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玉這邊心念一轉間,萬米高空之上的葉寒和葯無敵。已經發出各自的絕招,強勢對撞在一起。

「雕蟲小技!」

看到葯無敵以火、木兩種屬性的靈氣同時攻擊自己,葉寒撇了撇嘴角,顯然有些不屑,他雙臂輕抬,同樣,也打出了火、木兩種靈氣。

兩人出手,態度完全不同,葯無敵是臉色凝重,全力以赴,而葉寒根本就是隨心所欲,輕描淡寫,渾然沒有把葯無敵當成一個等量級的對手。

烈焰拳!

巨藤纏!

葉寒右手化拳,轟出一團深火焰,深紫色的火焰,如同金烏墜落,撲向葯無敵發出的火龍,似要將那火龍淹沒在自己的火海之中;左手五指箕張,向前抓出,木靈氣化成五根青色的粗壯藤條,向著葯無敵以木靈氣化成的五條青蛇反纏過去。

「轟!」

「轟!」

四道靈氣撞擊絞纏在一起,,幾乎在同一時間爆出兩聲巨響。

葉寒發出的烈焰拳,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將葯無敵發出的火龍撞擊的支離破碎,余勢不衰,繼續轟向葯無敵。而那五根青色藤條,也和葯無敵發出的靈氣青蛇絞纏在一起,猶如五條巨龍纏上五條小蛇,瞬間粉碎消失。

葯無敵看葉寒不爽,葉寒同樣看葯無敵也不爽,因此在交手時,葉寒存心要給這老傢伙一點教訓,打擊一下他的優越感,出手之間,並沒打算留什麼情面。

烈焰拳轟到葯無敵身前,他只覺眼前溫度驟升,雙眼被紫芒刺的如針扎般疼痛,同時竟有種被葉寒的氣息牢牢鎖定、根本無法躲避的感覺。

眼看著烈焰拳轟出的紫色火焰要將自己吞噬,葯無敵瞳孔收縮,心中大駭,他雖然預料到葉寒的實力很強大,但沒想到會強大到這種地步,葉寒只是隨手一擊,就有種能夠泯滅一切的恐怖威勢,令人心若死灰、幾近絕望。

進退躲閃不得,反擊也沒有可能,葯無敵只好全力進行防禦,他聚集起全身的木、火靈氣,在身周結下了兩道防禦氣罩,希望可以藉此阻擋葉寒轟出的火靈氣,防止身體不被燒傷。

然而,葯無敵的希望,轉眼間就被現實無情打破,他結出的兩道防禦氣罩,根本沒有起到任何防禦作用,就被葉寒的紫色靈氣燒成虛無。

緊接著,他的鬚髮和衣服,也化為飛灰。

隨即,肌膚一陣灼痛,顯然也被燒傷。

「葉門主,饒命!」

葯無敵只覺自己如墜真火地獄,身周都是能夠焚滅一切的真火,這樣下去,只怕用不了幾息時間,自己就得在這真火中被焚成灰燼,當下顧不得身份,慘叫出聲,向葉寒求饒。

葉寒只是打算小小懲戒一下藥無敵,免得他今後再倚老賣老,並沒真的打算要了他的性命,畢竟葯宗暫時還是北玄域的第一大宗,宗中弟子十數萬,自己真要是在這裡擊殺了他,會惹來許多麻煩。

聽到葯無敵的慘叫,葉寒立即驅散了火靈氣,雙手負后,傲立雲端。靜靜看著他。

此刻的葯無敵,全身已經沒有一星半點的衣衫遮體,身上肌膚,多處燒傷,鮮血淋淋,看起來如同一個血人,恐怖已極。

不過現場都是強者,知道葯無敵的傷勢表面看起來嚴重,實際上並無性命之憂。

雷劫境界的強者,哪怕是肉身不在。只要元神不滅,就能夠重獲新生,何況區區肉身的肌膚被傷傷?只要葯無敵用心調理,用不了一時片刻,被燒傷的肌膚就能重新再生。

不過現場所有人,就只有葉寒和葯無敵兩人心裡明白,如果剛才葉寒想要葯無敵的性命,只要任由那靈氣化成的真火繼續焚燒下去,葯無敵就得落個形神俱滅的下場。

葯無敵劫後餘生。后怕不已,看向葉寒的目光,由原來的嘲諷輕視,變成了恭敬畏懼。直到現在,葯無敵才明白,自己之前以長者前輩自居,對葉寒冷言冷語。又想以勢壓迫葉寒屈服,那些所作所為,是多麼的令人可笑。

「葯宗主。咱們還要繼續再比下去么?」葉寒清冷的聲音,在葯無敵耳邊響起。

葯無敵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如果對面站著的是一位和他境界相當的強者,他可能不會屈服,但葉寒的實力,分明比他高出了一大截,讓他根本沒有再戰的勇氣,否則就是自己找虐。

「我敗了。」葯無敵的聲音里,充滿了沮喪和無力。

「那好,我們下去吧!」葉寒說著,身形化作流星,從外層空間降落到百花峰門主大殿前的廣場上。

葯無敵神情黯然,無奈嘆了口氣,翻手摸出一顆丹藥吞下,身上被真火燒傷的肌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著,隨即,他又從自己手指上的儲物戒內翻出一件衣服穿上,也跟隨在葉寒之後,降落到百花峰的廣場之上。


其他在高空中觀戰的強者,也都紛紛落回到廣場上,他們原認為葉寒和葯無敵之間,會有一場激烈戰鬥,可能需要很久才會分出勝負,哪知一招之間,葯無敵就敗下陣來,意猶未盡的同時,也對葉寒的實力大感震驚和折服。

葉寒是五行之軀這件事,在荒古之森爭奪木靈果的那一戰當中,就已經不再是秘密,並且迅速傳遍了整個神州大陸,只是世人只知他是初入雷劫強者,卻沒有多少人知道,如今的葉寒,比起荒古之森一戰時,實力又提升不少,已是半步仙道的雷劫巔峰期強者。

在神州大陸知名知姓的雷劫強者中,葉寒年齡最小,已經被公認為潛力之大,當世第一,今後極有希望晉階仙道境。甚至有人堅信葉寒能夠打破神州大陸數萬年來的魔咒,衝擊神通境。

藍玉看著葉寒降落而下的身影,美目中熠熠生輝,對她來說,葉寒的實力越強,就證明自己越有眼光,現在的葉寒,就如同一頭真龍,已經嶄露頭角,不久就將龍騰九天,震驚神州大陸,到那時,和仙醫門關係良好的玉女門,也定會沾光不少,至少無人敢欺了。

「贏了!老大贏了!」

「葉寒,好樣的!」

「威武霸氣!」

跟隨葉寒而來的仙醫門眾人,爆發出一聲歡呼,有人甚至連葉寒的名字都叫了出來,

在其他宗門中,直呼宗主門主姓名,可是大不敬的行為,嚴重者會被懲戒一番,然後逐出宗門,不過現在每個人的心神都放在了葉寒身上,根本沒人去留意這些細枝末節。

葯無敵身形落下之後,抱拳向藍玉說了聲「告辭」,然後頭也不回的就向峰下飄去,臉色難看已極,其他葯宗弟子見狀,急忙跟上。

葯宗此來,本為爭奪較武第一而來,並意欲取得靈石礦脈最大的份額,卻想不到宗主竟然慘敗,因此靈石礦脈一事,就此化為泡影,還賠上了十粒極其珍貴的聖品丹藥,可謂賠了夫人又折兵,他們這些做弟子,自覺臉上無光,無顏留在此地。

「葯宗主,你……」藍玉見葯無敵轉身就走,倒沒想到他這麼乾脆,正要發聲挽留,卻聽葯無敵的聲音遠遠傳來:「藍門主,我輸給了葉門主,按照事前約定,那靈石礦脈一事,我葯宗不再插手過問,你們看著分配吧。」

又對葉寒道:「葉門主,那十粒聖品丹藥,歸你所有了。你實力強大,我敗的心服口服,回宗之後,我會閉關潛修,百年之後,再找你較武!咱們後會有期!」

他聲音漸遠漸小,顯然越走越遠。

藍玉嘆了口氣,回過身對葉寒笑了笑,道:「葯宗主年齡大,脾氣也不小,居然說走就走……葉門主,現在就剩你我兩門了,那靈石礦脈一事,你看如何分配才好?」

「那藍門主認為如何分配才合適呢?」葉寒不答,微笑著反問道。(未完待續。。) 葯宗、玉女門、仙醫門,三方商定以較武方式分配靈石礦脈份額,實力最強者可以拿到五成份額,第二名可以拿到三成五的份額,最弱者只有一成五的份額,而葯無敵這一走,等於把葯宗的那份靈石礦脈份額拱手讓出,就看玉女門和仙醫門之間會如何分配了。

「論實力,我不如葉門主和葯宗主,如果咱們三方較武,我肯定是最弱的那個,只能拿到一成五的份額。現在葯宗主雖然離開,但你們之間有賭約,所以,葯宗主該得的份額理當歸你,我們玉女門,依然只拿一成五的份額好了。」藍玉想了想,這才說道。

玉女門眾弟子,雖然覺得門主這話有些軟弱,但剛才都見識了葉寒的強大實力,因此也沒有人提出異議,一成五的份額雖說少了點,但總比葯宗非但丟了臉面、而且還空手而歸的結果要強得多。

那處新發現的靈石礦脈儲量豐富,能拿到其中八成五的份額,對於仙醫門未來發展顯然有著很大推進作用,跟隨葉寒而來的葉壯、葛騰輝、唐霜、唐雪等人,人人臉上都帶著揚眉吐氣的喜色。

葉寒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雖然以自己的實力而論,仙醫門拿走八成五的靈石礦脈份額實至名歸,但他不希望留給世人一個霸道的名聲和形象,微微笑道:「藍門主胸襟寬廣,令人欽佩,而我葉寒,也不是貪得無厭徒。我看那靈石礦脈,咱們就六四分成好了。」

「這……」藍玉沒想到葉寒居然肯讓出這麼多份額,一時間竟有些受寵若驚之感。忙道:「葉門主,這……這不妥當!」

「有何不妥?」葉寒笑問。

「四成……有點多了……」藍玉深吸了口氣,道:「如果葉門主執意相讓,那就八二分成好了。我玉女門,拿兩成。葉門主莫要再說,否則我藍玉會覺得受之有愧!」

葉寒道:「我葉寒對待朋友,從不吝嗇!既然藍門主這麼說。但咱們就七三分成好了……藍門主勿再推辭,就這麼說定了!」

藍玉雖是女子,卻也不是婆婆媽媽之人。見葉寒語氣堅定,便不再推辭,欣喜接受了他讓出的三成份額。

三成份額,已是超出了藍玉的期望多多。玉女門眾弟子。自然也是欣喜無比,看向仙醫門眾人的目光,比之前更加友善。

這次靈石礦脈份額之爭,只有葉寒和葯無敵進行了短暫交手,預想中的其他幾場驚世大戰並沒有上演,不免讓人心生遺憾,而事情的結果,也是有人歡喜有人失落。

歡喜的是仙醫門和玉女門。失落的自然就是葯宗。

堂堂北玄域第一大勢力、葯宗宗主葯無敵這樣一個老牌強者,居然敗給了葉寒這樣一個後起之秀。此戰之後,葯宗的名聲肯定會受到波及,以葯無敵睚眥必報的心性,仙醫門和葯宗之間,算是結下了一個不可化解的梁子。

不過對仙醫門來說,此行拉攏了玉女門,也是一個不小的收穫,今後在北玄域,有了玉女門這樣一個得力盟友,就算對上藥宗,也是穩佔上風。


當天,葉寒和一幫仙醫門弟子留在玉女門,由門主藍玉親自相陪,遊覽了百花山諸峰的美景。

傍晚,門主大殿在五色靈石燈的照耀下,一片通明,葉寒在藍玉以及玉女門幾位德高望重的太上長老陪同下,坐在大殿正中的那張巨大酒桌前,推杯換盞,談笑風聲。

跟隨葉寒而來的仙醫門弟子,則由玉女門中的一些核心弟子相陪,坐在旁側幾張酒桌上吃喝。

玉女門弟子,不僅個個資質出眾,還都是身材容貌俱佳的美女,由她們相陪,葉壯、葛騰輝、葉山這幾個仙醫門男弟子,自然是心花怒放,求之不得,除此之外,更有一個個眉目如畫、賞心悅目的女弟子侍立四周,端酒送菜,香風撩人。

酒香醉人,秀色可餐,酒菜還沒吃喝多少,葉壯等幾名男子,卻似乎快要醉倒了。

藍玉目光流轉,在葉壯、葛騰輝等人的酒桌上瞟了一眼,嘴角泛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她喝了杯百花釀成的美酒,忽然問道:「葉門主,你那幾名男弟子,現在可曾有心上人么?」

葉寒一怔,隨即笑問道:「都沒有。藍門主此話何意?」

藍玉向著那邊的酒桌呶了呶嘴,輕笑道:「沒有就好。你那幾個男弟子,和我門下的幾個女弟子,相互間似乎都有些意思啊!我看,不如讓他們多多交往一下吧。」

葉寒看了看葉壯等人,見他們果然正和對面的女弟子眉來眼去,不由苦笑,心想在世俗界的時候,他們只知潛心苦修,一直都沒有心上人,而現在到了修行世界,也是時候找個伴侶了,玉女門弟子無論容貌還是資質,都堪稱上上之選,如果他們雙方有意,葉寒只會大力支持,也不會多加干涉。

「好,就按藍門主說的,讓他們私下裡交往交往,如果他們彼此喜歡,湊成一對兒也不錯!就怕到了他們談婚論嫁的時候,藍門主捨不得割愛啊!」葉寒笑著道。

藍玉道:「葉門主說笑了,你那幾名男弟子,個個優秀,今後潛力無窮,與我玉女門聯姻,我是求之不得,怎會不舍?」

她說到這裡,目光凝注在葉寒臉上,輕輕一嘆,道:「葉門主是人中之龍,註定將來會成為震驚天下的一方雄主,這世間的女子,對葉門主必定是趨之若鶩,恐怕葉門主身邊,現在已經是眾美環繞了吧?」

葉寒聽她說起這個,不由乾笑一聲,不置可否。

藍玉察顏觀色,知道自己說對了,不過她並不在意,這個世界上,實力代表著一切,每一名強者,身邊往往都伴隨著幾位美女,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葉寒在修者當中,算是青春年少的,再加上他那一身實力,絕對是這個世界上萬千女子痴戀的對象。

藍玉嘴唇動了動,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卻有些猶豫不決,經過內心的一番思念鬥爭,最終還是說了出來,道:「葉門主,我玉女門每隔百年,就會選出一位聖女,而能夠成為聖女的弟子,自然是十數萬弟子當中最優秀的一個,無論容貌資質,不敢說天下第一,但也是世間少有的……三月之前,我玉女門新選出了一位聖女,名聞人秋雪……」

葉寒聽藍玉忽然提起她們門中的「聖女」,不由奇怪,不過出於禮貌,還是隨口問道:「哦,不知貴門那位新選出的聖女,今日也在座么?」

藍玉道:「秋雪目前正在閉關修鍊,衝擊丹元境界!如果晉階成功,秋雪就將是北玄域最年輕的丹元境修者了!」

葉寒道:「不知那位秋雪姑娘芳齡幾何?」

「雙十年華!」

「二十歲?衝擊丹元境界?」葉寒微微一驚,如果藍玉說的是事實,那麼那個叫做聞人秋雪的玉女門女弟子,其資質足可堪稱妖孽級的了。

要知道,在唐霜、唐雪二十歲的時候,就算有自己的幫助,也才是初入先天境界。現在雖說她們都已經達到了嬰神境界,但年齡卻也相應的大了不少,和聞人秋雪相比起來,她們居然都遜色不少。

「今後有機會的話,我會把秋雪介紹給葉門主認識,還望葉門主多多指點於她。」

藍玉見自己的話成功引起了葉寒的興趣,心中欣喜不已,暗想若把聞人秋雪與葉寒湊成一對兒,那麼玉女門和仙醫門就等於結成了堅固的聯盟,這對於玉女門今後的發展來說,無疑有著極大好處。

而且,在藍玉眼中,擁有五行之軀的葉寒,無疑是妖孽中的妖孽,聞人初雪有了他這個強大助力,未來的成就,也有希望達到一個常人難以企及的高度。

葉寒還認為藍玉只是隨口一說,並沒把她的話放在心上,聞言點頭微笑。

唐霜、唐雪諸等女,都已經晉階嬰神境界,耳力極好,他們同在一座大殿中吃喝,相互間也沒設下結界禁制,因此葉寒等人這邊說話的聲音,諸女都聽得到,當聽說藍玉要為葉寒介紹玉女門聖女認識時,諸女的目光,不由齊齊向這邊看來。


就在這時,一陣刺耳的嗚響聲從遠方傳來,藍玉等人聽到這聲音后,不由臉色大變,紛紛站起身來。其他酒桌上的玉女門弟子,也個個變色。

「藍門主,發生什麼事了?」葉寒見情況不對,皺了皺眉,問道。

藍玉臉色凝重,急道:「這是後山傳出的警訊,說明有強敵侵犯。後山是我們玉女門弟子閉關潛修之地,此刻秋雪也在那裡閉關!葉門主,你們暫且在這裡坐著說話,我和幾位長老一同去看看究竟是什麼人,敢來犯我玉女門。」

葉寒起身道:「我也吃喝的差不多,咱們一起去看看吧!」

藍玉點點頭,和葉寒以及幾位玉女門的太上老長一起,化成數道流光,向著數十裡外的一座巨大山峰飛去。(未完待續。。) 百花峰後山,矗立著大大小小數十座山峰,其中一座山峰高逾千丈、峻峭險陡,整個山體被人工掏出一個個山洞,每個洞中都放置著不同色彩的靈石,靈石彩芒閃爍,光映九天,遠遠看去,整座山體就猶如一座巨大而透明的樓宇。

這座山峰,名叫「忘我峰」,是玉女門的一處禁地。據說忘我峰下,有一處靈脈,天地靈氣在此彙集,使得忘我峰一帶靈氣比其他地方充沛數倍,在此修鍊,事半功倍,因此這裡就成為了歷代玉女門門主以及門上的長老們的閉關修鍊之地。

另外,歷代門主和一些長老的親傳弟子,如果資質極好、或者為本門作出過巨大貢獻的,也可以獲准在忘我峰潛修。

為了門中弟子在修鍊時不被外界因素騷擾,玉女門的創門祖師以強大實力,在忘我峰一帶設立了結界禁制,如果不是玉女門的人,想要強行闖入其中,就會遭受禁制的攻擊,實力稍弱一點,甚至有可能當場隕命。

剛才突然響起的那一陣警報,說明有人想要闖入忘我峰,因此而觸動了禁制,藍玉等人之所以大驚失色,是因為那警報來的急促,說明闖峰之人有著強大實力,已經對禁制構成了強烈威脅。

玉女門數百年來最天才的弟子、剛剛被選為新一代聖女的聞人秋雪,目前正在忘我峰閉關修鍊,準備衝擊丹元境界,而且已經進入到最為關鍵的階段,一旦被人強行破開禁制,進入到忘我峰內,後果將不堪設想。

藍玉以及玉女門眾長老,最擔憂的就是這個,所以在聽到警報聲后,顧不得失禮。心急火燎的從門主大殿中沖了出來。

葉寒隨著藍玉等人到了忘我峰近前,只見一名身穿金衣的俊美男子,正雙拳舞動,一隻拳頭大戰四名玉女門的守山長老,另一隻拳頭轟擊著忘我峰的結界禁制。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