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夜怔了怔,他猛然間覺得這萬物合成欄似乎比天選級的神知之眼還要變態。

之前,兩張篝火圖紙一共有十次學習機會,他還擔心合成之後質量沒有多少提升,反而浪費了五次學習機會。

現在看來,完全是多慮。

合成之後,不僅升級了原圖紙,還直接省去了製造十次成品的熟練度需求,學習一次就能永久保留製造記憶。

「如果合成不僅限於圖紙,那麼……所有的東西都能變廢為寶!」

想到這裡,蘇夜眼中閃過一絲光亮。 從開學到現在,程枳都沒有再見過言風凜,上一次見面還是寒假的時候,原來已經有三個多月了。

程枳見到言風凜出現時,眼睛忽然有點泛酸。

雖然他們偶爾會發信息聯繫,但和見面的感覺還是不一樣,言雪曦沒有預料錯,她的確很驚喜。

「哥!」

言雪曦高興地挽上言風凜的手臂,言風凜抬手覆在她頭頂輕揉了下,兄妹重逢這場景,還挺和諧的。

程枳還在發愣,言風凜鬆開手,朝程枳走近了兩步,讚許的目光在她身上打量,悠然開口,「小橙子今晚可真漂亮,哥哥差點沒認出來。」

聽到言風凜的稱讚,程枳唰地一下紅了臉,她盡量讓自己平靜下來,將幾根垂落在前面的髮絲撩到耳後,「風凜哥,你怎麼來了?」

「枳枳,你不是一直很想見我哥嗎?所以我就瞞著你,偷偷叫我哥過來啦,怎麼樣,是不是很開心?」

言雪曦知道程枳有多在乎她哥,上一次看到程枳因為言風凜那麼傷心,言雪曦其實一直記在心裡,就想著什麼時候把哥哥叫回來,讓他們好好見一面。

言雪曦湊到程枳旁向她解釋,聲音不小,四周都能聽得見,程枳難得平復下來的情緒,瞬間又破了功,她羞愧地別過頭,不敢看某人,臉再次不爭氣地紅透了。

知道她臉皮薄,言風凜沒再逗她,他將一個禮物袋遞到程枳面前,「我家小橙子第一次登台主持,這麼風光,哥哥當然要來看看了。」

程枳微微一怔,伸手接過禮物,「謝謝風凜哥。」

「程枳,這位是?」

不遠處的秦硯希走了過來,主動和他們打招呼。

「秦學長,還沒和你介紹,他是雪曦的哥哥,言風凜。」

「你好,秦硯希。」

「你好。」

程枳說完,兩個男人右手相握。

傅容容走到他們旁邊,饒有興趣地打量著他們,問道,「欸,程枳,我記得你和言雪曦是住一塊吧,那你們三個就是青梅竹馬的好朋友咯?」

程枳和言雪曦是學校里的名人,傅容容知道她們倆的關係不足為奇,程枳笑笑,算默認了。

「唉,真好啊,我也想有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姐妹,你們可真幸福。」

傅容容發出感嘆,看他們的眼神滿是羨慕。

秦硯希看了看時間,禮貌詢問他們要不要一起去吃飯,言風凜沒拒絕,於是原定的四人聚餐,變成八人。

姜烈也是和他們一起的,離開前,言雪曦硬是要拉著言風凜和程枳一起拍照,姜烈在旁邊候著,見他們準備好了,便自覺地上去充當攝影師。

……

晚餐是在學校附近的一家烤肉店,吃了差不多半小時,程枳和言雪曦幾人就提前先走了。

安德高中後面有一條街,到了晚上特別熱鬧,各種大排檔和美食,他們決定溜達完再轉場去吃宵夜。

「枳枳,你看這張怎麼樣?」

「嗯,可以啊。」

「那就這張了。」

言雪曦在整理今天拍的照片發朋友圈,程枳和她並肩走在一起。

隔著一小段距離,言風凜和姜烈走在他們後面,氣氛儼然和她們完全不同。

言風凜單手插兜,拿手機在看著,似乎完全忽略了旁人。

比起言風凜的悠閑自如,姜烈內心莫名升起一股緊張感,他側目看向言風凜,反覆斟酌了會,便主動開口,打破沉悶略有些尷尬的氣氛,「言哥,我聽雪曦說,你也玩競速賽,在哪個隊?」

男生之間最好切入的話題,就是對方的興趣愛好。

好在姜烈事先問過言雪曦有關她哥的事情,得知言風凜以前經常參加摩托競速賽,姜烈不由一喜。

他們倆都喜歡機車一類,正好興趣相投,說不定能靠這個打好關係。

言風凜停頓了下,斜睨他一眼,勾唇回答,「C1,洛南的鷹隊。」

「這麼巧,我之前和他們比過一場。」姜烈笑著搭上言風凜的肩,兩人身高差不多,言風凜要高一些。

姜烈這麼一搭,似乎瞬間讓他們之間的關係親近不少。

「言哥,有空一起玩玩唄,怎樣?」

。 「羽沢同學,看來你除了美貌和才學之外一無是處啊,你看,都沒人願意和你一組,而我就不一樣了。」

江源新一聳了聳肩。

「只有牛羊才成群結隊,猛獸總是獨行。」

「不要為你的不合群尋找借口。」

「你認為我會需要?還是說,你覺得我會下廚?」

想到剛入學時她狂妄無比的自我介紹,江源新一默然。

「好吧,什麼都不需要的羽沢同學,我的小組還差一個名額,請問您是否賞臉?」

他心裡默念,都是為了任務,否則他才不願意和這個女人產生任何交集。

「只要我想,大洋彼岸的米其林大廚都會連夜趕來為我做飯。」

羽沢千鶴平靜的看了他一眼:「不過,既然我的部員低聲下氣的求我,作為部長我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低聲下氣……

江源新一流下悔恨的淚水,他就不應該為了任務間接出賣自己的良心!

家政老師演示完麻婆豆腐的做法,料理室里的空氣充斥著一股微辣的味道,以及許多渴望的眼神和驚喜的尖叫。

江源新一忽然想起了一句話。

勤勞勇敢的九州人民佔領世界,只需要一道菜。

不是左宗棠雞,不是李鴻章雜碎,而是——

麻婆豆腐。

在島國,麻婆豆腐可謂是家喻戶曉的國民料理,大街小巷都能看到這道極具代表特色的九州菜。

隨隨便便在街上採訪一個路人問他:九州乒乓球為什麼世界第一?

絕大多數可能都是同一個回答:因為有麻婆豆腐啊!

江源新一也想不通為什麼麻婆豆腐具有如此大的魔力,可能是因為其獨特的口感和味道以及低廉的價格吧。

事實上,麻婆豆腐漂洋過海幾十年已經徹底本土化了。

結合了島國人民的習慣和口感,經過諸多借鑒與改良,絕大多數麻婆豆腐店鋪跟正宗兩個字都沾不上邊。

所以,家政老師的教學內容也是經過本土化的改良版,卻更適合島國人民的味蕾。

用料有嫩豆腐,裡脊肉,香菇,金針菇,蟹味菇。

豆腐不麻也不辣,沒了辣子紅油豆瓣醬,用醬燒汁代替。

最後的成品充斥著肉香和菌香,空氣中的淡淡辣味是一開始的炒料所自然散發的味道。

但……

這個甜甜的味道真的不正宗啊!

江源新一已經無力吐槽。

桌位上的料理都是現成的,各個料理小組開始熱火朝天的行動起來。

洗菌、切菇、調汁、剁肉。

羽沢千鶴坐在窗邊,伸出素手輕輕掩蓋住口鼻,她很討厭這個味道,哪怕空氣中只有丁點兒辣味。

江源新一沒有在意她,像這種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富家大小姐,還能夠和平庸的同學們一起待在油煙瀰漫的料理室,已經算是很給面子了。

他也有些疑惑,按照「神」的人設,這時候應該是不屑一顧的離開這裡才對。

算了。

江源新一搖搖頭,不再多想。

他決定好好的大展身手,給這些傢伙們看看,什麼才是正宗的麻婆豆腐,九州風味!

【遊戲商城升級完成第一階段,目前暫開放食品區域】

【商品每月一日隨機刷新3種,數量有限】

【商品有助於增加玩家遊戲體驗】

【部分商品兌換需要特殊貨幣,請玩家謹慎購買】

【商品一旦購買成功,默認存儲在物品欄】

【物品欄里的商品永遠不會過期,玩家可用精神念頭具現提取】

【一切解釋權歸遊戲所有,一切後果由玩家自行承擔】

【祝您遊戲愉快】

江源新一發愣的看著忽然彈出來的系列提示,灰色的商城圖標變亮。

這遊戲幸好沒有新手引導,否則肯定引誘他氪金一波。

但……江源新一還是沒忍住用念頭觸及。

【小叮噹的記憶麵包:把內容印在麵包上,再吃下去,就能在一定時間內記住內容,排便失效。數量X4,單價:10000円】

【龍精虎猛丸(保健食品):平補氣血,調理內需,滋陰補腎,預防早泄,增加持久,強身健體,每月一顆性福一生。數量X1,單價:1顆真誠之心】

【絕不過敏的變態辣椒:嗜辣者的極致追求,加入菜肴之後,沒有任何副作用。吃辣,原來是一種享受。數量100克,售價10000円】

江源新一眨了眨眼睛,這個商城貌似比他想象中的要良心,沒有抽卡,也沒有轉盤!

商品的屬性若是與描述屬實,這昂貴的價格也完全可以接受。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