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晨從懷中掏出一個玉瓶,小心翼翼的將其中僅有的一滴金黃色血液倒了出來,直接滴在了鳳凰的背部。

呦呦呦!

金黃色的精血瞬間就融入到了鳳凰的體內,而鳳凰則是好像得到了遺失許久的寶貝一般,發出了清脆的鳴叫聲。

「融!」

薛晨低喝一聲,一掌拍在鳳凰的背部,受到這一掌的震動,鳳凰體內的魔火立刻縮小成了一股熾熱的高溫氣浪,順著鳳凰體內的經脈向著全身快速流去。

汩汩汩……

好似開水一般的沸騰,在鳳凰的外表面形成了一層巨大的圓形薄膜。而處於其中的鳳凰則是將雙翼收起,鳳冠略微低下,整個身子蜷縮在其內,渾身上下充滿了熾熱的火焰。

「這難道就是……鳳凰涅槃?」看到如此一幕, 冷婚甜妻 ,喃喃的說道。

薛晨緩緩睜開雙眼,鳳凰的身體已經被一個厚厚的蛋殼包裹而進,火紅色的蛋殼外布滿了魔火,將眾人與鳳凰完全隔離開來。

「這就是傳說中的鳳凰涅槃嗎?」薛晨雙拳緊握,滿是激動的說道。

根據魔火的描述,鳳凰乃是它的一絲氣息外泄而形成的,只是這鳳凰修鍊多年,已經有了屬於自己的靈智。不過即便如此,鳳凰卻依然是以魔火為體和根基而存活的。

至於涅槃,越是強大的火焰,涅槃的危險性也就越高,不過若是成功,其實力也會發生巨大的變化。不過以往成功涅槃的鳳凰早都飛升進入仙界了,而如今這隻正在涅槃中的鳳凰,乃是由魔火所化,成功與否,連薛晨都很難判斷。

所有的一切,都只有在鳳凰破蛋而出之時,才能知曉。眼下,薛晨所能做的,也就只有為鳳凰守護,保證其安全。別的,他已經幫不了了。

「呼……」


重重的喘了口氣,薛晨這才覺得輕鬆了許多。人情最難還,不管是鳳凰相救利刃軍團,還是自己接受魔火傳承,這份情都是薛晨必須去報答和償還的。如今能幫到鳳凰,也算是了了魔火前輩的一個心愿吧。

「晨兒。」白音詩慢慢的走上前來,笑看著薛晨。

對於這個弟子,白音詩自從收其為徒的那天開始就很看好,不單單是天賦,還有那不服輸的性格,這都是白音詩最喜歡的特點。如今,薛晨經她介紹加入天丹門白族,不但奪得了比武大賽的冠軍,如今又斬殺了血神門的高手血魄將,這些表現無不令她感到自豪和驕傲。

「師父。」薛晨微微躬身。

「晨兒,為師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白音詩露出一抹會心的笑容,輕輕地說道。

薛晨微微一怔,滿是激動的問道:「莫非……莫非……」

白音詩見到薛晨如此激動,也就不再賣關子,點頭笑道:「不錯,培元丹已經練成。」 「師父,真的嗎?培元丹真的練成了?」

一枚丹藥的煉成本屬平常,但這枚丹藥的意義卻並不尋常。母親昏睡十多年,薛晨走遍大半個靈武大陸找尋藥材也不過找到幾味藥材而已。一直到拜師白音詩,才有煉製培元丹的把握。如今丹藥煉成可以喚醒母親,這讓一直牽挂母親的薛晨如何不激動?

白音詩點了點頭,從懷中拿出一個小白玉盒,遞到薛晨的手上。迫不及待的打開玉盒,一顆扳指大小的白色丹藥映入眼帘。淡淡的葯香散發著一股神奇的力量,加入了深海之泉的丹藥,藥力定然非凡。

「多謝師父!」

薛晨將玉盒收好,當即對著白音詩磕了三個響頭。而一旁的宋芊芊也是跪在薛晨的身旁,一同跪謝。

白音詩急忙將兩人攙扶起來,一番師徒之宜后,眾人將目光一致轉向了兩個俘虜:血衣軍指揮使衛康、黑元軍指揮使金風。

「說,你們血神門和混元殿此次突然公開出現在靈武大陸的具體時間和下一步計劃是什麼。莫格峰在哪兒,上官筱雨出關沒有?」白音詩嬌喝一聲,一股極強的衝擊波狠狠轟中了兩人的胸口。兩人猶如斷線的風箏一般,直直的飛出去數十丈,撞碎無數巨石,但兩人卻只是悶哼一聲,硬是沒有說話。

「不說?」

白音詩銀牙一咬,玉手在胸前輕輕一劃,只聽的一聲慘叫,兩人的手筋腳筋竟然同時被廢!

現如今的兩大指揮使已經成了半個廢人,根本不會對薛晨和白音詩等人造成任何的威脅。莫說薛晨,就算是宋芊芊都可以輕易的斬殺二人。不過,白音詩顯然是小覷了兩人的強大意志力,無論如何硬是一句話沒問出來。

「師父,這審問的活,還是交給我來吧。」薛晨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就在白音詩剛要再次動手的時候將其攔了下來。

白音詩略微平息了一下怒火,而後點了點頭,便走到了戰天龍的身旁,滿是歉疚的攙扶著其手臂,盡顯溫柔之色。

看到如此模樣的白音詩,誰能想到,這樣一個溫柔的丹娘,竟然就是剛才那個施展狠辣手段逼供的白音詩?

「晨哥,你有什麼辦法?」一旁的宋芊芊輕輕的問道。

薛晨滿是神秘的笑了笑,道:「看好便是。」

薛晨向著衛康和金風慢慢走去,但在眾人看來,薛晨的步伐卻是越來越慢,到最後甚至靜止了下來。

「從現在開始,我問一句,你們說一句。」站在兩人對面,薛晨將雙手放在兩人頭頂上方,聲音猶如深入靈魂一般,不斷地徘徊在兩人的腦海中。

「是。」衛康和金風兩人的眼神忽然變得空洞,顯然,對與薛晨的這種特殊手段,他們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現在的衛康和金風已經完全被薛晨操控了。

看到如此一幕,就算白音詩、戰天龍、常嫣兒這等強者也是滿臉震驚。僅憑几句話就能將敵人控制,這番手段,就算他們也是聞所未聞。


「血神門和混元殿的總部在哪?你們各自歸屬與誰的管轄?在那裡駐紮,手下兵將多少?」薛晨慢慢閉上雙眼,平靜的問道。

「大人,血神門的總部位於地烈國的境內,但具體的位置我並不知曉,不過血神門的總部外有著一處極為龐大的血火陣法。若想進入其中,必須有血火令牌,否則必被陣法困住,燒成灰燼。我隸屬於巴大人麾下,巴大人麾下有血者一萬,普通兵士兩萬,我此次帶來的均是普通兵士,尚不足五千。」

「大人,混元殿的總部位於九赤國的境內,具體位置我也並不知曉。不過聽說在混元殿的總部附近,也有著一座巨大的混元陣法。這混元陣法可吸收一切靈氣,甚至還可以幻化出各種幻象。若是沒有混元令牌,將會被永遠困在其中,就算在其中呆上數百年都是常事。我隸屬於三門主莫大人麾下,莫大人麾下有士兵四萬,我此次前來所帶不足三千。」

就算再淡定,薛晨還是沒想到,單單一個人就有數萬的兵馬軍士,真若是打起仗來,光是人數上的優勢,天丹門就差了很多。

「真沒想到,血神門和混元殿消失了這麼多年,竟然有了如此龐大的軍隊。若不是這次抓獲這兩個俘虜,再被薛大人以這般手段問出來,恐怕咱們就被陰了!」在聽到兩人的話后,被白音詩攙扶著的戰天龍惡狠狠的說道。

一旁的白音詩點了點頭,道:「不錯,沒想到血神門和混元殿這麼能忍。薛晨,你繼續問。」

薛晨點了點頭,繼續問道:「你們倆剛才所說的巴大人和莫大人是誰?實力如何?」

「回大人,巴大人名為巴天正,傳聞也曾參與千年前的那場大戰。不過當初他似乎好像是天丹門一方的人,只有一星靈尊的實力,後來加入我血神門。不過這數百年來,卻從我給有人見到其出手,實力不太好判定。」

「回大人,莫大人名為莫天康,乃是殿主莫格峰的二兒子,實力約在三星靈尊。」

「巴天正?!」

當巴天正三個字從衛康的嘴中說出來時,之前還憤怒無比的白音詩和戰天龍忽然完全呆住了。

這三個字對於別人來說,可能很是陌生。但對於天丹門的人來說,卻是極為熟悉。因為這巴天正,正是天丹門門主天機老人申山的九大弟子中的第八位弟子。

「師父,戰隊長,你們……莫非認識這巴天正?」薛晨看到兩人略顯獃滯的表情,滿是疑惑的問道。

白音詩銀牙緊咬,緊緊的拽著戰天龍的臂膀,眼中的怒火早已沸騰。

「薛大人,那巴天正,乃是門主九大弟子中的一位,排行第八。」戰天龍的聲音雖然平靜,但任何人都能聽出來,這種平靜已經是在極力的壓制了。


「什麼?九大弟子中的第八大弟子?那不就是我的八師兄?八師兄竟然是內奸!」薛晨的臉色也是瞬間發生了巨變,作為天丹門的人,更作為申山的弟子,薛晨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近千年沒有出手過一次的八師兄,實力到底會如何?現在九師兄為救我而死,大師兄叛變,五師兄、六師兄身死,若是我對上八師兄,又能有幾成勝算?師父,這次的浩劫,遠比想象的,要嚴重的多。」薛晨抬頭看向死亡大峽谷所在的方向,喃喃的說道。 通過對衛康和金風的審問,薛晨等人知道了一些極為隱秘的消息。誰也沒想到,數百年的隱忍,竟然讓血神門和混元殿發展到了如此地步。若不是今天得知了這些消息,恐怕尚未開戰,天丹門就已經損失慘重了。

「晨哥,這血神門和混元殿竟然這麼能忍,咱們應該怎麼辦?」宋芊芊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嚇得有點懵,一時沒了主意。

薛晨輕輕地拍了拍宋芊芊的香肩,又看向一旁的白音詩,道:「師父,我覺得是不是應該將此事上報給族長?讓族長來拿主意。」

白音詩點了點頭,道:「好的,我現在就傳信給族長。不過我來之前,族長曾經交給我一件事,還望桃源村和星河門能夠應允。」

「前輩但說無妨。」常嫣兒和林宏異口同聲。

白音詩眉頭微蹙,略有擔憂的問道:「我白族族長希望能與四大門派聯合抗敵,天丹門作為一個與血神門和混元殿有著死仇的超級門派,是不可能隨時抽調大部分力量對外進行援助的。因為我們還要防止對方偷襲總部。所以,我此次前來,族長讓我來問一下四大門派的掌門,是否願意在外界形成一個聯盟,作為天丹門的前沿陣地共同對抗聯軍?」

「前輩,我想問一下,如果我們答應在外界組成一個聯盟對抗血神門和混元殿的聯軍,那麼天丹門會給我們提供什麼援助?」林宏雙手抱拳,看向白音詩。

「雲族和林族我不能保證,但我白族可以提供給聯盟大量丹藥。」白音詩極為肯定的說道。

「只有丹藥而已?」林宏緊皺眉頭,顯然是有些不太滿意。

「我天丹門向來是以丹藥最為出名,而且丹藥的品質更是比你們所見過的要強得多。如果連這些高品質的丹藥你們都不想要,那你還想要什麼?」白音詩微微一怔,顯然是對林宏有所不滿。

在她看來,白族的實力並不算太強,能拿出大量丹藥已經足夠證明白族的誠意了。可是林宏的意思顯然是不太滿意,這不禁讓白音詩有些火大。

林宏並不傻,當然聽得出來白音詩的火氣。更何況眼下自己這些人還是被白音詩所救,這番恩情尚未還上,就要與人結怨,除非林宏的腦子被驢踢了。

「前輩,我並非此意。我的意思是說,除了丹藥,天丹門或者白族可否再派些精兵良將前來駐紮在聯盟。我相信,單單憑四大門派的力量還不足以牽制住血神門和混元殿這兩個龐然大物。所以,我們需要在靈武大陸上廣招強人加入聯盟,最起碼在人數上,不能低於聯軍太多。否則,我們就沒有一點兒優勢。而到了那時候,有天丹門的高手在聯盟駐紮,能吸引來的高手,肯定更多更強,我們也會更有信心。」林宏雙手抱拳,自信滿滿的說道。

薛晨聞言也是暗自點頭,這林宏雖然實力並非多強,但卻還是有些計謀的。如果此人管理聯盟,倒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白音詩看向身旁的戰天龍,似乎是在詢問其意見。戰天龍與薛晨相視一眼,均是微微點頭,顯然對林宏的提議表示贊成。現在在場的天丹門之人,除了薛晨、白音詩和戰天龍外,就只有白龍隊的五十三名隊員。能做主的,則只有薛晨、白音詩和戰天龍三人。這三人中有兩人已經表示贊成,剩下的白音詩自然也不會駁了兩人的面子,也就同意了這個提議。

「對了,常掌門,不知您對此有何看法?」林宏差點忘了一旁的常嫣兒,急忙詢問。

常嫣兒淡淡一笑,點了點頭:「我也同意。」


「好,既然大家都同意,那我即刻傳信給族長。」白音詩淡淡一笑,旋即右手食指在胸前畫了一個圓,而後玉指輕輕一點,一抹紫色的靈力傳入其中,漸漸消失。

「我們現在去哪裡?」白音詩看向一旁的戰天龍,又看了看依舊在操控著衛康和金風的薛晨。

戰天龍搖了搖頭,此次他前來的任務是助薛晨一臂之力,一切都以薛晨為首。所以對行動的計劃,戰天龍都是聽從薛晨的調遣。

「我想我們最好哪兒也別去,因為鳳凰前輩很可能就快到涅槃重生的關鍵一步了。若是能成功涅槃,說不定鳳凰前輩可以直接成功進化為神獸。」薛晨指了指不遠處的鳳凰巨蛋笑道。

「神獸?!」

聽到這兩個字,無人不為之震驚。眾所周知,魔獸強大到一定的程度便是可以進化成強大的妖獸。妖獸擁有普通魔獸難以企及的生命歲月和強大身體,更擁有著對魔獸的強大威壓。

然而,妖獸並不是最高級別的魔獸形態,雖然他們擁有漫長的生命,但終究也會死去。為了獲得更為強大的力量和生命,妖獸反而更注重於修鍊。一旦修鍊到頂峰,便可觸及到邁向最為關鍵的轉折點。這個轉折點,在人類的眼裡,便是飛升靈仙,而在妖獸的眼中,便是由妖化神,進階神獸。只有成為神獸,才能擁有進入神界的資格,不死不滅。

「沒想到這隻鳳凰竟然可以涅槃變神獸,雖然成功有些風險,但若真是成功了,那可就是大不一樣了。」感受到鳳凰巨蛋的氣息,林宏也是有些嫉妒。

「這隻鳳凰乃是由天地而生,遠非一般妖獸能比,進階成功率定然比別的鳳凰要大的多。不過需要的靈氣可定也要大得多。依我看,最近這幾天,很可能就是涅槃重生的關鍵期。我們還是在這裡守護它吧。」薛晨雙眼緊緊的盯著鳳凰巨蛋,在感受到其中的生命氣息后,做出了決定。

「好!那我們就在此守護。」白音詩首先點頭。

常嫣兒、林宏等人也是紛紛點頭,帶領著門下弟子坐在鳳凰巨蛋不遠處。而同為魔獸的薛豹更是對著身後的數十隻魔獸大吼一聲,那數十隻魔獸立刻分散開來,輪流巡邏。

轉眼間,半月時間已過。被魔火包圍的紅色蛋殼仍在熊熊燃燒著,一道道細小的波紋正在慢慢從蛋殼的外層浮現,這些波紋如同雨後彩虹一般,分為七色,每一色都是流光溢彩,甚是鮮艷。

「晨哥,你說鳳凰前輩什麼時候能夠破殼而出啊?」依偎在薛晨懷裡的宋芊芊耷拉著眼皮,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

呼嚕嚕……

薛晨輕輕地撫摸了一下妻子的小腦袋,剛要說話卻聽見一聲彷彿燒開了水的沸騰之聲。四周看去,卻不見任何異常。然而當薛晨將目光轉向那守護了半月的鳳凰巨蛋上的時候,一道細小的裂縫卻是突然出現在其眼中。

咔嚓!

被魔火包圍著的鳳凰巨蛋產生了一絲細小的裂縫,很快,這道裂縫就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變大。一個呼吸的功夫,鳳凰巨蛋上就已經布滿了裂縫。一股熾熱的強大氣息從蛋殼內部瘋狂湧出,一時間方圓百里之內的溫度上升到了一個極為可怕的高度。靈皇以下實力之人,更是不得不施展靈力來對抗這股高溫。

嘭!

終於,鳳凰巨蛋徹底碎裂開來,一道道七色光芒從殼中直射高空,在高空中逐漸匯聚成一個千丈巨大的七彩身影。

「鳳凰涅槃,成功了嗎?」看著天空上的七彩巨影,薛晨喃喃的說道。 呦呦呦!

清脆的鳴叫聲在高空之上響亮的傳開,七彩神獸的廬山真面目終於出現在眾人眼中。

這是一隻足有千丈長的巨大神獸,通體被七彩羽毛覆蓋,細長的脖頸上有著一個好似鷹般的頭顱。與鷹有所不同的是,在其頭顱之上,有著一個巨大的金色皇冠。兩隻巨大的金色巨爪收縮在身體之下,輕易的被羽毛掩蓋住。一雙足有百丈寬的巨大雙翼緩緩揮舞,在其雙翼之下,眾人皆是能感覺到一股與生俱來的高貴氣息。

「這就是神獸七彩鳳凰?」攙著戰天龍左臂的白音詩看到如此一幕,也是滿臉的驚嘆。

「不愧是天地所生,這般氣息與當年的魔火前輩一模一樣,甚至還要高出不少。看來,魔火前輩的那一滴精血,正是助鳳凰涅槃重生的關鍵。」看著巨大的七彩鳳凰涅槃成功,薛晨終於放下了心中的一塊石頭,頓時感覺輕鬆了許多。

呦呦呦!

清脆的聲音從七彩鳳凰的口中傳出,下一刻,七彩鳳凰已經消失在天空之上,出現在了薛晨的面前。只不過,此刻出現在薛晨面前的七彩鳳凰卻是變成了人形。

「你就是薛晨吧?」

鳳凰變成了一個身材高挑,身穿七色綢緞的優美貴婦,白皙的皮膚上彷彿一掐就能出水似的水靈。俊俏的瓜子臉上,有著一對大大的眼睛和一張櫻桃般的小嘴兒。而在那標緻的臉蛋下方,還露著一片雪白的肌膚,胸前的兩團飽滿讓人充滿遐想,但那與生俱來的高貴氣息,卻讓人生不起一絲褻瀆之意。

薛晨微微躬身:「晚輩薛晨,拜見鳳凰前輩。」

「薛少俠,何必客氣。你繼承了魔火的傳承,本是魔火有恩於你。可是現在,你又救了我一命,並助我突破成為神獸,現在又有恩於我。我本是魔火外泄而出的一絲天地精華,后因修鍊出了靈性方才化作鳳凰。如今這番情意,可叫我如何來還啊……」看著極為客氣的薛晨,鳳凰不禁笑道。

薛晨直起身來,對著鳳凰淡淡一笑:「鳳凰前輩說笑了。當初若不是魔火前輩將傳承傳與我,我恐怕早就性命不保,被一隻黑虎和一隻彩鷹給殺了。所以今日,乃是我薛晨報恩之日,您又何來償還一說?」

「薛晨,你有所不知。我本是魔火外泄所化,因魔火不服,屢次向天挑戰,但卻是屢次失敗。我本大限將至,若在三年之內不突破,則必定飛灰湮滅,永遠消失於世間。但是現在,有了你的相助,我竟然涅槃成功,不但生命不死不滅,就連實力也是突飛猛漲。你說,這番恩情,我怎麼能不報?」鳳凰輕笑一聲,玉手輕掩朱唇,對著薛晨眨了眨眼,那模樣,更是讓人心動不已。

薛晨使勁的擺了擺手,道:「鳳凰前輩,報恩之事就算了,只是如果前輩方便,還望前輩能夠助我一臂之力。」

「但說無妨。」鳳凰非常豪爽的拍了拍胸脯。

「在這之前,我還想先問一下,前輩在進化成神獸之後,有沒有什麼必須去做的事情?比如說閉關修鍊?或者神獸不可以呆在這裡,而是要去神界?」雖然鳳凰很是豪爽的答應了下來,但薛晨的性子還是告訴他,凡事還是謹慎些好。

鳳凰搖了搖頭,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現在的我已經進階為神獸,不管是神界還是人界,都隨我來往。當然,這也是因為我乃是天地所生的關係,否則,我也只能進入神界,不可踏入人界一步。」

薛晨聞言眼前頓時一亮,既然鳳凰可以自有來往於神界和人界,那就好辦了。現在的天丹門因為要防止被偷襲,所以不可能派出很多人馬前來幫助四大門派建立聯盟。本來薛晨還為此發愁,但鳳凰的涅槃重生卻是讓薛晨看到了希望。

「是這樣的,鳳凰前輩。血神門與混元殿危害靈武大陸,到處殘殺百姓,五大國的子民現在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天丹門現在因為要防止總部被偷襲而不能分兵前來幫助四大門派抵抗血神門和混元殿,所以,我們才想讓四大門派聯合組成一個聯盟,用來牽制血神門和混元殿。而我希望前輩所做的,就是加入這個聯盟,共同對抗血神門和混元殿。」薛晨雙手抱拳,聲音鏗鏘有力。

鳳凰點了點頭,道:「這是自然,那血神門與混元殿本就是邪門邪派,與天丹門一同對抗,更是應該。此事,我自然是答應。」

薛晨聞言大喜,頓時單膝跪地,雙手抱拳道:「多謝前輩。」

「多謝前輩!」

「多謝前輩!」

「多謝前輩!」

聽到鳳凰答應加入聯盟,以常嫣兒和林宏為首的兩大門派弟子也是同時單膝跪地,喜出望外的齊聲高喝。

「既然這樣,那咱們這個聯盟就選個好日子成立吧。到時候,再派人在靈武大陸上廣發傳貼,將血神門與混元殿的惡名散開,大肆招兵買馬,擴充咱們聯盟的實力!畢竟人多了,才有本錢打仗!」林宏站起身來,滿是興奮的說道。

薛晨點了點頭,道:「林兄說的不錯,不過我覺得,咱們還是應該先把天人寺和星辰山的人救出來。否則,單靠咱們這些人,是無法在整個靈武大陸招收人馬的。而且,咱們四大門派也不應該分開,而是應該將力量擰成一股繩,方才能夠發揮最強的戰力。」

「可是天人寺和星辰山的師兄弟至今下落不明,咱們上哪兒去找?」林宏皺了皺眉頭,看向一旁的眾人。

沒有人知道天人寺和星辰山的掌門和弟子的情況,一個個都沉默不語。剛剛燃起的鬥志,竟然因為不知道另外兩大門派的下落就要熄滅。這豈不是太可笑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