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木陽的話沒有說完,羅征便是點點頭,「對,雲落的分身那麼多,見過的當然不止你一個。」

聽到這話,薛木陽有些沉默,臉上暴戾之色也消減了幾分。

羅征便是繼續對薛木陽說道:「我知道你想向雲落證明你自己,可是你似乎弄錯了一件事。」

「什麼事?」薛木陽冷聲說道。

「你喜歡的雲落,和現在的雲落並非是一個人……」

「分身終究不是主身,當她被雲落吞噬之後,那個分身就從這世間消失了……」

「所以你勿需向現在的雲落證明什麼。」

羅征並非是情感專家,只是這薛木陽同樣也是飛升者,他才這般開口勸說幾句。

只不過這番話,讓一念封印塔外的氣氛有些尷尬起來。

便是連一向神色淡然的雲落,臉上也流露出不自然之色,而其他的宮主們,則是頗為玩味的偷偷打量雲落。

至於布衣老者則是嘿嘿笑了笑,也是說道:「現在的小傢伙,一個比一個奇怪,在這法則風暴之中,卻能夠談論這種事情,哈哈!」

聽到羅征的話,薛木陽有些沉默,而羅征則是淡淡的搖了搖頭,他並不想要點醒這傢伙,只是告訴他自己的感覺而已,對於雲落來說,她的那麼多分身只是一道微不足道的記憶,而雲落的本尊又怎麼可能屈從於自己的記憶呢?

說完之後,羅征也不再停留,而是繼續向前,至於這傢伙能否想通,就看他自己的腦子如何了……

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插曲,眾人的目光在這裡短暫停留之後,便是迅速的聚集在艾安心的身上,因為這時候艾安心已經突破了一萬六千里了。

距離幻海天尊創下的記錄,只有兩千里,不過這兩千里卻更加難以跨越。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一萬六千里,這個艾安心,還真是……」

「這女子,在此次薪火傳承之後,恐怕會被收入春香閣中!」

「真是讓人刮目相看,我當年在這一念封印塔中,也只是走出了一萬三千里,那已經是極限了!」

現在艾安心取得的成就,讓諸多宮主們無比震驚。

即便是這女子此前的表現不錯,但卻從未想過,她竟然真的走到這個距離!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更是讓人瞠目結舌!

那艾安心越過一萬六千里后,速度居然再次提升了,這時候她全身上下都籠罩在一層青色的光芒之中,而她的眉心便是出現了一道裂痕,在那裂痕之中卻顯露出一塊小小的青色石頭。

一枚指尖大小的石頭,看起來普普通通。

只是當諸多宮主看到這石頭后,一個個臉色便是赫然大變,那布衣老者更是轟然起身!

「玉門仙斗!」

「她竟然擁有玉門仙斗!」

「肖道來這老傢伙,隱藏的可真深……」

有人驚訝,有人嘆息。

至於廣場一側的那些武者們,卻是有些雲里霧裡,他們卻不知道這玉門仙斗為何物。

布衣老者卻是一屁股坐回椅子上,卻是喃喃的說道:「不對啊,若是這艾安心擁有玉門仙斗,春香閣不可能不知道,肖道來也不至於將她送來參加這薪火傳承了……」

「我看老宮主的樣子,應該是不清楚艾安心擁有玉門仙斗,」雲落點點頭,這時候她對艾安心也是刮目相看。

其實雲落心中一直認為,羅征遲早會超越艾安心,似乎這應該是理所應當的事情,那是根據她的兩個分身記憶,推論出來的判斷。

但是當她看到這玉門仙斗的時候,卻是對自己的判斷有些懷疑了。

這玉門仙斗乃是一種極為特殊的天賦,也是一種極為強悍的天賦。

上界之中各種特殊體質,特殊天賦其實並不少見,例如上古巨魔的不滅體質,修鍊到一定的境界之後,肉身幾乎是不死不滅,便是化為齏粉之後,一樣能夠復原……

又例如紫極陰體,真鳳真龍血脈,還有各種神獸的血脈,總有武者能夠擁有,而且數量還不少,就像真龍界的龍脈一族,幾乎都擁有真龍一族的血脈,在下界之中或許是珍貴非凡,但是大界之中卻十分常見。

可是玉門仙斗則不同了。

迄今為止,擁有玉門仙斗的武者,在整個寰宇之中極其罕見,而且極其神秘!

據說每一枚玉門仙斗的能力各自不通,但其中必然記錄著一道因果律!更要命的是這因果律還會隨著武者的成長而成長。

擁有因果律的武器,便是至尊神器,可是至尊神器這種東西,在寰宇之中也不過三千多之數,一般的武者除了在寰宇萬靈碑上看看那些武器的名字之外,一輩子都不可能見到一次!

而至尊神器一旦鍛造之後,其中的因果律就無法更改,更加不可能成長……

由此可以理解,當那青色的石頭出現在艾安心的額頭之後,諸多宮主為何會如此吃驚。

在艾安心開啟了玉門仙斗之後,速度繼續暴增!

一萬七千里……

一萬八千里……

一萬九千里……

兩萬里……

不到一炷香的時間,艾安心輕鬆的破掉了幻海天尊所創造的記錄。

兩柱香的時間,艾安心則是輕鬆的衝破兩萬里。

接下來的每一步,艾安心都是在創造記錄……

至於外面的那些宮主們,臉色也是十分激動,他們也是好奇,這艾安心到底要到哪個地步才會停下來?

雲落抿抿嘴,她將目光挪回了羅征身上。

其實羅征現在取得的成績也十分驚人了,他的速度不慢,但現在已經進入了一萬六千里的距離。

倘若沒有艾安心,羅征的成就也會備受矚目。

可惜……

這艾安心已經優秀到可怕的地步了,羅徵才突破一萬六千里,艾安心就已經進入了兩萬里的範圍!

相比之下,羅征的成績就有些黯然失色了。

「這艾安心的速度還在提升!」一位宮主,忍不住叫了起來。

現在這個時候,又有誰的目光會注意到羅征?

每一位宮主便是死死的盯著艾安心,隨著她不斷前進,後面的法則風暴越來越恐怖,但她的速度不僅沒有放慢,反而越來越快,這種詭異的情景,除了讓人不可思議之外,便是深深地嘆服。

兩萬一千里……

兩萬二千里……

兩萬三千里……

每當艾安心突破一千里,就引來宮主的一陣驚嘆。

至於廣場一側上的那些天才武者們,同樣也是驚嘆連連,這樣的女子,他們根本沒有資格去羨慕了,他日這艾安心必將成為他們仰望的存在。

不過就在這時候,布衣老者卻是淡淡的說道:「羅征,也突破一萬八千里了……」

那些死死盯著艾安心的宮主們,這才將目光轉回來。

「幻海天尊的記錄,那羅征也破掉了?」

「真是奇迹……若沒有艾安心的話,這羅征的成績,也是十分恐怖了……」

「可惜了,嘿嘿,羅征也是倒霉,原本應該是創造了記錄的,結果艾安心直接創造了一個更加恐怖的記錄攔在他前面!」

廣場上的武者們,也是紛紛議論起來。

「不一定,羅征的速度雖然不快,可是他依舊在前進,說不定也能追上艾安心!」

「不可能吧,艾安心都快衝到兩萬四千里的距離了,這差距有將近五千里了,而且越到後面,難度越大,哪裡是那麼容易追上的?」

「當然追不上,大家快看,羅征已經停滯不前了!」

這時候的眾人,便是看到羅征忽然停歇下來。

此前羅征一直保持著勻速前進,不曾慢,未曾快,但他就是這般不疾不徐的前進,從默默無聞的最後一名,最終便是達到了第二名!

現在羅征停下來,說明他是遇到了麻煩了……

「怕是扛不住了吧?」

「很有可能,這時候的法則風暴,已經不是他能對抗的程度……」

「艾安心衝破兩萬四了!」

對於艾安心不斷地創造紀錄,眾人已經有些麻煩了,大家也不知道這女子能夠衝到何種程度。

但他們卻相信,那一定是一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記錄,那是一個比幻海天尊當年創下的記錄,更加恐怖無數倍的記錄。

就像他們相信的那樣,艾安心衝破了兩萬四千里后,速度依舊驚人,沒有任何停滯。

至於羅征,則一直呆在一萬八千里處,一動不動,似乎在參悟著什麼。

雲落撇撇嘴,盯著羅征,心中卻是隱隱生出一絲焦急的感覺,她從一開始就看好羅征,也希望他能夠超越艾安心,可是現在羅征卻在這法則風暴之中停頓下來,不知道在領悟著什麼?

「兩萬五了!」

「兩萬六!」

「兩萬七……我要瘋了,這女人絕對是一個怪物!」

一直到兩萬八的時候,艾安心的速度才漸漸地慢了下來。

「終於慢下來了……」

「已經超出幻海天尊創造的記錄一萬里了,這成績,嘖嘖……」

「廢話,再往裡面走,那法則風暴便是處於完全失控的狀態,那裡已經處於法則風暴的內層了,根本無法觀測!」

艾安心衝刺的速度急劇衰減,到了兩萬八之後,便是超前行進了兩百里,最終便是定格在了這個位置!

不久之後,艾安心的身影出現在了一念封印塔的門口,嘴角之上流露出淺淺的笑意。

她只是十分驕傲,但本性卻還是比較平易近人的,只是十三宮的武者們望向艾安心的時候,便是隱隱有一種看上位者的神情……

艾安心回到廣場一側后,卻是抬頭望向一念封印塔,開口說道:「羅征呢?咦?他還在一萬八千里的距離?」 在一念封印塔內,艾安心倒是想觀測羅征處於哪個位置。

可是面對茫茫無垠的法則風暴,她自然不清楚羅征在哪裡,也不知道羅征有沒有被淘汰!

「羅征在一萬八千里么?」

艾安心莞爾一笑,她雖然主動離開了一念封印塔,但是現在的這個成績,她也清楚意味著什麼,羅征應該不可能達到這個距離了,他終究還是被自己遠遠的甩在了身後!

實際上兩萬八千二百里,這也算是艾安心的一個極限了。

當艾安心衝到兩萬八千里的距離之後,她已經感受到莫大的壓力。

在那裡的法則風暴,已經無法用恐怖來形容,各種雷火之力在其中交加,壓縮到極致的風刃,將萬物封存的冰霜……

倘若艾安心將自己全部的潛能激發出來,她或許還能前進一千里左右。

不過對於她來說,並不划算,而且這個成績,的確是夠了!

足夠她站在一個尋常武者,甚至於天才武者們難以企及的高度,去俯視他們,俯視羅征!

從十三宮的這些武者們的目光之中,就已經可以證明了。

她很滿意他們飽含敬畏的目光……

「艾安心,請上樓來,」這時候雲落的聲音淡淡的想了起來。

艾安心點點頭,她那雙鑲嵌金色的繡花小鞋輕輕一掂,輕盈的聲音便是漂浮而至,站在了諸多宮主的面前。@^^$

此前,諸多宮主也打量過艾安心。

不過這些宮主們,要麼是接近界主的存在,要麼直接就是半步界主的修為,艾安心在他們面前,

其實連晚輩都勉強算上,可以說是晚輩的晚輩……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晚輩的表現,讓這些宮主們的表情也變得十分客氣起來。

面對這些大人物們,艾安心也不怯場,反而望向那布衣老者,「衝破一萬里有獎勵,我衝破兩萬里,是不是也應該有獎勵啊!」!$*!

這話卻是讓布衣老者臉色微微一僵。

他先前哪裡想過,會有武者突破兩萬里?

布衣老者自然沒有準備什麼獎勵……

這時候一位宮主卻笑吟吟的說道:「確實應該有獎勵,兩萬八千里,嘿嘿,不給獎勵有些說不過去!」

「對,就憑藉新紀錄的誕生,這獎勵也應該給!」有宮主幫腔道。

布衣老者遲疑了一下,這獎勵應該如何給?他一時間卻沒有主意……

不過就在這時候,一道淡淡的聲音想了起來,「這個獎勵,我來給吧!」

當那個聲音出現之後,諸多宮主便是微微一愣,卻是有人穿透了布衣老者先前布置的封印,緩緩降臨下來。

「落日界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