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身後的人似乎極為懼怕所謂的修羅獄,相互看了一眼,居然十分識趣地散開,各自回個字房間里了,就好像剛剛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那小姑娘怯懦地往林天雪的懷裡鑽,林天雪小聲地問道:「修羅獄是什麼地方?」

葉天回答道:「南詔國的一個殺手組織而已,不用怕!」說罷,他便拿出了影虎刀,既然知道了對方的底細,葉天也就明白他們為什麼不走了、

修羅獄是南詔國的一個殺手組織,他的勢力範圍隱隱到達了天印帝國南部的一些城鎮,在天印帝國並不是太有名,但是在南詔國卻是死神一般的存在。 他們的標誌便是木窗上的那枚修羅鏢,一枚黑色圓形飛鏢,鏢身上寫有一個紅色的獄字,南詔國有句話說的便是修羅獄的殺手,見修羅鏢,入修羅獄。修羅獄的殺手眾多,而且武功都是上乘,最重要的是他們的規矩,每個殺手一旦出手就必須完成任務,否則便會被本部處死。

所以對於每個殺手來講,一旦出手便是死戰,所以他們一旦被修羅獄盯上,便是無窮無盡的追殺,直到目標死亡。但是同時修羅獄名氣大,每個任務的賞金也特別貴,要不是刺殺什麼大人物,還不至於有人會雇傭修羅獄的殺手。

葉天看著小棍大概十三四歲的樣子,修為僅僅是鍊氣五段的樣子,怎麼會引來三個修羅獄的殺手追殺呢?

那三個黑衣人見葉天拿出了武器,立刻警告道:「我勸你們乖乖把那小孩兒交出來,不要趟這趟渾水。」

林天雪懷裡的小姑娘下意識地將腦袋縮了縮,林天雪安撫了那小姑娘幾句,便喊道:「你們幾個大男人還要不要臉?居然欺負一個小姑娘!」

葉天也回答道:「真是笑話,我都出手救下的人哪有還回去的道理?再說了,我想救的人,還沒人能夠殺死他,區區幾個修羅獄的的黃字型大小殺手,也敢警告我?」

那三個黑衣人怒斥道:「真是大言不慚!」說罷,三個人便化為一道黑影,向著葉天他們衝去。

葉天扭頭對林天雪和火靈兒說道:「你們保護好這小姑娘!」說罷,葉天拿起影虎刀便迎著他們三人沖了上去,一個照面,三人居然已經飛快地朝著葉天的胸口、面門、腹部各刺出一刀,這三人的武器都是一把小巧陰毒的匕首,電光火石之間,葉天飛快地揮出三刀,將三人的匕首一一擊落。

三從大吃一驚,急忙祭出殺魂但是葉天卻也飛快地出手了,他一手扼住當中一人的咽喉,直接擰斷了他的脖子,速度走之快,讓他剛剛凝出的殺魂瞬間又消失了。其他兩人見狀,立刻將葉天圍在中間,兩柄匕首殺魂在本來黑暗的屋子徘徊逡巡,尋找著機會,葉天隨手將自己手裡的屍體扔到了開著的窗戶外面。

一人忽然迫不及待,匕首泛著寒光朝著葉天刺來,葉天看著那人卻忽然反身向著背後一指,葉天的殺魂瞬間透體而出,撞在兩柄匕首殺魂之上,殺皇之威直接將兩柄匕首殺魂撞散。葉天的影虎刀隨即便劈在那衝來之人的脖子上,鋒利的影虎刀直接劈碎了他的鎖骨。

葉天一腳踏去,也將他的屍體踢到了窗戶外面,唯獨最後一人獃獃地站在原地,那人蒙著面,看不到他的表情,不過那男子隨即一咬牙,握著匕首也進行了無畏的抵抗。葉天輕輕一個側身,他的匕首便刺了一個空,葉天隨即握住他的手腕,一用力便將他拿匕首的手腕捏碎了。

「唔!」那人發出一聲悶哼,葉天隨即撇過他的胳膊,將他鎖住,那殺手見自己完全不是葉天對手,而葉天似乎想要生擒他,他乾脆果斷地將一口咬斷了自己的舌頭,自盡了。

葉天看到那男子癱倒在了地上,已經斷了氣,不屑地將他的屍體也扔到了外面,葉天走過去看了看那小姑娘,這小姑娘和他的妹妹葉萱年紀相仿,看上去,似乎在長得也挺像的。不過此時驚魂未定,看樣子嚇壞了。

葉天走過去問道:「小妹妹,你知不知道這些人為什麼要殺你啊?」

那小妹妹睜著無辜的眼睛,搖了搖頭,林天雪打斷道:「行了,你別問了,她這麼小,肯定嚇壞了,我先帶她睡覺去,明天早上好點再問她吧!」

火靈兒在一旁溫柔地說道:「小妹妹,你今晚和這位姐姐一起睡吧,不要害怕了,壞人都走了!」

那小姑娘依然沒有說話,林天雪十分溫柔地抱著她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裡,葉天叮囑道:「晚上小心些,要是有什麼意外,敲一下牆壁,我就能聽到。」

林天雪應了一聲,便關掉了房門,幸運的是,接下來的這一晚上,並沒有意外發生,直到天亮,小二來葉天房間里送來早點,葉天喝住他到,問道:「小二,你們那邊房間里的那小姑娘怎麼獨自一人?她難道就是一個人來到這裡的嗎?」

那小二想了想,回答道:「對啊,那小姑娘就是一個人來的,昨天晚上慌慌張張地跑來住店。」

葉天又問道:「那你認識這小姑娘嗎?」

那小二立刻搖頭道:「我怎麼會認識呢?咱這兒就是這樣,來的人亂七八糟的,那小姑娘身上的衣服倒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就是有些臟,興許是娘是過往客商的孩子,父母被魔獸吃了或是被劫匪殺了,自己流浪過來的也說不準,我們店也是你給錢,就讓你住,其他的並不問太多。」」這樣啊,你去忙活吧!」葉天點點頭,示意小二可以走了,吃過早點,葉天便來到了林天雪的房間里,「噔噔噔!林天雪?你起來了嗎?」

「吱呀!」林天雪打開房門道:「進來吧!」

葉天剛要走進去,火靈兒也跟了過來,「林姐姐,早啊!」

「都進來吧!」林天雪打開房門說道。

葉天和火靈兒走進屋子裡,昨天救下的小姑娘正坐在椅子上吃早點,此時她已經恢復了正常神色,葉天問道:「她說話了嗎?」

林天雪搖頭道:「沒有呢,剛剛起床便坐在那裡吃點心,我還來得及問她呢。」

葉天回答道:「我問過那店小二了,他也不認識這小女孩兒,我們待會兒問問她家是哪裡的,既然救了她,就順道將她安全送回家裡去吧,她這麼小在這裡太危險了,修羅獄的第二批殺手隨時都會來。」

林天雪點點頭,說道:「等她吃完糕點,我再問問她吧。」

待到那小姑娘吃完東西,林天雪便問道:「小妹妹,告訴姐姐,你叫什麼名字啊?為什麼一個人來這裡啊?」

那小姑娘回答道:「我叫原鳳,我來這裡找我哥哥。」 這一次倒是聲音清脆,沒有昨天的扭捏的樣子,葉天見她和自己的妹妹葉萱年紀相仿,心裡也自然生出幾分好感。

「原鳳,你哥哥在哪裡?我們幫你找他。」葉天熱情地說道。

「我哥哥進山裡去了。」原鳳小聲地說道。

葉天猜測他哥哥或許是進山去獵獸的修士,他便又說道:「我們幾個剛剛從無盡大山裡出來,鳳兒乖,告訴我們你家在哪裡,我們將你送回家了里去,昨天晚上的壞人可是還會再來的。」

原鳳聽到葉天踢到昨天晚上的壞人,不由得心裡一驚,臉上露出了害怕的神色,她怯懦地回答道:「我家在朱紫城裡。」

林天雪高興地說道:「那正好,我們幾個也要去朱紫城,我們把你送回家去,這樣你就安全了。」

原鳳聽了,卻沒有絲毫的高興,她粉賴的小臉上反而露出不情願的樣子,她倔強地說道:「我不回去,我要進無盡大山裡找我哥哥!」

葉天注意到她的表情,便問道:「小妹妹,你這是怎麼了?我們送你回家你怎麼還不高興呢?」

原鳳看著葉天,一副欲言又止的孩童模樣,最後似乎是下了決心,才對葉天說道:「我二娘要殺我哥哥,我得告訴他,讓他小心,不然,我哥哥他肯定會死的……嗚嗚嗚……」原鳳說完之後,忽然傷心地嚎啕大哭起來。

林天雪和火靈兒兩人急忙出言安慰原鳳,葉天卻在那裡思考原鳳剛剛說的這句話,聽原鳳的意思,這件事並不是單純的妹妹出門來找哥哥那麼簡單,這背後似乎隱藏著一場陰謀。原鳳啜泣了一會兒,總算被林天雪和火靈兒哄的不哭了。

葉天說道:「小妹妹,你把事情說的詳細一點,我看看我們幾個能不能幫到你。」

原鳳擦乾了自己的眼淚,開始將這件事情的始末講了出來,原來原鳳是朱紫城的大戶人家,她的哥哥原起是家裡的長子,也是家族未來的繼承人,但是原起和原鳳兩人的生母卻在她倆很小的時候因病去世了。

他們的父親後來又納了一房妾,這便是他們的原鳳口中的二娘,而且原鳳的二娘之後又為他們原家剩下兩子一女,母憑子貴,本是庶出的母子四人,在他們原家反而十分吃香。

但是按照規矩,族長之位自然是由嫡長子原起繼承,但是原鳳的二娘自然那不肯善罷甘休,她一直在想方設法地將原起除去,但是一直找不到機會。

上個月,原家的眾多長老和族老一起外出執行家族的秘密任務,家中留下族長,也就是他們的父親原閆安鎮守,然而沒過多久,他們的父親原閆安在家中忽然得了重疾,昏迷不醒,原起急忙派人去請朱紫城的諸多名醫前來醫治,但是許多名醫都對昏迷不醒的原閆安都束手無策。

這可急壞了原家眾人,他們四處便想隔壁的城鎮打聽能夠起死回生的名醫,希望能夠找到將原閆安救醒的辦法,功夫不負有心人,一位雲遊四方的神醫偶然間路過朱紫城時,被原家的人請去醫治,那神醫簡單的扣過脈相之後,便立刻寫下一張方子,說只要按照這藥方煎服,三日之內,原閆安必定醒過來。

原起他們十分高興,立即派下去去按照藥方抓藥,但是壞消息很快傳來,這藥方上面有一味藥引是斑斕蝠的心臟,這斑斕蝠是一種生活在陰暗洞穴中的魔獸,生性兇猛,口中含有劇毒。許多誤入洞中的人畜一旦被咬中,十步之內就會喪命,十分可怕。

那神醫也知道這藥引十分危險,所以從身上取出一個香囊給原家的人,並且告訴他們,只要拿著這香囊去斑斕蝠的洞穴之中,那斑斕蝠就會被引來,那斑斕蝠聞多了就會暈過去,這樣就可以趁機拿到斑斕蝠的心臟了。

這件事情說起來簡單,但是其中的兇險也是可想而知的,最重要的是派誰去,這種危險的事情沒人願意去做,最後自然落到了原家的少主原起身上。畢竟事關他們父親的性命,原起立刻帶了幾名原家的護衛,前往了無盡大山,尋找斑斕蝠。

「香囊?」林天雪打斷道:「葉天?你記不記得你問路的那個人?」

葉天回答道:「當然記得,那男的拿著一個氣味特別的香囊說要去尋找藥材,沒猜錯的話,那個人就原鳳的哥哥,原起。」

原鳳驚喜地說道:「你們見過我的哥哥嗎?他還好嗎?」

葉天回答道:「我們見到他時他很好,他身邊有護衛,還有一個女的。」

「那是我哥哥的女僕知畫姐姐!」聽到自己的哥哥沒有出事,原鳳就很開心,但是葉天卻省略了後半句話,那就是現在不知道是死是活。

林天雪又問道:「你是怎麼知道你哥哥有危險的?」

原鳳彷彿一下子想到了什麼害怕的事情,她面露懼色地說道:「那天我在院子里玩,就跑到了二娘的窗戶下,我聽見她和另外兩個哥哥在說話,他們說我哥哥這次出去肯定回不來,他們已經布置好了一切,保證我哥哥就算能回來,肯定已經是一具屍體……」

火靈兒嘆道:「你二娘的心腸好狠毒啊!雖然你們兩個不是她的親生骨肉但是這樣做也太過分了!」葉天和林天雪卻咂咂嘴,這種事情在他們看來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大家族中這種內鬥屢見不鮮,葉天被他的二叔陷害過好幾次了,而林天雪的事情就更不用多說了。

葉天想了想,又問道:」那你被二娘發現了嗎?「

原鳳點點頭,說道:「我在外面偷聽的時候太入迷了,被三哥撞了個了個正著,後來我就逃了出來,我哥哥和我說過,他們會先來千石鎮,再進山裡去,所以我就來這裡找他,如果他已經進去無盡大山裡了,那我就要進去山裡面找他。」小姑娘的聲音雖然略顯稚嫩,但是卻十足的堅定。

林天雪有些猶豫,問道:「你真的要幫這小姑娘進去找他的哥哥嗎?」 葉天點點頭,回答道:當然了,你看這小姑娘這麼倔,我們要是不管她,她肯定會自己進山裡的,再說了,你打算把她送回哪裡去?昨晚的殺手很有可能就是她的二娘派來的,將他送回去無異於送羊入虎口。」

林天雪有些犯愁地回答道:「可是我們剛剛從無盡大山裡出來,難道我們要帶上她再進去啊?而且咱們去哪裡找他的哥哥原起?這無盡大山那麼大,只要有洞穴的地方都有可能有斑斕蝠,這樣找人無異於是在大海撈針!」

葉天說道:「放心,我肯定有辦法能找到他的哥哥,而且你們就不用再進無盡大山裡了,火紅靈鷹帶上我一個人也是很快的,你們倆保護原鳳,在外面等我們出來就好了,不過你們要小心修羅獄的殺手,他們的目標沒有死,他們肯定還會再次派人來的。」

六零嬌妻有空間 「嗯,好,那你小心!」 豪門大少,別寵我 林天雪回答道。

葉天不再多說,既然已經答應了原鳳,那就肯定要幫她做到,葉天想了想,又對原鳳說道:「你身上有沒有貼身的東西給我當作信物,不然我見了你哥哥,我說什麼他未必信。」

原鳳摸索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忽然從脖子上扯下一塊玉墜,說道:「這是我娘留給我的東西,我哥哥他肯定認得。」

葉天接過那吊墜,小心地收了起來,說道:「我這就出發了,你們在客棧里等我消息。」

「謝謝你,葉大哥,還有兩位姐姐!」原鳳說著忽然跪了下去,火靈兒急忙扶住原鳳,連勝說道:「使不得!使不得!」

葉天將她扶起說道:「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本就是江湖道義,我家裡也有你這樣一個妹妹,我想我要是遇到了危險,她肯定也會不顧一切地前來救我,將心比心,你無需謝我!」

原鳳感激地點了點頭,葉天便走了出去,按照來時的路葉天重新朝著無盡大山的方向走去,走出小鎮,葉天便將火紅靈鷹放了處來,葉天跳到火紅靈鷹的背上,火紅靈鷹發出一聲清脆的鷹鳴,便振翅帶著葉天飛進了無盡大山之中。

葉天一面指揮著火紅靈鷹飛向他們那天遇到原起的地方,一面在那裡思索,原鳳說的她的二娘已經布置好了一切,原起這次是註定回不來了,這句話的意思十分模糊,她的二娘到底布置了什麼?葉天第一感覺便是原起身上帶的香囊,他甚至懷疑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個圈套,完全都是她的二娘布置下的,但是他只是聽原鳳說了一遍事情始末,也無法斷定。

不過唯一能確定的是,那個香囊肯定是有問題的,葉天從未聽說過有什麼香味可以將斑斕蝠引出來的,就算可以,在陰暗的洞穴之中,同時也肯定會把銀尾蠍引出來,兩種魔獸都是劇毒之物,一個不小心就會中毒而亡。

還有原起身邊帶的護衛都是原家的人,要是他們的二娘買通其中一個,在關鍵的時候給他們背後捅一刀,他們肯定會全軍覆沒,神不知鬼不覺地便死在這無盡大山之中了。

葉天想到了很多可能,但是既然已經來了,就必須得儘快找到原起,將他安全帶回來,之後的事情走一步看一步吧。火紅靈鷹非的極快,中午時分,他們便回到了向原起他們問路的地方。

葉天將火紅靈鷹落了下去,他沿著這裡附近開始尋找原起他們趕路時留下的蹤跡,他問路時已經是接近傍晚的時候了,他們肯定會在附近留下火堆,只要找到火堆的蹤跡,就能知道他們前進的方向,然後再根據這附近的情況,就能大概猜到他們去了哪裡抓斑斕蝠。

果然在西邊的樹林里,葉天發現了兩個火堆,果然,葉天喜道:「他們是去西邊的山巒了,那裡地勢沒有那麼險峻,所以找人十分方便。葉天重新騎著火紅靈鷹飛往了西邊的山巒中,他仔細再下面搜尋著人影,但是過了很久,還是什麼都沒找到。

葉天便落到了地上,去尋找這附近是否有什麼洞穴,走了一段路,葉天便看到了遠處的山體下面,出現了一個黑色的洞穴,葉天便走向了那洞口,剛剛走近,葉天便可能到來洞口留下了一個火堆,火種早已熄滅,但是應該便是原起他們留下的。

那洞穴有一半在地面之下,葉天仔細觀察著洞口,洞口處留下一連串的腳印,都是向著裡面的,顯然是原起他們進去的時候留下的,但是並沒用朝外的腳印,葉天心裡漸漸湧出不祥的預感,難道他們被困在裡面出不來了?

葉天望著地面的腳印出了神,忽然那裡的土地開始鬆動,好像有什麼東西要爬出來一樣,葉天小心地往後退了一步,一隻手掌大小的蠍子忽然那裡鑽了出來,它全身烏黑,兩隻大鉗孔武有力,只有尾巴的末端帶著一點灰白色。

「銀尾蠍?」葉天自言自語道,那銀尾蠍顯然不是沖葉天來的,它一鑽出泥土就朝著洞裡面爬了進去,葉天一腳預感到這洞里出了事情,原起他們幾個是死是活現在真的說不準了。

他等那銀尾蠍走遠,便拿起一根樹枝做成火把,小心地鑽進洞里。火光照在地上,這裡的泥土有些濕潤,很明顯的留下了許多腳印,葉天跟著腳印繼續往裡走。

走了很遠,空氣漸漸傳來一陣香味,這就是葉天那次聞到的香囊的味道,葉天順著那香味繼續往裡走,前面忽然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葉天將火把微微向前伸去,尋找聲音的來源,卻忽然看到了無比噁心的一幕。

一大團黑影在前面的路中間涌動著,接著微弱的湖光,葉天看到一大群銀尾蠍正在那裡不停地翻滾爬動,這便是那聲音的來源,而那群銀尾蠍所包裹的東西,居然是一具屍體,那屍體的面目早已經看不清了,唯一能夠分辨的是他身上的衣服,這是一名護衛。 那護衛還保持著一個掙扎的姿勢,還有一些香味從他身上飄出來,可惜那些銀尾蠍雖然是被香味引來的,但是卻都撲在了那屍體上去。葉天搖搖頭,身上泛起一陣雞皮疙瘩,這裡只有一具屍體,而沒有其他人的,那他們應該逃走了。

火把上的火焰輕輕飄動著,這說明這洞穴之中有風吹來,他們肯定是去找其他出口去了,葉天看著橫著路中間的一大團銀尾蠍,自己要想過去找人,就得從這裡跳過去,這時腳下窸窸窣窣又爬過一隻銀尾蠍,葉天小心地避讓開,緩緩地向後退了幾步。

葉天拿著火把,猛地一個箭步,便朝那屍體上面跳了過去,「呼!」落地之後的葉天長長地鬆了口氣,身後的銀尾蠍專心得吃著那屍體沒有攻擊葉天,葉天急忙繼續往洞里的深處走去。

迎面時不時還會爬來幾隻銀尾蠍,葉天盡量避開他們,沒走多遠,前方忽然傳來了打鬥的聲音,葉天拿著火把急忙奔了過去,前面的石洞里,三名護衛和另外的五個人打在一起。幾根火把扔在地上,葉天借著火光看去。

原起和那女子被兩名護衛護在身後,剩下的三人將他們幾個圍在中間,不停地會看手裡的武器。原起他們雖然人多,但是他們的修為都是殺徒境界中期而已,而那三人的實力已經達到了殺徒巔峰。

原起他們根本不是他們三個的對手,眼看便要抵擋不住的時候,葉天大喝道:「住手!」他踩著石頭,飛快地跳了下去。影虎刀在手,葉天兇猛地一刀劈在他們中間,將兩撥人分開。

見到忽然有人來,那三人臉色不是很好,而原起他們則是面露喜色,當他們看清時也挺時,不由得吃了一驚,說道:「怎麼是你?」其他三人也認出了葉天,這不是那天和他們問路的少年嗎?

「總算是找到你們了!」葉天說道,「你就是原起吧?」葉天問那男子。

那男子十分驚訝的看著葉天,回答道:「是我,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這個待會兒告訴你。」葉天飛快地回答道,「你們不是一起的嗎?怎麼會這裡打起來?」葉天又問道。

原起指著那三人說道:「他們三個人賣主求榮,想要殺我。」

葉天冷冷地看著他們三個,那三人見事情敗露也不狡辯,乾脆利落地承認道:「我們是想殺你,不過可不是賣主求榮,你從來都不是我們的主子,我們的主子是二少爺!」

「你……」原起憤怒地指著那三人,卻無可奈何,葉天對原起說道:「看來你二娘布局布得還真不錯,我要是不來,你就死定了!」

那三人看著葉天,問道:「你是誰,怎麼會忽然出現在這裡?」

原起也用同樣的眼神看著他,葉天從懷裡掏出一枚玉墜,對原起說道:「本來我也懶得趟這趟渾水的,但是你運氣不錯,有個懂事的好妹妹,他求我進來救你,我就順著你們的蹤跡找了過來。」

原起看著那玉墜,分辨了良久,才皺著說道:「這是我妹妹鳳兒的東西,她現在在哪裡?」

葉天回答道:「你妹妹她聽到了你二娘的談話,知道有人要害你,所以自己一個人跑到外面的千石鎮來找你,險些被人殺人滅口,不過現在沒事了,你趕緊跟我出去。」

葉天說完,那另外的三人立即笑道:「進了這山裡,就別想再活著出去了!」

葉天笑道:「我們能不能活著出去,由得了你們嗎?」說罷,便將刀指著他們三個人,一股沙皇的實力透體而出,將那三人震的臉色一變。

葉天看著他們說道:「你們不是我的對手,不想死就乖乖讓開,我只要將原起安全帶走就好,你們的性命,我沒有興趣。」

他們三人相互看了一眼,自知不是葉天的對手,臉上生出退意,他們拿起火把緩緩地向後退去。

葉天沒有阻攔,那三人退了幾步,忽然從懷裡拿出了那個香囊,一刀將那香囊劈爛,葉天反應快,立刻明白了他們企圖,急忙躲了過去。而原起和兩名護衛卻慢了一步,裡面的香料順勢全部落在了他們幾個人的身上。

原起急忙將身上的香料全部抖落,但是那香味卻並沒有因此而減淡,那三人見自己奸計得逞,立即往洞穴深處逃去。

葉天冷哼一聲,飛快地將手裡的影虎刀朝著前面的黑影投擲了出去。「唔!」一人發出一聲悶哼,影虎刀一刀洞穿了他的身體,將他釘在了洞壁之上。

其他人扭頭看了一眼那被釘死的人,急忙向前跑去,葉天的刀殺魂早已經飛了過去,唰一身,又一人被殺魂洞穿,口吐鮮血栽倒在地上。

留下那最後一個拿著火把,連滾帶爬地往前面逃,此時前面的洞穴發生轉彎,葉天的視線收到了阻擋,再也見不到了那人的位置,葉天只好收回了自己的殺魂,任他離去。

原起他們還在抖落身上的香料,原起身邊的女子說道:「少主,這香味是去不掉的,咱們不能待在這裡了,這樣會把前面的銀尾蠍引過來的!」

果然,她剛說完,後面便傳來克吧克吧地聲音,葉天催促道:「快走,銀尾蠍要來了!」

他們幾個趕緊撿起火把,順著洞穴繼續往前走,火光照射之處,便已經有銀尾蠍爬了過來,葉天從屍體上拔出影虎刀,然後將那屍體扔到了後面的路中間。

銀尾蠍見到有屍體,便立即爬了過去,搶食那屍體,很快那屍體又圍了成了一個黑團,十分瘮人,不過有了這兩具屍體的牽制,葉天他們也趕緊加快了速度,往前逃去。葉天一面走一邊看四周的洞壁上是否會有通向地表的裂縫。

感覺已經脫離了危險,一行人便放慢了速度,原起一邊走一邊向葉天道謝道:「多謝你了,小兄弟,你不光救了我,還救了我妹妹,等到我回去,我肯定不會虧待你的!」 葉天搖頭說道:「現在感謝我為時尚早,等我將你們兄妹兩個送回家去再謝也不遲!你們注意著看這四周,千萬不要把出口錯過了,否則被後面的銀尾蠍追上肯定會出事的。」

原起猶豫地說道:「小兄弟,我們還沒找到我們要的藥材呢?」

葉天回答道:「我已經知道你們要找斑斕蝠的心臟當藥引了,你不覺得這一切實在是太巧合了嗎?你先別去找那斑斕蝠了,那東西有劇毒的,就算找到你也未必可以抓到它,你們先跟我回去,我或許可以治好你們的父親。」

原起吃驚地說道:「你居然還懂醫術?」

葉天點點頭,回答道:「我是一名煉丹師。」

「煉丹師?」其他人被葉天的話嚇了一跳,也紛紛側目看向葉天,葉天白了他們一眼,不耐煩地說道:」別看我,趕緊找出口。」

一行人又不知走了多遠,卻一直一直沒有見到出口,忽然,前面傳來了凄厲的慘叫聲,「啊啊!啊!」聲音凄慘無比,好像正在遭受極其可怕的事情,一名護衛說道:「少爺,這是……劉剛的聲音!」

劉剛便是剛剛逃走的那人,他似乎在前面遇到了什麼東西,此時後面還有銀尾蠍緩緩逼近,前有狼後有虎,他們進退兩難,良久之後,那慘叫聲漸漸停了下來,那劉剛此時應該也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葉天繼續帶頭向前走著,其他人小心翼翼地跟在葉天的背後,漸漸地空氣中瀰漫起了一股血腥味,葉天提醒道:「大家小心!」他們沿著洞穴轉過一個彎來,赫然被地上的一幕嚇了一跳。

劉剛的屍體正匍匐在地上,他的後腦勺後背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咬的稀巴爛,露出了骨頭和腦漿,噁心極了。原起的女僕知畫看了一眼,便泛起了乾嘔,趕緊將頭轉了過去。

空間小農女,沖喜丫頭病相公 葉天對他們說道:「你們在這裡的等著,我去前面看看,你們千萬不要亂跑,等我回來!」

交代了一番,葉天便踏過劉剛的屍體,小心向著前面走去,剛剛轉過彎去,葉天就看到了驚人的一幕,遠處的洞口透出一絲亮光,那裡就是這洞穴的第二個出口,但是在他眼前的頭頂,懸著一大片的斑斕蝠。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