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寶怡在一邊打遊戲,沒聽兩人對話。

喬南楚閑聊,隨口問了句:「你搞的?」

江織也隨口應了句:「隨便栽贓了一下。」駱常德進了兩次重症病房,他稍微給了點提示,他便想到駱青和頭上了。

上次,周徐紡也是隨便挑撥了一下,那對父女就生了嫌隙。駱家的親情關係,當真不堪一擊,一個個都是利己主義,最好離間。

這時,旁邊的薛寶怡笑了一聲,笑得十分蕩漾。

別誤會,不是他吃雞了,吃雞?除非他『爸爸』帶他,不然這輩子都不可能吃雞,相反,他剛剛被遊戲里的狗賊打中了脖子,陣亡了。

他笑是因為來電話了,號碼備註——方戲精。

這廝分明存了號碼,還非要拿喬,裝模作樣弔兒郎當地問:「誰呀?」

「……」

每次都這麼問。

方理想心裡問候了幾句,嘴上十分敬重:「老闆是我,理想。」

薛寶怡像個大爺似的,拖著不著調的尾音:「什麼事兒?」嘴角瘋狂往上跑,偏偏還要裝成那副『大爺很忙大爺沒空理你』的口氣。

這官腔擺的!

方理想一個小員工,也只能忍受了,她趕緊說正事兒:「老闆,您跟江導在一塊兒嗎?」

薛寶怡一個挺身:「你不是找我的?」眼角往左邊瞥了一眼,小眼神里都是情緒。

他左手邊的江織沒搭理他。

電話那邊的方理想還在說正事兒:「我找江導。」

「你找他幹嘛?」薛寶怡很不滿,故意似的,語氣凶得讓旁邊的人都忽視不了,「你找他打我電話幹嘛!」

這語氣像被欠了巨款。

方理想不知道這位財主又是哪裡不如意,也不敢問,她拿出了她演小太監時的語氣:「是這樣的老闆,江導可能沒存我的電話,我剛剛給他打,但被拒接了。」小太監試探地問,「您能不能把手機給江導聽一下?」

對方冷漠:「不能。」

真特么想用狙擊槍一槍打爆他的頭!方理想微笑:「哦,那打擾了,我再撥幾個試試。」

她正要掛電話。

薛寶怡惡聲惡氣:「等著。」

方理想:「謝謝老闆。」

他扭頭,織哥兒都不叫了,直接:「江織!」手機一扔,活像江織欠他八百萬,「找你的。」

江織懶得動,一副病病殃殃的樣子:「誰?」

薛寶怡拋了一顆花生米在嘴裡,再來一顆,沒拋准,砸在了喬南楚臉上。

喬南楚一個眼神過去。

他哼:「一個不知好歹的十八線小女星。」

江織懶得聽他胡說八道,接了電話。

不知好歹的十八線小女星先開了口:「你好,江導。」十八線的小女星怕大導演聽不出她的聲音,立馬自報了家門,「我是方理想。」

江織:「有事嗎?」

方理想問:「能不能來接一下周徐紡?」

江織一聽周徐紡三個字,無精打採的眼裡瞬間有了神采:「她怎麼了?」

沒等方理想說怎麼了,電話那邊就傳來一陣歡快的歌聲:「我們的祖國是花園,花園裡花朵真鮮艷,和暖的陽光照耀著我們,每個人臉上都笑開顏,娃哈哈娃哈哈,每個人臉上都笑開顏……」

是周徐紡在唱歌,唱得還挺歡。

方理想解釋了一下那邊的大致情況:「她正在馬路上給交警哥哥唱歌,我怎麼拉她都不走。」 「哈哈,有了這個東西,我就真的可以無敵了。」

黎天之所以這麼高興,就是因為這第七次抽獎獲得的物品。

之前的第六次抽獎,黎天只是獲得了一壺來自西遊時間的瓊漿玉液,雖然那個壺也是一個空間物品,包涵著一千斤瓊漿玉液。

但是,黎天喝過之後,除了好喝之外就沒有其他作用。

而這第七次,黎天獲得的物品之所以讓他這麼高興,是因為他獲得了一件來自魔法世界的魔毯。

「魔毯:來自魔法世界的神奇產物,可以隨著主人的意志自由在天空飛翔,速度相當於主人的速度,並不會讓其主人有任何不適。」

這東西,對於黎天來說,雖然不能提升速度,但是卻可以讓他輕鬆在十國大陸的天空飛行。

要知道,他這具身體的修為因為太低,所以都不能在七重天飛行,有了這個魔毯,就一切都不是問題。

飛行有魔毯,攻擊有靈魂飛針和落寶金錢,再加上一個逃跑用的隨機傳送符,自己絕對可以加入戰爭。

「還有最後一次指定抽獎,也不能浪費了,先試試能不能抽一個誅仙劍陣吧。」

「叮,請宿主別鬧,只能選定大範圍抽獎,不可以指定固定物品。」

「算了,算了,那就給我來一件先天靈寶吧。」

黎天退而求其次,卻再次讓他失望。

「叮,類別可選擇,然而宿主此次抽獎級別不夠,可選擇靈寶類抽獎,請問是否選擇。」

靈寶類?黎天沒明白,但是還是肯定的點頭,心中隱隱有些猜測。

「叮,恭喜宿主指定抽獎成功,獲得靈寶類物品,後天靈寶鎮魂鈴。」

果然是先天靈寶和後天靈寶都被成為靈寶。

雖然沒有獲得先天靈寶,但是一件後天靈寶也不錯。

「鎮魂鈴:頂級後天靈寶,防禦一切靈魂類攻擊,搖動鎮魂鈴,可接觸他人靈魂攻擊狀態,每天可對他人使用一次,靈魂綁定宿主,請放心使用。」

和落寶金錢差不多。

除了對自身的防禦沒有限制外,擁有的技能,都是每日使用一次的。

有了這個靈魂防禦類物品,以後奪舍重生,應該更加不用擔心吧。

收起所有東西,黎天叫來兩個小太監,讓其中一個假裝成為他的樣子,躺在床上。

「你的任務只有一個,就給我躺在床上,也不用管別人怎麼看,只要躺著就行,直到我回來,其他的都不用管,明白了嗎?」

「請殿下放心。」

小太監應聲后,黎天便讓另一個小太監帶著他離開王府。

離開后,他就找了一個沒人的地方,帶上改名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如果這個世界有人看過封神榜,或者看過黎天手中的視頻播放器,那就會知道,黎天現在這個樣子,就是申公豹的樣子。

他走出小巷不遠,正好看到大明帝國的大將軍迎面走來,於是他一步上前。

「道友請留步!」

大將軍疑惑的停下腳步,抬頭看到一身道袍的黎天,卻還是抱拳說道。

「道友可是有什麼事?」

黎天一樂,搭理我就好,只要你答應我,我就可以繼續自己的計劃了。

「好叫道友知道,貧道紫宵宮三千教授之一,申公豹是也。」

「紫宵宮?是不是那個下界傳的沸沸揚揚的那個紫宵宮?」

大將軍一愣,然後彷彿想到了什麼一般問道。

黎天但是沒想到,自己這紫宵宮竟然這麼出名,這倒是省了不少麻煩。

「還真沒想到道友也知道我紫宵宮的存在,我也不和將軍兜圈,就和將軍直說了,我這次來是幫主大明帝國的,希望將軍能打我去見大明帝國皇帝陛下。」

黎天的目標是參軍,但是他參軍也不能做一個小卒吧,想要損人利己,就必須擁有一個高位。

而這個位子,自然是需要從皇帝陛下手中取。

大將軍也有點弄不清情況,仔細的感應了一下黎天的修為,就是一個沒有修鍊的凡人。

這太不可思議了,七重天世界,只要一個人成年,最少也會有一定的修為。

可是這個人竟然沒有一點修為。

而這樣一個沒有修為的人,竟然說要幫助大明帝國,如果他不是說自己來自紫宵宮,大將軍一定轉身離開。

不過他也不會直接帶人入宮,而是起了一番考驗的心思。

「你說你是來幫忙的,那你告訴我,你是來幫我們什麼的,又能幫助我們什麼呢?」

黎天露齒而笑,淡淡的說道。

「道友也能看出我的修為吧,憑藉我區區一屆凡人,既然敢找上大將軍,自然是有我的能力。

不過我這能力,每日只能使用一次,卻是不能馬上給大將軍表演了,否則將軍如果明日帶走去見陛下,那我就沒機會和大將軍一起去大元國了。」

大將軍一驚,心知陛下的謀划,可能已經被這人看透,於是祭起一個網狀法寶就要將黎天先拿住再說。

如果消息泄露,那對於大明帝國來說,將是極大的損失。

見到迎風就漲的大網,黎天心中一笑,這可是你自己送我的機會,心中一動,落寶金錢直接飛出,直奔大網而去。

大將軍雖然驚奇黎天一個凡人是怎麼能用法寶的,卻沒有擔心,正發出冷笑,就感覺心神一陣。

「噗!」

他一下就感覺到自己的法寶和自己失去了聯繫,在抬頭看去,自己的法寶,已經被一個帶著翅膀的錢幣帶到了那個凡人手中。

「大將軍,你看我這個能力如何,兩軍對戰之際,我卻能輕易的收了敵人最強大的法寶,到時是什麼結果,你應該知道吧?」

黎天知道自己不說明,這大將軍很難帶自己去見皇帝陛下,於是乾脆說道。

「請相信我,我如果要對大明帝國不理,那我就不會出現在將軍面前,皇子皆不見應該是去了小世界吧,而一場早朝,也讓七大家族歸心,現在大明帝國已經沒有內患,該解決外優了,我可以幫忙。」

大將軍思考良久,終於點點頭。

「好,你隨我來,我帶你去見陛下。」

「叮,恭喜………………」 「她正在馬路上給交警哥哥唱歌,我怎麼拉她都不走。」

唱歌?

給交警哥哥唱?!

「她是不是醉了?」

方理想估摸著:「看著像喝多了。」不過,她就很迷惑了,「可我們沒喝酒啊。」她們就去吃了個料理。

可能是哪道菜里放了雞蛋了。

江織沒有解釋:「讓她在那別動,把地址發給我。」

「行。」

「別讓她去有樹的地方。」上次周徐紡吃了雞蛋就拔了一棵樹,他在還好,他不在怕她被人看出異常。

懵逼的方理想:「?」

為什麼不能去有樹的地方?

「哦。」她沒問。

江織把手機放在了桌上,起身離席。

喬南楚問了句:「都要開席了,你去哪?」

「我去接周徐紡,她喝多了。」

江織先去江老夫人那裡打了個招呼,說身子不舒服,老太太擔憂地詢問了幾句,他一一應答之後才走。

再說薛寶怡,江織把手機還他時,還未掛斷,他任手機在桌子上晾了一陣,才拿起來,放到耳邊:「方理想,你——」

那邊:「嘟嘟嘟嘟……」

已經被掛斷了。

薛寶怡:「……」

除了江織和他老爹之外,他小二爺第一次被人掛電話。

當他沒脾氣嗎?

他直接一個電話撥過去:「你再掛我電話試試。」

那邊被老闆親自致電的方員工被嚇了一跳,立馬解釋:「我剛剛是手快了,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

薛寶怡不信:「那還真是巧了呢。」

您說什麼是什麼。

她就沉默好了。

可她沉默了老半天,老闆又不說話,這種感覺就像她吃雞的時候聽見了聲音,就是不知道敵人躲在哪個角落,這讓她有點方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