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銘見她半天不回應,道:「我一年給你五成的利息,一年之後,我連本帶利,還你三百億。」

納蘭嬰寧微微咬唇,眉頭輕輕蹙著,緩緩道:「二百億,著實是個大數目……」

「納蘭姐姐慢慢考慮,我葉銘一向是信人,言必行,行必果,你大可不必擔心我會賴賬。再說了,這普天之下,誰能賴昊天教的賬?」葉銘笑問。

納蘭嬰寧問:「不知銘弟弟要這麼多錢,有何用途?」

「我要率大軍前往天妖大陸,急需購買戰艦裝備大軍,可惜手中錢糧有限,只能來借。」葉銘如實道。

納蘭嬰寧道:「聽說天妖大陸遍地珍寶,看來銘弟弟你是想大撈一筆。」

「那是當然,我總不能白跑這一趟。」葉銘道,「所以區區三百億,應該不是問題。」

納蘭嬰寧猶豫了片刻,道:「畢竟是大數目,我無法立刻決定,請給我幾日時間,讓我仔細想想。」

葉銘:「當初我留下的戰艦,都還在吧?」

納蘭嬰寧輕笑:「自然還在。」

葉銘:「那麼納蘭姐姐覺得,這戰艦若是在天元大陸出售,會不會很賺錢?」

納蘭嬰寧俏臉上一陣潮紅,似乎頗為激動,問:「我的親弟弟,你是說,你手裡有路子?」

「自然。」葉銘道,「只要你有錢,要多少,我就能買進多少。不說賺一倍,賺個三五成利潤,應該不成問題。」

納蘭嬰寧輕輕一嘆,說:「若早遇到弟弟,我早發財了。呵呵,借錢的事就定下了,不用你五成利息,三成即可。戰艦的事,我現在就要買一批,不知價格幾何?」

葉銘知道這一轉手,就是利潤,立刻道:「五星戰艦四百萬長生幣,六星戰艦,七千萬長生幣。」

納蘭嬰寧輕輕一笑:「其實五行神朝也能購買,可據我所知,他們的價格分別是五星戰艦五百五十萬,六星戰艦八千五百萬,弟弟你給的價格確實便宜。只是,我若是轉手出售的話,只怕也賺不了幾個錢吧?」

葉銘:「如果數目超過一千五百億長生幣,我可以給你八五折。」

納蘭嬰寧苦笑:「一千五百億?還是算了吧,我最多能買一百億。」

葉銘一副無能為力的表情:「那就沒辦法了,這個價格是最低的。你也說了,就算五行神朝去買,也要出五百五十萬和八千五百萬。假如你把這些戰艦,轉手賣給五行神朝,豈非大賺一筆?」

納蘭嬰寧道:「你的建議不錯,神朝雖能買到戰艦,但往往要等很長時間。如今神朝四處征戰,正是急需戰艦的時候,我可以加價賣給朝廷。」

葉銘笑道:「這簡直就是一本萬利的生意。」

納蘭嬰寧看著他:「我的好弟弟,你為什麼要這麼幫我呢?」

「我不幫你,你怎會借我錢?」葉銘很直接,「只有讓姐姐嘗到甜頭,才會認我這個弟弟,不是嗎?」

納蘭嬰寧又咯咯地嬌笑起來,輕輕打了葉銘一拳:「你這個小壞蛋,我越來越喜歡你了。」

葉銘嘆氣:「可我不敢喜歡姐姐,否則八爺會吃了我。」

納蘭嬰寧表情一僵,眼底深處藏著深深的恐懼,表情也一下嚴肅起來,道:「我現在就要買些戰艦,不知弟弟方便嗎?」

「當然方便,隨時可以。」葉銘道,「不知你要多少?」

納蘭嬰寧想了想,道:「眼下,我最需要五星戰艦,六星戰艦也要一些,以便裝備昊天教各分教的教徒。五星戰艦,我要一千艘;六星戰艦,我需要一百艘。依你的價格,昊天教需要支付一百一十億長生幣。」

葉銘道:「先付錢,三天之內,我就能把戰艦送到。」

納蘭嬰寧道:「沒問題。那兩百億,我也一併給你。呵呵,這一下子,我可是把昊天教的老底都給了你。」

葉銘冷笑:「這可不是老底。當初我在神魔大陸留下上萬億的財富,只怕都已落入八爺之手了吧?」

納蘭嬰寧苦笑:「以你的境界,坐擁的財富太多,所以你沒有守護它們的資格。其實丟了那一切,未必是壞事。」

「誰說不是。」葉銘道,「不過我的東西,我早晚會奪回來。」

納蘭嬰寧奇怪地問:「你就不怕,我將這番話告訴八爺?」

「我怕?」葉銘冷笑,「即使你不說,想必那位也不想放過我。再者,我覺得你應該非常厭惡那位所謂的八爺,至少對他沒有好感。」

「準確點說是恐懼,沒見過他的人,不知道他的強大和可怕。」納蘭嬰寧似乎不想提及,轉而說,「我奉勸你,在未成武神之前,還是不要輕易開罪他。」

「哦?為什麼只有成為武神,才能對抗他?」葉銘問。

納蘭嬰寧:「很簡單,像你這種逆天之才,一旦成為武神,天下之大,能制你的人已然不多了,就連八爺都不行。」

「承蒙看得起。」葉銘笑了起來。

納蘭嬰寧輕輕一笑:「你千萬別讓我失望。」她的話說的模糊,也不知是指哪一方面,葉銘並沒有問。

拿了錢,葉銘直接返回將軍府。當他把裝有三百一十億長生幣的儲物戒指放在舞千影面前時,後者下意識地揉了揉眼睛,驚訝地問:「你是怎麼做到的?」

葉銘:「不重要,重要的是,這筆錢該怎麼花。」

馬憲超連忙道:「主公,當然是購買戰艦啊,這麼多錢,足以將百萬大軍武裝起來了。」

葉銘點點頭:「千影麾下有一百五十萬將士,可惜他們實力有限,所以我們最多能使用五星戰艦,可以對抗法天五重以下強者。可是天妖大陸十分兇險,這顯然不夠。因此,我們只能購買些戰艦傀儡使用。」 馬憲超:「主公所言甚是,我們可以購買一艘八星戰艦,外加一千名高級戰艦傀儡。」

葉銘:「八星戰艦九十億長生幣,一千名高級戰艦傀儡售價一百億。光這一筆,我們就花掉了一百九十億。只是,這九十億的八星戰艦還只是祼艦,威力有限,遠遠談不上對抗強大的長生境大能。」

原來,九十億的八星戰艦,上面標配的武器威力有限,至多可以對抗長生三境強者。可若是加裝一些武器,那價格就會高的離譜,但威力也更加不凡,至多可以抗衡長生八境的大能。

馬憲超:「還可以加購一門『無生炮』。一門無生炮足以轟殺長生六境的強者,價格也只有二十億長生幣。」

葉銘點點頭:「這樣一來,總花費就是二百一十億長生幣。昊天教那筆生意,我們可以賺到二十億,這樣一來,我們手頭就有二百二十億。花掉二百一十億,剩下的十億恰好作為消耗之用。」

馬憲超:「目前只能這樣了。主公定下之後,我立刻前去購買。「

葉銘:「辛苦了,速去速回。」

馬憲超走後,一直冷眼旁觀的柳飄飄內心之震撼,簡直無法形容。眼前的這個傢伙,居然隨便就借到了二百億,然後輕鬆又賺了二十億,並用它們購買了一艘八星戰艦。那可是八星戰艦啊,戰爭文明的戰爭,她早有耳聞,威力奇強。

更為震驚的當屬舞千影,她這種性格冷硬之人,也不禁激動,道:「葉銘,有了這八星戰艦,我們在天妖大陸的生存機會大大增加!」

葉銘:「戰艦將由一千名戰艦傀儡操縱,你那一百五十萬大軍,主要用途就是收集珍財。」

舞千影笑道:「沒錯,這麼好的賺錢機會,又有這麼好的準備,我們當然不能浪費,至少也要把今天的花費賺回來才行。」

「其他大軍的裝備如何?」葉銘問。

舞千影:「據我所知,五行神朝目前也只掌握了五艘八星戰艦,以及若干低級戰艦。我們能以區區一百五十萬人,坐擁一艘八星戰艦,這簡直就是奇迹。」

「你們的想法也太簡單了!」忽然,柳飄飄冷笑起來,「你們以為有一艘八星戰艦,就能在天妖大陸橫行了?越是戰艦這種龐然大物,就越容易受到當地凶曾的攻擊。」

葉銘一驚,猛看向柳飄飄,問:「你似乎對天妖大陸很了解?」

「當然,我曾讀過一本古書,上面恰好記載了天妖大陸的一些情況。」柳飄飄道,「我建議,這八星戰艦上面最好設下隱形大陣。」

葉銘連連點頭:「你的建議不錯。一座隱形大陣花不了幾個錢,至多一個億就能解決,我這就聯絡馬憲超。」說完,就通過消息符給馬憲超下達了命令,讓他給八星戰艦添加一座隱形大陣。

舞千影看了柳飄飄一眼,道:「柳姑娘,你要隨我們一同前往天妖大陸?」

柳飄飄:「自然,我是葉銘的女人,他走到哪裡,我自然跟到哪裡。」

葉銘差點跳起來,叫道:「喂,什麼你是我的女人,我不是為了替你解圍,才假裝成你的男人嗎?你怎麼當真了?」

柳飄飄冷笑:「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所有人都認為我跟了你,你若是不承認,我有何面目見天下人?」

葉銘一陣無語,這女人是故意的嗎?

舞千影似嗔似怪地瞪了葉銘一眼,說:「既然這樣,那我們一起去好了。葉銘,事情因你而起,柳姑娘的一切事情,由你負責。」

葉銘直嘆氣,一聲不響地回刻意修鍊去了。剩下柳飄飄和舞千影二人居然相談甚歡,讓人頗感奇怪。

房內,葉銘拿出何重贈送的劍圖。劍圖是圓形的,缺少了一塊,似乎被什麼鋒利的東西割掉了。當葉銘的目光落在劍圖之上,就感覺一股巨大的漩渦產生,生生將他的元神吸了進去。若非他修鍊了天神九變,元神強橫無比,這一下只怕就會昏迷,無法繼續參悟。

下一刻,葉銘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奇異的空間,不辨上下,無分左右,周圍儘是銀白色的光。那銀光中,有一名男子持劍而立,他未有一絲動作,卻釋放出強橫無比,威霸無比的劍勢,使得葉銘的元神都禁錮了,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葉銘凝視著男子,感受他劍中的勢,心中若有所悟。在這奇異的時空中,他感受不到時間的變化,或許用了一刻鐘,又或許用了十萬年,他終於將對方那種玄之又玄的勢印在心中,並全盤掌握。

隨即,葉銘元神被彈出空間,猛然睜開眼。

「噫!」他滿面驚訝,「這劍圖果然不簡單,第一次看就讓我掌握了劍勢。看來在人族故地,我的收穫很大,否則絕不會這麼輕易就領悟。而且,要不是我的元神足夠強橫,也根本不可能進入其中,承載那種劍勢。」

「不知過去多久了。」葉銘看到窗外天色是亮的,便推門而出。

門外,馬憲超正巴巴地等著他,眼見他出來,高興地問:「主公又提升了嗎?」

葉銘搖頭,道:「只是學了一點劍勢。現在什麼時候了?」

馬憲超道:「大軍已在校聲集結,再過半個時辰,大軍便要出發了,主公再不出關,我就不能進去喚醒主公。」

葉銘一驚:「居然這麼久了,還有半個時辰!戰艦的事情準備的如何了?」

馬憲超:「一切準備就緒,除了主公需要的八星戰艦及裝備外,昊天教的一千艘五星戰艦和一百艘六星戰艦也已到手。」

葉銘點頭:「跟我去昊天教一趟,我先把戰艦交付,之後我們再趕往校場。」

馬憲超點頭,主僕二人快速前往昊天教。

這幾日里,納蘭嬰寧其實有些坐卧不寧,她真的很擔心葉銘那邊出現什麼意外或紕漏,不管什麼樣的情況,都是她無法承受的。幸好,她終於等到了葉銘,也等到了她所購買的戰艦。

所有的戰艦都只有巴掌大小,被整齊地碼放在一個箱子里,看上去沒什麼。但只要稍一催動,它們就會變成龐然大物的戰艦。

葉銘將戰艦的使用說明資料,一併交到納蘭嬰寧手中,笑道:「戰艦全在這裡,以後有什麼需要,都可以找我。我可以向你提供七星戰艦,甚至八星戰艦,以及戰艦裝備。」

說到戰艦裝備,他刻意把一份相關的介紹圖拿給對方,上面記載著各種炮、戰艦大陣、戰艦傀儡等等的售價和用途,十分詳細。

納蘭嬰寧只看了一眼,便移不開眼睛,道:「以後有了錢,我一定還要買一些,這些裝備太有用了。」

葉銘笑道:「希望我們還會有合作。」

納蘭嬰寧輕輕一笑:「弟弟,大軍出發在即,姐姐祝你馬到功成。不管怎樣,你都要活著回來,不然我那二百億找誰要去?」

葉銘咧嘴一笑:「姐姐只管放心,我捨不得你。」

納蘭嬰寧啐了一口,之後卻發出咯咯的笑聲。

葉銘和馬憲超終於及時出現在校場,只見校場上聚滿了人,一艘艘戰艦橫在空中,戰艦上立滿了人。舞千影的大軍,都在一艘六星戰艦上。這六星戰艦,是馬憲超額外購買的,畢竟八星戰艦太扎眼了,實在不適合在這種地方拿出來。

而中央位置,則是五艘八星戰艦,以及一艘九星戰艦。看到九星戰艦的時候,他刻意仔細觀察了一下,確定這艘戰艦不是他丟失的那艘,內心稍稍安慰了一些。

兩人落到六星戰艦上,舞千影等人已經等候多時了,見人便說:「點兵馬上開始,你們不要說話。」

現場漸漸安靜下來,那九星戰艦上,騰起一道紅光,紅光中顯化一尊偉岸身影,發出雷霆之音:「諸將聽令!此去天妖大陸,目標是殺滅妖族餘孽。所有將領,一律令行禁止,違令者斬!」

青年人正是昊天教的八爺,同時也是五行神朝的大都督,地位崇高。他接下來又公布了此行的各部番號,以及大將軍。大都督之下,設有四路大軍,每路大軍有一位元帥;元帥之下,有十到數十的大將軍,稱之為軍,舞千影的是九十六軍,又稱千影軍。

此行,總計有一億多大軍,多數都是精銳,裝備精良,由大都督親自率領。這大都督姓天,名叫天紂。

葉銘在下面觀察著天紂,感覺他的境界非常之主,至少是長生境人物,至於哪個層次,他便無從得知了。

點兵完畢,各路元帥又各自把大將軍們召集起來,宣布軍令等等。不知不覺,大半天時間都過去了,葉銘十分的不耐煩,拉著馬憲超早早到艙中喝茶聊天去了。連柳飄飄和何靜也一起跟了下去。

終於,戰艦緩緩開始了,舞千影也下來艙中,她抱怨道:「你們真清閑,讓我一個人在上面苦熬!」

葉銘樂了:「你可是大將軍,你都不聽軍令,這仗還怎麼打?」

舞千影冷笑:「元帥安邪居心叵測,把我軍安排到前哨位置,一旦有任何的危險,我們將首當其衝。」 葉銘奇道:「莫非你得罪過對方,否則為何如此針對你?」

舞千影:「其他的大將軍都早早送禮,偏偏我沒送。」

葉銘搖頭:「千影,你有的時候太不知變通,幾個錢而已,結果把自己弄到危險的境地。」

「我倒覺得這並非壞事。」柳飄飄道,「我們在前方探路固然危險,可一旦有所發現,東西也是我們的。」

「可那安邪說了,任何的收穫,都必須上繳國庫,並且要先交到他手中。」舞千影冷笑,「他可真貪心。」

葉銘登時站起來,怒道:「王八蛋,他想得倒是美!」

馬憲超眼珠子一轉,道:「主公,我倒有個主意,既能減少風險,還能讓我們獲得自由。」

葉銘連忙道:「快說。」

馬憲超道:「外人只知我們有的是六星戰艦,而不知我們有八星戰艦。既如此,我們完全可以隨便派幾尊戰艦傀儡,讓它們駕駛這艘六星戰艦在前開路。而我們,則完全可以坐在八星戰艦上,去探索更遠的地方,尋找天妖大陸上的資源。」

葉銘眼睛一亮,忍不住笑道:「這是個好主意。」然後他看向舞千影。

舞千影卻是面露猶豫,道:「這麼做是違抗軍令的,一旦被人發現,那便是死罪。」

「如果不冒險,你麾下的百萬大軍,說不定就會成為炮灰。」葉銘道,「而且大家是一條船上的,誰會把消息透露出去?你的兵將?還是我們?」

舞千影想了片刻,終於道:「罷了,就聽你的,留下六星戰艦,而我們則深入其他區域。只是,萬一六星戰艦遇到危險,我們將怎麼應對?」

葉銘:「戰艦傀儡非常厲害,如果連它們都對付不了,那隻能溜之大吉了。戰艦上有交通法陣,我們還可以選擇第一時間趕回,應對這種突發的事件。」

舞千影:「好吧,希望我們能不虛此行。」

六星戰艦快速飛行,前往傳送大陣。那傳送大陣位於一片荒郊,正由十位長生大能合力主持,以控制它處於開啟狀態。大陣上空,一個巨大的漩渦連通著另一個世界,它時大時小,看上去並不穩定。漩渦中央,一片漆黑,給人種莫名的恐懼感。

所有的戰艦,都聚集到周圍。這些戰艦,並非都出自戰爭文明,有些戰艦威力很弱小,最大的作用就是能裝人。如果舞千影沒有葉銘的幫助,她的兵將恐怕正待在這類垃圾戰艦之中。

各艘戰艦紛紛停下,突然,一艘七星戰艦停在千影軍側方,打艦上飛出一名青年男子,英眉圓眼,十分精神,穿了一件紅袍,腰掛著劍器,腳踩著一隻法器如意飛行。他直接落到千影軍戰艦上,「哈哈」一笑,道:「千影,沒想到你也有戰艦可用,我是低估你了。」

葉銘幾人正在交談,猛聽這麼個人冒出來,紛紛皺眉。舞千影道:「來人叫越鵬,法天六境,四十二軍的大將軍。這廝近半年來,一直想辦法接近於我,都被我擋下。」

葉銘笑道:「看來他是看上你了。千影,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舞千影這麼冷清的人,也狠狠瞪了葉銘一眼:「要考慮,你大可考慮。」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