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建軍點點頭,他也是這麼想的。還有趙國慶,同樣如此。他不會因爲他是他弟弟就網開一面。這不是家務事,他們已經犯法了,他絕不姑息,也不想姑息。

金名被拉走,關了起來。整個事件也水落石出——趙國慶因爲對蔡建軍懷恨在心,所以夥同朋友一起偷走了他的孩子。但是因爲沒有造成嚴重傷害,兩個人只被下放到勞改農場,勞改1年。

趙國慶因爲不滿十八,去了少年勞教所。而金名只是“從犯”,事件傷害也不重,判得也不重。

這個結果是蔡建軍決定的,他沒有再審金名,審出來的可就不好聽了,就連趙國慶交代那些,他也沒有記到檔案裏,也沒有告訴任何人。

其他人也沒什麼意見,蔡建軍自己“審”出來的的這個結果完全合情合理,最後處罰也合情合理,沒什麼需要置喙的地方。

這件事幾天之內就被確定下來,因爲去的是勞改農場,時間又短,手續就少。

“這件事要不要告訴孩子他奶奶?”姚曉靜抱着妞妞說道。她已經不叫郭宜媽了,一律以“孩子他奶奶”代指。

蔡建軍點點頭:“問問明天去。”告訴早了,他的耳根子就早不清淨。

第二天,蔡建軍來到了姥爺家,告訴了他們整件事情。

孩子丟了,他着急上火,但是並沒有告訴他們。告訴他們有什麼用?全城的同志都幫忙在找了,人手已經夠了。多他們幾個不多,只會讓他們跟着着急上火而已。

而且姥爺年紀大了,他不想他擔心。

郭老頭確實擔心,即便現在孩子平安回來了,他還是嚇得臉色發白。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真是家門不幸啊!”郭老頭啪啪拍着桌子,對着郭宜吼道:“都是你養得好兒子!竟然幹出這麼喪盡天良的事情!”

郭宜卻完全沒聽見,而是看着蔡建軍喊道:“孩子不是沒事嗎?不是找回來了嗎?怎麼還把你弟弟抓起來了呢?怎麼還要去勞改農場呢?不至於啊!”

蔡建軍笑了,笑容裏有說不盡的嘲諷和苦澀。他就知道是這樣。母親從來不喜歡他,只喜歡弟弟。在她眼裏,他的女兒一條命,都比不上他弟弟一根汗毛重要吧?

他覺得如果妞妞最後因爲趙國慶的疏於照顧死了,郭宜現在都得求他原諒趙國慶,而且是跪着求他,逼他原諒。

不用等妞妞死了,郭宜現在就可以跪。

郭宜站了起來:“建軍,我求求你,你放過你弟弟吧!他還小不懂事!他還未成年呢!他還沒娶媳婦呢,這進了勞改農場,讓他以後怎麼做人怎麼娶媳婦啊?孩子都沒事,這件事就算了吧!”郭宜說完噗通一聲就跪了下來。

跪的非常結實,非常誠心。

蔡建軍站着沒動,低頭看着母親,任她跪在眼前。 “你說得什麼話!你還是不是個母親!”郭老頭一個茶杯扔在郭宜腳下,氣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兩個一直安靜的舅舅舅媽立刻過來勸他。再因爲這個糊塗妹妹把父親氣出好歹來可不行。

蔡建軍不顧地上的碎瓷片,也跪了下來,跟郭宜面對面。

“我不能滿足你的要求,因爲那是我的 女兒,我生了她,把她帶到這個世上來,就要好好照顧她,教育她,對她負責。不會像你一樣,要麼不管不顧,要麼溺愛上天,教得不成樣子。”

這是蔡建軍第一次說出心裏話,第一次指責郭宜的偏心。

郭宜的心內疚了幾秒鐘,就像沒聽見般繼續求着蔡建軍。到底是溺愛了十多年的孩子,溺愛他已經成了慣性。

“這是幹什麼,成什麼樣子。”大舅過來拉起了蔡建軍,媳婦則拉起了郭宜。

“你也是!還有臉求建軍饒了那個熊玩意!要是我,現在就去打死他!清理門戶!”大舅訓道郭宜。

郭家從上到下,就沒有不討厭趙國慶的,真是太熊了,看看他都熊到什麼地步了!

“他不是又把孩子送回來了嗎?他沒有壞心,他就是想嚇唬嚇唬建軍,真沒有壞心!”郭宜狡辯道。

“有這麼嚇唬的嗎?偷幾個月的孩子出去一天,出了事怎麼辦?”郭老頭罵道。

“這不是沒出事嗎….”反正郭宜就認準了這點,沒出事,什麼都可以忽略。

蔡建軍沒吱聲,沒有告訴他們趙國慶偷孩子的真實目的。這件事到他這裏就爲止了,有關封華名聲的事,他不會對任何人說,就連姚曉靜,他都沒有說。

他怕姚曉靜怪封華連累她的妞妞受了無妄之災。

“媽,人明天就走了,明天早上你可以去送送他。”蔡建軍說完,跟衆人告別離開了。

他不傷心,他現在有愛他的老婆孩子,有愛他的奶奶,有親如兄妹的封華,沒有母親就沒有母親。反正,他從來就沒有過。

第二天一早,郭宜自然是一大早就去了派出所,見到了趙國慶。

“媽,你救救我!”趙國慶見到郭宜就求道。


郭宜的眼淚立刻就下來了:“媽媽對不起你,媽媽無能爲力啊,我都跪下來求你哥了,也不好使。”

“一個小丫頭片子,怎麼就那麼矜貴了!又沒死,只是餓了一天罷了!憑什麼關我1年!”趙國慶是一萬個不服的。

抓封華這個事,他從頭到尾沒參與啊,他頂多是偷了個孩子,還只有一天,就送回去了!怎麼就得判1年了?

如果沒有封華,他判得肯定更多,蔡建軍殺了他的心都得有。

因爲姚曉靜懷孕的時候蔡建軍失蹤,她的心情就不好,生活待遇也急劇下降,導致妞妞先天體質和性格都有些不好。

再加上哭一天餓一天,嚇一天,眼看就有出氣沒進氣了。即便他送回去,如果沒有封華在,蔡建軍找回孩子之後,妞妞也得大病一場,能不能挺過都得看天意了。

他能好好地站在這,不是因爲他做的事不夠惡,而是因爲有人幫他化解了而已。

“媽,你再去求求他!多求幾次就行了!”趙國慶說道。這也是個不管不顧,只會逼別人的。

郭宜還真去了!

可惜她沒找到蔡建軍,蔡建軍就知道會這樣,躲出去了。等她找到蔡家,那邊機靈的同事趁機押着趙國慶走了。

郭宜一進蔡家大門就跪下了,也沒看屋裏都有什麼人,反正跪就對了,不跪不好說話。

有的人越活越明白,越來越通透,有的人卻是年紀越大越糊塗,真是白活那麼大歲數了。

“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求求你們饒了國慶吧~”郭宜閉着眼睛哭道。她到底還是害羞的,沒敢睜眼看眼前的人。

結果等了半天也沒人扶她起來,連句軟話都沒有。這不應該啊…..她這個婆婆都給兒媳婦跪下了,兒媳婦好歹得讓一讓,不然她就得被人戳脊梁骨!

郭宜好奇地睜開眼,原來坐在主位上抱着孩子的不是姚曉靜,竟然是封華!

跪錯人了。

姚曉靜早悄悄躲到廚房去了。她如果真讓婆婆跪了,還真不好聽。總有一些人同情弱者。

封華老神在在地坐在椅子上,她可沒有受不起一說,按理她活得年紀都比郭宜大一倍了…誰的跪她都受得起。

妞妞吃她一跪也沒什麼大毛病,她養出來的好兒子差點要了她的小命,跪一下道個歉也沒問題。

郭宜吃了個悶虧,也沒敢跟封華理論,擡頭找準了姚曉靜的位置,就要換方向。

“我勸你還是省省。”封華說道:“跟誰求情都不好使,要我說,盼他1年都是少的,還只是去少年勞教所。”

郭宜氣得胸口大喘氣!

“而且你求也晚了,人現在沒準都被拉走了。”封華說道:“你這個當母親的也是,不想着爲他準備點吃的喝的穿的,竟想些沒用的,現在好了吧,人都走了,你準備也來不及了。”

郭宜氣得頭髮都豎起來了,一下從地上站起來,指着封華就要開罵。

封華看了她一眼,郭宜立刻像被涼水潑了,透心涼,啥話都不敢說了。

“這裏不歡迎你,慢走,不送。”封華替主人逐客道。這話也就她說最合適,姚曉靜是不能說的。

郭宜正被封華嚇住,乖乖地就出來了,走出好遠才反應過來,她怎麼這麼聽話!

郭宜立刻回身,要再回去,可是腿怎麼也擡不起來。想想封華剛纔的眼神…..算了算了,她還是去看國慶還在不在了吧。

自然是不在了。

郭宜哭着回家了,她也知道鬧沒有用,而且給蔡建軍沒臉,她的日子也不好過。她以後的日子都得指着他呢。

至於被關了1年的趙國慶,以後估計更指不上了。

封華在蔡家呆了半天,看到小妞妞真的沒事了纔回去。

這條小池魚真是夠無辜的,她真的很內疚。她現在格外見不到小孩子受傷害,特別是因爲她受傷害。 回去的路上,封華和方芳慢慢騎着自行車,看着漫山遍野的綠色,感受着春天的氣息,心情特別好。

一隻野鴨從眼前路過,消失在河邊的草叢裏,封華突然想起她忘了一件事情。答應故家屯的鴨子還沒兌現呢!

這都5月份了春暖花開了,過幾天就要立夏了!估計他們眼珠子都要盼出來了。

封華回到家就藉口洗澡拒絕了方芳來找她玩,關上門就進了空間。

蔡老太太正在空間裏收菜。

“奶奶,你怎麼不提醒我!村裏人是不是都急死了?”封華嗔道。

“急去唄,早一天晚一天有什麼關係。”蔡老太太低頭摘着黃瓜,不在意道:“我看你最近總是犯困,還是多休息休息好,別爲了幾隻鴨子再累到。”

封華立刻抱住蔡老太太的胳膊:“還是我奶奶疼我。”


“最近怎麼樣?還想吐嗎?”蔡老太太問道封華。

孕吐這個問題,封華即便身懷空間也逃不掉,被折騰的夠嗆。

“這幾天沒事了。”封華說道:“都說過了3個月反應減輕,還真是。”孕期的各種反應對她來說真是太神奇了。

“沒事就好,我看東邊的桃子熟了,你快去摘了。”蔡老太太聽說封華沒有不舒服的地方了,就開始指使她幹活…..

看着蔬菜水果來不及收掉在地上被刷新,可心疼死她了。

封華攤攤手,去了果園。不但桃子熟了,其他好多水果都熟了,統統被她收集起來放到倉庫裏。

精神力順便在倉庫裏轉了一圈,結果大吃一驚,倉庫裏竟然有四分之一的地方堆滿了水果!

“真是積少成多啊…”封華感嘆了一句。

不過這也是自然的,1000畝的空間,現在有500畝被她種了果樹,更有很多是常年結果的品種,一茬一茬下來,又不是無限大的空間,早晚有堆滿的一天。

“竟逼我賺錢~”封華笑道。

果汁廠水果廠,她都控制着出貨量,每次只拿少量的水果出去給他們加工,多了,也賣不出去。

這麼好的東西不能出口了,他們本省到底消耗不了多少,因爲她賣得比較貴….賤賣了實在心疼。

至於外省,更消耗不了了。他們也不敢賣出去,怕是有去無回。

“得想想辦法了。”封華自言自語道。不過這個事情還不急,她忙活了幾年也才堆滿了四分之一的倉庫,還有好幾年的時間讓她想。

封華去了空間牧場,這是一片高大樹木圍起來的空間,現在有200畝大。裏面又被細分了幾個分類的牧區。

封華來到家禽區,放眼全是鴨子,大的小的,安安靜靜地在草地上生活着。


經過幾代的培育,“安靜如鴨”在她這裏已經可以成立了。

封華很滿意,不然可吵死了。

精神力掃過,好幾萬只成鴨…..好了,應該夠她這次出售了。

傍晚,封華跟着蔡老太太一起出了空間,出現在故家屯,蔡家的房子裏。

“真方便!”封華笑道:“奶奶有空要不要跟我去看看建軍家的小妞妞?長得白白胖胖的,可可愛了。”至於妞妞虛驚一場被人偷走的事情就不要說了。

蔡老太太卻搖搖頭:“我看看照片就行了,去一趟怪麻煩的,你還得把我送到火車站。”

去一趟好說,封華帶她出現,別人會默認她坐火車來的,不會細究,回去蔡建軍肯定得送到火車站,那就折騰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