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炎現在非常不爽,但他知道李沐沐對秦錦彥沒有那個意思,李沐沐是有自己獨立思想的女人,如果他過多的干涉沐沐的話,反而會造成反效果。

秦錦彥也知道自己不能在挑釁蕭炎的忍耐性了。

他哈哈一笑,對蕭炎說道:「恭喜小將軍終於求得沐沐的原諒,現在一切都已塵埃落定,不如朕為你和沐沐賜婚怎麼樣?」

秦錦彥知道蕭炎驕傲如斯,而且現在正在蕭舜天的孝期,他一定會拒絕的。

雖然他跟沐沐沒有可能了,但是能膈應蕭炎一下,秦錦彥表示還是很開心的。

卻不想蕭炎鄭重起身拱手謝恩,「多謝皇上恩典!」 秦錦彥沒有想到蕭炎真的會應下。

「你身上還帶著孝呢!」李沐沐提醒蕭炎,她知道蕭炎一直跟秦錦彥不對眼,他可不能因為與秦錦彥置氣不管不顧。

「皇上下旨賜婚,你就是我的未婚妻了!等我出了孝期再舉行婚禮即可!」蕭炎直起身子對李沐沐說道。

他恨不得現在就對天下人為李沐沐正名,哪裡肯放過這個機會!

秦錦彥一愣,他沒想到蕭炎的佔有慾居然這麼強大。

不過這也說明蕭炎在乎李沐沐,有這樣一個男人照顧李沐沐也好。

於是秦錦彥當場大筆一揮,給蕭炎和李沐沐賜了婚,並正是認命了李文博為皇宮藥材的供應商。

之前李文博雖然也被稱作皇商,但是並沒有被楚帝下旨委任過,秦錦彥這麼做,讓李沐沐的身份更高了一些。

第一皇商的女兒,配鎮北侯世子,所說差了點,但嫁女嫁高,也不算委屈了李沐沐。

「謝皇上!」蕭炎牽著李沐沐出來對秦錦彥謝恩!

秦錦彥受了他們二人這一禮。

之後秦錦彥與他們二人又閑聊了一會兒,直到總管太監來催,才放李沐沐和蕭炎回宮!

「皇帝也不好當啊~」李沐沐想起秦錦彥剛剛被叫走的無奈眼神,感慨的說道。

「天下之事都歸他掌管,他忙才正常!如果像楚帝一樣悠閑,離亡國就不遠了!」身為一個國家的大將軍,他當然希望皇帝更加勤勉一些。

「蕭炎,以後我還是少進宮吧!」李沐沐突然對蕭炎說道。

蕭炎當然求之不得,但是不知道李沐沐為何會有此想法,「為什麼?」

「我…我大概猜到了錦彥對我感情,我不是那種糊塗的人,當斷不斷,必受其亂!我要是總去見錦彥,萬一讓他誤會了我的意思,對咱們三人都不好!」

李沐沐原先對這些或許一竅不通,但是從她心裡住進了蕭炎,她也慢慢懂得了男女情事。

今日蕭炎雖說是秦錦彥宣他們兩人進宮,可秦錦彥一直在與自己交談,反而冷落了一旁的蕭炎。

之後秦錦彥玩笑的說要為他們兩個人賜婚,蕭炎卻急切的應下,他也是擔心秦錦彥坐上那個位置,不管不顧的重蹈楚帝的覆轍吧!

「再說!你這麼個大醋罈子守著我,我怕我總進宮,會被酸死!」李沐沐轉換了一種輕快的語氣。

雖然李沐沐說的是事實,但是蕭炎被李沐沐打趣,還是忍不住紅了耳根。

他一把攔過李沐沐,將人固在了懷中。

蕭炎在李沐沐的耳邊輕咬,「皇上已經給咱們兩個賜婚,你現在是我名正言順的未婚妻,我有什麼好醋的!」

李沐沐和蕭炎站在宮中道路的中間,宮中來往的宮女太監們都忍不住偷偷的往他們這邊看來。

蕭炎的聲音在李沐沐的耳邊酥蘇麻麻的,旁邊又時不時的有人經過,李沐沐雖然是一個現代女性,可還是忍不住有些害羞。

「蕭炎,別人都在看呢!你幹什麼,快放開我!」李沐沐在蕭炎懷裡掙扎。

「我抱我自己的未婚妻,有什麼好怕的!」蕭炎居然耍起了無賴。

蕭炎的手臂孔武有力,李沐沐掙脫不開,只好放棄。

「那你就抱著吧!是不準備出宮了嗎?」

「呵呵~」李沐沐和蕭炎的背後想起一聲輕笑。

蕭炎鬆開李沐沐,和李沐沐一同向身後看去。

是許久未見的蘇玥,「沐沐和小將軍的感情真好啊!」

蘇玥掩唇輕笑。

被蘇玥打趣,李沐沐有些報赫,「蘇玥姐姐不知道非禮勿視嘛!」

「你們二人擋在這路中間,想叫人不看都難!」蘇玥表示不是自己不躲開,是因為唯一的一條路被他們兩人霸佔了。

李沐沐偷偷的一腳踩在了蕭炎的腳面上,都怪他讓自己丟臉。

「蘇玥姐姐怎麼會在宮裡?你現在是娘娘了嗎?」李沐沐早就知道蘇玥的心意,此時調侃她一番,也算是報了剛剛被調侃的仇了吧。

誰知蘇玥並沒有露出李沐沐預料當中害羞或是高興的神情,反而眼神暗淡了下去,表情也變得有些落寞。

「我是來宮裡陪錦素的~她最近情緒一直不太好!我記得錦素挺喜歡你的,沐沐,你要是有時間也進宮來看看她吧!」

李沐沐想起那個天真活潑的姑娘,想來也是,親爹造反已經夠讓人糟心的了,結果叫了十幾年的哥哥居然不是自己的親哥哥,想必受到的打擊一定是不小。

「今日時間不早了,改日我一定去看看她!」畢竟是秦錦彥的妹妹,而且李沐沐對她的印象不壞。

「好!二位這是要出宮嗎?正好我也好回去了,不如一起?」蘇玥向前一步挽住李沐沐的手。

蕭炎避嫌的退開兩步,李沐沐自然不會拒絕。

「錦彥一直沒有娶妻,之前只是丞相之子還好,現在做了皇帝,文武百官難道就沒有人會提起這件事嗎?」

李沐沐一邊走一邊問道,蘇玥的年紀不小了,這麼多年也是因為秦錦彥的原因沒有議親,秦錦彥不是不知道蘇玥的心思,難道不準備給蘇玥一個交代嗎?

蘇玥深深的看了李沐沐一眼,「他心裡從來都沒有我!從前沒可能,今後我更加不會是他的選擇!」

李沐沐讀懂了蘇玥的眼神,看來他們早就知道秦錦彥對自己的心思,只有她還傻傻的不明白。

「為何?錦彥他給我和蕭炎賜婚了!」李沐沐晃了晃手中的聖旨。

既然秦錦彥給自己和蕭炎賜了婚,就表明要放下這段感情,蘇玥為何還說今後沒有機會。

「秦相的續弦是我的姨母,因為秦夫人的事情,秦公子…皇上他不僅恨的是秦相,連帶我姨母和我們蘇家的人一起恨上了!所以今後我絕無入宮的可能。」

誰能想到蘇玥等了這麼多年,竟然等來了這麼一個結果!

李沐沐一陣沉默,真是他們二人的事情,秦錦彥對她又是這樣的心思,她是在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沐沐,你不用想著安慰我!我心裡都明白!不過是有些難過罷了!」蘇玥還是那個溫溫柔柔的樣子,只是渾身散發著一種悲傷的感覺…… 「我現在住在李府,你要是有空可以去找我玩!」

李沐沐在宮門口與蘇玥分別的時候說道,說完她就後悔了,安慰人什麼的,她真的不擅長。

待李沐沐上了馬車,蕭炎又粘了過來,「元澤已經醒了,你還不回蕭府嗎?」

聲音里竟然帶著些幽怨。

「元澤還需要我的照顧,而且咱倆現在是未婚夫妻!我去蕭府不合適!」李沐沐回李府住了一段時間,覺得兩個人這樣有些距離反而不錯。

這可把蕭炎給鬱悶懷了,軟玉在懷多日,他已經習慣了,這段時間李沐沐沒在,他晚上睡覺都不香了呢。

「不行!你要不來,我就搬到你家去!」蕭炎又貼上來無賴的說道。

「別鬧!快幫我想想怎麼收拾八王爺那兩父女!」李沐沐還真怕蕭炎搬過來,趕緊岔開了話題。

「你直接去順天府告他們不就好了!秦錦彥不是答應會幫你了嘛!還怕定不了他們的罪!」

蕭炎把下巴放在李沐沐的肩膀上,懶散的說道。

在蕭炎眼裡,八王爺臭蟲一樣的存在,實在是不值得他們多費心思。

「我早就想過了,太便宜他們了!最後不過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還要給錦彥添麻煩!敢傷害元澤,我要的是他們身敗名裂!」

李沐沐從來不是什麼以德報怨的人,一如石清縣的劉月落,敢讓她丟了工作,她就敢攪了劉月落的婚事。

「那你想怎麼做?」蕭炎又把問題扔回給李沐沐。

李沐沐從來不用熏香,身上總是一股淡淡的皂莢的味道,蕭炎迷戀的把頭埋在李沐沐的脖頸間。

李沐沐感覺脖頸間酥蘇麻麻,好不容易把蕭炎拉起來扶正,「聽說明羽郡主正在選婿?」

李沐沐的眼中閃爍著狡黠的光芒。

「最近你們這些上流人士可有什麼活動?八王爺不是寶貝這個女兒嘛!我要讓她無人敢娶!」

別人穿越過來一到皇城就可有參加這個會那個宴的,倒是李沐沐從來都沒有見過,聽都沒有聽說過。

不是李沐沐殘暴,連十幾歲的小姑娘都不放過!李沐沐一早調查過了,這明羽郡主年紀不大,但是性格暴虐,但凡有丫頭在她手下做錯事,打罵都是尋常,動輒就是用刑,甚至打斷她們的手腳,把她們變賣到煙花之地。

一個女孩,年紀這麼輕就這麼殘忍,就算沒有元澤的事,李沐沐都想教她重新做人了。

她那個老爹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聲色犬馬!整日躺在脂粉堆里不說,還強搶良家婦女,跟他那個楚帝哥哥一個德行!

李沐沐當時看到這些情報的時候在心裡默默的問了一句,「好好的當個人不好嗎?非要去做畜生!」


「明羽郡主選婿的賞荷宴在五日後,到時候我也要去,你有辦法給我弄到一張請柬嗎?」李沐沐問向蕭炎。

「蕭府也收到了邀請,到時候你作為我的未婚妻,跟我一道去就是了!」


蕭炎鬱悶,李沐沐把一切都打聽的聽清楚的,為啥就不能對他上點心。


「不對啊!為啥八王爺府要給你送請柬?」李沐沐待了一會兒才回過味兒來,這八王爺邀請的都是未婚的少男少女,雖說是給明羽郡主選婿,但是也等於是個變相的相親宴。

「咱們今日才得皇上賜婚,我作為未婚的男子,受到邀請很正常吧!」

蕭炎滿意李沐沐的反應,傲嬌了起來。

李沐沐眯起了雙眼,「那要是我不問,你是不是都不準備跟我交代一下?」

李沐沐的語氣輕飄飄的直覺讓蕭炎感到了危險,「怎麼會!我也是才收到請柬,本都沒有打算去,要不是你問起,我都差點忘了!」

在李沐沐這兒,蕭炎從來沒有高興過三秒!為了不讓自家的女王大人生氣,蕭炎趕緊自證清白。

李沐沐『哼』了一聲,算是放過了他,「你說八王爺是秦翔的人,那他現在怎麼還敢這麼悠閑自在的給明羽郡主選婿?」

秦翔都沒有坐上皇位,他的黨羽秦錦彥又怎麼會放過。


「對了,秦翔現在是個什麼下場?都沒有聽你們提起過!」李沐沐這時才想起來沒有一個人提起過曾經的秦相。

「秦翔被圈禁在丞相府里,雖說進獻秦錦彥生母的事情為秦錦彥所不容,但是到底有二十年的養育之恩,所以秦錦彥留了他一條性命!」

因為對於秦錦彥現在的身份來說,秦翔相當於秦錦彥的禁忌,無人敢提!

百姓們知道后都在私底下說一句新帝重情重義,而知道真相的文武百官自然知道秦錦彥不能手刃親生父親,不然只怕會寒了眾人的心。

連親生父親都敢殺的君王,試問哪個人敢去侍奉。

「秦錦彥現在是楚家的人,自然不能去對八王爺動手,只要八王爺不反,秦錦彥就會一直給他該有的榮耀!所以他才敢這麼肆無忌憚。」

坐在那個位置上,盯著你的人太多,什麼隨性而為根本是不可能的,倒是身不由己的時候更多一些。

「真憋屈!」難怪蕭炎說他從不肖想這個位置,也就是秦錦彥,要是換成蕭炎,一定會稱為一位名留史冊的暴君。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