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葳朝他走過去,抱在胸前的手輕掐了下自己胳膊內側。

有點疼,不是幻覺。

「葉唯把車開走了,所以得做你鄰居幾天了。」

洛逢原看似有些無奈。

「只是把車開走,應該不用在這住上幾天吧,更何況你隨時可以把他叫回來,除非你不想。」

蒼葳拆穿他。

洛逢原勾了勾薄唇,緊盯著人,笑而不語。

蒼葳很快發現了夾在那修長手指之間的房卡,剛才猜測他是在等酒店的人送上來房卡,這會兒就被推翻了。

「怎麼不進屋?」

「你有吃夜宵的習慣。」

「偶爾吧,」想著不肯睡覺的小孩,蒼葳沒反應過來他這句話的意思,既然這人在面前,她也就不用去找其他人了,「在這兒坐不如到你鄰居家坐坐,笙笙想你哄他睡覺。」

「好。」

洛逢原起身走到蒼葳身邊。

兩人一起推開洛新笙的房間門,小少年眨著他的大眼睛笑得開心。

洛逢原看著洛新笙睡著,忽然發現房間里安靜異常,他轉身看去,房間里沒有蒼葳的身影,不知道她是什麼時候離開的。

小心翼翼地起身離開房間,洛逢原來到大廳才終於看見蒼葳。

女人換了另外一件小裙子,妖嬈不失矜貴。

「睡了么?」

她勾起唇角,問。

「嗯。」

洛逢原鬆開領帶,只覺有什麼在身體里躁動。

「要不要去喝一杯?這附近有家會員制的酒吧。」

她的笑聲傳來,眉眼微彎,彷彿說著「夜晚才剛剛開始」之類的話。

蒼葳整個人對他而言有著無解的吸引,他無時無刻不想將她擁入懷裡。

「好啊。」

洛逢原沒有猶豫。

得到這個回答,蒼葳纖長手指纏繞起她的鏈條小包。

眼前晃過女人曼妙又靈動的身影,洛逢原不自覺地伸手,握住了那段細腰。

蒼葳疑惑回眸,就對上了他深邃的眼,還聽見他磁性嗓音。

「別跑那麼快。」

「為什麼?」

蒼葳挑了挑眉。

還以為會聽到些深情款款的關心,不料卻是句戲謔。

「怕你胎動。」

「哦。」

蒼葳從他臂彎中走出去,甩著手中的鏈條小包按開了電梯門。 他們可是都休眠了三個月的,這三個月幾乎沒時間修鍊。

「確切的說,是出發的前一天。」岑超越道。

清冷少女眼中閃過震驚之色。

出發的前一天還只是武者學徒的神經反應,而他們都休眠了三個月。

也就是說,楊明益真正修鍊神經反應的時間,只有幾天?

這進步速度,有點嚇人了!

「那岑前輩當時為什麼沒將他介紹給我們?」清冷少女疑惑。

如果當時岑超越將楊明益介紹進來,就沒譚大剛什麼事了。

「當時他文試沒過關,武道修為不夠,根本上不了飛船,我也是上了飛船之後,才知道他也是開荒者的。」岑超越道。

清冷少女恍然:「那他……難道是買的船票?」

買船票的事情並不算什麼秘密,但船票可不是一般人能買得起的。

而且並不是誰都敢參與外星開荒的,這需要膽量!

「聽他說,是他父親傾家蕩產買的船票。」岑超越笑道。

「很有魄力的一家人,但魄力有時候沒什麼用。」清冷少女評價。

文試不過關,武道修為不夠,在開荒團中,當不了智囊,也成不了戰士,能做什麼?

不過楊明益之前的表現,倒是並不差的樣子。

岑超越笑道:「我當時看出他應該沒修鍊過冥想煉身法,所以指點了一句,或許他在冥想煉身法上面很有天賦吧。整體潛力應該是不錯的。」

微微一頓,他又說道:「當然,隊伍是你們的,小洛你們自己考慮。」

岑超越說完,就要轉身離開。

不過臨走前,他忽然又說了一句:「小洛啊,你說這飛船上六十萬人,為什麼譚大剛會在剛進入飛船的時候就跟楊明益撞上?」

「休眠區那麼多人,為什麼我剛進入飛船就能遇到他?」

「這重力室區域,每一層都至少有幾千人,走廊四通八達,為什麼你們偏偏就撞上了?」

「這就叫緣分啊,這叫做命中注定啊。」

岑超越說著說著,連自己都相信了。

飛船上幾十萬人,偏偏他們這群人竟然全都撞上了。

這不是緣分是什麼?

清冷少女:「……」

大武者少女:「……」

譚大剛等一群人:「……」

楊明益並未離開重力室區域。

他繞到另一條走廊,摸到一個重力室門口,看了一眼門口的「1.5倍」字樣,微微沉吟,然後推開門,試著將一隻腳伸進去。

頓時,伸進去的那隻腳變得沉重了許多。

「一點五倍重力的話,應該沒問題。」

楊明益很謹慎,慢慢的挪進去。

當他整個身體都進入重力室的瞬間,突然感覺渾身一沉。

這種沉,並不是外力施加上來的,而是好像身體直接變重了。

不是單純的體重增加,而是身體每一寸肌肉的重量都增加了,臟腑的重量也增加了,一股向下的引力拉扯著五臟六腑,讓人非常難受。

「身體的重量增加了至少一半,呼吸不太順暢,但還可以承受。」

楊明益評估著:「在這裡,我的速度怕是降到了普通武者層次,但我的力量不足,這引力是全方位作用在身體每一寸的。」

他看了一眼重力室內的其他人,發現除了少數在練習戰法的,大部分人都是在修鍊煅體拳。

有穿著軍裝的教官在角落裡看著,並未主動指點他人,可能是等別人來請教。

楊明益認真觀察了下,發現那些人的煅體拳也各不相同。

不過其中幾個修鍊的,還是原版基礎煅體拳,也就是他沒有優化之前的那一套。

原版的基礎煅體拳,是全地球聯邦,根據古瑜伽、軍體操、各種柔術和健身操等等,利用超級計算機一次次計算而總結出來的。

科學技術的爆發,帶動了武道的崛起。

基礎煅體拳面世之後,武者如雨後春筍湧出。

就楊明益所知,普通武者就能無視一些簡單槍械的威脅。

武師則直接能無視大部分槍械的威脅,肉身就能抗住步槍子彈和弱一些的激光槍射擊,能輕鬆避開子彈。

至於傳奇強者,在地面上據說能當成一支大軍。

至於武王——

根據網路上的說法,武王能飛天遁地,能和小型戰艦抗衡,非常恐怖。

自從原版的基礎煅體拳出現之後,地球上各種煅體拳也相繼出現,百花齊放。

因為原版的基礎煅體拳是適合大眾,卻並不是最合適某些特定人群的。

地球上人口超過百億,總有那麼一些天才,靠著自身驚人的天賦,修改了煅體拳。

而那些被修改過的煅體拳,都是最適合那一脈的,輕易不會傳出來。

就像楊明益優化過的煅體拳,他自己修鍊效果最好,別人拿去修鍊,雖然也有效果,但肯定不會有他修鍊的效果那麼好。

而煅體拳這種修鍊法,貌似還講究適配性,跟體質和創始人的血緣親疏有些關係。

這些念頭在楊明益心中一閃而過。

他一邊慢慢走動適應著重力室的重力,一邊猜測猜測,如梁氏財團的梁新等人,是不是都有最合適他們那一脈的煅體拳?

「不過我無需覬覦別人的煅體拳,我自己就能推演出最適合我的煅體拳。」

「再修鍊一次看看,現在原力已經足夠,回去就將煅體拳再推演一遍。」

楊明益稍微適應了這裡的重力,便開始修鍊煅體拳。

在這重力室內修鍊,難度明顯增大了不少。

不過他對這套煅體拳已經非常熟練了,倒也沒有遇到困難。

當一遍打完,竟然也只是稍微出汗,沒有了那種突破極限的感覺了,更難以感應到有新生力氣誕生。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