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蘭氣呼呼的跑向了休息區,趙無譏還在那裡尷尬的低著頭

蕭林搖了搖頭,這麼老實,難怪赤狐找你麻煩,要不是有點本事,這種性格還不得給校霸擦屁股

蕭林這場比賽有了結果,若蘭先落地,淘汰。蕭林直接晉級複賽,趙無譏再抽籤打一場一對一賽

半天過後,初賽結束,結果沒有太過偏離人們的預想

雅詩喬恩斯都沒有與赤狐遇上,赤狐也沒遇到什麼強大的對手,三人都輕鬆進了複賽,趙無譏在第二輪也進入了複賽

主持人上台宣布了進入複賽的名單,比賽告一段落,下個星期七才進行複賽,人們紛紛走出了體育館

蕭林與雅詩他們四人相伴走在路上

「對了,我記得赤狐說你跟獵獸師什麼的,到底是什麼回事」

雅詩想起了賽前赤狐說的那句話,扭頭過來問蕭林

蕭林想了想,大概將事情講了一遍,只是並沒有透露自己受過的重傷,還有被當作異獸的事。還是把責任推到歐巴鋼身上,結果也是歐巴鋼把那高級獵獸師的腿打斷了

「真厲害」喬恩斯想起那條機器狗,感嘆到「爆炸頭,要不,我把反地磁發動機還你,你把歐巴鋼送我吧」

「死大頭,想啃我骨頭是不是,什麼東西都想騙走」

「我不是拿東西換嗎,你不是說對那發動機念念不忘嗎,正好拿歐巴鋼換回去」

那套發動機蕭林雖然可惜,但對一個修理師來說,其實沒什麼大不了,與喬恩斯的關係,送給他也是情願

喬恩斯竟然想那那套發動機換歐巴鋼,蕭林呵呵一笑,這大頭太天真了吧

歐巴鋼跟了蕭林近十年,感情之深,什麼可能捨得送人,再說了,歐巴鋼也不願意離開蕭林的

「你覺得歐巴鋼願意跟你嗎,嘿嘿」

喬恩斯撓了撓後腦勺,想起歐巴鋼那小脾氣,搖了搖頭

雅詩聽二人的話,奇怪問道「咦,你被喬恩斯騙了東西啊,那個反地磁發動機是什麼東西」

蕭林與喬恩斯對視一眼,兩人瞬間心靈相通

「沒什麼啊,送了大頭一個小東西而已」蕭林嘿嘿笑道

若蘭在今天有些沉默,她是四人中唯一被淘汰的,但她沉默不是因為被淘汰,而是想起那個叫趙無譏的學生,不知是否真的生氣了,反正她現在很不自在

若蘭拉住雅詩的手「雅詩,我們回去吧,不去教室了」

雅詩知道若蘭有心事,點了點頭,幾人告別了

蕭林回到店內不見歐巴鋼,老闆也不在

「歐巴鋼,歐巴鋼,又跑哪去了」

出門向四周望去,還是不見歐巴鋼的身影

蕭林正奇怪著,見遠處一個人跑來,手裡還抱著一個什麼東西

還沒跑到近前,那人就迫不及待喊著「小林師傅,你在家就好了,快救救我的凹凸貓,千萬不能讓它燒了啊」

是附近的老劉,蕭林看著他腰間的機器貓,這機器貓嚴重變形,發著線路燒焦味

「出什麼會這樣」

老劉氣喘吁吁的「你快些拆開看看,千萬別讓晶元燒了」

蕭林接過機器貓,跑進店內,很快,晶元被取了下來,蕭林測了一下,沒什麼問題,想辦法把那些變形的部位修好,就能恢復了

像這種機器寵物,電子晶元與人的大腦無異,晶元燒了,就等於人被砍頭了

晶元經過不斷的學習與跟主人的接觸,擁有記憶與獨立思維,還有虛擬情感,說是虛擬,其實與人的情感也無異,只是機械的東西不被承認罷了,在蕭林看來,機器的感情比人要簡單,純粹得多

「老劉,你家的凹凸貓出什麼事了」

「呃」老劉有些難以啟齒「歐巴鋼打的」 原來是這老劉犯賤,聽說歐巴鋼幫蕭林打敗了獵獸師,心生妒意,竟然慫恿自家的凹凸貓來找歐巴鋼單挑,還說歐巴鋼不用激光一定打不過自己的貓

結果,老劉的凹凸貓在修理鋪外被打得變形,爬回到老劉家時,體內開始帽煙,把老劉嚇壞了,剛好跑來遇到蕭林回家,救了凹凸貓一命

「歐巴鋼下手什麼那麼狠,難怪躲著不敢回家」蕭林搖頭笑道

老劉知道歐巴鋼下狠手,一定是凹凸貓說了那句得罪蕭林的話,臉色有些尷尬「小林師傅,既然晶元沒事,那就不勞你動手了,我帶凹凸貓去鐵匠那裡把軀殼打好就行了」

確實需要去找鐵匠,蕭林很快把裡面幾條破損的線路換掉,正準備接上晶元,試一下運行狀態

老劉見狀連忙攔下來「別,別,先別接,等我把軀殼修好,再接,晶元我可以自己接的」

蕭林點了點頭,接晶元容易

老劉抱著自己的寵物貓,匆匆忙忙跑出了修理鋪

咦,蕭林奇怪,修機器,又不是救人,那麼急幹嘛。

其實老劉怕的是遇到歐巴鋼回來,來的時候就做好與歐巴鋼對峙的準備,現在歐巴鋼不在,趁它還沒回來,趕緊溜

蕭林來到門外「歐巴鋼,我知道你聽見了,給我出來」

不多時,吱呀吱呀的金屬摩擦聲在一處花叢內響起,歐巴鋼瘸著條前腿出花叢穿出來,摩擦聲是瘸腿上發出的

蕭林見歐巴鋼慘樣,連忙跑過去把它抱起「什麼你也這麼慘,難怪我說那貓比你大個那麼多,都被你打敗,原來你也重傷了」

歐巴鋼不說話,在蕭林懷裡一動不動

「喂,是不是喇叭壞了,是就點頭」

還是沒反應,蕭林想不會是聲音感應器也壞了吧

「叫你不要到處打架,今年你都打壞別人多少個寵物了,我修都修煩了,你打就打吧,今天什麼要往死里搞,如果真打廢別人的貓,你知不知道這要賠錢的」

「誰讓它說你是異獸」歐巴鋼的聲音突然響起

原來歐巴鋼一直不想說話,是情緒上的不悅,自己主人被說壞話,它當然氣憤

「哎」蕭林嘆了口氣「等我變強了,就沒有人敢取笑我了」

蕭林將歐巴鋼放在檯面,拿起螺絲刀

歐巴鋼嚇道「主人,你要幹嘛」

「幫你把腳拆下來修啊,你看,都歪了」

歐巴鋼躁動起來,蹬著腿「啊,不要啊,太可怕了」

「別動,幫你卸了晶元,你什麼都不記得了,放心」

「呃……要卸晶元」歐巴鋼更激動了「不能卸啊,卸晶元跟砍頭一樣恐怖」

「我說你什麼那麼膽小呢,你先休眠,十分鐘,十分鐘后你可以自動激活」

「十分鐘,太久了,五分鐘」

蕭林拿它沒辦法「好,五分鐘就五分鐘」

「主人,你可別騙我啊」

「快點,你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啰嗦」

歐巴鋼兩眼暗了下去,蕭林趕忙扭開它腹下的螺絲,要快,不然這機器狗反悔,就難哄它了

取下了晶元,蕭林嘿嘿一笑,沒有兩個鐘頭,什麼能把那條變形的腿重新打好

「太陽與地球間的距離是1.5億公里,陽光來到地球需要8分20秒,假如太陽突然消失,地球上的光是不是8分鐘后才消失,還是隨著太陽消失的同時而消失,若不是同時消失,那麼發出去的光豈不是一直以光速擴張,成為永恆。啊……太神奇了」

雅江年坐在窗下,手上拿著本泛黃且嚴重皺起的書,正在仔細品讀研究,嘴上還隨著書上的內容喃喃自語

在他旁邊,架著一台老舊的天文望遠鏡

這台望遠鏡與那些關於天文學的書籍,都是雅江年通過地下渠道,跟走私販買的

雅江年是雅詩的父親,是一中的數學老師,這裡是他的書房

雅詩陪若蘭逛了一圈,若蘭心情好了些,回宿捨去了,雅詩也回到家

雅詩推開家門,看見4歲的弟弟正在客廳里玩積木

「雅奇,姐姐回來咯」

「姐姐」雅奇高興的跑了過去,小尾巴在身後一搖一擺,很是可愛

「爸爸媽媽呢」

「媽媽去買菜,爸爸在書房」

雅奇說著,就跑去推開父親的書房門

「雅奇,別」雅詩見狀,連忙想制止,那書房父親從來沒有給別人進過,有事也要在外面敲門,把父親叫出來

雅詩記得有一次,母親因為私自進書房打掃,跟父親吵了一架,鬧得很兇。後來父親把門鎖給換了,只有他自己有鑰匙

雅詩的父親是一個好學之人,也是一個愛穿牛角尖的人,經常因為課本上某個不合理的內容與人爭持,然後一直糾結,直到想明白或是換一種想法去接受。甚至有些別人認為簡單易理解的東西,他要把裡面的任何隱性的東西給挖掘出來,弄得所有人都心服口服

見弟弟已經推上了房門,雅詩現在只希望門是反鎖的

門開了,沒反鎖

「爸爸,姐姐回來了」

雅江年正在沉思,聽見叫喚,嚇了一跳

門沒有反鎖,是因為剛才雅江年並不打算坐下來看書,而是在妻子出門后,讓兒子在客廳等他,他把那本數學課本送進來

只是一進到書房內,又抵抗不住那些書本的誘惑,本說只瞄一眼,結果一坐下去就忘了時間,還用望遠鏡觀察了一下書上描述到的星球

「出去」

一聲咆哮,雅江年大發雷霆,匆匆忙忙揮起一張黑布,蓋住望遠鏡,然後跑過去「砰」一聲關上房門

雅奇在面前愣了愣,還好門沒砸到他臉。這聲咆哮對小孩子的打擊太大,似乎被嚇傻了,獃獃的站在那裡

雅詩剛才站的角度,正好看到那台望遠鏡。她聽說過這個東西,十二憲章明確規定,不可以用天文機械窺視天空,那是一種對神靈的窺視,她的父親,在犯罪,犯十二聯邦最大的一宗罪

不過現在她沒想別的,快步跑過去摟著弟弟「雅奇,你沒事吧」 雅詩把雅奇轉過身來,見弟弟沒有被門撞到,才放心

雅奇獃獃的,睜著圓溜溜的大眼睛,看著蹲在身前的姐姐。他眼中開始泛出淚光,嘴角開始扭曲,然後,爆發了「哇……」大聲哭了起來,哭得昏天黑地

房門打開了,雅江年從書房內出來,立即關上門

「雅詩,不好意思,我……」雅江年對自己剛才的激動感到愧疚,蹲下去要抱起雅奇「雅奇,對不起,是爸爸不好」

雅奇躲到姐姐身後,不讓父親抱他,擦著通紅的眼睛看著父親

對於那聲咆哮,不知給雅奇留下多久的回憶與創傷,平時父親可不是這樣的

雅江年無奈的笑了笑,不知該說些什麼

雅詩將弟弟抱起,看著她父親說道「爸爸,你這是在做什麼」

「雅詩,我……」

雅江年正想著如何跟已經長大的女兒解釋一下,他的妻子安辰買菜回來了

雅奇見到母親,從姐姐懷裡蹦出去,撲到母親身上,又哇哇大哭起來

「這是什麼了」安夫人憐愛的幫雅奇擦著眼淚

母親回來了,雅詩自然不想讓父親的秘密被更多人知道,過去解釋道「弟弟不懂事,沒敲門就推開父親的書房門,所以……」

又是書房,安夫人對於她死腦筋的老公也是服了,上次因為書房跟自己吵架,今天又是書房

「沒打吧」安夫人顯然有些氣惱的問道

雅詩忙回道「沒,就是吼了一句而已」

「那就好」

安夫人拉著雅奇的小手,進了廚房

聽見廚房裡雅奇與母親的笑聲傳出,雅詩笑了笑,小孩子就是好哄

雅詩看著身前尷尬的父親,低聲道「能跟我說說嗎」

「雅詩,有些東西你最好不要知道的好,我向你保證,我不會做任何危害十二聯邦的行為,我只是想滿足一下人生中的愛好,你答應我,不要說出去,什麼也不要管,可以嗎」

自己的父親在犯罪,還要自己視而不見,雅詩實在很難接受鱟人心中的神靈,都是萬年之前救世的那些大功臣,以孟都公司的掌權者,孟都霍斯為首,霍斯神成了無數鱟人信奉的主神

萬年之前救世成神,受普天之下眾生信仰,這看似荒謬無稽,但事實並沒那麼簡單

曾經的孟都公司有個映月神社,說是能與天上的神靈溝通,獲取來自天界的幫助,造福天下

孟都公司消失了幾千年,作為繼承衣缽的夢都公司,自然是對孟都公司的掌權者孟都霍斯無比敬仰,映月神社也一直保留著

十二憲章里為首的那條「敬神」中有明確規定,禁止天文研究,窺探天界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