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鋒聽到這裏,才恍然明白過來,原來自己一直認爲自己是向南方飛的。但在這迷霧之中辨不清方向,竟然飛向了東方。

葉鋒看着毒娘女王那有些悽然的目光,知道毒娘女王不是騙自己,當即一抱拳,道:“多謝。”說着便要再次離開。

毒娘女王卻第三次叫住了葉鋒:“這個給你。”她手中捧着一個散發着碧綠光芒,周圍也繚繞着一些碧綠霧氣的東西。

周圍那些毒娘衛隊見此,都是齊聲叫道:“女王,萬萬不可,這可是您數百年才凝聚而成的碧毒琉璃珠。”

女王卻掃了那些護衛一眼,聲音之中少了些悽然,多了些威嚴:“我已經決定了。”

那些毒娘衛隊見女王堅定的神色,雖然他們仍想勸說,但卻終於沒張開口。

ωwш ¤t t k a n ¤¢ Ο

毒娘女王伸出嬌嫩白皙的胳膊,手中捧着那拳頭大小的散發着碧綠光芒的碧毒琉璃珠,伸向葉鋒,等着葉鋒過來拿。

葉鋒雖然對於毒娘女王此時已經沒有了惡意,但見到女王身後那些身體粗壯醜陋不堪的毒娘衛隊對自己虎視眈眈,也就提高了警惕,並沒有過去取的意思。而且他心中也有些疑惑,這東西到底是什麼?

毒娘女王眼見葉鋒並沒有過來,悽然地看了葉鋒一眼,嘆了口氣道:“這碧毒琉璃珠是我花了數百年時間凝聚而成,雖然比不上我的內丹,但也差不了多少。我是十級靈獸,在這元荒古地中算是最強悍的靈獸。這碧毒琉璃珠上面有我的氣味,一般的十級以下靈獸都會繞道而行。而且你要去無上界,就必然要經過毒沼。那裏的毒素連我們毒娘都無法承受,這碧毒琉璃珠能夠吸收附近空氣中的毒素,也許會對你有用。”

說着毒娘女王將那散發着碧綠光芒的珠子向葉鋒扔了過來。

葉鋒伸手接住,入手處極爲溫潤,就像上好的碧玉。而且當碧毒琉璃珠入手片刻之後,周圍空氣中的毒素確實稀少了許多,它們正被碧毒琉璃珠吸收着。

葉鋒眼看着這碧毒琉璃珠,微一猶豫,還是將它收入掛墜之中,然後對女王一拱手道:“多謝了。”

女王悽然一笑,若飛機中的黃葉,對葉鋒道:“從這裏往南走,約行一天的路程,會有一條河流。沿着那條河流走,便會到達毒沼,這樣你就不會再迷失方向。不過,千萬別喝河水,對於你們人類,那河水是致命的東西。”

得到了女王的提醒,葉鋒心中更是充滿了希望,有了這條線索,要找到無上界就不難了。

此時女王眼見葉鋒轉身要走,情不自禁地脫口而出:“人類……”

葉鋒下意識回過頭,看着女王那完美的面容,問道:“嗯?”

女王卻一時想不出再說什麼來,沉吟了片刻,才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葉鋒。”葉鋒乾脆地回答。女王幫他這麼多,他如果再隱瞞名字,就有些不厚道了。

“葉鋒……”女王有些癡癡地說了一句,眼看着葉鋒一抱拳,然後催動着那隻怪異的靈獸疾速飛去,眼裏竟然閃動着些許晶瑩。

旁邊的多嘴毒娘見女王這與往常迥異的神態,心中也是暗自納罕,片刻後,恍然大悟一般明白過來,出口便道:“女王,你不會是愛上那個人類了吧!”

她這一聲驚叫之下,周圍那些醜陋的毒娘衛隊都盯着女王,眼裏閃着各種複雜的光芒。有失望,有迷茫,有疑惑,有絕望……

女王眼看着那一道火紅色的光芒在綠霧之中消失,良久,她才擡起頭來,眼裏的晶瑩漸漸消失,她說道:“他叫葉鋒。”

且說葉鋒辭別了女王,坐在小怪背上,有些心不在焉。說實話,如果之前沒有遇到炎,沒有遇到藍姍,也不知道女王是毒孃的話,說不定他還真就要愛上這女王了。畢竟這樣一個美麗的“女人”只要是個男人都會心動。尤其是最後離別之時那種悽然的眼神,實在讓葉鋒受不了。

但畢竟葉鋒心中還有炎,這女王也是毒娘,是靈獸。一個人類愛上了一個靈獸,葉鋒想想都覺得荒唐。他低頭看了片刻,將手中那碧毒琉璃珠放入掛墜之中,甩了甩頭,將這些雜七雜八的想法拋到腦後。現在對他來說,最要緊的是抓緊時間找到無上界,拿到御毒丹爲龍陽天治療,而不是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在這樣複雜矛盾的心情之中,葉鋒與小怪飛了大半天時間,就已經看到了女王所說的那條河。河水清亮明淨,在這到處都是黑色和暗綠色的元荒古地之中,尤其顯得澄澈,讓人忍不住就想喝一口,忍不住就想跳進去洗洗疲憊的身體。

但毒娘女王提醒過葉鋒,讓葉鋒知道這條河裏的水喝不得。

不過發現這條河還是讓葉鋒與小怪大爲振奮,只要沿着河飛行,就肯定能到達毒沼,到達無上界。

在精神振奮之下,葉鋒與小怪飛了整整三天,才落在地面上休息。休息了沒有一天,便繼續飛行。


他們如此這般地飛行了足足有一個月,那條河似乎長得沒有盡頭,一直是這樣不寬不窄不深不淺。這讓葉鋒微微有些擔憂。而隨時時間的推移,周圍出沒的靈獸也越來越多,大都是七級到九級的靈獸。這些靈獸一見到葉鋒與小怪,便對他們虎視眈眈。不過當葉鋒將那碧毒琉璃珠拿出來之後,那些靈獸卻像是霜打的茄子,蔫頭耷腦地逃了開去,這倒爲葉鋒省去了不少時間。他不怕這些靈獸,但他怕浪費時間啊。

這也更讓葉鋒對毒娘女王心存感激,飛行途中,他的腦海中不時浮現出女王那誘人的身軀,悽然的眼神。

又飛了五六天,葉鋒終於看到在不遠處出現了變化,河水在那裏形成一道晶亮的瀑布砸落下來,轟鳴的水聲在這似乎永無聲音的元荒古地中聽來,就像是仙樂,讓葉鋒與小怪都是精神爲之一爽。

那瀑布也不知是從多高處砸落下來的,擡眼看去,只能看到一道晶亮的布匹一般的水從綠霧中間刺透,就像是一把巨大的長劍刺透綠霧,但卻看不到上面的劍身和劍柄。

在這瀑布之下的潭水中,葉鋒竟然看到了一種渾身碧綠的魚在遊蕩,看起來極爲歡暢。不過葉鋒知道,能在這樣的毒水中游蕩的女,那可不是什麼善類。

但這樣的一副與周圍的元荒古地大不相同的意境,還是讓葉鋒心情大暢,當即就決定了,與小怪在此休息一段時間,等狀態都恢復到巔峯再向上飛行。

先是由葉鋒守護,小怪睡覺休息。當小怪睡了足有一天一夜之後,才睜開眼來,由葉鋒接着修煉恢復火能。又是約兩天時間,當他們都將狀態調整到最佳時,葉鋒才騎上了小怪,沿着那似乎從天而降的瀑布向上飛去。

瀑布在下面看起來極高,但真正以小怪的速度飛起來,卻只用了沒有二十分鐘,便已經看到了瀑布的頂端。小怪看到瀑布頂端之後,似乎更加興奮,加快了速度向上飛去,片刻之後,他們已經懸浮在瀑布的正上方。

葉鋒放眼看去,不禁微微皺了鈹眉,只見這裏的綠色毒霧比起下面來,還要更濃郁一倍。方圓五米之內便什麼也看不到。而且這些濃霧似乎對靈魂之力還有着阻礙效果,本來葉鋒足足可以延伸出兩百多米的靈魂之力,在這裏竟然只能延伸到一百米。他不得不讓小怪降低飛行高度,仔細探查着下面。

在距離下面的地面——準確地說應該是沼澤地——只有十多米的時候,小怪停了下來,懸浮在那裏,讓葉鋒仔細探查。

葉鋒的靈魂之力在一番掃視之後,發現周圍一百米的範圍之內,全是沼澤地,黑色的沼澤中不時泛着黑色的氣泡。沼澤之中,一些不知是什麼植物的根莖橫生,就像是一條條小蛇一般遍佈整個沼澤。靈魂之力想要再向下探,卻根本無法探入到沼澤下面去。

葉鋒將那碧毒琉璃珠拿出來,周圍的濃霧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着其中涌入,就像一個小小的漩渦。但周圍的毒霧太過龐大,即使是碧毒琉璃珠這樣的寶貝,此時的效果也大打折扣。

葉鋒拍了拍小怪的頭顱,對小怪道:“小怪,我想這裏應該就是女王所說的毒沼了,越過毒沼,就會到達無上界。到時候就安全了。但在這之前,這毒沼將會是我們的最後一道考驗,準備好了?”

小怪就像一個人一般點點頭,然後身子一拱,便化作一道火紅色的流光向前飛去。它的速度極快,似乎是興奮得有點過頭了。

葉鋒也興奮。自從他們進入元荒古地,這已經走了不知是四五個月還是五六個月,總之是極爲漫長。此時終於快要到達無上界,這不由他們不興奮。

在他們高速飛行過後,後面的毒霧在他們身後翻卷着,就像大海上的巨浪。

他們在接近沼澤十米的空中飛過,帶起的氣流將下面的沼澤都劃出一道溝壑來。

正在小怪極速飛行之時,葉鋒靈魂之力突然一動,忙控制着小怪向上飛出二十多米。此時,一條三米多長,生滿了獠牙,宛如鱷魚一樣的怪物突然出現在他們剛纔的地方,沒有咬到葉鋒之後,重重地摔落在沼澤地上,發出響亮的拍擊聲。那怪物呼出的氣竟然是黑色,顯然毒素濃郁已極。葉鋒暗道好險,差點就被那怪物拖下去。

正在他暗自慶幸之時,下方一隻飛行靈獸突然出現,直接頂上了小怪的肚皮。小怪猛然躍起十米多,將葉鋒顛了下去。多虧葉鋒用火雲飛了起來。回頭看時,只見那是一隻翼展足有五米多的兇猛靈獸。

不,確切地說,它的氣息已經完全超越了靈獸的範疇。就連毒娘女王的氣息,也沒有這隻靈獸的氣息龐大。葉鋒甚至認爲,這隻靈獸的氣息比起自己來,也絲毫不弱。

天哪,這究竟是什麼樣的靈獸,竟然擁有如此強悍的力量。據葉鋒所知,在所有的傳說和古籍之中,都不可能有這樣超越十級靈獸的存在。

那靈獸既然是超越十級靈獸的,自然不會把毒娘女王的碧毒琉璃珠放在眼裏,反而像是被那碧綠的光芒吸引,再次對着葉鋒與小怪撞來。

葉鋒此時快速跨上小怪後背,小怪將速度開啓到極致,這才甩掉那詭異且強大的靈獸。

小怪的特點就是速度快,即使不能戰而勝之,也能逃而跑之。它就像一道紅色的流光劃過綠色的毒霧,帶着葉鋒極速向着南方飛去。

有了剛纔的教訓,葉鋒再也不敢讓小怪低空飛行,而是在五十多米的高空上飛行。雖然這樣會令它的速度降低,但卻總比被沼澤之中的怪物吞了強吧。

果然,在他們升到五十多米的高空之後,便極少有怪物躍上來。雖然不時有一兩隻會飛行的怪物追着他們,但在小怪的速度之下,幾乎所有的怪物都被它甩開了,這讓葉鋒放心不少。

但有一樣卻讓他越來越擔心。周圍毒霧是越來越綠,這說明霧氣中的毒素越來越多,就連碧毒琉璃珠的瘋狂吸收也無法阻止毒素進入葉鋒體內。葉鋒無奈之下,只得拿出黑龍晶,淨化着體內的毒素。黑龍晶與碧毒琉璃珠的作用雖然相似,但也有些不同。碧毒琉璃珠是用來吸收外界的毒素的,而黑龍晶則是用來淨化葉鋒體內的毒素的。

葉鋒左手持着碧毒琉璃珠,右手持黑龍晶,這一綠一黑,綠得晶瑩,黑得璀璨,就像是一盞綠燈和一盞黑燈。


有了這兩樣寶物護持,葉鋒纔可以在毒沼之中安全前行。而小怪自從吸收了那兩枚怪異的黑色珠子,將其化爲眼珠之後,似乎對所有的毒素都有免役功能。在這越來越濃密的毒霧之中,它竟然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

這一人一獸就在這樣的沼澤上空飛行了整整兩天,然後小怪進入葉鋒袖口休息,葉鋒則繼續踩着火雲飛行。葉鋒飛行了一天多一點,又換小怪飛行。畢竟在這兇險重重的沼澤之中,小怪的速度便是他們逃生的法寶。若沒了小怪的速度,他們幾乎寸步難行。

在小怪又飛了一天之後,葉鋒發現前方有座山,他讓小怪繞開這座山繼續向前飛行。

這座山極怪,整個都是一種詭異的黑色,甚至還泛着些黑色的光澤,而且整座山完全是由一塊巨大的石頭形成的,或者說這本來就是一塊巨大的石頭。小怪繞着它飛行了兩分鐘,以小怪的恐怖速度,竟然還是沒有完全繞過它。

葉鋒在驚訝之中,心中隱隱泛起一種不安的感覺。 傾世之貌:受寵庶女 :“小怪,快點飛,儘量快些離開這地方。”

小怪也明白葉鋒心中的驚恐,當即加快了速度,將周圍的綠霧劃開一道裂縫,極速向前飛去。

然而就在此時,異變突生。


葉鋒與小怪正繞着那座黑色的怪山飛行之時,突然,那怪山竟然動了起來,隨着山體的移動,葉鋒驚訝地發現,這東西身上竟然產生了動物才能產生的氣息。這一刻,葉鋒心中突然明白過來,這根本就不是一座山,而是一個巨大的怪物。


明白了這一點,葉鋒心中大驚。這東西以葉鋒的估計,高足有二十多丈,直徑至少也有二十多丈,葉鋒的靈魂之力也只能探測到這東西的一小部分。這樣一個龐然大物竟然是個活物,那該有多麼恐怖的力量啊。

Wωω ●TTKΛN ●¢ 〇

此時,那怪物身上突然亮起了六團比葉鋒還要大兩到三倍的綠色光芒。葉鋒知道,這是怪物的眼睛。

當那怪物的眼睛亮起來的一瞬間,它身上的氣息陡然增強,龐大的氣勢直壓得葉鋒與小怪都有些窒息。這怪物的力量,竟然遠遠超出了葉鋒與小怪的力量。

它顯然也發現了葉鋒,那怪異的身體裏發出一聲奇怪的聲音,就像是人類的嘲笑聲,又像是不屑的哼聲。這聲音一出,竟然形成了肉眼可見的聲波,周圍的毒霧在這聲波之下,瘋狂地翻卷着,向外擴散。

葉鋒與小怪被這聲波一震,竟然向後倒飛出五十多米。

僅僅是一聲輕哼,便有如此力量,可以想見,這怪物有多麼強悍了。

葉鋒在驚駭之中,忙催動小怪前行。小怪的優點就是速度,雖然這怪物奇大,力量奇猛,但應該也能憑速度躲開它。

小怪也明白此時情況危急,當即帶着葉鋒,瘋狂向前飛去。


但就在此時,葉鋒靈魂之力掃到頭頂一根直徑足有五米多的巨大觸角向着他們砸下來。他驚駭不已,忙控制着小怪向左面閃過五米的距離。就是這五米,才險險躲過那怪物的攻擊。巨大的觸角帶着狂風從他們側面拍下,拍在下方五十米的沼澤之中,響聲震耳欲聾。

葉鋒與小怪正要加速向前飛去時,就見下方那被怪物一拍之下濺起的泥水竟然飛到了五十多米的高空,幾乎要將他們包裹而進。多虧小怪速度極快,而且飛行起來極爲矯健,才從這些泥水的縫隙之中逃了過去,繼續向前飛去,快速遠離着那巨大的怪物。

如果僅僅是這樣,葉鋒便可輕易逃脫,但那怪物拍起的泥水之中,竟然有着一隻體長達到十多米的黑色蟒蛇一般的怪物。那蟒蛇反應速度極快,身形一甩之間,便將葉鋒連同小怪都一齊捲了過來。它身上生着許多尖刺。這些尖刺本來是像毛髮一般平鋪在身體之上的,但在捲起葉鋒與小怪的一瞬間,竟然全都豎了起來,就像是男人頭上的短髮,根根如同鋼針。

這些鋼針一般的刺在捲上葉鋒的一瞬間,便刺入了葉鋒身體,而在刺入它身體的一瞬間,便有大量濃郁粘稠的毒素進入葉鋒體內。這些毒素在瞬間便化爲一絲絲氣流在葉鋒體內流動,氣流所過之處,葉鋒的器官全都變成了黑色。這毒素比以往的任何毒素都要來得猛烈。即使是葉鋒手持黑龍晶,竟然也來不及吸收這毒素。

而小怪卻因爲身體表面堅硬的鱗片,逃過這一劫。一人一獸都被那毒蛇卷着,從五十米高空極速向下墜落,已經快要失去意識的葉鋒只聽得一聲響亮的拍擊聲,泥水四濺,毒蛇帶着他們落入沼澤之中。然後向着他們本來要前行的南方游去。

毒蛇在沼澤之上的速度極快,竟然絲毫不比葉鋒用火雲飛行的速度慢。即使是帶着這一人一獸。當然,比起小怪的飛行速度來就慢了許多。

葉鋒體內的毒素急劇佔據着他的身體,從他身體表面都可以看出,他的皮膚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變黑,僅僅是十多分鐘之後,他整個人就已經完全變成了黑色,看起來說不出的詭異。而在葉鋒身體內部,那黑色的毒素也極快地將他的器官佔領,將他的頭腦佔領,將他的心臟佔領。

這毒素的速度太快,太過龐大,雖然黑龍晶瘋狂吸收着毒素,也不足以阻止毒素的蔓延。在毒素將葉鋒的心臟佔領之後,最後向着丹田發起衝擊。只要丹田完全被毒素佔領,葉鋒就完全成爲了這毒蛇的口中餐了。

體內巨大的痛苦讓葉鋒不斷掙扎着,但那毒蛇的毒刺扎着他的身體,讓他絲毫也動彈不得,微一動彈便全身劇痛。想像一下,身上懷着巨大的痛苦,卻不能動彈一下來緩解痛苦,這會是怎樣的痛苦啊。

在如此巨大的痛苦之中,葉鋒的意識逐漸模糊,終於暈了過去。而那毒蛇在無法刺穿小怪之後,終於放棄了小怪,身子一鬆,讓小怪飛走了。只帶着葉鋒向着沼澤南方游去。

小怪眼見葉鋒已經通體黑色,生命氣息也在減弱,不禁心中大驚,但卻毫無辦法,只能在空中跟着那毒蛇向前飛去。

此時在葉鋒體內,所有毒素已經將他的丹田包圍,就像是成千上萬的螞蟻包圍着一條青蟲。在某一刻,所有的毒素向着丹田發起衝擊。丹田之中有火能,雖然葉鋒此時已經失去了意識,但這些火能仍然本能地護持着丹田。而木系靈火則向這些火能提供着源源不斷的生命力,儘量使它的消耗降到最低。

在火能的護持之下,毒素竟然短暫地被壓制在了丹田之外,與火能僵持起來。毒素一步也不能進,火能也一步不能出。

但這樣的僵持只是持續了不到五分鐘,那毒蛇的刺中源源不斷的毒液向着葉鋒體內輸入。在這龐大的毒液之下,火能終於被完全壓回了丹田,繞着木系靈火飛行,護衛着木系靈火。

而那些毒素如影隨形,跟着侵入丹田之中,將丹田的四壁都佔領之後,便向着中央的木系靈火發起衝擊。雖然火龍瘋狂舞動,拼命反抗,但在龐大的毒素之下,還是不斷被吞食。半個小時之後,整個火龍便被毒素侵蝕成爲毒龍,再也不去護持木系靈火,反倒向木系靈火發起衝擊。

木系靈火是最易控制的火焰,雖然它擁有龐大的生命力,雖然它擁有強悍的治療能力,但自衛能力卻極差。就像是樹木,風吹雨打,只能承受着,刀劈斧砍,只能逆來順受。

片刻之間,木系靈火的外圍已經成了黑色,只仁下眼球大小的一點中心還是青色,就像是無盡黑暗中的一盞明燈。

下一刻,所有的黑色毒素都向着這明燈發起了衝擊。

龐大濃郁的毒素,就像是一個黑色的魔鬼,包圍着葉鋒的木系靈火,向着葉鋒的最後一點希望發起了衝擊。木系靈火的中央,一點如眼珠大小的青色不時閃着光亮,就像是狂風中的一盞油燈,隨時都有可能熄滅。

但木系靈火畢竟是木系靈火,萬木系靈,雖然它生性是逆來順受的火焰,但天生的高貴還是讓它具有龐大的能量。在周圍所有黑色毒素的包裹之下,它竟然生生撐了足足有五六個小時。周圍那些濃郁的毒素是有看法沒辦法,根本無法侵入到這木系靈火的內部。

而此時,那毒蛇似乎發火了,口中發出一聲尖利的嘶叫,身上的尖刺根根豎立,尖刺之中的毒素肆無忌憚地向着葉鋒體內注入。所有被注入體內的毒素此時所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向葉鋒的木系靈火最後一點火種發起衝擊。

在如此強大的衝擊下,木系靈火終於顯示出了一絲黑色。那些毒素就像是有靈智一般,見此大喜,像是螞蟻追逐糖份一般,追着這一絲黑色,向着木系靈火之中侵入。沿着這一絲黑色毒素,有成千上萬的毒素終於侵入到了木系靈火火種的內部。

但木系靈火畢竟是木系靈火,即使是被那麼多毒素侵入,也還是又堅持了兩個小時。這要是普通的丹師的普通靈火,恐怕在一開始就要熄滅了。

在兩個小時之後,葉鋒的木系靈火終於被那毒素完全佔據,閃了兩閃,眼看着就要熄滅。

而葉鋒此時已經失去了意識,毫無知覺。確切地說,如果沒有這一點木系靈火,他早就是死人一枚了。

小怪則在五十米的高空,眼看着那毒蛇仍然向着南方游去。而在那裏,小怪能嗅到一股更加濃烈的腥臭氣味。也就是說,那裏有着更多的毒蛇。這讓小怪更加着急。它不知葉鋒是死是活,但它所能想到的,只是救葉鋒出來。但在這狂猛的毒蛇的身上,它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救出葉鋒,只能乾着急。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