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北一面連續衝鋒甩開巨型傀儡和殭屍犬的追擊,手上也不斷冒出白光對米洛爾進行治療。

「好了!」

米洛爾咬牙悶哼了一聲,已經將一瓶全面回復活力藥劑握在手中,灌了下去。

莫北這才一揚手,將她又向後方拋出一段距離,並返身對殭屍犬進行攔截。

剛才的獻祭自爆對他來說完全可以承受,他巴不得這些砍不死的鬼東西全在他身邊炸了才好。

印都這般歇斯底里,那個儀祭法陣的防禦一定強不到哪去。

米洛爾已經翻身落地,都沒有去拔除扎在身上數根骨刺,就換出標槍對着那漆黑的洞口擲出一道雷霆。

「咔!!」

雷光爆碎,逐漸黯淡的光線照耀下,地面的儀祭圖騰輕輕顫動,卻依然無恙。

還破不開!?

大威天龍!

又一道更為爆裂的狂雷當空落下,在印都的驚叫聲中,終於是沖開了那股無形的防禦威能,將那四根儀祭圖騰轟成了碎片。

米洛爾當即調轉標槍所止,對着抓狂的印都之處一道閃電之怒,在石廳之中布開一片雷網,將印都和幾隻小矮人都籠罩其中,任它如何轉移,都逃不開雷電的攻擊。

見小矮人們渾身焦黑地四下逃竄,莫北對着迎面衝來的傀儡巨像冷哼了一聲,手中已然換上了比他身形還大上一圈的巨型戰斧。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816章

脈搏,恢復了。

「爺爺真厲害。」

白髮老翁沒說話,繼續點上旱煙。抽了兩口,竟然咳嗽了起來。

他總有一種,不寧的感覺。

……

陳天選在床上躺了半個月,終於有一天,慢慢睜開了眼睛。

映入眼帘,第一個不是人。

而是那條小白蛇。

小白蛇用萌萌的眼睛在看著他。

陳天選皺著眉頭,大吼一聲:「有,有蛇啊!」

記住網址et

隨後,陳天選立馬把小白蛇推開。

小白蛇措不及防。

被陳天選推開摔在地上,發出一聲慘叫。

但很快,小白蛇似乎知道陳天選不是故意的,又朝他靠了過來。

陳天選看到蛇,很害怕。

整個人,竟然躲在了牆角!

在哆嗦。

誰能想到,曾經的天刀之王!

無敵的太極凰袍,今天會害怕一條小蛇。

而且,還是拚死從鯊魚群里救他性命。

又用了自己全身力氣,把他帶到這裡來的小白蛇。

小白蛇很有靈性,見陳天選害怕,也沒靠近。

倒是少女,聽到屋裡的聲音,急忙跑進來。

看到小白蛇被摔在地上,少女冷冷的問道:「混賬東西,你怎麼這幅德行!早知道,就不救你了!」

陳天選凝視著眼神,看著面前的少女,問道:「老婆?」

少女更氣了:「神經病?」

這時候,村裡其他人也跟過來。

白髮老翁走在最前面。

村裡人紛紛議論道:「這傢伙一醒來就發瘋,你真的不應該救他。」

「我看他,多半是災星!」

「一條蛇帶著一個人來我們這裡,多離譜的事啊。」

白髮老翁進門一看。

他笑了。

「小夥子,身體恢復得很快。傷成你這樣,基本沒人可以活著。你的體質,不一般啊!我把那些藥方在你身上,你都能吸收。你就像是一個天生,對藥材的容器。」

陳天選凝神,問道:「你是?」

白髮老翁嘿嘿一笑:「你不記得?」

陳天選格外警惕,像是換了一個人。

和之前的太極凰袍,完全不一樣。

白髮老翁倒是很客氣:「你不用知道我是誰,你只需要知道,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我救你,不圖回報,但也希望你不要禍害我們這裡。」

「另外,從你現在的表現癥狀來看,你應該是長期腦死亡后,記憶恢復不了,但身體的本能還是有的。」

「你仔細想想,你腦海里現在記憶最深的,是什麼?」

陳天選對白髮老翁沒什麼敵意。

他坐下來,仔細想了想,說:「老婆,還有孩子。」

白髮老翁點頭,說:「是個顧家的人,不錯。看來你身前,人品應該不錯……你仔細想想,他們都叫什麼名字,我可以讓人送你回去。」

陳天選很想知道,他閉著眼睛不停的想。

越想,腦子越疼。

整個人,身體都抽搐起來。

直接暈過去。 「自然不會。」

黃雲鵬臉上帶着笑容,對着紫霄聖子等人拱了拱手,道:「諸位天驕可帶着門中弟子,隨意離去,我古華皇朝一定不會阻攔。」

「說是不會阻攔,可你那面鏡子可是明晃晃的擺在那裏呢?」

方宇冷哼一聲,指了指古華皇朝那邊所擺出的那面巨大的鏡子,此時鏡面發光,一道銀白色光芒直衝向天際。

「這般照射,怕是有什麼隱秘都被你們知曉去了。」

方宇冷笑,並不相信之前那名赤甲衛所說,只會對某一器物產生反應這種話。

黃雲鵬臉上的笑容消失,平靜無比,道:「在下也只是受命辦事。」

「古華皇朝無權查驗我等之秘,道友,你這般行事,有些過了。」

紫霄聖子也是開口,如他們這些天驕,總有着一些秘密背在身上,豈能被隨意的查驗。

「這……」

黃雲鵬為難,他只是代傳古華皇朝的命令而已,如今面對着這四方勢力的傳人,對他來說,確實有些難辦。

「黃師,鎮魔柱乃是城主親自吩咐,萬不可遺失的寶物啊……」

見到黃雲鵬有些猶豫,另一名銀甲衛吳方出現在他的身後,臉上帶着急切之色。

「我早已說過,我紫霄宮並未得到鎮魔柱。」

見到此,紫霄聖子淡淡開口,看了銀甲衛吳方一眼。

「有沒有得到,一查驗便知。」

吳方冷笑一聲,要按照命令行事,哪怕面對的是紫霄宮的傳人,依舊如此。

「真是好大的膽子,你這是不相信我說的話嗎?」紫霄聖子臉色有些變化,這名銀甲衛接連幾次相阻於他,他身為紫霄宮的傳人,怎能不怒。

咔……

這片天穹頓時變得紫茫茫的一片,頭頂處的漆黑天空一下子像是裂開了,溢出一縷縷紫霧,無比的神異。

與此同時,紫霄聖子身後的那一輪紫色大日自虛空中浮現,不再模糊,綻放無量神華,整片天地都像是變成了紫色的世界。

大日橫空,一道紫芒無聲無息的浮現,化成了一個小太陽,宛如一個小宇宙一般,深邃而又可怕。

接着,天穹之上,自那無窮的紫霧中也有着一道紫芒出現,幻化為一輪彎月,看似普通,卻帶着凌厲到極致的氣息。

兩者交相輝映,日月橫空,沖向銀甲衛吳方,速度奇快,彷彿超越了空間的束縛。

這樣強大的手段讓眾人瞠目結舌,不只是那些尋常的兵士,就連道玄門少門主羅紀、方宇等人也是瞳孔一縮,這樣的攻勢即使是他們也得認真對待。

黃雲鵬眉頭緊緊的皺起,這一擊太快了,只是一眨眼,就已經到了銀甲衛吳方的面前。

危急時刻,吳方大喝一聲,他身上的銀色甲胄一片接着一片的閃光,像是在進行重組,無數的盔甲碎片化為了一個堅不可摧的護盾,充滿著厚實之感,猶若能阻擋下一切的進攻。

與此同時,他將自身的靈力拚命的注入到自身的銀色甲胄之中,讓那個護盾頓時變得凝重了一些。

轟!

一聲轟鳴,紫日與彎月交替,與那護盾進行了一次撞擊,那裏發出一聲巨大的爆炸之聲,同時出現一團紫色的雲霧。

嘭!

眾人只感覺眼前一閃,一道銀色的身影便是自那紫霧中倒飛而出,宛如一顆即將墜落的流星。

銀甲衛吳方終究還是沒能接下這一擊,哪怕他已經催動了自身的銀甲,還是不行,同為化靈境,但是他與紫霄聖子這等天驕,還是要差上不少。

咻!

另一道銀色身影掠出,一把接住了吳方倒飛而出的身體,將他帶到了古華皇朝的陣營那裏,正是黃雲鵬。

看着自己懷中的吳方,周身的銀色盔甲已經黯淡,甚至還有着些許破損,不過這銀色盔甲乃是古華皇朝所賜,自然非比尋常,盔甲中蘊含着符文之力,此時正在緩緩修復,到不必擔心。

吳方如今已經昏迷過去,滿臉的鮮血,嘴唇都有些泛白,黃雲鵬看了一眼,發現吳方的一條手臂都已經斷裂,此時正無力的搭在一邊。

臉色有些難看,黃雲鵬臉上湧現出一抹怒意,他們代表的可是古華皇朝,身為銀甲衛,居然被別人傷成這樣,實在有損古華皇朝的顏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