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婷洛點了點頭:"既然有事情忙,那你先去忙吧,我們吃完飯就回去!"

雲逸對著蘇北和蘇寒等人,點了點頭,轉身快速的離開。

雲逸離開路家,直接打車去機場。

如果他沒有料錯的話,路紫蘇這會肯定在機場。

這些年,他一直低不下頭,只想在偶然的時候,偷偷看她一眼。

可是,自己每次出現的時候,她都會刻意的躲開。

這一次,他本想著,兩個人回家都很意外,應該能見上一面。

可是,自己出現的時候,她還是走了。

希望自己現在趕過去,能追上她吧。

雲逸到了機場的時候,聽到開往臨海市的航班,十幾分鐘后,就要起飛。

他神色無力的站在機場登機口,這個時候,她應該已經坐在飛機上了吧!

或許,她就是這麼想逃離自己的視線,自己就算看見了她,又能如何呢!

她還是會選擇視而不見!

雲逸站在那裡,苦笑了一聲,望著人來人往的機場,他一步一步,拖著沉重的腳步,向著外面走去。

他才二十歲,可是,卻已經像是一個年滿七老八十的老人一樣了。

他的心,很累。

他明明不喜歡這樣打游擊戰一樣的方式,卻遲遲沒有勇氣,去面對真實的自己,只能這樣日復一日的拖著。

他這次好不容易追來機場,卻沒想到,她已經走了。

或許,他不應該來找她,這些年,她躲著自己,是因為太厭惡自己,厭惡自己當初的一走了之吧!

再說了,他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嗎?

她不愛自己,當年就已經很清楚了,他到底還在糾結什麼呢?

雲逸走出機場,上車,整個人都失魂落魄的。

其實,就在他上車的那一刻,如果他轉身的話,他會看見,機場大廳門口,站著一個窈窕的身影,默默的注視著自己。

路紫蘇一直看著雲逸上了車,她才轉身走進機場。

她是買了去臨海市的機票,可是,卻不是這一趟航班,而是下一個航班。

只不過,路紫蘇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雲逸會追到機場來。

看到他在登機口落寞的背影,路紫蘇覺得,自己心裡莫名的難受。

她明明已經下定決心,要忘記他了,可是,忘了這麼久,為什麼記憶卻更加深刻了呢!

雲逸上車離開后,路紫蘇心裡猶如萬千螞蟻噬咬,她一個人蹲在機場的角落裡,像是一個無家可歸的小孩,難過的要命。

可是,最終,路紫蘇還是沒有回家。

她默默的在心裡告訴自己,既然已經決定了,那就不要心軟。

雲逸跟她,現在已經毫無關係,她不能再繼續自作多情,或許,他來機場,是來找別人的呢!

路紫蘇自欺欺人的不斷說服自己。

等到飛機起飛的時間到了,路紫蘇才慢慢吞吞的走近登機口。

與此同時。

路家,雲逸離開后,蘇北反倒是覺得,氣氛好了很多。

因為雲逸每次在的時候,他都很沉默,大家都知道他是來見路紫蘇的。

可是,路紫蘇每次都避而不見。

他的心裡不好受,路家人就會覺得不好意思,雲帆和葉婷洛也人不花為兒子發愁。

其實,他們都不在,這樣也挺好。

兒孫自有兒孫福,未來到底如何,誰也不知道。

午飯過後。

蘇寒和蘇凜帶著戚薇薇和百葉,以及兩個孩子,離開路家。

蘇北看見小白和小昭沒事,也沒有再挽留他們。

到了公寓那邊。

蘇寒和戚薇薇帶著路彥昭,直接回家了。

蘇寒離開之前,還在蘇凜耳邊提醒他,現在把握好時機。

畢竟,百葉現在不停的想要彌補小白,她恨不得時時刻刻跟孩子在一起。

如果蘇凜現在能讓百葉回心轉意,那他們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蘇凜點了點頭,蘇寒笑著離開。

到了蘇凜公寓門口,蘇凜牽著小白的小手。

他抬頭看著百葉:"百葉,你要不先去我家吧,你跟孩子玩一會,小白一會午休了,我有點話想跟你說!"

其實,蘇凜本來不說,百葉也會找借口,去蘇凜家裡。

畢竟,現在她一刻鐘都不想跟小白分開,儘管她心裡很清楚,小白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可是,這並不影響自己對他的母愛。

那是她的孩子,就算是把心挖出來給他,百葉也心甘情願。

百葉點了點頭:"我也想跟小白玩一會!"

小白奇怪的看了百葉一眼,他心裡其實是很好奇的,這個漂亮阿姨,明明以前那麼不待見自己,現在為什麼一直粘著自己,而且,老是盯著自己看呢!

爹地也是的,明明知道,人家想要跟他在一起,就要讓他放棄自己,卻還故意創造機會,讓阿姨跟自己在一起,他就不怕,這個漂亮阿姨討厭自己,連帶著把他也討厭了嘛!

小白癟了癟嘴,爹地真不會想事情。

只不過,這個漂亮阿姨現在對自己不錯,那他就暫且同意爹地的做法吧!

三個人進了公寓。

蘇凜故意借口,自己還要工作,讓百葉陪著小白玩會。

百葉當然是想都不用想,就答應了。

只不過,小白的神情看起來,還是有點猶豫的。

他本來以為,爹地會跟他們一起玩呢!

結果,爹地現在讓他跟漂亮阿姨一起玩,這個阿姨,會喜歡自己嗎?

小白心裡,著實有點忐忑不安。

但是,當蘇凜真的離開客廳去書房后,小白髮現,這個阿姨,現在真的是對自己好。

自己說什麼,她就答應什麼,甚至比爹地對自己,都要百依百順。

這讓小白有點受寵若驚。

他在玩具房裡拼圖,百葉就安靜的站在旁邊,時不時的給他提示,他堆積木,百葉能陪著他一起堆,一人一邊,而且,百葉還能保持跟小白一個速度。

小白是個聰明的孩子,他清楚的感覺到,這個阿姨在討好自己!

可是,她為什麼要討好自己呢,難道是為了爹地?

想到這裡,小白偷偷看了百葉一眼,稚嫩的聲音,在玩具房響起:"漂亮阿姨,其實,你不用對我這麼好的,你是不是想跟我爹地在一起啊,其實,我能看出來,我爹地很喜歡你的,從小到大,我從來沒有見過,我爹地對別的阿姨,這麼上心過,你不用顧忌小白的,我就是個孩子,只要你跟爹地開心就好!" 自從那次心悅把話說開,賈桐也不躲著她了,平日在府里碰上,也停下來打個招呼,彼此微微一笑,再錯身而過。

賈桐忘性大,曾經藏在心裡的那件在他看來很有些齷鹺的事,也隨風飄散,不見蹤影,現在的他變得有些喜歡看見心悅了,畢竟她那麼漂亮,看起來賞心悅目。他可不是起了歪心思,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有時侯從外頭回來,他給綠荷帶點小玩意或是吃的,也給心悅帶一份,大大方方當著綠荷的面給她,心悅總是有些不好意思,每每都要推辭一番才肯接受。

賈桐原先怕綠荷生氣,但綠荷對此一點也不介意,反而誇他做得對,既然留人家住下,就得處成象一家人才對。

心悅在心裡把綠荷當成姐姐,把賈桐當成姐夫,可是越相處,她越覺得這個姐夫有意思極了,他一開口,准能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她是個心思重的人,小時侯沒了娘,是爹一把屎一把尿把她拉扯大,到如今,爹也走了,她成了孤女,寄人籬下,雖然賈大人和夫人對她極好,可她有自知之明,獨處的時侯,也曾暗自傷懷。但是現在不一樣了,賈大人的存在讓她的悲傷越來越少,她是真心想融到這個家裡來,不管將來怎麼樣,現在她就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真心實意的想為這個家做點什麼。

離年關越來越近,府里開始掛紅燈籠,貼新窗花,火紅的石榴一盆盆擺在台階底下,布帘子也換成金絲銀線的花開富貴,看著就喜慶。

三十這天,因為皇後娘娘喜歡熱鬧,所以賈桐和綠荷都留在宮裡吃大席,賈桐一高興,喝得有點多,回去的時侯連馬都騎不了,擠在綠荷的轎子里,讓寧大人笑話了半天。

賈桐把頭擱在綠荷肩上,含糊不清的說,「小九兒等著,皇上跟前我,壓根沒,沒拿出真本事,等著,等去他府上,拜,拜年的時侯,我再與他,一,一比高低……」

綠荷勾著頭斜睨他一眼,「得了吧,都醉成這樣了,還想找寧大人喝酒,回去歇一會,喝杯醒酒茶,晚上不還要放煙花么?」

「我記著呢,」賈桐在她脖子里蹭了蹭,嘟嚕著說,「答應你,你的事,我可從,從不含糊……」

「行了行了,別說話,歇著吧。」綠荷把他攬在懷裡,就象抱著一個大孩子。

他們成親幾年了,一直沒有孩子,她當然有遺憾,但有這麼個大寶貝在跟前,跟孩子也沒什麼區別。她把男人攬緊了些,在他額上輕輕親了一口。每次氣餒的時侯,總是安慰自己,沒有孩子沒關係,有夫君足矣。

回到府里,綠荷把賈桐扶回屋裡去躺著,剛掖好被子,管家到門口來稟報,「夫人,今年的包封錢都打點好了,請您去過目,另外莊子上送了些東西來,都擱在庫房,您也過過目。」

綠荷笑著說,「行,我去看看,今兒個大年三十,府里也沒什麼事,讓大家自個找樂子去,大人這裡不用留人,讓他好生歇著,一會還得起來放炮仗。」

管家應了聲是,伴著綠荷走了出去。

東越的風俗,三十是要守歲的,家家戶戶都挑著紅燈籠,喝酒打牌放炮仗,要不就上街上去逛,今晚不禁宵,所以街上也很熱鬧。賈府離皇宮近,站在府里就能聽到轟隆的炮聲,抬頭往東看,絢爛的煙花炸開沉沉夜色,讓人驚喜得想拍掌歡呼。

心悅手裡拿著一個小捲軸,是給綠荷的新年禮物,本想今日給她,可綠荷一早就進了宮,到晚上才回,她剛聽到信,所以急急忙忙趕過來。

進了屋子,安安靜靜,一個人都沒有,她有些奇怪,又到內屋去,屋裡依舊沒有人,不過……床上躺著一個,有輕微的鼻鼾聲傳過來。

她悄悄的走過去,是賈大人躺在床上,滿面紅光,看起來象喝多了。

這個賈大人,睡個覺也不安分,手伸出來,把被子揭了一半,她笑著搖搖頭,上前把被子扯上去替他蓋好。

手剛要縮回來,冷不丁被扯住了,賈桐眼睛都沒睜開,嘴裡無意識的念叨,「綠荷,荷啊,陪我睡會……」

心悅又驚又羞,臉刷的紅了,不敢說話,無聲的掙扎,但男人握得很緊,見她不從,有些不耐煩,乾脆胳膊一繞,圈住她的腰,把她整個人都抱到床上來了。

心悅大駭,不敢掙扎得太厲害,萬一賈桐清醒過來,那就太尷尬了,畢竟有前車之鑒嘛。不如大家都裝糊塗,只當沒這回事還好。

可她還沒掙開他的手,他的唇卻貼了上來,象火一樣烙在她臉上,心悅活了十幾年,哪裡跟男人這樣親密過,腦子嗡的一響,整個人都呆掉了。

等她回過神來的時侯,只覺得胸口一涼,不知道什麼時侯賈桐已經把她脫得只剩下肚兜了……

心悅獃獃的看著他的大手揉在自己胸前,先是震驚,后是羞憤,她應該要兩巴掌打醒他的,但不知怎麼卻沒有那樣做,而是軟綿綿的倒了下來。

賈桐半夢半醉,只覺得今天的綠荷格外溫馴,身子也比平日更柔軟,簡直讓他愛不釋手。他一邊親吻她,一邊緩緩睜開眼睛,綠荷肯定又討了娘娘的好東西了,要不臉怎麼這樣香這樣滑?

大概是因為冷,懷裡的人兒有些發抖,他把她抱緊了些,歪著頭沖她笑,「荷啊,上次,我跟你說的,那,那事,今兒個,得,得兌現了……」

女人不問是什麼事,只是緊緊閉著眼睛,長長的睫毛皽粟不休,看著讓人憐愛,他忍不住去吻她的眼睛,「我都不怕,你怕什麼,我還怕,怕你咬我呢……」

他上次提那事,被綠荷爆打一頓,差點踢下床去,但這次,綠荷相當配合,要她做什麼就做什麼,只是不睜開眼睛,他知道她在害羞,其實他也挺羞澀的,畢竟從沒那樣做過,說起來都怪魏太醫,給他什勞子破書,嘿嘿嘿,還挺帶勁的。 從駕駛室下來的湯家樂和哥哥嫂嫂打完招呼后,對著木兮點頭,隨後看了眼靠著車門的紀優陽,「四少,別來無恙。」

紀優陽笑著伸手拍了拍湯家樂的肩膀,「我聽說,你推進組那個女明星,最近火的一塌糊……」

聽到這話的湯家老太太立刻不樂意,伸手把湯家樂拉了過來,「紀家老四,你可別把我乖孫帶壞了,我告訴你……」等等,什麼叫做推進組?湯家老太太瞥了眼湯家樂,「你該不會是跟哪個女明星好上了吧?」

「別誤會,那是我同學,純屬幫忙。」大哥選了嫂子,放棄了家族生意,他可是湯家唯一繼承人,他深知自己身上的重任,不光是他的精力和生命就連他的感情,他都會一分一毫用在對湯家有用的事情上。

紀優陽揮手解釋,「肯定是同學,要不是同學,前兩天,她也不會對一個大佬暗送秋波,吃完飯就跟人家游景城江去。」

「小樂樂,你聽聽,你這個女同學可不是什麼乾淨的人,以後不準再跟她有來往,馬上給我斷了聯繫。」

「知道了,奶奶。」臉上帶笑的湯家樂瞥了眼紀優陽,果然是紀家的人,都是笑裡藏刀。

見時間差不多了,年暮生還得趕著去餐廳那邊,不然小朋友都到齊了,她們還沒到這有點失禮,「奶奶,幼兒園的同學有聚餐,我先帶著孩子和商陸過去了。」

「去吧。」湯家老太太一臉笑容沖著湯嘿嘿揮手,在木小寶路過時,看到這張臉湯家老太太立刻拉下臉,毫不掩飾嫌棄一句:「這跟紀家的人呆久了,臉都長一塊去了,像個搓板一樣。」

正在送木小寶上車的木兮,聽到這話臉色有些尷尬,這說的可是她兒子?

一旁的湯家樂趕忙道歉,「不好意思,我奶奶這個人就喜歡開玩笑。」

和木小寶揮手的木兮,見車走遠了,回眸看了眼眼前的人,「沒關係。」

湯家老太太上前兩步,手搭在木兮的肩膀,從肩膀滑落到小手,握住后,一臉滿意輕輕拍著木兮的手背,「哎喲,我說小樂樂,這找媳婦就要找這種,懂得寬容體貼最重要是賢惠有旺夫相的女人。」

早安,錦鯉菇涼 湯家老爺子出了名的挑剔,講究門當戶對,可湯家老太太卻是個隨性派,從性格作風考慮,紀優陽覺得湯家老太太對他木姐姐表現出滿意是十分可疑的事情,紀優陽立即打開車門,「二嫂,我送你回去。」

「我……」木兮剛要跟湯家老太太道別,就聽到對面的湯家老太太一臉不滿,瞥了眼紀優陽,「這還沒過門,叫什麼二嫂。」接著轉身為木兮做介紹。

「小兮啊,這位呢,是我的小孫子家樂,湯家樂他啊,從世界頂尖大學出來,不止智商高,情商更高,這人品就不用說了,論能力,給他幾年,保管比紀家那個不會笑的搓板老二厲害,所以啊,既然紀家老二遲遲不娶你過門,你就考慮下,跟我小孫子在一塊,只要你願意,家樂啊,你現在就跟小兮去登記。」

湯家樂被這句話震驚到了,雖然奶奶總是語出驚人,做出一些非同尋常的事情,可這一回,實在是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奶奶,您都說了,人家是紀總未過門的媳婦,咱們這不太好吧。」況且,木兮也不是他喜歡的類

一旁的紀優陽,特別不客氣來了句:「我二嫂,沒家世背景,配不上你們湯家,所以你們還是去找名媛世家對親吧。」

木兮被這位湯家老太太嚇到了,趕緊抽回手,一臉笑容都開始僵硬,「湯家老太太謝謝您的厚愛,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湯公子年輕帥氣為人優秀,他應該跟比我更優秀的女人在一起才適合。」

「只要我喜歡,家世背景什麼的,根本就不重要。」再一次抓住木兮的手,看到湯家樂還愣在那裡,湯家老太太一臉不樂意,「小樂樂啊,你還木楞著幹什麼,趕緊過來打招呼啊。」

他雖然聽話,但不代表盲從一切決定,更何況,他用了五秒時間,根本無法從木兮身上找到自己喜歡的地方,為了讓奶奶打消這個念頭,湯家樂也不怕傷木兮自尊,直接開口說道:「奶奶,以我的身份,要娶的定當是名門世家的千金小姐,木小姐就算再優秀,那也不適合我。」

「怎麼不適合?」湯家老太太看木兮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自己中意的一件寶物,「我瞧著,小兮這旺夫相,不止旺你,更旺我們湯家。」見湯家樂還是聽不懂她的話,湯家老太太就一臉恨鐵不成鋼,「你就是太年輕了,眼珠子淺,不懂的好東西,這要是抓不住了,可就讓紀家那搓板老二撿了大便宜了。」

這個湯家老太太的熱情,實在是讓木兮有點……

木兮保持一臉僵硬的笑容,用手推開湯家老太太的手,想要離開。

一旁的紀優陽,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