾人望見了虎嘯谷的中心。

只見遠處一座高山拔地而起,有千萬丈之高,接天連地,直衝雲霄之中。這座大山通體發紅,猶如火焰一般,遠遠望去,似是在熊熊燃燒,煞是奇異。

趙陽瞧見這座大山同時,心中也是頓時豁然大悟,暗道:「難怪被人稱作火焰山,這裡的靈氣居然如此之旺,真是古怪。」

他在納悶的同時,卻也大吃一驚,眾人循著火焰山望去時,就只見山下的一片平地上,不知因何緣由,竟聚集了數不清的武者高手,居高臨下望去,就像是螞蟻一般,密密麻麻,少說也有千八百人。本站網址:,請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學) 虎嘯谷內,荒草遍野,炎風陣陣,一望無際的火紅大地充斥著狂躁的天地靈氣,撲面而來,足震得人臉面生疼。

山谷中心,高達萬仞的火焰山巍峨而立,直插雲霄。高山腳下,正站立著不下數千名的武者,修為高低不等,但最次也有真氣境的修為,不知因何緣由,此刻聚集在一起,神色不約而同的緊張且興奮。

「吞炎白骨獸出世了!我剛才親眼看到它闖入了山洞之中,我的老天哪,那畜生足有十來丈高,依我看來,它絕對是精元境的妖獸!」

「看啊,那是尊信館的劉青言!終於按捺不住了,他可是功力深厚的純陽武師,對上精元境的妖獸,勝負猶未可知。」

「毒王城的周硯山也追上去了!這老魔的《六欲無相毒》可謂是陰損無比,中者失卻心智,複發瘋狂,肉身被慾望所取代,要不了多久耗盡心力而亡。」

伴隨著一陣陣驚呼聲的傳來,兩道影子騰空而起,在一團蓬勃血氣的包裹下,凌空飛起,直接沒入了火焰山上的一處山洞之中。

趙陽遠遠望見,瞳孔頓時一縮。

血氣外放,踏空而行!

這是只有到了活血期的純陽武師,才能擁有的神通,催發體內血氣,護住周身,力量足以強大到臨空虛渡的地步。

雖然這等手段只能維持片刻時間,比不上武道宗師真正的踏虛而行,但僅憑這份修為,也足以傲視群雄,成為一方高手!

「奇了怪了,尊信館和毒王城的人都出手了,雲雨山莊這個東道主沒理由不出動高手啊?」李靈慧揉了揉眼睛嬌憨道。

當聽到「毒王城周硯山」這幾個字時,一旁的蘇峰神情頓時變得兇狠起來,眼神之中,散發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凜冽殺氣,不知覺間,右手已經按在了腰間長刀上。

神醫凰后 「我玄衣門覆滅,跟這毒王城脫不了干係,要不是因為他們在暗中出手,僅憑一個小小的血煞門,根本不可能顛覆玄衣門!」

他沉聲說道。

趙陽也知道這一段秘辛,玄衣門和血煞門爭鬥數年,憑《燎日刀法》這等上乘功夫立下了根基,而血煞門卻只有一門陰損的血煞煉體術法門,斷無斗過玄衣門的道理,但卻由於毒王城出手下毒,才導致玄衣門被滅盡滿門,只有蘇峰一個人逃了出來。

「咱們先靜觀其變吧,這種盛事,也不好錯過。」

趙陽心中隱隱有些興奮,吞炎白骨獸的傳聞在江湖上廣為流傳,此次又有不少活血期的純陽武師出手,他本著增長見聞的心態,也不願錯過此事。

四人於是就此混入人群之中,往火焰山的方向緩緩靠去,在場武者不少也是秉著看熱鬧的心態前來,故而雖然有人認出了趙陽和蘇峰的名目,但卻把心思全都放在了火焰山上,所以並沒有人前來惹事。

「洪自流,你這個懦夫,給老娘站住!有膽子調戲老娘,沒膽子跟老娘大戰上三百回合!縮頭烏龜王八蛋!」

這時,遠處傳來幾聲驚天的叫響聲,聽聲音似是個女子,但話語卻是滿口匪氣,髒話連篇,絕無沒有半分儀態可言。

緊接著,一名青衣男子不知從何處鑽出,坐下騎著一頭通體金黃,威風凜凜的巨牛,二話不說,望著火焰山的方向便跑。這頭黃金蠻牛酷似一座小山,跑動起來大地都顫動不已,掀起陣陣狂風,驚倒在場的許多武者,緊忙讓開了一條道路來。

而在這青衣男子身後,卻是還有一個手持雙刀,勁裝裹身的芳齡女子窮追不捨,這女子生得貌美如花,雙目明朗可人,朱唇鮮紅如血,有種讓人無法抵擋的魅惑感。不過言行舉止卻是惹人遍體生寒,她在緊追的同時,雙手鋼刀依舊揮舞不止,綻出寸寸刀芒,擊向身在前方的青衣男子。

只是,這些刀罡還未觸及男子軀體,就被他座下金牛一個甩尾,紛紛震散。

「雲雨山莊的高手終於出馬了!居然會是洪自流,他怎麼會招惹了陸家的大姑娘?」

「久聞陸霏霏是出了名的刁蠻,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刁蠻二字都不足以形容其萬分之一。」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