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我去找一下姑父,讓他給我找個大夫看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有什麼啊,那個女人懷孕不吐啊!過一段時間就好了!」劉玉君有點不在乎:「你有點小題大做

了!我媽說她生我們兄妹六個。每一個都吐的昏天黑地!可是你看看我們六個,哪一個不是不缺鼻子不少

眼,沒有兔唇,也沒有禿頭!你說是吧!」

肖雲被逗樂了!仔細一想,也是!

玉君說的有一定的道理!

可是,姑父就在醫院工作,讓姑父找個大夫諮詢一下,好像也不費什麼時間和精力吧! 肖雲被逗樂了!仔細一想,也是!

玉君說的有一定的道理!

可是,姑父就在醫院工作,讓姑父找個大夫諮詢一下,好像也不費什麼時間和精力吧!

有許多的話肖雲想跟自己的愛人說,可是看著劉玉君疲倦的樣子,她不忍心。再說了,誰家沒有個磕

磕絆絆的!要是什麼事情都告訴他,讓他分心去思考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情,萬一開車的時候分神了撞著了

什麼東西怎麼辦?萬一卻條胳膊缺條腿可怎麼辦?總不能讓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面對一個殘疾的爸爸吧!

呸呸呸,肖雲在心裡狠狠地詛咒了自己一回!好好地,幹嘛要詛咒他呢!自己喜歡還來不及呢!

看著熟睡中的劉玉君英俊的面孔,肖雲覺得,白天在婆婆那裡受的那點委屈,根本就不算什麼事!自


己種地吃的那點苦,也好像不值得一提!就連原本腫脹的雙腳,此時,也好像不那麼疼了!

摸著還很平坦的小腹,肖雲慢慢的進入了夢鄉。

一覺醒來,天已大亮,身邊的人卻不知去向!摸了摸被我,早已經冰涼!

「玉君,玉君。。。。」肖雲喊了幾聲,沒有迴音。只好自己爬了起來,腳剛一落地,就發現一半喜字

掉在了床前。肖雲轉頭往窗戶上看去,果然!昨晚誰教的時候半敞著窗戶,有點風,把結婚時候貼的喜字

刮落了一半!肖雲小心翼翼的彎腰撿起這一半喜字,放在床頭柜上,尋思著一會找點東西再把它粘上去,

這才往屋外走去!

廚房裡也沒有看見劉玉君,院子里也沒有!

大清早的他能去哪裡呢?肖雲往大門外望去,看見劉玉君正站在門口大街上的那棵刺槐樹下,正跟幾個

般大不小的村民胡吹海侃呢!

肖雲沒有喊他,她知道,他天天在外面跑,面對的除了高速公路就是滿車的貨物!他還很年輕,天天


這麼辛苦,真的是很難為他了!其實他做的已經很不錯了!

肖雲轉身回到廚房,開始做飯。自己沒有什麼胃口,可是一定要給他做點可口的有營養的東西吃!不

然,天天那麼辛苦,身體會吃不消的!

小米粥已經散發出誘人的香氣,小鹹菜,鹹鴨蛋也已經端上了桌子,劉玉君還沒有回來!肖雲擦了一

把手,正準備到門口喊他回來的時候,劉玉君滿臉興奮的回來了!

「哇,這麼香的粥啊!還有這鴨蛋,都流油了!好吃!」劉玉君手也不洗,直接用手指頭捏了一塊鴨

蛋黃放到嘴裡:「媳婦,咱媽腌的這鴨蛋就是好吃!下次回去,問問媽再有沒有了!有的話再拿點回來!

我太喜歡了!」

肖雲,沒有接話,只是寵溺的看著劉玉君狼吞虎咽的樣子,心裡甜的跟喝了蜜似的!

「玉君,我昨天晚上說的事,你同意嗎?」肖雲的語氣或多或少有點忐忑!

「什麼事?沒時間!」劉玉君頭也沒抬,繼續吃飯。許久沒有聽到肖雲的回答,這才抬起頭來,不解

的看著她。

肖雲的臉色有那麼一點點的難看!

「怎麼了,媳婦?你哪裡不舒服了?」見肖雲不高興的樣子,劉玉君想起了什麼,急忙把她摟在懷裡

:「媳婦媳婦,別生氣,你聽我說啊!」

肖雲感覺有點委屈!他們倆結婚之前戀愛的那段時間,父母確實不喜歡劉玉君!說他懶,浮誇,脾氣

有點暴躁!還託人打聽過他們這一家人,說他的父母,自私自利,心術不正,欺軟怕硬,欺貧愛富等等!

可是自打他們倆結婚到如今,自己的父母可是半點也不含糊!好吃的好喝的,吃的穿的,就連液化氣也是

肖爸爸灌好了,騎著摩托車顛簸三十多公里直接送過來!

但是劉玉君卻好像一直對肖雲的爸媽曾經阻撓他們戀愛一事頗有微詞!是不是陰陽怪氣的說上一嘴!

但也僅限於嘴上說說而已!

「媳婦媳婦,我今天真的是不能陪你回家啊!今天的事情我早就提前好幾天安排好了的!不能更改呀

!」劉玉君一隻手抱著肖雲,另一隻手在兜里摸索了一會,取出一疊票子:「媳婦,這些錢你先拿著,給

爸媽買點東西!告訴爸媽我今天實在是沒有時間過去!」

肖雲的面色稍微有點緩和,她接過錢,問道:「多少?」

劉玉君摸了摸腦袋,有點難為情:「二百!」

「二百!玉君,你開什麼玩笑啊?」肖雲有點失望:「玉君,你這一趟出去快半個月,你就給我二百塊

錢啊!我昨天種地的化肥和農藥錢還是借的大旗嫂的呢!」

「我知道,我知道!媳婦,你聽我說。我這一趟出去呢,路上丟了幾包貨,所以呢,錢拿回來的就少了

點!下次,我保證,給你一千塊!我保證!」

「真的?下次能拿回來一千塊?」肖雲有點不相信!結婚這幾個月,劉玉君每個月只是能拿回來幾百

塊錢,去掉最基本的生活費和給公公婆婆的贍養費,肖雲經常是舉債度日!要不是爸爸媽媽經常補貼她一

些,她說不定就要去喝西北風了!特別是懷孕之後,胃口極差,媽媽就隔三差二的託人給她捎點好吃的!

就連上大學的妹妹放假回來,都會給她帶點小零食什麼的!她原先還尋思,玉君這次出差時間比以前長,

能夠多拿點錢回來!到時候,去掉公公婆婆的贍養費,自己再留點生活費,然後買點東西回家看望一下爸

爸媽媽,再委託姑父找個大夫給自己好好地查查肚子里的胎兒!可是眼下,玉君卻只給了自己二百塊錢!

這二百塊錢,做什麼也不夠啊!

肖雲捏著這二百塊錢,低著頭,什麼也不想說!

大街上傳來汽車的鳴笛聲,劉玉君急忙站起身來,對肖雲說道:「媳婦,我走了,不能陪你了啊!你

自己多吃點飯!我後天傍晚就回來,你把我的換洗衣服都準備好啊!我四號就出發!」

劉玉君走了,留下肖雲面對一桌子的殘湯剩飯!她嘆了一口氣,把錢放到一邊,就開始收拾桌子! 「嬸媽!」隨著話音,一個女孩出現在了肖雲的面前。

「珊珊,你怎麼來了?」肖雲有點吃驚,小女孩叫珊珊,是大哥的女兒,今年十二歲,在縣城讀初中。

「這不是五一放假了嗎,我和爸爸媽媽回來過節。」珊珊在椅子上坐下來:「我媽說,今天中午在大姑媽家吃飯,讓你也過去!」

「哦,在你大姑媽家吃飯啊!怎麼不去你奶奶家吃呢?」肖雲有點納悶:「你媽真的這麼說的?」

「嬸媽,這我還能說錯嗎?」珊珊的表情有點不屑:「我媽買了許多好吃的,要你中午過去幫忙做飯!」

「哦!」肖雲的腦袋迷迷糊糊的,沒有轉過彎來。

珊珊站起身來:「嬸媽,我走了啊!」

等肖雲回過神來,珊珊已經走遠了!肖雲搖搖頭,繼續收拾桌子。還沒有收拾完,就聽見院門再一次被推開的聲音。抬頭一看,婆婆陰著個臉,氣沖沖的的走了進來。

「我說肖雲啊,今天可是五月一號了,這個月的生活費你該給了吧!」婆婆一屁股在餐桌前坐了下來,一眼就看到劉玉君臨走的時候放在桌子上而肖雲還沒有來得及收拾的錢,順勢抓在手裡:「喲,都準備好了呀!這回怎麼這麼懂事啊!」

婆婆的臉色馬上變得好看了起來!


「媽!這個錢不能給你!」肖雲急了,伸手就去搶:「這是我要去醫院做產檢的錢,不能給你!」

「產檢,做什麼產檢?我生了六個孩子,一次產檢也沒有做過,還不照樣順順溜溜的全頭全腦的,全都生下來了!嬌氣!」婆婆背過身子,喜滋滋的開始點錢,臉色也隨即拉了下來:「一百九,怎麼還差十塊啊?」

「媽,上個月我記得是十五號給您的生活費,這不還不到日子嗎?等下次玉君出差回來,我再給您送過去!您看,今天這錢您是不是給我!我也沒錢了!」肖雲的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她的兜里還剩下幾十塊錢,如果這錢被婆婆拿走了,那麼這個月她只能喝西北風了!

「上個月我不是感冒了一次嗎?打了兩天吊瓶,生活費都花完了!」婆婆指著肖雲的鼻子,說道:「肖雲,不是我說你,玉君每個月掙那麼多的錢,我每個月才跟你們要二百塊錢,已經是很照顧你了!你不要不識好歹啊!」

「媽,這錢真的不能給你!我要回家看看我媽媽,我還要去醫院!我手裡真的沒錢了!」肖雲急忙把口袋裡的幾十塊錢掏了出來,放到桌子上,說道:「媽,你看,我只剩下幾十塊錢了!我真的是沒錢了啊!」

婆婆調轉身子,把錢塞到口袋裡,又用手指扒了扒桌子上的幾張紙幣,迅速的把幾張十塊的握到了手裡。「這就對了,不能差我的生活費!好了,你也別哭喪這個臉,讓人看見還以為我欺負你了呢?」

婆婆站起身來,就往外面走,肖雲急忙拉住婆婆的胳膊。


「媽,您不能這樣把錢全拿走!你都拿走了,剩下的這些日子我可怎麼過啊?」

「你不是還有你娘家媽?你爸媽有錢,找他們要去!」婆婆厭惡的甩掉肖雲的手,自顧自的往外走,邊走邊說道:「你是他們的女兒,跟他們要錢花,天經地義!」

肖雲無力的癱軟在地上,淚水,嘩嘩的流了下來!耳邊,想起了媽媽曾經說過的話:「你那個婆婆,我託人打聽過了,好吃懶做,蠻不講理,不是一盞省油的燈!還有,你那個公公,出了名的滾刀肉!你不能嫁到他們家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肖雲直到再一次孕吐,這才從地上爬了起來。

大半個上午,肖雲一直渾渾噩噩,直到大姑姐家的大女兒在後窗喊她過去,她才稍稍地清醒了一些。她胡亂的洗了一把臉,換了一件乾淨的衣服,這才準備鎖門出去。

「肖肖!肖肖!」剛走沒多遠,就聽見身後傳來呼喚自己的聲音。肖雲急忙調轉身體—一個騎著摩托車的中年婦女停在身後。

「乾媽!」看見乾媽,肖雲如同見到了親媽,委屈的淚水,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怎麼啦,肖肖,誰欺負你了!別哭,別哭!你這孩子,你一哭,乾媽的心都覺得痛!」李桂芝急忙支好車子,把肖雲摟到懷裡:「肖肖,回家,跟乾媽好好說說,乾媽也有話要告訴你!」

乾媽李桂芝和肖肖的親媽同齡,倆人是同學,也是閨蜜,幾十年了,關係一直都很好!肖肖剛一出生,就被李桂芝認了干閨女。李桂芝婚後曾經難產生過一個兒子,但是很不幸,兒子在七歲那年玩水掉進池塘淹死了。再後來,李桂芝離了婚,自己一個人在縣城搞了一個服裝店,生意做得很不錯。現在已經有好幾個門面了,也雇了十幾個人,是縣城裡有名的大老闆,女強人!儘管如此,可是李桂芝依然對肖雲疼愛有加,是不是的過來看看肖雲。肖雲懷孕之後,李桂芝更是隔三差五的就給肖雲帶一些好吃的好喝的,對肖雲,如同對待自己的親閨女!

聽肖雲哭著把事情的原委說了一遍,李桂芝氣的直罵娘!

「肖肖,你呀,也別生氣了!這事你也有錯誤!你太懦弱了,這才給了這兩個老東西欺負的機會!這兩個老不死的,就是欠收拾!」李桂芝從包里掏出一疊鈔票,塞到肖雲手裡:「肖肖,這些錢你先拿著。去做個產檢,再回家看看你爸爸媽媽!以後啊,錢不夠花,跟乾媽說,乾媽給你!別總是哭,苦解決不了問題!」

肖雲握著錢,心裡熱乎乎的!

「肖肖啊,俗話說,誰有,也不如自己有!夫妻之間還要伸伸手!乾媽和你媽媽也不是不管你,關鍵是你自己的爭氣啊!你說,現在你手頭不方便的時候,我們可以幫你!可是等我們走了以後呢,誰再管你?所以啊,你的想個辦法,爭口氣!」李桂芝嘆了一口氣,說道:「肖肖,有一件事情,我原先還在尋思要不要對你說,現在,我感覺還是對你說了吧!我擔心你吃虧,吃大虧!」

「什麼事情啊,乾媽,說的這麼嚴重?」

李桂芝眉頭緊鎖,沉思了一會,說道:

「我有兩次在街上,看見玉君和一個女孩子在一起,說說笑笑的,很開心也很親昵的樣子!」

「不會吧,玉君他結婚後就一直出差,很少在家的!這不昨天晚上剛回來,到大後天就又要出差的!」肖雲感覺一定是乾媽看花眼了:「乾媽,你大概是弄錯了!」

「但願是我弄錯了!」李桂芝嘆了一口氣,撫摸著肖雲的臉頰:「傻孩子!多長倆心眼吧!別拼死拼活的給人家當牛做馬,生兒育女,到頭來,竹籃打水一場空!傷不起啊!」

「乾媽。。。。」

「今天早晨,我聯繫進貨,出門比以往要早。在縣城北,與一輛轎車擦肩而過!轎車敞著窗戶,開車的是玉君,那個年輕的姑娘,就坐在副駕上!」李桂芝抬手阻止了肖雲,繼續說道:「要不是那個年輕的姑娘喂玉君吃草莓,我也不會瞎捉摸的!」

「肖肖,聽乾媽一句話,多長倆心眼!」李桂芝站起身來,提起挎包,說道:「這裡離縣城也不算太遠!你還很年輕!不要這麼早的就被家庭拴住了手腳!等孩子生下來,找點事做吧!不然,早早晚晚。。。。。」 乾媽走了,肖雲一個人獃獃地坐在椅子上,腦海里浮現出無數個畫面。

她不相信乾媽說的話。

但是,乾媽不會無緣無故的跑來跟她說這些話。

看來,得找個機會旁敲側擊一下劉玉君。

「小舅媽,你怎麼還呆在家裡呀?快點啊,大家還等著你呢!」後窗外趴著一個女孩,二十來歲的年

紀,長得很漂亮。細眉毛,大眼睛,一頭漂亮的捲髮。就是皮膚稍微有一點黑!

「哦,美玲,我馬上就過去!」肖雲強堆起笑臉,起身說道:「馬上!」

大姑姐劉大雙的家裡早已經坐滿了人!大伯哥劉玉成,大嫂王丹,大侄女珊珊都坐在炕上吃瓜子看電

視!二哥劉玉建和二嫂翠榮也坐在炕沿上談笑風生!大姑姐劉大雙站在炕前,大外甥女美玲和小外甥女美

玉也坐在炕前的沙發上說說笑笑。

一家人歡天喜地!

「弟妹,你可是來了!大家都在等你!都快急死了!」劉大雙推著肖雲就往廚房走:「你知道的,我們

這幾個廚藝都拿不出手!就等著你來大顯神通呢!」

來不及寒暄,肖雲苦笑著走進廚房!

自打結婚以來,大姐家只要來個客人,就會喊自己過來做飯!久而久之,大姐已經習慣了!其他的家人

,也已經習慣了。

廚房裡,案板上胡亂的堆積著蔬菜和各式魚肉。魚沒打鱗,菜也沒摘,亂七八糟的,不知從何下手!

「大姐,你們誰過來幫個忙,打個下手,幫我洗洗菜洗洗魚啊!我一個人忙不過來!」肖雲提著魚,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