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凌身形暴掠而出,狂風呼嘯,黑斗篷也是緩緩脫落下來,露出了那清秀的臉龐,只不過,他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肅殺之氣。

「狠人蕭凌!竟然是他!」

看到蕭凌的真容后,全場的武修目瞪口呆,他們想了想前後經過,也唯獨蕭凌才敢這般殺進金錢會!

「不好!」

四大掌事聽到江狂的暴喝聲,也是身形微微一頓,當他們緩過神來的時候,已經發現蕭凌殺來了,他們已經是離弦之箭,不得不硬著頭皮上了。

「擋我者,死。」

蕭凌一步踏出,身上血氣沸騰,宛如九天之上的血河一樣,傾瀉而下,他抬手間,便是握住了無鋒劍,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他宛如天上降臨下來的絕世殺神。

咻!

蕭凌手持無鋒劍,一步踏出,一劍瞬間斬出,化為一道閃耀劍光,將為首的長眉老者斬成兩半。

「什麼!」

看到四大掌事為首的掌事連蕭凌一個照面都沒撐住,全場都是目瞪口呆,要知道,蕭凌還沒有使用九階玄器,若是使用了九階玄器,那還得了?

「殺!」

蕭凌又是一步跨出,無鋒劍橫揮而過,那靠近長眉老者的一個掌事,整個人的身軀同樣被斬成兩半,然後跌落在地上。

嘭!

擊殺了這名掌事後,蕭凌一拳狠辣轟出,霸道的拳勁橫空而過,將一個微瘦的掌事拍成肉沫。

咻!

蕭凌抬起頭來,望著最後一名妄圖逃走的掌事,他遙遙一指,紫蓮血火呼嘯而出,化為箭矢,直接洞穿了那名掌事。

僅僅片刻間,四大掌事全部身隕此地,沒有絲毫反抗的能力!

「逃!」

四大掌事被蕭凌滅掉后,其餘金錢會強者臉上慘白,作鳥獸散,朝著四面八方逃遁而去。

「火獄鎖!」

蕭凌目光冷漠,抬手一揮,紫蓮血火化為一條條火獄鎖,宛如蜘蛛網一樣,布滿天空,將那些金錢會強者全部留住。

咻!咻!咻!

火獄鎖不斷變化位置,破空而出,洞穿那些金錢會強者的身軀。

這些金錢會強者全部化為火人,從天空當中掉落下來,然後重重砸在地上,宛如下火雨一樣。

金錢會強者,幾乎是死傷殆盡!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武修皆是臉色劇變,便是那江狂也是身軀劇烈顫抖,眼中露出恐懼的目光。

這才過去了多久,蕭凌的實力似乎達到了新的層次,記得蕭凌來到葯域的時候,也沒有這般強悍!

「蕭凌!你想幹什麼?」

看到蕭凌朝著自己這裡緩緩走來,江狂幾乎是跌倒在地上,完全沒有了一家之主的風範,面對這個少年,他所有的仇恨,全部化為了恐懼。 「我要幹什麼?」

蕭凌冷冷一笑,道:「我蕭凌行事,從來就是有恩報恩,有怨報怨!你江家之人與我有仇有怨,找我便是。可你呢?用卑鄙手段偽裝成我,然後對我夥伴出手!」

「你都知道了?」

江狂眼中露出驚駭之色,他自認為自己行事很隱蔽,卻沒想到蕭凌似乎已經察覺到了。

「沒錯,就在剛才,你與錢儀的談話,我全部聽到了。」

蕭凌一步一步靠近江狂,臉色越來越冷,寒道:「我原本也不願繼續找江家麻煩,不過你的做法,已經徹底觸怒了我的底線!」

「所以,不僅是你,還有整個江家都要付出代價!」

這些話殺氣凜然,令得在場武修的身軀情不自禁地微微顫抖,他們知道蕭凌是徹底怒了,以蕭凌的性子,必定要滅掉江家。

「蕭凌!我告訴你古薰現在身居何處!」江狂連忙道。

「你說。」

蕭凌目光很冷,他已經察覺到江狂的小動作了。

「她在……」

江狂九星武尊的氣息猛然爆發開來,作為江家家主,他也見過了不少風浪,眼下的情況,唯有拚死一搏,才能夠搏得一線生機。

「她在地獄!你下去見她吧!」

江狂獰笑一聲,一掌狠狠地拍出,空間頓時崩裂開來,一道橙色的手印頓時凝聚而成,足夠有數丈大小,朝著蕭凌心口拍去。

看到江狂出其不意地出手,不少武修目光一凝,顯然沒有料到江家家主也有這種耍手段的時候。

蕭凌冷笑一聲,無鋒劍一揮而過,轟在了那橙色手印之上。

無鋒劍將橙色手印撕碎后,恐怖的攻勢,沒有拖泥帶水,直接將江狂的一條手臂斬了下來。

「啊!」

江狂忍不住慘叫一聲,蕭凌的實力超乎他的預料,能夠在瞬間擊殺四大掌事,這等實力,足夠將他當面擊殺,然而蕭凌卻沒有立馬這麼做。

「蕭凌!」

江狂忍不住咆哮一聲,想要繼續抵抗。

嘭!

蕭凌屈指一彈,紫蓮血火化為一道火線,洞穿了江狂的丹田,將江狂九星武尊的修為全部廢掉了。

「江家家主竟然不是蕭凌一招之敵!」

在場的武修們倒吸一口冷氣,蕭凌廢掉江狂,彷彿是做了喝茶吃飯一樣簡單的事情,要知道,江狂可是名動葯域一方的強者啊!

「江狂,你犯我在先,觸我逆鱗,我咒殺你全族!」

蕭凌將無鋒劍插在地上,腳踩江狂胸膛,他屈指一點,點在江狂的眉心上,緊接著,他抬手一揮,一道道細微的血線被他拉扯出來,這些都是江狂的精血。

「狠人蕭凌要做什麼?」

在場的武修看到蕭凌這種舉動,他們露出疑惑之色,根本沒有見過這等手段。

「啊!」

江狂發出凄慘的叫聲,他的精血幾乎是被抽幹了,整個人都變成皮包骨頭,不過他沒有死,因為蕭凌用生氣吊著他的性命,讓他好見下接下來的畫面。

「弒天咒,血脈咒殺。」

蕭凌雙手捏訣,江狂的精血不斷環繞穿梭,最後編製成一種詭異的血圖,而這張血圖散發著玄奧的氣息,似乎蘊含著無盡法則。

血圖之中,有著許多細小的血點,這些都是江家的血脈。

弒天咒乃蕭凌突破武尊時掌握的手段,弒天咒裡面的咒術,蕭凌很少用到,今日用的正是最為狠辣的血脈咒殺。

血脈咒殺,可以以一人精血為血引,咒殺此人全族!

以蕭凌的實力,自然不能將神武大陸每個地方的江家人咒殺掉,但整個葯聖城卻可以!

「整個葯聖城的江家人,全部得死,先從他開始。」

蕭凌屈指一彈,點在了一個血點上面,頓時間,血點為顫,似乎牽動了某種玄奧法則。

同時,蕭凌也看到了此人是誰。

在葯聖城的花舞閣一處小房間之中,只見一個江家弟子,正在一個濃妝女子身上肆意征戰著,氣喘吁吁,大汗淋漓。

「我說江少爺,如今江家家主兩個兒子全部死在蕭凌手中,那麼江家家主之位,可以說是後繼無人了。」

濃妝女子看著累癱在自己身上的江家少爺,嬌喘道:「你說你爹是江家家主的弟弟,你說他能不能繼承江家家主之位,未來的話,你有沒有機會繼承江家家主之位?」

「呵呵,我那大伯的兩個兒子全死了,可以說是成為了孤家寡人。」

江少爺冷笑一聲,道:「我爹要繼承江家家主之位,那還是未知數。畢竟,我大伯正值壯年,可以再添子嗣,除非他死了,我們才有機會。」

「據說,殺死江家那兩個少爺的人是狠人蕭凌。」

濃妝女子道:「狠人蕭凌風頭正勁,可謂是威震葯域,如果江家家主去找蕭凌報仇,最後被蕭凌除掉,那樣的話……」

「你的意思是指……」

江少爺雙眼微微一眯。

「江少爺可以煽風點火,讓江家家主為自己的兒子報仇,到時候,江家家主不敵蕭凌,或者直接被蕭凌殺了,這一切都水到渠成了!」濃妝女子道。

「呵呵,都說最毒婦人心,你的想法很符合我胃口!」

江少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道:「就按照你說的去做,等到時候我爹坐上江家家主之位,我就帶你吃香的喝辣的!」

說到這裡,江少爺準備再干一場,結果他發現自己全身無力。

「我怎麼了?」江少爺滿臉疑惑。

「啊!」

濃妝女子慘叫一聲,她駭然發現江少爺全身漸漸融化,從頭到腳,全部化為了一灘血水,弄得她一身都是,當她爬起來的時候,那些血水漸漸化為虛無,全部消散不見,似乎從來沒有出現過。

「活見鬼了!」

濃妝女子摔門而出,也沒有穿衣服,這簡直就是她一生當中見過最匪夷所思的恐怖一幕!

一個好端端的大活人,直接化為一灘血水,最後消失不見了,彷彿從來沒有出現在過這個世界一樣。

這恐怖的一幕,不僅發生在花舞閣,在葯聖城其他吃喝玩樂的地方,接連不斷發生著。

有紈絝的江家弟子,有修為高深的江家強者,還有管理江家貿易的人員,只要是有江家血脈的人,全部在這一刻化為血水,最後消散不見。

這些江家人死在不少人面前,引得不少人驚叫連連,覺得這太詭異了。

「殺!殺!殺……」

蕭凌隨手捏著這些血點,彷彿在捏螻蟻一樣,他的心沒有一點波動,江狂做的事情,必須要用血的代價償還,眾人覺得他好招惹,那他就要讓這些人頭皮發麻,讓這些人骨子裡恐懼他。

血脈咒殺,不知殺死了江家多少人,這些人無論是男女老人,老弱病殘,只要是有江家血脈的人,全部被蕭凌咒殺了。

只要是在葯聖城的江家人,難逃一死,以蕭凌的實力,足夠將這些人全部咒殺了。

「死的差不多了。」

蕭凌將血圖上的血點全部捏爆后,只留下最後一個血點,這個血點正是江狂。

「怎麼樣?這感覺如何?」

蕭凌目光漠然看著江狂,整個江家已經被他滅族了,現在只剩下江狂一個人,並且,他在滅殺這些江家人的時候,也用靈魂力讓江狂看到了那血腥畫面。

「你,你不是人!你是魔鬼!」

江狂沒有死,幾乎是用出最後一口氣說出這些話。

江狂雙眼瞪得很大,布滿了血絲,他怎麼也沒有料到蕭凌擁有這樣恐怖的手段,可以掌控精血,隔空咒殺江家人。

江狂內心甚至是哀求蕭凌給江家留一絲血脈,畢竟,江家在遠古的時候可是超級大家族,可謂是威震神武大陸,如日中天,如今到了他手中,全部被他送葬了。

蕭凌咒殺江家人的畫面在他腦海不斷掠過,看到這些江家人全部身死,他內心在抽搐,在害怕,如果世界上有後悔葯,他一定會傾家蕩產買這後悔葯,他後悔招惹蕭凌,後悔協助錢儀抓走古薰,可惜,世上沒有後悔葯,一切都不能重新來一遍。

「江狂,這是你自作孽,逼我的。」

蕭凌目光很冷,寒聲道:「接下來輪到你了,作為江家家主,你應該下去到江家人面前懺悔,懺悔你所做的一切事情。」

說到這裡,蕭凌捏爆了最後一個血點。

噗!

江狂身體緩緩抽搐,緊接著,在無數道驚駭的目光注視下,江狂整個人化為了一灘血水,最後漸漸消散不見。

至於蕭凌,血脈咒殺了江家所有人後,那血圖的光澤越來越濃郁,江家人的血脈,幾乎是以一種奇異的姿態,全部匯聚到血圖之中。

蕭凌隨手一招,血炎呼嘯而出,便是將血圖煉化掉。

蕭凌施展弒天咒的血脈咒殺,消耗了諸多靈魂力,只不過,他現在靈魂力強大,江家人的數量不算太多,滅掉了這些人還在他掌控範圍,畢竟,他只滅殺了葯聖城這個區域的江家人,至於其他地方有沒有江家人,他也懶得多管了。

「蕭凌他究竟做了什麼!」

看到江狂詭異死去,有許多武修有些不解,露出疑惑之色。

「不好了!江家的人,幾乎全死絕了!他們的死法和江狂一樣!」

有消息靈通的人,第一時間就得知了這個消息,立馬告訴了在場的所有武修。

「什麼!江家人全部死絕了?」

一時之間,在場的所有武修傻傻地站在原地,目光露出錯愕之色,覺得這實在有些天方夜譚,蕭凌就在那裡對著血圖隨便捏了幾下,就將江家人全部滅掉了?這樣的手段也太恐怖了吧! 「可靠消息,江家人就在蕭凌使出詭異手段的時候,在葯聖城全部接連詭異死去,他們的死法和江狂一樣,全部化為血水,最後消失不見了。」

有一個身份尊貴的武修得到消息后,又看到蕭凌殺死江狂的過程,立馬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也就是說,蕭凌剛才的手段,以江狂的精血為引子,隔空殺死擁有江家血脈的所有人了?」有人忍不住咽了咽唾沫,說出了這句話。

全場死寂起來。

這種隔空取人性命的詭異手段,簡直就是聞所未聞,只要一人的精血,就可以隔空咒殺擁有這種血脈的人,這種手段,神武大陸上幾乎沒有吧?

不少人開始瑟瑟發抖起來,他們害怕了,因為有不少人想要收拾蕭凌,現在發現蕭凌有這樣逆天的手段,若是得罪了蕭凌,那可是滅族之禍啊!

這一次,蕭凌狠辣的手段,滅掉了整個江家,讓不少人心中驚恐不已。

緣定大宋之南菱郡主 「你們都給我記住了,千萬別給我招惹蕭凌!若是讓我發現誰招惹蕭凌了,殺無赦!」

一時之間,不少家族族長立馬吩咐下去,他們可真的被嚇到了,若是誰招惹蕭凌了,蕭凌用這種詭異手段的話,那麼他們整個家族都要徹底完蛋!

強如江家,就在剛才灰飛煙滅,整個江家人全部死絕,沒有誰敢重蹈覆轍,走江家的老路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