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雲還在那些海底的房屋附近看到,四周安裝了攝像頭,他和龍艷在海底下面的一舉一動,都被他們盡收眼底。

雖然他們能看到蕭雲和龍艷在海底下所有的舉動,卻聽不到他們兩人的對話,原因很簡單——蕭雲在避水珠形成的那一方空間里,用自己的天靈真元在那布置了一個氣場,或者說一種結界,阻隔了他們的聲音。

即使四周有竊聽器,那些人也聽不到的。

無奈的是,那些人根本想不到蕭雲會在海底下,會和龍艷上演了一場恩愛秀,估計這也讓他們看傻了眼吧?

更讓他們傻眼的是,蕭雲在和龍艷完成恩愛秀后,他竟然能用她的雛女血,相隔那麼遠的距離,奪回了鎮壓在那圓柱子下面的天機珠。

突然暴發的地震和海嘯,使那些潛伏在暗處的一伙人,惶恐莫名,而蕭雲正趁著他們荒不擇路四處奔逃時,卻帶著龍艷踏著咆哮的海浪,如同大鳥一樣飛到了岸上,不慌不忙地回到旅館取走了手提箱。

當然,冬瓜懶人的弟弟是絕對不會就此放過蕭雲和龍艷的,他肯定會聯繫島**中的特工,對他們進行搜捕……

當蕭雲將這些說給龍艷聽了后,龍艷又一次傻了眼,這個可恨的傢伙,事先也不和我說一下,居然在那伙人的眼皮子底下,做了那種男女之間的事,而且還被那些人看得一清二楚的……

「你怎麼在事先不和我說一下?」龍艷羞紅了臉,又氣又急,狠狠瞪了他一眼道。


蕭雲邪邪地一笑道:「我如果說了,你還會和我……那樣嗎?」

「為了天機鏡,我有什麼不可以的。」龍艷嘟著小嘴道。

看著這小女人生氣的俏模樣,蕭雲心裡一動,唉,這個女魔頭竟然也有這麼可愛的一面啊。

蕭雲道:「好了,什麼也不要說了,我們快一點趕到那山上!」

不大一會,他們來到了那座孤山腳下,遠看這山還不怎麼樣,來到跟前,這才發現這山還不是一般的高。

山上一片繁花雜樹,雜草叢生。蕭雲拉著龍艷爬到半山腰,果然在那兒發現有一座山洞。

龍艷不由得驚奇地看向蕭雲,還真給這傢伙說中了啊。

她哪裡能知道,蕭雲的神識實在太厲害了,即使相隔十多里遠的地上,爬一隻螞蟻他也能看得一清二楚的。

進了山洞,裡面倒也寬敞,只是想在這裡隱藏起來,是絕對不可能的。往洞裡面走十多米處,便沒有路了。

「蕭雲,這裡並不安全啊,如果讓那些人搜到了這裡,我們並沒有退路啊!」龍艷憑藉著手裡的手電筒,四處張望了一下,道。

蕭雲望了她一眼,笑道:「在這周圍,除了一面是海以外, 歐少,別說愛我 ,我們還能往哪兒去?」

「如果我猜測得沒錯的話,在冬瓜懶人的弟弟發現我們的行蹤時,他應該早已經和軍中特工聯繫了,在另三面派人設好了埋伏,截住了我們的去路。」蕭雲接著又補充道。

龍艷道:「即使是這樣,我們可以聯手殺開一條路來,突圍出去呀!」

蕭雲笑道:「你傻不傻呀,這是在島國,這麼做會引來更多的人來圍捕我們,這對我們尋找天機鏡是不利的。」


「這……」龍艷聽了,一時覺得他的話還真有一些道理。

蕭雲在附近撿了一些干樹枝,升起了一堆火,笑眯眯地看了龍艷一眼,招了招手道:「艷兒,過來,將你身上的衣服全部脫下來!」

什麼,在這裡……他要我脫衣服?


且不說,在這山洞裡升起一堆火,山下的人能看得清清楚,這傢伙居然在這種時候,還要讓我在這裡脫衣服……他的腦子是進水了,還是讓門板夾了?

「蕭雲,你……你真是太過份了,明明知道島**中特工正在圍捕我們,你還居然還閑空動歪心思?」龍艷臉色瞬間一冷地道。

可還沒等龍艷將話說完,蕭雲一揮手,從儲物戒指里取出她的行李箱,笑眯眯地望著她道:「美女,你誤會了,我看你身上的衣服被海水打濕透了,不怕受涼嗎?我叫你將濕衣服脫下來,換上乾衣服!」

「哦!」發覺自己誤會了蕭雲,龍艷的臉不由得紅了一下。

她隨後又道:「可是,在這裡升火,會被人發現的!」

蕭雲笑道:「沒有關係的,一切你只管聽我的好了。」

看他那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龍艷也不好說什麼了。這傢伙做事,向來不按常規來出牌,誰知道他在心裡又打什麼主意。

龍艷從手提箱里取出衣服,白了蕭雲一眼,道:「你背過身子去,不允許你偷看我換衣服。」

「我傻姨妹子哎,你和姐夫兩人都做了那種事了,你身上還有什麼不能讓姐夫看的啊!」蕭雲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雙手環胸,看著她眯著眼睛笑道。

聽了他的話,龍艷恨不得一頭撞過去,與這混蛋同歸於盡。

「你能不能正經一點?」

龍艷哼了一聲,跺著腳道:「那是為了天機珠,一事歸一事,我就是不允許你看。」

「好吧,我不看你!」蕭大爺在心裡無奈暗嘆了一聲,背過身子去了。

龍艷伸手在解身上紐扣時,又有一些猶豫地沖著蕭雲道:「記住,不準回頭啊!」

汗,這女魔頭怎麼如此不信任我?

哥是那種言而無信的小人么?

蕭雲心中懊惱不已,嘴上只得說道:「放心吧,哈哈,姐夫絕對不會偷看姨妹子的!」

「你……」

龍艷面對這個奇葩,真的有點無語了。

好在這個奇葩倒也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事來,龍艷很快將衣服換好了。

「蕭雲,接下來我們準備怎麼辦?」龍艷坐在火堆前,手裡撥弄著正燃燒的一根樹枝問。

本文來自看書罔小說 在聽了龍艷的話后,蕭雲笑道:「當然是吃東西了!」

也不知道這傢伙在他儲物戒指里到底裝了多少東西,只見他手一晃動,手上便多出了一支豬腿子。他用一根削好的木棍穿了,架在火上燒烤了起來。

隨著一陣滋滋的聲響,一縷縷誘人的香味,瀰漫在了整個洞中。

龍艷早就感覺到餓了,在聞到這誘人的香味后,更是覺得肚子里飢腸轆轆的了。蕭雲告訴她,這隻豬腿子,是他從冬瓜懶人家裡隨手拿來的。這豬腿子是用蜂蜜加島國清酒腌制過的,烤熟了味道一定很不錯。

冬瓜懶人家腌制了四隻,全都收藏在冰箱里的,被他全部取了出來。話說,有客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就算是冬瓜懶人為招待他們而腌制的吧。

聽到蕭雲說得那一本正經的模樣,龍艷忍不住想笑,這個奇葩,到了別人的家裡,連吃的東西也能奪過來,而且還說得冠冕堂皇的,好像人家欠了他什麼似的。

奪了人家女人的水神珠,連腌制的豬腿子竟也不放過,這事後,那個冬瓜懶人還不氣得要吐血,這都遇上了什麼人啊!

眼看那一支豬大腿,烤得快熟了,蕭雲手裡又多了幾個碟子,裡面放了各種調料,一一擺放在地面上。

他伸手在豬腿上撕下一大塊香氣撲鼻的肉,在那些調料里沾了一下,遞到龍艷面前,笑道:「妹子,不管味道好不好,先填飽肚子再說!」

龍艷從他的手裡接了過那一大片肉,遲遲疑疑地送到了嘴裡。

守護我的私有寶貝 ,輕嚼了幾下,龍艷的眼睛頓時生起光來,同時洋溢起一臉的笑,讚不絕口地道:「哎呀,好,這味道真好!蕭雲,這些調料也都是從那冬瓜懶人家裡取來的?」

「那是當然!」聽了美女的稱讚,蕭雲臉上不免有一些得意地笑了一下,又撕下一大塊肉,遞了過去。

由於肉味鮮美,龍艷一連吃了很多。

在這種情況下,她也顧不得斯文了。蕭雲說的對,先將肚子填飽再說。否則,一旦敵人找上來了,連搏鬥的力氣都沒有了。

「蕭雲,我還是不放心,這山洞連個藏身的地方都沒有,而且這火光也太招人了吧?」龍艷還是擔心被前來搜捕的人發現他們的藏身之地。

蕭雲的眼睛掃向山腳下,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笑意來。

在他的神識下,山腳下正有一批人向這裡快速圍攏了過來。

龍艷說的對,山洞裡的火光,已經將那批人給招引過來了。

很好,真的很好!

蕭大爺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縫了。

一切都在按照自己的計劃進行中……

「蕭雲,你發現什麼了?」龍艷從蕭雲的表情上,似乎發現了不對勁,神情頓時有一點緊張了起來。

也不知道這傢伙到底生了一雙什麼眼睛,她朝山洞外面望了幾下,卻沒有發現任何的動靜。

龍艷並不是那種貪生怕死的人,在她的心目中,一切以華夏的利益為重;她所擔心的是,在這個山洞裡沒有退路,被人堵殺在這裡面,爺爺交給自己的任務不但完不成,而且那死得也太沒有價值了。

只是讓她無語的是,那顆天機珠,怎麼到了蕭雲的手裡,融入到了他的體內,這讓她很是不解。

這當口,蕭雲在聽了龍艷的問話后,哪有看不出她心思的!

蕭雲只是淡淡地一笑道:「你說的不錯,正是這山洞裡的火光,將那批人給招引過來了,他們正向我們這裡趕過來。」

「什麼,他們真的來了?」龍艷一個虎跳,從手提箱里摸出一隻槍來。

「你想幹什麼?」蕭雲喝問道。

龍艷星眸間閃過一道殺氣,冷聲道:「既然他們搜尋過來了,那只有和他們拼了!」

蕭雲旋即又笑了起來,說實話,和這個女魔頭相處這麼一點時間,他發現自己對她開始喜歡起來了。

龍艷和她姐姐秦芸有一點很想像,那就是處事果斷,雷厲風行。

她手裡握了一把槍,同時在腰裡又別了十幾把飛刀。

頓了一下,龍艷又從手提箱里取出一把槍,塞向蕭雲的手裡,道:「這個給你。你的武功再好,是敵不過槍子彈的。」

蕭雲笑了笑道:「我不會玩槍!」

龍艷頓時一臉的崩潰……這傢伙那麼聰明,怎麼連槍都不會用?身為龍組負責人的姐姐,難道在吸納他進龍組之前,沒有教過他用槍?

「這……我教你吧!」龍艷急了,準備教他如何使用槍枝。

畢竟尋找天機鏡還要依靠這個奇葩,眼下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出現什麼閃失,如果真到了關鍵的時刻,她情願自己一死,也要掩護好他,讓他安全地離開這個山洞。

誰知蕭雲將龍艷給他的那把槍,又還給了她,搖了搖頭道:「不用了,我不喜歡槍。對了,我也不允許你和他們硬拼的。」

龍艷一愣,道:「為什麼?難道你想讓我們兩人,在島國的特工面前,束手就擒嗎?」

蕭雲笑道:「你知道嗎,我在山洞裡點燃這麼一堆火,就是為了吸引那些人過來的,否則,接下來就不好玩了啊。」

什麼,他是為了故意吸引那幫人過來,才這麼做的?

她對這個脫離人類正常思維方式的傢伙,是越發的不解了。

蕭雲在說著這話的時候,他的眼睛又向洞外看了一下,在他的神識里,那些人已經越來越近了。

同時,一些雜七雜八的聲音也傳到了他的耳朵里。

「快,那個蕭雲和那女人,一定藏在那山洞裡,我們無論如何要將他們抓住,記住,要活的,我得將水神珠從那姓蕭的身上弄出來!」顯然,說這話的是冬瓜懶人的弟弟了。

蕭雲發現,這傢伙長得很年輕,而且還有一副英俊的外表,只是眼睛里殺氣太重。

「冬瓜君,我們聽你的!」

「冬瓜君,聽說那小子身上的血是好東西啊,他體內的天靈真元都在他身上的血液裡面!」

「對,將那小子抓住后,弄出水神珠后,然後再殺了他,喝他身上的血,吃了他身上的肉,以後我們可以直接到華夏,進入那個什麼畫仙山裡,可以奪得靈眼,為我大日本帝國服務了!」

蕭雲聽了,心中暗愣,果不其然啊,連日本的軍中特工也趕過來了。

讓他特別感興趣的是,圍繞在那冬瓜懶弟弟身邊的,居然有很多年輕的女人,一個個英姿勃勃,天生麗質。

媽蛋,這島國美女還真不少啊。

看的蕭雲一個勁地口水暗咽。

不錯,看來這次島國之行,還真沒有白來。

顯然,龍艷也發現山下有很多人朝這裡圍攏過來了。

「蕭雲,你為什麼要將這些人吸引過來,這不是自找麻煩嗎?」龍艷看著蕭雲一臉淡定的表情,錯愕地問道。

蕭雲笑了笑道:「我在松下褲帶子那兒聽說,冬瓜懶人弟弟的夫人名叫惠子,是一個頂級的美女,我想去會一會這位美女!」

對於蕭雲的答非所問,龍艷頓時氣得七竅生煙,這都是什麼時候了,這傢伙腦子裡還盡想著這種事情?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生氣歸生氣,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兒,在聽了蕭雲的話后,龍艷除了驚訝於這個奇葩竟然在這種時候,還惦念著別人家的美女老婆外,她還感覺自己在心裡生起一絲絲兒醋意。

那種醋意,如同細毛針一樣,扎得她心裡很不舒服。

特么的,難道這個傢伙心裡除了美女以外,再沒有別的什麼讓他掛心的了嗎?

龍艷不由得秀眉倒豎,一張俏臉上更是冰霜密布,她狠狠地瞪了蕭雲一眼,從牙齒縫裡擠出一句話來:「你還真夠邪惡的啊!」

「英雄愛美女,這是很正常的事啊!」蕭雲理直氣壯地道。

龍艷真是氣不打一處兒來了,狠聲道:「你這是給自己的無恥,尋找狡辯的理由!」

蕭雲哈哈一笑道:「冤枉啊,姐夫所言實是自古名言!」

「你……」龍艷欲言又止,心想還是算了吧,這都什麼時候了,跟這傢伙鬥嘴皮子,能被他氣得從心臟里飆出血來的。她也懶得跟這傢伙再爭什麼了。

此時,從山洞外面傳來了一陣紛至沓來的腳步聲,龍艷驚道:「不好,他們已經快到了。」

「別慌,我帶你到一個地方去!」

蕭雲神情淡定地從手上取下那枚儲物戒指,放在了火堆旁邊的一塊石頭上,眼見得龍艷換下的濕衣服也烘烤乾了,他伸手將那些衣服收拾了,塞進了手提箱里。

他一手拎了手提箱,一手拉著龍艷道:「我們走!」

「到哪兒去?」

眼看得那些人快撲到洞口了,這裡根本沒有退路,龍艷焦急問。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