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芸這會兒更加緊張了,要說到正題了,她自然緊張了。 「是啊,師娘。」白雲飛叫的師娘很是親熱地道。

「師娘,你說,如果一個女人喜歡的男人,以前還有其他女人,那個女人,甚至還給他生下過一個孩子,這個女人,會能夠接受這個現實嗎?」

白雲飛把話說得極力委婉了。

那個女人,卻是聽了,一下竭力激動了。

她強忍著激動道了:「如果真有這樣一個女人,我想,那個女人會的。如果我說,那個女人,可能也在找那個女人,找了很久,你會相信嗎?」

似乎擔心什麼,這個溫婉女人又是激動的解釋補充起來:「找她,不是為了除掉她。而是,不找到她,她自己的心裡也不會安心,她會一直心疼,她的夫君,心裡放不下這件事。她想要這件事,可以有個結果。這話,你信嗎?」

「這是在打什麼啞謎?」在旁一側的任長老,開始還覺得稀里糊塗的,但是,突然,他醒悟過來了,然後,立即悄悄離開了這裡,想要去往什麼地方報信去了。

「任長老,站住!你敢胡言亂語,以後,天火門絕對會容不下你!」溫婉的掌門師娘,突然發出嚴厲的喝止聲,喝止住了暗中離開的任長老。

「夫人,我……」任長老為難了,一時間,不知如何進退,只能夠呆站住那裡了。

白雲飛一時也不清楚,這個女人阻止這個任長老,是好心還是惡意,所以,暫時做壁上觀。

但是,剛剛女人不阻止這個明顯參透出來什麼的任長老去通風報信,白雲飛也會出手阻止住他的。

因為,任長老悄悄離開去報信的樣子,很可疑。

白雲飛這回過來,是一心想要替媳婦蔣芸了結這個心事的,所以,各方面,都是特別用心。

這會兒,即使有個鬼鬼祟祟的任長老,也別想躲開白雲飛的眼睛注意。

「你是你說的那個女人的孩子嗎?不像啊。不,你不是,還是她是……」這個時候,女人注意到了在白雲飛身邊,神情一直很詭異獃滯的蔣芸了。

她激動的想要去握蔣芸的手。

白雲飛卻是一下擋住蔣芸,護在前面的道了:「你也不能確定,我說的是誰。不過,你的態度,讓我有些了解了。接下來,有些話,我就可以先跟你說清楚了。不管是那個女人,還是那個女人給那個男人養育大的孩子,她們母子兩人,都不會挑戰現在的那個女人,還有她的子女。名分都可以不要。私下裡往來都可以,只要不老死不相往來就行。」

「這話,是真的嗎?」那個女人聽了這話,心裡也像是放下了一個巨大的擔心一樣。

白雲飛淡淡笑著道了:「是真的。我說出來的每句話,我都可以當家做主。」

「那你到底是誰,我怎麼知道,能不能夠相信你。」女人竟然含著眼淚問起了。

白雲飛笑著,告訴這個從一開始就讓他很有好感的女人道了:「我是白雲飛,朝雲城飛雪公會的會長,是劍宗,斬宗,刺宗,杖宗的四門派弟子。是的,我知道這很難讓人相信,但是,我說的都是真的。四大門派的掌門,都跟我很有情義,一些是我的掌門師父,一些是我的師兄,一些還是我的岳父母。所以,我可不是什麼無名小卒,我說的每句話,都有效力。」

「小小年紀,就敢口出狂言!」

叮噹,咣,咣,一個什麼東西,重重拄在地上的聲音傳來。

是拐杖!

一個老婦人,富貴,面容看著慈祥,但是,氣勢霸道的帶著一眾侍女走來。

「婆婆!」

這個老婦人出現,立即讓之前的溫婉女人,十分擔心的過去攙扶了。

「靜嫻,你心善,娘知道。可是,有些事情,還是要乾淨利落處置的好,否則就會後患無窮。行了,我知道你不會處置好這樣的事情,接下來的事情,娘來處置就行了。你要是想要留下,站在一旁看就行了。沒有要緊事,就不要開口說話。」老婦人口氣說話,從來都是不容人質疑。

面對如此盛勢的婆婆,之前還挺能夠說話的溫婉女人,此刻,也都只能夠夾著尾巴做人了。

看來,多年媳婦熬成婆,這樣的現象,還是很普遍的。

婆婆一級,就能夠壓死兒媳婦啊。

對此,白雲飛挺不屑的。

他雖然贊同兒女孝順,但是,卻也極度反對愚孝。

他從來認為,兒女當有擔當。

長輩對的事情,要支持。

不對的事情,就該指出來,該反對就要堅決反對。

一昧的愚孝,只會造成世上本不該有的更多悲劇出來,就好像蔣芸的娘一樣,當年,好像就是因為男方的母親太過強勢,楚離這個兒子,也沒有表現出來多大的擔當,面對這個老婦人的咄咄逼人,一再的退讓,才是造成了如今多大的悲劇。

讓蔣月嬌,十幾年來,獨守空房,還要努力出攤做小生意,養活他的女兒,真是辛苦至極了。

是以,初次見面,白雲飛就是對這個老婦人,非常沒有好感。

他之前跟那個溫婉女人說話委婉,那是因為,對方是個可以交流的人。

但是,顯然,眼前的老婦人,絕對不是。

這是一個頤指氣使,自以為是慣了的人。

對這樣的人,白雲飛就覺得,要狠狠滅她的威風,讓她知道,這個世界,不是圍著她轉的才行。

「就是你說些胡言亂語的事情,弄得我天火門雞飛狗跳,連我的安生也被攪合了。那你,今天就別想離開這裡了。我看你以後就長住天火門吧。再也不要離開了。」那個老婦人,貌似平常的口吻,但是,其實十分惡毒地道。

這是想要圈禁白雲飛,還是甚至會之後直接殺人滅口?

果然,最毒老婦人心。

白雲飛馬上淡淡的笑了:「老太婆,你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你看你,年紀一大把,都細皮嫩肉的,怕是這輩子,都沒有吃過什麼苦吧。你就是一個被慣壞的老太婆,可惜,別人會慣壞你,我不會。你放心,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天高地厚的。」

「狂妄!小子們,你們還等著什麼,還不把這個人給我拿下!」

「竟然有人敢對老身也口出狂言,你們還等著做什麼!」

雖然老婦人一番話,重重拐杖一拄地,身邊的天火門弟子,立即不能在什麼也不做了,立即此刻,一起舉劍,呵斥白雲飛,交刀不殺! 「交刀不殺!」

「交刀不殺!」

「交刀不殺!」

整個天火門的弟子,一起大喊著這句話,氣勢還是很驚人的。

看到馬上就要刀劍相對,那個叫做靜嫻的溫婉女人,還想開口阻止,可是,剛開口,就是被老婦人一個眼神,給嚇退了。

終究,婆婆大於天!

她一個兒媳,就算是楚離來了,也一樣改變不了什麼,一樣,只能夠俯首帖耳。

面對此情此景,蔣芸反倒不緊張了。

她跟娘,同仇敵愾,此時,已經握緊了武器,準備跟白雲飛一起戰鬥了。

白雲飛卻是笑著扭頭,輕聲安慰自己的媳婦道了:「真有戰鬥,也不用你參加。你聽話,乖乖看著就好。難道芸兒,真的會以為,這些人,能夠傷到我啊。」

這話說的也是,白雲飛的實力如何,蔣芸是心裡最清楚的。

白雲飛這樣說了,她才是輕輕感到安心一些的,暫時握著武器,享安心受著夫君的保護了。

安頓好了媳婦,白雲飛才是扭頭,對著整個天火門道了:「交刀不殺,喊得聲音,倒是挺大。不過,你們,顯然沒有那個實力。殺你們,如切瓜砍菜,根本不值一提。小弟我,曾經是殺過幾百人的大紅名,根本不在乎手上多殺幾個人,多添幾筆血債。只不過,我媳婦,總算是跟天火門有些淵源,雖然我看你們不爽,但是,還是饒你們這些普通弟子一些小命吧。老太婆,你不是挺狂嘛?這樣吧,你把你天火門的高手,都叫出來。今天,我要挑戰你們整個天火門,我要讓你們天火門知道,什麼叫做,天高地厚!」

「狂妄!狂妄!狂妄!」

老太婆聽了白雲飛這話,憤怒的拿著沉重的金屬拐杖,重重砸地。

不過,這有什麼用。

白雲飛有恃無恐的樣子,的確是嚇退了不少天火門普通弟子。

畢竟,這會兒不是演戲。

這會兒,是要真的廝殺了。

生死,總是不好玩的。

「任長老,你挑選一個實力過得去的弟子,跟他打!」老太婆命令那位任長老道了。

「天陽,你去!」任長老也按照吩咐,立即挑選了一個弟子上前。

「師父!」那個叫做天陽的弟子,立即上前來。

「用師父的赤火劍,一定不要輸了啊!」這位天陽弟子,顯然是這位任長老的得意弟子,不然,不會讓他出戰,還送他自己的武器使用了。

「多謝師父。弟子一定會為天火門爭光,不辱師命!」領受了師父武器的天火門弟子,立即也是激動不已,頗有士為知己者死的衝動。

就在這天陽弟子,就要用師父的武器出戰的時候,白雲飛已經搖著頭道了:「我不是針對這位師兄,我是想說,今天在場的天火門弟子,都不可能是我一招之敵,所以,我看還是你任長老親自上陣了。別為難弟子了。他們還年輕,我不想把他們打哭了。」

「你太狂了!」就連任長老都覺得白雲飛太狂了,看不下去了。自己果然拿了弟子手裡剛剛送出去的武器,然後自己走上前來,像是要迎戰白雲飛了。

那位叫做天陽的弟子,不用出戰了,卻是突然偷偷鬆了口氣。

白雲飛的口氣之大,讓他一開始,就沒有了可以戰勝的信心,所以這會兒,不用他上去出醜了,他心裡還是十分感激白雲飛直接挑釁了他的師父的。

「今天,我就教你怎麼知道尊老重老!」握著武器,任長老十分認真生氣的道了。

白雲飛笑著,直接發出了決鬥邀請道了:「廢話少說,刀劍底下見真章吧。」

「好,老夫也正有此意!」任長老哈哈大笑,立即接受了挑戰邀請,然後,倒計時三秒!

三,

二,

一!

決鬥開始!

時間剛到,這任長老,立即就是騰空而起,釋放起天火門的大招,烈焰焚天來!

天火門的五重技能,還是長老打出的,自然威力不可小視!

一眾天火門弟子們,看到那騰空而起的任長老的飄逸身影,立即覺得,彷彿已經看到了白雲飛一下就是在任長老的天火焚天之下,瞬間被秒殺落敗的身影了。

但是,下一秒,天火還沒有落地,任長老的身影,卻是已經直直墜落在地上。

轟!

任長老氣血盡失的,虛弱的坐在地上。

任長老敗!

此刻,任長老落敗的挑戰通告,也已經同時發布出來了。

看到這個通告,立即讓所有天火門的弟子,不敢置信的看向白雲飛。

他竟然贏了?

贏了?

而且是一招?

白雲飛此刻已經淡淡的傲然站著道了:「真是太弱!我的一招都接不住!再換個高手來!」

「任長老,你是怎麼一回事!真是給我丟臉,下去!」老太婆見到是這個結果,自然氣不可奈,也不在意任長老的尊嚴了,直接讓他下場,省的給她丟人。

「老夫人,剛剛任長老只是輕敵而已。我看,接下來,就讓本座來應對這個小子吧。不然,他還會以為我天火門無人了。」

「原來是韓長老。有勞了。」見到是韓長老出馬了,老婦人的神情,多少好了些了。

看來,這個韓長老的實力,大概要比那個任長老高不少了。不然,天火門的弟子不會因為見到是他出戰,就放心不少了。

「韓長老要動手了,這回不能夠再輸了吧?畢竟是五大長老之一了。不是任長老末座長老可以相比的。」天火門弟子,也跟著因為韓長老的出現,而覺得有些勝算了。

但是,也一樣明顯能夠看得出來,即使是韓長老出戰,天火門的弟子,也並沒有因為這樣,就是覺得可以高枕無憂了。

實在是,剛剛白雲飛的一招秒殺任長老的驚人實力太讓人印象深刻了。

任長老就算是末座長老也罷,可總歸也是一名長老,竟然連一個普通少年的一招都是接不住,這至少讓所有的天火門弟子都刷新了實力的觀念。

原來一個少年,也可以把一個修鍊了幾十年的實力長老,給一招秒殺掉的。

同樣是少年,怎麼他們跟這個白雲飛的差距,卻是這麼大呢?

如今,他們還實力渺小的需要在師門學藝,可像白雲飛這樣的人,卻是已經可以一招秒殺他們的長老了,甚至還要妄言挑戰他們整個門派了。

這真是應了那句話,人比人,要氣死人! 「可以開始了。」

韓長老傲然面對白雲飛,五大長老風範,果然名不虛傳。

讓底下的天火門弟子,都是很佩服的。

白雲飛淡淡一笑,發出了決戰邀請。

白雲飛的輕鬆,無畏,同樣,也讓天火門弟子見了,印象深刻。

畢竟,這樣的少年,對陣韓長老這樣的高手,也能夠氣定神閑,真的是不多見啊。

3,

2,

1!

決鬥開始!

時間一到,決鬥一開始,韓長老的身子,也騰空而起。

不過,他這回,不是先像任長老一樣出大招攻擊了,而是採取了很保守的戰法。

先出天火門的神佑技能,讓他自己近乎無敵,之後,再給自己不停的加有利天火系技能傷害的祝福狀態,等到天火技能傷害堆積到最頂點的時候,再發出大招,一招天火焚天,這樣,就絕對可以輕鬆秒殺白雲飛了。

這是採取先立於不敗之地,然後再后發制人的保險戰法。

雖然是后發制人,但是,反倒能夠出奇制勝!

天火門的天火技能,因為都是天火系技能的關係,釋放時,都會烈焰熊熊,所以,技能效果,很是震撼人心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