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陰禾渾身發顫,他雖然知道自己現在已經變成女人,但是他認為白袍公子哥就是在**的羞辱他,可是他心中雖然怒欲狂,但卻一點兒都不敢表現出來。心中無數念頭閃過,葉陰禾很快冷靜下來了,他有些踉蹌的站穩道:「我以前是男人的,可是卻被那個叫葉凡的小子弄成這樣了?」

白袍公子哥頓時來了興趣,他人一閃就出現在葉陰禾面前,手掌直接抓住葉陰禾的手,一股強橫的力量強行進入其身體中。

「咦?」

白袍公子哥的臉上露出驚容,他忍不住驚呼道:「這是一種非常可怕的神力,難道那個叫葉凡的小子掌握了神力不成?」

葉陰禾淡然道:「公子誤會了,那個叫葉凡的小子一身修為只有九境圓滿罷了,根本不值一提,出手的是他身邊一個女人,非常的恐怖,根據我所得到的信息,這個女人曾經戰勝過月家的月修玄。」

「月修玄嗎?」

白袍公子哥有些驚訝的道:「這人我也聽說過,據說是一個了不得的天才,如果這個女人能夠戰勝他,那表明她修鍊的或許是非常少見的神力,這麼一來這個叫葉凡的小子就不簡單了。;」

葉陰禾笑道:「公子猜得沒錯,這個叫葉凡的小子絕對不簡單,他身邊可是有很多高手,靈仙境的武者可是有很多。對於我們這些來自天邪大世界的人這些或許不算什麼,但要知道這裡可是天玄,一個最低等的小世界,能夠誕生如此多的人仙境以上高手,絕對不正常。」

白袍公子哥點頭道:「你說的沒有錯,一個小世界的人不管他有多天賦,自身達到靈仙境就已經是極限,他身邊不可能培養出這麼多的人仙境以上的高手,這傢伙身邊有這麼多高手很有可能跟上界有什麼關係。」

葉陰禾看著白袍公子哥道:「雖然剛剛公子兩個侍女教訓了在下,但是在下還是要說,這小子的體質非常非常的強,絕對不會比公子差。」

白袍公子哥淡然笑道:「聽你這麼一說,我倒是還真想會一會這傢伙。」

葉陰禾笑道:「不久前這傢伙曾今想要跟我們結盟,一同探尋寶藏之地,屬下感覺他似乎知道寶藏在哪裡,而且信心非常的足。」

白袍公子哥挑眉道:「他知道?他怎麼可能知道?」

葉陰禾淡然道:「屬下一直懷疑他應當是上界某位人物的私生子,如果這個額猜測屬實的話,那他知道這個消息並不算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白袍公子哥瞥了一眼葉陰禾,淡然道:「既然他想要跟我們合作,那就跟他們合作就是,本人真的想要見一見這個修為還只有第一境圓滿,血脈卻已經比得上我的人。」

白袍公子哥的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他淡淡的瞥了一眼葉陰禾,很快就消失在大殿中,兩個美麗的侍女沖著葉陰禾冷笑一聲后,很快也跟著消失。

葉陰禾的臉色陰沉下來,他知道白袍公子哥的那笑容是什麼意思,顯然他的用心被對方察覺到了,而對方在嘲笑他的舉動。

嘿!等著吧,那小子詭異的很,也許你是武仙,但是月修玄這傢伙也是武仙,他能夠吃癟,你有何嘗不可能。

……

葉修玄的心情一點都不好,他完全沒有料到原本認為手到擒來的事情最終竟然會轉變成這樣,這讓他異常的惱火。

「讓人給我將碧姬叫來。」

葉修玄知道自己實在是太輕敵了,要是早就知道天玄世界有如此強人的話,這次就不會弄得陰溝裡翻船。

月綵衣臉色難看的道:「大哥啊,咱們這次難道就這麼算了?」

葉修玄冷哼道:「不這麼算了,你難道還想要怎樣,那小子的實力或許不算什麼,但是你也看到了,他手中掌握的力量怕是都要強過我們,這個時候如果真的跟他火拚絕對會讓葉家的那些傢伙漁翁得利。」

月綵衣咬牙切齒道:「我一定要將那幾個女人碎屍萬段,她們竟然敢如此羞辱我,這個仇不會就這麼算了。」

葉修玄皺眉道:「那幾個女人給人的感覺非常詭異,她們的修為明明也就靈仙初階而已,可是卻能夠四人聯手,將你們所有人都生擒,你想要報復她們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月綵衣突然道:「大哥啊,聽說只要進入那個神殿中,武者就能夠爆發出真正的實力來,如果這個猜測是真的話,那大哥進入其中不就能恢復最強的實力,那樣一來這些傢伙根本就不足為慮了。」

葉修玄點頭道:「你說的沒錯,這就是我會答應跟這小子合作的原因,在外邊我們都會有顧忌,可是一旦進入寶藏之地,有神靈法陣阻隔,一切的限制都會消失,那個時候武仙在這個世界將是無敵的。咱們唯一要擔心的就是葉家這次派來的高手都有一些什麼人,如果他們本家的高手提前到來,對於我們來說可是非常不利的。」

月綵衣想要極力勸說葉修玄出手對付葉凡等人,這次失手被擒,被她視為奇恥大辱,她恨不得將所有人都屠滅。只是還沒有等月綵衣開口,碧姬就出現了,她不由臉色陰沉的冷哼一聲。

碧姬的嘴角綻起一個嘲諷的弧度,她如何不知道這些傢伙吃癟了,跟葉凡打交道這麼久了,她早就知道那小子一聲不響就能讓你嚇一大跳,這些傢伙真是報應啊。你們不是視天玄無人嘛,怎麼一轉眼就被人給俘虜了,可惜啊,葉凡這小子怎麼不講這些傢伙統統幹掉,這樣才真正大快人心嘛。

碧姬在心中惡毒的詛咒著這些來自天邪大世界的月家人,從他們剝奪劍宮開始,她就已經將這些傢伙當做了敵人,對於敵人,自然沒必要跟他們客氣。

「不知道大人找小女子過來所為何事?」

月修玄倒沒有月綵衣那種記恨,不過看著碧姬,他還是覺得臉有些熱,畢竟他們初來乍到實在是太狂妄了,這才一轉眼就跌了一個跟頭,還是跌得如此的凄慘。早知如此就要先一步了解天玄的情況,不然也不用發生這些讓人很丟面子的事情。

深吸口氣,月修玄沉聲道:「你是在天玄世界出生的,想必對這個叫葉凡的小子很了解吧。」

天價小嬌妻:總裁的33日索情 塞外江南 碧姬點頭道:「大人說的沒錯,屬下對這個小子還是非常了解的。」

月修玄看著碧姬道:「給本座說說這小子吧,直到現在本座都難以相信,他的手中竟然有如此多的強者,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碧姬苦笑道:「說實話,屬下算是看著這小子長大的,整個過程也就兩年的功夫而已,記得第一次見到這小子時,他的修為還只有先天境,可是這一轉眼他的修為就已經達到九境圓滿不說,手中還掌握了一支如此強大的力量。」

月修玄吃驚道:「你說這一切都是他在這兩年積累出來的?」

碧姬點頭道:「大人猜的沒錯,確切的說應當是這一年的時間內積累出來的,先前他手中的人實力最強也就神魂境罷了,就在這一年左右,他身邊人的實力開始突飛猛進。」

月綵衣突然雙目放光道:「這小子是不是獲得了什麼奇遇,比如發現一座神靈寶藏?」

碧姬嘴角微微綻起,她笑道:「大人猜的沒錯,屬下也是這麼認為的。」

月綵衣雙目射出難以掩飾的興奮光芒道:「快說,這小子到底獲得了什麼了不得的寶藏?」

碧姬微微笑道:「如果屬下沒有料錯的話,這小子或許已經進入過寶藏之地了,諸位大人或許要早做準備了。」

「什麼?」

月修玄跟月綵衣臉色同時變了,月修玄死死盯著碧姬道:「你為何如此肯定?」

碧姬笑道:「諸位大人要找乃是邪神殿的鑰匙,不用說這個寶藏一定跟邪神殿有關,而不久前諸位大人追殺的人就是邪神殿的真正掌控者。」

「你說那些傢伙是邪神殿的人?」

月綵衣眼睛瞪大,這個消息讓她有些抓狂,原來自己要的東西就在眼皮底下,他們竟然權當沒有看到,這讓他們很是鬱悶。

碧姬笑眯眯的道:「根據屬下這麼多年收集到的信息,那個殺死我父親的女人很有可能獲得了某位跟邪神關係密切神靈的神職傳承,她手中絕對掌握著寶藏之地的秘密,或許擁有進入寶藏之地的鑰匙。」

月綵衣跟月修玄對視一眼,他們現在有種撞牆的衝動了。 原來一切都唾手可得,可自己等人卻視若不見,現在全都白白便宜那個小子了,真是不甘啊。

「你可知道最終的寶藏之地在哪?」

兩人都死死盯著碧姬,他們現在都很後悔,當初為什麼那麼傲慢,要是問一問眼前這個女人,或許就不會錯過最好的機會了。

碧姬嘴角綻起一幕淺笑道:「屬下如果沒有猜錯的話,寶藏之地應當就在天院。」

「天院?」

月綵衣興奮的道:「咱們天邪大世界倒是有一個強大的天院,不過這個天院應當跟那個天院沒有任何關係了。大哥啊,咱們還等什麼,馬上殺過去,直接進入寶藏之地。」

月修玄看著碧姬道:「這個天院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

碧姬道:「這倒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如今坐鎮天院的人號稱天玄世界第一高手,他叫葉遮天,諸位大人應當已經了解這個人了。」

月綵衣臉色微微一變,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時,她可是大肆譏諷過,認為葉遮天根本呢就不值一提,現在碰到邪艷這幾個實力恐怖的女人之後,讓她意識到這個被譽為天玄世界的第一人絕對非常的強。

碧姬繼續道:「這個葉遮天就是那個叫葉凡的岳父,現在的想來他已經回到天院,諸位大人要想強攻天院實在不是什麼好的選擇。」

月修玄瞬間道:「既然他已經向我們提出聯盟,這個時候我們沒理由不去天院拜會一番,這次你就跟我們一道去吧,這裡是天玄,還是少不了你。」

畢竟恭聲道:「願意為大人效勞。」

……

岳父給岳母護法去了,裹兒也陪著,現在整個母源神殿就是葉凡的天下了,他立時就將五位美女戰神召喚出來。

現在沒有人回來妨礙葉凡了,他自然要找出邪神殿那把鑰匙,就算找不到也要將這個母源神殿的情況摸清楚。

「現在該怎麼辦?」

葉凡的眉頭緊皺著,他已經在神殿中四處搜尋過一遍,不過可惜並沒有任何可惜的收穫,整個神殿除那座母巢外,一切都很平淡無奇。

「現在自然是需要找到通往第四層空間的傳送陣。」

邪艷看著眼前的母巢所有所思。

「你的意思是說那個開啟邪神殿的鑰匙很有可能存在於第五層空間之內?」

葉凡吃了一驚,根據先前的猜測,如果開啟邪神殿的鑰匙真的在第五層空間的話,那豈不是很有可能遇到母源邪母本尊。葉凡可是知道這個女人可是一尊真正的神靈,進入一個擁有神靈的空間,如果對方有敵意的話,那他基本上可以說必死無疑了。

邪艷看著母巢道:「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要想獲得最終的寶藏就必須去第五層空間。當然,這一切都只是猜測,還是等我們進入第四層空間,看看那裡的情況再說吧。」

葉凡皺眉道:「我已經將這做神殿都看過一遍了,並沒有發現任何可以用來傳送的傳送陣,同時身邊四周完全被一股可怕的力量包裹,我們怕是無法離開神殿區域。」

邪艷看著母巢道:「主人可是檢查過這個母巢?」

「這個母巢?」

葉凡一愣,旋即疑惑的看著母巢道:「難道一切關鍵就在這個母巢中?」

邪艷笑道:「誰知道了,現在這座神殿中也就這東西值得一試了。」

「那要如何做?」

葉凡皺眉,他來到母巢面前,探手撫摸母巢,從外表上看去母巢像似一個不滿褶皺跟疙瘩的肉球,實在談不上美觀。可是當葉凡的手掌觸摸到母巢時,一種宛若女人肌膚的滑膩感來襲,讓他心底立時生出一股想要揉捏的衝動來,那感覺就像似遇到光明系那些母神一樣,你無法抗拒心底那種衝動。

葉凡臉上的表情很快古怪起來,因為他發現自己硬了,一股強烈的渴望讓他恨不得給眼前的母巢來一劍霸王卸甲出氣。

就在葉凡心底生出這種強烈衝動時,一股異香來襲,聞之讓人渾身燥熱難耐,身邊五位美女戰神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他。

葉凡這一刻彷彿對五女充滿強烈佔有**的眼神視而不見,此刻他感到體內的脈竅震動起來,不管是宇宙之樹,還是黑洞般的元竅,竟然就像似突然發春一般,爆發出難以想象的震動頻率。

這是怎麼回事兒?

葉凡清晰感應到了,脈竅似乎要發生蛻變了,難道要正式晉陞到人仙境?

葉凡的腦中剛剛浮現這個念頭,就感到一股強烈的勁風來襲,只是這來襲的東西實在是太快了,根本就沒有給他任何反應的時間。

中招了!

葉凡那一瞬間著實嚇了一跳,只是下一刻他的眼睛瞪圓了,低頭瞧看的瞬間就發現手臂粗細宛若一跳蛇的東西咬住了他的要害。葉凡第一眼看去絕對是一條蛇,那肉質的鱗片散發出妖異的光澤,跟一條蛇沒有半分區別。

這一咬最開始如意神甲還是抵擋了一下,不過還沒有等葉凡施展霸王卸甲這個天賦技能,如意神甲突然消失,剎那間就讓他嘗到當初第一次在邪艷身體中釋放霸王卸甲這個天賦技能的感覺。

葉凡在心中狠狠咒罵如意神甲,這混蛋沒到關鍵時刻就掉鏈子,哪有將主人的要害直接敞露給敵人的道理。

既然神甲靠不住,葉凡打算靠自己的力量擺脫眼前困境,他可不敢保證眼前這咬住自己的東西會不會將自己的東西給咬下來。葉凡雖然相信自己的東西就是一口絕世仙劍,但他可不那自己的終生幸福來開玩笑。

霸王卸甲!

葉凡瞬間發出一擊天賦技能!

這一擊他可是卯足了勁,畢竟關係到自己的興奮,容不得半點馬虎。

狂暴異常的人仙境劍氣肆虐,讓葉凡極度吃驚的事情很快發生,他駭然的發現這根宛若一條蛇的東西竟然了擁有邪艷一樣的屬性,竟然很享受他的人仙劍氣的攻擊,一股強烈的希望他能夠讓劍氣更猛烈的情緒瞬間湧現他的心頭。

葉凡嘴角忍不住哆嗦一下,如果真的是女人,他或許不介意再來,但他娘現在的情況實在是太詭異了。

「夫君怎麼了?」

周邊五位美女戰神,自然感受到葉凡釋放天賦技能的波動,她們很是吃驚,想要靠攏過來。此時大殿內被一種散發出異香的霧氣籠罩,五位美女戰神根本無法看到葉凡的情況,就在她們試圖靠近時,一股強橫的來拽之力將葉凡整個人扯起,瞬間就收入母巢內。

母巢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地方,葉凡瞬間就感覺自己掉入了溫泉中,周遭全是暖燙的滋味,最要命的莫過於那咬著不放的東西,此刻真的宛若一個女人在瘋狂索取最為高品質的關愛。葉凡很想罵娘,如意神甲在他進入母巢時竟然收進體內,同他的肉身完美融合,讓他一瞬間就光溜溜的了。

「嘻嘻!主人不用擔心,有人家貼身保護,絕對不會讓任何東西將那能夠給人家帶來高品質關愛的東西咬掉。」

要不是感覺掉入溫泉中,葉凡絕對要破口大罵,不過他很快就沒有閑工夫去管如意神甲器靈了,因為他感覺周遭無數美女朝著他聚攏而來。

「咯咯咯……」

葉凡聽到了女人的笑聲,在周邊彷彿是溫泉的地方還能笑出來,這不由讓他很是奇怪,當下他睜開了雙眼,瞬間就發現自己真的處在一片液體中,他不但能夠視物,還能夠自如呼吸。

葉凡看到無數思慮不掛的絕色美女朝著自己聚攏而來,而他現在所處的環境彷彿就是一個無窮無盡的大海,出了水還是水,其他的什麼也看不到。無數絕色美女臉上掛著興奮的笑容,她們就如撲食獵物一樣撲來,瞬間就將葉凡團團包圍。

葉凡看到這些女人那綻放出興奮光芒的眼睛,這讓他一陣心驚肉跳,這種女人最是麻煩了,她們絕不會介意對初次見面的他毫無保留的敞開自己的身體。對付這種如狼似虎的女人葉凡還是有心得的,他絕對動用霸王卸甲這個天賦技能,直接用丟盔卸甲劍氣將這些女人擊倒。

只是葉凡還沒有將自己心中的想法付諸行動,他就感到有兩條力量驚人的美腿猛然間掛在自己的腰間,低頭看去,立時就見一個絕代妖嬈正睜著一雙能夠將任何男人焚燒殆盡眼眸凝視著自己,她的臉上掛著能夠讓男人瘋狂的嫵媚之笑,對視間原本後仰的她猛地收腰,一雙白膩晶瑩的玉臂挽向他的脖子。

該死!

這個女人什麼時候纏上自己的?

葉凡可不覺得這是什麼艷遇,再這樣一個詭異的地方,哪怕這女人看上去真是一個女人,說不定下一刻就要變為妖怪。葉凡想要掙扎,可是無數美女纏上來了,玉手、胳膊、胸脯這些東西盡往他身上湊,很快他就感到有東西試圖擠開他的嘴巴,強行鑽入他的口中。 雲飛睜眼一看,心頭就忍不住一盪,因為試圖擠入他嘴中的乃是女人專門用來育兒的東西,最讓人心酥魂盪的是做這個嘗試的乃是一個妖嬈到極點的絕色美女。但是很快葉凡就打了一個冷顫,因為他很快意識到一個非常可怕的問題,那就是此刻自己是在母源神巢內,而母源神巢所孕育出來的邪母有一個非常香艷的天賦技能,她們都有兩座天然神泉,能夠讓任何嘗到的人對她們盲目依戀。

葉凡哪裡敢嘗啊,一個月蠶就讓他欲罷不能,眼前這些邪母絕對是更為可怕的存在。葉凡的抗拒只讓這名做嘗試的邪母幽怨異常,瞧她看向他的目光,似乎在怨怪他不解風情。葉凡害怕這些邪母動用其他什麼手段,他決定施展自己的天賦技能,雖然施展技能的關鍵之處被一個邪母給佔了,但如今他的天賦技能可是達到身如意的地步,完全可以用身體身體任何一個部分施展這個天賦技能。

強橫的人仙劍氣爆開,朝著圍著葉凡的邪母轟去,霎時間這些劍氣統統化為丟盔卸甲劍氣,那強橫到極點的屬性只能瞬間爆開,只讓這些邪母一個個面紅耳赤。圍攻之勢很快消失,葉凡剛剛鬆口氣,那個纏在他身上的邪母突然間雙臂抱住他的腦袋,強行將他按在自己胸口,霎時間她的豐滿來襲,只將他的口鼻牢牢堵住,讓他連呼吸都做不到。

葉凡心頭那個鬱悶啊,這個女人絕對是想給他來一個胸悶,用自己的豐滿足足將他憋死,劍氣從他的身體中爆出來,試圖將這個邪母震開,但是這個邪母就如同邪艷一般,似乎對他的劍氣充滿偏愛,她的身體竟然主動吸收跟吞噬,讓他所有的攻擊就像似在提供慰藉一般。

葉凡很鬱悶,這不僅僅是被一個邪母用這樣的方式攻擊,他發現這個邪母的胸悶非常霸道,竟然真的將他的呼吸完全堵住,讓他竟然無法從周邊獲得哪怕一絲空氣來提供自己的呼吸。

這一幕僵持了很久,邪母始終看著葉凡,她的臉上,她的眼中綻著得意之極的笑容,她在等他敗下陣來。

葉凡心頭鬱悶之情簡直無以言表,這個邪母的實力絕對強得可怕,說不定就是這座母源神巢的本源所化,正要硬碰硬他根本就不是對手。最終雲飛還是屈服了,他可不想做一個被女人用胸部憋死的人。

嘴巴剛剛張開,就被堵住了,屬於邪母的神泉湧來,一瞬間就進入他的腹中,一股灼熱之力就像似一團火焰一樣在他的胃中燃燒起來,讓他目瞪口呆的一種蛻變瞬間產生。

幾乎是一瞬間,葉凡體內的脈竅就像似煮沸的水一般。

蛻變竟然這個時候出現了!

葉凡完全沒有料到竟然會出現這種事情,脈竅就像似要融化一樣,他清晰感應到這是一種等級的蛻變,這讓他感覺極度的不可思議。隨著大口的神泉被吸入口腹中,這種蛻變在不斷加劇,這讓原本抗拒的他突然間變得貪婪未來,可是瘋狂索取,邪母對於他的表現很是滿意,瞬間放開對他的束縛,不多時被轟開的邪母全都涌回來,一個個接連獻上屬於自己的神泉。

萌寶100億:總統爹地心太急 施展胸悶的邪母重新佔領屬於自己的地方,似乎這才是她需要的,索取壓榨瞬間開始,她絕對是貪得無厭的,開始一次次主動誘發葉凡的天賦技能,讓霸王卸甲不但釋放,她就如同當初的邪艷一般,對這個技能充滿一種近乎偏痴的喜好。

葉凡根本就顧不上這些邪母的了,世界樹經過神泉澆灌,在茁壯成長,那一瞬間給他的感覺就是它竟然成長為一刻濃密的蒼天古木,散發出最為強橫的力量。

「轟!」

可怕的蛻變瞬間發生,葉凡發現宇宙樹開始蛻變,這一幕發生得很快,甚至快到讓他難以感應的地步。無窮無盡的虛脈憑空而生,然後優化為宇宙樹的根莖,成為其一部分,不知何時一株全新的宇宙樹出現,它一頭紮根於如若黑洞一般的元竅,無數根莖向著葉凡身體沒一個角落延伸,原先還是真元力的力量竟然完全散發出人仙之力獨有的氣息波動。

突破了!

總裁大人的編劇小妻 葉凡感到難以置信,這一刻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下發生,他只是被破喝了神泉而已啊,沒想到竟然就會迎來如此讓人不可思議的蛻變。

終於達到人仙境了!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雲飛欣喜若狂,他等這一天實在是太久了,沒想到竟然會在如此情況下,如此輕鬆的就達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