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無天不相信,鄭忠仁剛才的表現足於出賣他,老雞賊沒說真話,葉無天絕對有理由相信國安已有懷疑目標,只不過不肯透露罷。

「你們的意思,現在是要把我當成誘餌?」葉無天有些抓狂,他不喜歡這種感覺,不喜歡被當成誘餌,但現在的情況又是,他不得被當成誘餌,壓根就沒別的選擇。

還有什麼比這更抓狂的嗎?

「我們也是為你好,不把幕後兇手揪出來,你只會更危險。」

葉無天不甘,「那我的安全呢?我的安全有誰來保證?」

「老弟,換成別人我會擔心,老弟你的實力,我是從不擔心,能傷得了你的又有幾個?何況你紅顏島上那些保鏢都是高手。」

葉無天越聽越不是滋味,直想豎起中指送給鄭忠仁,麻痹的,這老小子夠奸。

「放心吧,我們不會坐視不理,也相信很快就會有眉目。」

「日防夜防,冷槍難防,不把敵人解決掉,誰知他們什麼時候會暗中給我一槍?」葉無天在想著自己是否有必要去找卓老頭談談?只是恐怕那卓老頭這會不怎麼待見他,上次將他那轟爛,讓卓老頭有些下不了台,儘管最後用實際行動去安慰了卓老頭,但想必他的怨氣沒那麼容易消掉。

傍晚,葉無天沒想到的是,獅子頭來了,帶著兩隊人從紅顏島上過來。

「師父,您怎麼來了?」葉無天驚訝,獅子頭平時沒事絕不會離開紅顏島半步。

獅子頭好像極不滿意,不滿葉無天的行為,「你還知道我是你師父?」

葉無天啞然,莫名其妙。

混沌靈帝 「你知自己是誰嗎?」獅子頭又問,聲音冰冷,夾雜著些許憤怒。

葉無天努力的地想,自己並沒做什麼錯事,怎會惹獅子頭不滿?

「知道。」 蠻妻迷人,BOSS戀戀不忘 葉無天答道。

獅子頭卻並沒有放過葉無天的意思:「那你告訴我,你是誰?」

「葉無天。」葉無天思索著該不會是獅子頭髮現點什麼吧?比喻發現他從未來穿越過來?

「葉無天是誰? 妃常妖嬈:特工小皇后 你現在對得起自己的名字嗎?」獅子頭大聲質問。

「師父,你想說什麼?」葉無天終於忍不住問,聽了半天,都不明白獅子頭的意思,這廝向來都不太喜歡做那種費腦子的事。

「你叫葉無天,這個名字的意思,你連天都不怕,還會怕人?」

葉無天:「……」

這個也算是理由嗎?葉無天有些被雷著,這算啥理由?很牽強。

「記住,你是我的徒弟,做事不能過於手軟,現在的你不是當初那個懵懂小子,現在的你是島主,紅顏島的島主。」

島主?葉無天頭一次聽到別人對他用這個稱呼,還別說,他挺喜歡這個稱呼。

以前有桃花島,如今有紅顏島。

「作為一個島主,你要懂得承擔,懂得霸氣。」

聽到這裡,葉無天總算聽出來,有些摸清獅子頭的意思:「師父,你是說我不夠霸氣?」

「沒錯。」獅子頭並沒否認。

葉無天不解,還有那麼點委屈:「可是師父,我不知哪裡做得不夠好,還請師父指點一二。」獅子頭罵他不夠霸氣,這點,他並不認同,他認為自己已經夠霸氣,偏偏獅子頭還說他不夠霸氣。

這叫什麼事?

「人家都殺上門來了,你找國安有什麼用?不會自己動手?老話有講,自己動手,豐衣足食,關鍵時候,你永遠都別指望別人幫你。」

葉無天沒吭聲。

「記住,你是島主,放在古代,你就是一個國王,弱國無外交,你聽說過嗎?連你這個島主都軟,還怎麼保護你島上的人?如果連紅顏島都保護不了,那成立紅顏島還有什麼作用?」

葉無天被罵得不敢吭聲,連個屁都不敢放,獅子頭罵得沒錯,領袖,就得要鐵血手段,才能震懾對手。

「記住,你是葉無天,你一生註定要與眾不同,註定要瘋狂,因為,你叫葉無天,你是我的徒弟。」最後幾句,獅子頭氣沉丹田,怒嚎而出。

「師父教訓得是,徒兒知錯了。」連續被罵,非但沒讓葉無天沮喪,反倒讓他的熱血開始沸騰,他的人生註定要與眾不同,註定要瘋狂,何況,即使到最後他擺不平,不是還是獅子頭么?

「嗯。」獅子頭降低語氣,「這還差不多,記住,強硬。」

「是,師父,我知怎樣做了。」

「知就好,我的手上沒錢了,拿點錢過來。」

「要多少?」

獅子頭想了想,並沒給出一個實際的數字,「隨便,越多越好。」

葉無天聽得直翻白眼,差點忍不住想豎中指給獅子頭,越多越好?這特么得多少才夠?

獅子頭並不有給葉無天拒絕的機會,將所帶來的兩隊人留下后就轉身離開。

直到獅子頭的身影消失不見,葉無天才想起,他還想找機會好好跟獅子頭打一場,現在看來,今天是不可能。

「葉先生。」獅子頭離開后一會,一輛軍用越野停在葉無天面前。

看到車上下來之人,葉無天笑笑,「好久不見。」

對方也一笑,只是怎麼看對方那笑容都似乎不怎麼自然。

「有事?」葉無天問,他相信對方絕不會平白無故找他。 不知是葉無天的錯覺還是什麼原因,總覺得陳揚不像以前那般有銳氣,那股軍人的獨特氣開始沒有了。

葉無天相信,陳揚出現,肯定有事。

「葉先生,能說幾句嗎?」陳揚問道,目光卻在葉無天身邊那些保鏢臉上掠過,內心驚訝萬分,葉無天身邊這些人,個個都是高手,面對這些人,陳揚知道,一旦打起來,他最後哪怕會贏,也會贏得很艱辛。

點頭同意后,葉無天鑽進陳揚的越野車。

陳揚也跟著上車,車是隔音的,裡面說話,外面根本聽不到。

「陳揚,咱們也算是老熟人,有什麼你直說吧。」

陳揚神態極不自然,很是扭捏,像是難於啟齒。

葉無天打量著對方,越來越好奇陳揚到底想說什麼,像陳揚這種人,不到迫不得已,絕不會主動開口,且他現在這樣,肯定有求於人。

陳揚本就是個不善言語的人,來之前,他已經練習一遍,但如今面對葉無天,他發現先前所練習的全部都忘了,全部用不上。

半分鐘后,陳揚才開口:「葉先生,我聽說你遇上點麻煩。」

葉無天怔住,陳揚的話讓他措手不及的同時,還讓他好奇。

陳揚渾身不自在,吱吱唔唔半天,「我是想說,如果葉先生遇上麻煩,我可以幫忙。」

葉無天樂了:「你知我遇上什麼麻煩?」

「有人想對你不利。」

葉無天並沒否認:「那你可以怎樣幫我?」

陳揚以為葉無天答應,當下暗中鬆口氣:「我可以幫你那些人找出來,盡我最大的能力,將他們找出來。」

葉無天在想,陳揚這應該算是主動幫忙了。

陳揚是個高手,有他幫忙,對付起那些人,可以有更大的把握,只是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陳揚這樣幫他,又圖什麼?

葉無天相信,陳揚這個時候應該是代表著陳家,而不是代表他個人。

「我是遇上麻煩,既然你今天能找上我,說明你清楚,沒錯,有人想殺我。」葉無天並不打算隱瞞,也隱瞞不了,陳揚能找上門來,肯定已知道。

現在,葉無天不知道的是,陳揚到底需要什麼?這個很重要。

「我可以幫你,保護你的安全。」陳揚說道。

葉無天微微一笑:「陳揚,你的目的是什麼?或者說你需要什麼?」

話既然談到這個份上,葉無天認為也沒什麼好隱瞞,全部攤開來說。

陳揚臉微紅,再次變得扭捏起來。

「大家都是男人,有什麼就說吧。」

陳揚暗吸口氣,將情緒放緩后,他說道:「什麼都不要,陳家只想與葉先生你成為朋友。」

葉無天訝然,陳揚的回答出乎他意料之外,不過,不得不承認,有點意思,陳揚這話挺有意思。

「呵呵,陳揚,咱們一直是朋友。」葉無天開始慢慢明白過來,明白陳揚的用意,也明白陳家的用意。

陳家想找靠山!盟友。

陳揚沒說話,葉無天那句一直是朋友讓他不知該如何回答,他想說,陳家要的不是那種普通朋友,而是比普通朋友更親密的朋友。

「葉先生,我這人不會說話,不知該如何去表達,我……」陳揚無比著急,額頭都已經開始冒汗,暗罵自己嘴笨,明明很簡單的一件事,愣是被他弄得如此複雜。

葉無天笑著揚手打斷陳揚的話,對方想說什麼,他很清楚,想必陳家已是走投無路,才會想到這麼一招。

不過聽說陳揚那位未婚妻的家庭背景挺厚,為何不好好利用?

葉無天猜對了,陳家現在的日子真不好過,以前陳家是靠上於家,如今於家出現變故,陳家從於家那裡看不到希望,人家都快要自身難保,又哪還有心情幫你?

陳家不甘心,於家無望,無奈之下,陳家只能想出這一招,將主意打到葉無天身上,希望能跟葉無天結盟,雖然以前已經錯過一次機會,現在也不遲,正所謂有心不怕遲。

經過陳家分析過後,他們得出一個結論,葉無天不是體制中人,卻比很多體制中人要牛叉,很多高級領導都要買他的賬。

陳家知道,他們看走眼,萬萬沒有想到葉無天會如此牛叉,實力如此強悍,人脈通天,若是陳家以前從一開始就跟葉無天結盟,現在的陳家恐怕整體實力上升一個台階,可惜,他們站錯隊。

幸好,陳揚曾經跟葉無天並肩作戰過,借著這點,陳家決定再拼一把,將所有希望都放到葉無天身上,這次若是得不到葉無天的幫助,恐怕用不了兩年,陳家就會開始走下坡路,那不是陳家上下所願意看到。

「陳揚,你的意思我明白,只是,你們是否高估了我?我並沒你們想象中那麼厲害,說穿了,我就是一個普通商人,在很多高層眼裡,連個屁都不是。」葉無天說道。

陳揚自然不相信葉無天的話,以前就是因為有這種想法,才會錯過一次絕佳機會,以前,陳家就認為葉無天只是個商人,哪怕影響力有點大,歸根到底也還是個商人。

錯過一次機會,就絕不能錯過第二次,否則,那就真的笨到家,那種情況陳家絕不允許再次發生。

早知如此,當初無論如何都要死皮賴臉的跟寧家結成親家,哪怕寧老爺子反對,也要不惜一切代價達成這門親事,陳家現在終於知道,原來寧家在葉無天心中佔有如此重要的地位。

如果陳家與寧家結成親家,再有寧家的從中幫忙,葉無天沒理由會不幫。

錯了!

陳揚不知如何開口,只能朝葉無天訕笑了笑。

葉無天哭笑不得,毫無疑問,這陳揚實在不是一個適合談話的對象,這種人,就適合埋頭當他的軍人。

「陳揚,我不知你們想要什麼,更不知能否給到你們想要的東西,作為朋友,如果能幫你,我一定會幫,但是若果幫不上忙,我也沒辦法,其實像你們這種家族,我能幫上忙的並不多。」

陳揚激動不已:「能的,你一定能,謝謝。」

葉無天猶豫小會,最終還是決定將他想說的話說出來,不說出來,他有種不吐不快意思:「陳揚,有句話我不知該不該講。」

陳揚點頭,示意葉無天講。

「現在的你不像個軍人。」

陳揚臉紅,明白葉無天的意思,不用葉無天說,他自己都知道,如今的他不像軍人,整天只想著讓陳家輝煌起來,讓陳家變得更強,都快要忘了自己是個軍人。

「呵呵,隨意說說,別往心裡去。」葉無天拍拍陳揚肩膀,兩人雖差不多年紀,但葉無天顯得老氣橫秋,這麼一拍,無形中等於比陳揚高一個級別。

望著打開車門離開的葉無天,陳揚鼓起勇氣,「葉先生,請放心,我還是個軍人。」

葉無天並不回頭,咧嘴一笑,拋開別的不說,陳揚是國家花費很大的代價培養出來,屬於精英中的精英,甚至對很多人來說,陳揚這個軍中第一高手就是種信仰,神話。

陳揚沒一會也急匆匆離開,今天的目的算是達到,這會他需要回去將事情告訴家裡人,只要能成功與葉無天搭上線,陳家有希望。

葉無天從沒想過陳揚會用這種方式求上門來,在他心裡,只要能幫上忙,葉無天一定會幫,陳揚這人不錯,而且當初在日本,他幫了他不少忙。

陳揚的出現,讓葉無天想起寧思綺,想想已經好久沒見那妞,忽然有點想念她。

回公司后,葉無天去到歐陽幸月辦公室,將陳家的事情說了遍。

歐陽幸月一直認真聽著,「陳家走投無路。」

「嘿嘿,想起來的確夠為難陳揚,讓他來做這種事,不是被逼無奈,陳家也不會這樣做。」

「那你是什麼意思?打算幫他們?」歐陽幸月問。

葉無天回答:「我知他們要什麼,幫他們也不難,只要幫他們與朱家拉上線就行,當然,要幫他們也不是現在,有免費的超級高手不用,對不起自己不是?」

歐陽幸月沒說什麼,這個世界是公平的,陳家想要從別人那得到什麼,首先自己先行付出,接下來就看他們會怎樣做。

「老闆,有位琳達的美國女人想見你。」李霏霏打來電話。

葉無天疑惑,琳達為什麼不親自打電話給他?她有他的號碼,大可親自打電話給他。

那洋妞還呆在東城?不應該吧?

收起電話,葉無天轉身離去,腦子裡想到上次與那洋妞一起的瘋狂,天哥就忍不住一陣火熱,心中蕩漾,想著是否還能再重來一次。

「葉,我想你了。」見到琳達時,對方不顧李霏霏在場,直接就上來給葉無天個溫柔的擁抱。

天哥被抱得老臉通紅,這洋妹子,還真是不把自己當外人,膽子真大。

不用看,葉無天都能受到李霏霏那鄙視的眼神,反正在她心裡,他這個大色︶狼的角色是當定的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