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香這時皺了一下秀眉道:「那這樣說來,豈不是說再也沒有戰隊能夠與十大戰隊抗衡了?」

江寂塵淡淡一笑道:「難道你們忘了我們的流音戰隊?」

「我們流音戰隊,註定能上九重天的戰隊,所以,也自然能夠與他們抗衡了。」

江寂塵的聲音充滿了自信。

江寂塵的話沒有什麼掩飾,不僅望月戰隊聽到了,便是那十大戰隊的人也聽到了,他們都覺得眼前這個天道九重境的小修士腦袋進水了。

「不知天高地厚,竟然還妄想與十大戰隊為敵?」

「嗯,不過,這個戰隊都是極品女人,留最後吧!」

「哈哈這麼多個女人,終於可以玩個痛快了。」

十大戰隊中的高級神人隊員興奮地開口道。

「不廢話了,望月戰隊,你們交出神晶,還是自取滅亡?」

這時候,一名十大戰隊隊員開口問道。

望月戰隊一眾人,臉色都難看到無比。

「隊長,不能交!」

「是呀,我們辛辛苦苦,冒著無數兇險,甚至犧牲了十多名兄弟才收集到這些神晶,他們憑什麼拿走?」

「何況,他們才十人,無需懼他們!」

望月戰隊的隊員叫道。

毫無疑問,換作是誰也不會願意交出神晶。

「早有所料,知道你們不會答應,所以,你們都可以去死吧!」

十大戰隊的十名高階神人飄來,手握法器,直接殺出。

望月戰隊隊長林望,目光深沉地道:「那就一戰,兄弟們,集結一處,同時轟擊。」

望月戰隊也有數名神道七重境的高階神人。

而中年隊長林望無疑是當中最強一人。

噗!

然而,戰端一啟,望月戰隊當場有十名隊員被擊殺當場,無法抵擋對方分毫。

「這十名神道七重境的高階神人怎麼這麼強?」

林望等人都大吃一驚。

顯然,眼前一切出乎他們的意料。

最後,他們的目光都落在這十大戰隊的十名修士手中的法器上。

只見他們手中握著一根鑲滿神晶的法杖上。

上面,散發可怕無比的力量。

「神晶法杖,人手一根,難怪!」

看到這一幕,林望眼中也生出了絕望之色。

「我願意交出神晶,請讓我們離去!」

這時候,林望突然開口道。

然而,那十大戰隊的人冷笑道:「抱歉,剛才你們錯過了機會。」

他們高高在上,如同宣判命運的神靈。

「很好,那就是無路可退。」

「兄弟們,與他們生死一戰吧!」

林望眼中也閃動著怒意。

望月戰隊眾修士,凝出至強的攻擊,與十大戰隊十名高階神人戰成一團。

「你們只是在做無謂的掙扎罷了!」

十大戰隊的修士淡漠的開口道。

而事實也如此,望月戰隊只是在做無謂的掙扎。

他們八十名修士,很快就只剩下三十名不到。

幾乎只是數十息之間,便有五十多名的修士被斬滅。

江寂塵飄立一旁,冷眼看著。

他並沒有離去,而是突然想到了一個主意,一個更快賺取神晶的途徑。

這時候,林望他們邊戰邊退,卻不知已退入了江寂塵所在處。

於是,江寂塵他們也被十大戰隊的人圍在了當中。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都來讀手機版閱讀網址:m. 「咦,這小子是不是傻了,剛才還想故意讓他跑,然後我們再玩一下貓抓老鼠。」

「算了,他不跑,那直接滅了他吧,我們還要追殺下一個戰隊呢,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了。」

十大戰隊的修士開口說道。

此時,望月戰隊異常的狼狽、凄慘。

包括隊長林望在內,此時也身上挂彩。

十大戰隊高階神人手中的神晶法杖太可怕了。

只要神晶不盡,那便攻擊無窮。

所以,望月戰隊現在完全是被碾殺。

難怪,他們語氣可以說得如此的輕鬆,斬滅完他們,便趕去下一個戰隊。

這一刻,林望一眾修士已經感到了真正的絕望。

因為,他們看不到一絲生的希望,連逃走的機會也沒有。

楊雪瑤這時卻問江寂塵道:「你又想到什麼主意?」

江寂塵笑道:「自然是搶劫十大戰隊修士,那神晶就來得最快了。」

「你想,戰隊圈殺神獸,十大戰隊搶眾戰隊,而我們搶十大戰隊,那是不是說,神晶最終全部落入我們之手了!」

黑帝的天價嬌妻 江寂塵現在是直接放言道,四周所有的人都能聽到。

這個時候,不僅是林望等望月戰隊的修士愣住了,便是十大戰隊的十名高階神人,也目瞪口呆。

這家也太能異想天開了!

他竟然還想搶劫十大戰隊的神晶?

「哈哈我確信剛才不是聽到了天底最好笑的笑話?」

「這就叫做凡塵螻蟻妄翻天,確實可笑之極。」

十大戰隊的十名高階神人一陣目瞪口呆之後,不由得哄然大笑起來。

但他們還沒有笑完,楊雪瑤卻突然跳了起來道:「呀,是哦,本姑娘怎麼沒有想到呢?」

「就這樣,發了,這次真的要大發了!」

楊雪瑤此時完全一副財迷的樣子。

她雙眸閃動著異光,笑眯眯的,如兩彎月牙。

此時,她顯然是想到了這十大戰隊的神晶落入她手中,那將是一副怎麼樣的景象。

楊雪瑤的反應,讓十大戰隊的十名高階神人的笑聲嘎然而止。

那小子瘋了,他身邊的女人也跟著瘋了么?

竟然還真的是要搶他們的十大戰隊的神晶!

就在十大戰隊的十名高階神人,還有林望等人發愣之間。

江寂塵的目光終於落在十大戰隊的十名高階神人身上道:「主動交出身上所有神晶,我可以網開一面,留你們一命,若敢反抗者,死!」

這話,怎麼聽起來這般的熟悉?

聽到江寂塵的話的,十大戰隊的十名高階神人同時生出這樣的感覺。

隨之反應過來,這話不是他們之前剛剛對望月戰隊說過么?

「這小子,他竟然敢戲弄我等!」

「該死,我一定會讓他後悔活著來到這世上。」

「我現在就已迫不及待的要將他的肉從身上一塊塊的撕下來。」

十大戰隊的修士覺得江寂塵是在消遣、戲弄他們,一個個都感到極度的憤怒。

此時,他們在怒吼,同時,暫時放棄了林望等人,竟然殺向了江寂塵。

「戲弄?你們錯了,我是認真的!」

江寂塵淡淡一笑道。

然而,他面對著十大戰隊殺來的高階神人,他不閃不避,反而主動踏步,迎殺上去。

「小子,去死吧!」

看到那天道九重境的小子,竟然沒有一絲懼色,還主動向他們殺來。

這讓十大戰隊的人看得更是火大。

手中的神晶法杖催動到極點。

只見神紋流轉,綻放耀眼光芒。

神晶法杖之上,激射出一道道可怕的神光攻擊,穿透虛空,擊殺向江寂塵。

這樣的攻擊,確實可怕,連神道七重境的修士都可以被傷到。

更不要說高階神人之下的修士了,輕鬆被屠戮。

面對這樣的攻擊,江寂塵沒有絲毫慌亂之意,只輕輕地開口道:「神晶法杖呀,這可是大殺器,倒不知你們跟長生門又有什麼關係!」

「看來,這次你們十大戰隊聯合,恐怕身後有長生門的影子吧!」

聽到江寂塵的話,十大戰隊的高階神人冷冷地道:「我們可不知道什麼長生門,不過,我們的背後確實有無上勢力支持,但不是你說的什麼長生門,而是神聖派!」

神聖派?

江寂塵倒是第一次聽到這一個門派,但這些神晶法杖,毫無疑問是出自長生門。

這一點,他完全可以確認。

「寂塵,長生門自幾千年前就銷聲匿跡了,這神聖派倒是近幾年才倔起的。」

神念之中傳來楊雪瑤的聲音。

這則信息倒是讓江寂塵感到有一些意外,不過,隨之瞭然。

以他對長生門的了解,它們又怎麼可以甘願消逝?

必然是在背後策劃著什麼驚天的陰謀、布局。

江寂塵可是知道,長生門的那些人,可是為了長生不滅,可以不擇一切手段,甚至毀滅諸天萬界,也在所不惜。

這一刻,江寂塵驀然間想到了玲瓏寶塔中的布局!

這恐怕就與長生門有關係。

而毫無疑問,這神聖派必然就是長生門建立的一個勢力。

而且,也只有長生門才有這樣的實力,在短短几年時間內倔起。

「果然,無論在哪裡,都會有長生門的影子!」

「既然如此,與長生門之間得恩怨,那就先從神聖派開始吧。」

江寂塵心中暗暗地道。

同時,面對四周無數****而來的神光,江寂塵只是隨手揮舞億斤沉岳,便輕鬆掃滅。

而後,江寂塵閃身,靠近這些十大戰隊的高階神人。

這些修士,只看江寂塵是天道九重境的修士,根本不曾將他放在眼裡。

更加不可能想到他是一名可怕到極致的體修者。

啪!

近身兩啪擊,兩具道身,當場爆碎。

而且江寂塵的動作,根本沒有絲毫停留,一出手,便全力的絕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