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此話對寒夏說,寒夏是百分百相信的,但是對於蕭春,她還是能夠轉動思維極快。

聽官天說完,她瞬間就轉移的話題,眯眼側臉看官天再坐下,這才問道:「方才你就躲在那山壁後面,我說的話,你應該都聽到了吧?」

神花宮主的事情,不是凡人所能聽的,但是因為官天已經知道一些神花宮主的事情,所以蕭春這才沒有動手。

換成一般人,只怕此時已經被蕭春殺人滅口了。

官天默默點頭,遲疑了一下,才一臉陰晴不定的慢慢道:「實際上,我也不知道該這麼說了。」

「該怎麼說就怎麼說,這般猶豫的模樣,可一點都不像本公子你呢。」

蕭春輕笑,心中卻開始好奇,這話如此說,自然是證明在這少年身上,一定是有什麼事情發生的。

「方才聽你說起,說若是神花宮主尋找不到神花印記,便要消失,這是真的嗎?」

說這話,他有些猶豫,但聽蕭春說時間不多了,他也不好再隱瞞。

「自然,我可不像是會說謊的人,更不可能拿宮主大人的事情來說謊!」

蕭春說得認真,絲毫都不像是開玩笑。

而且蕭春也從來都不是那種開玩笑的人,話非常少,但是辦事卻非常幹練。 「……」

官天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說,若是說自己身體里就有她們一直在苦苦尋覓的神花印記,估計蕭春也不會相信。

再說,連官天他自己都不相信,而且他還不知道那神花印記在自己身體里的什麼地方呢,又該怎麼拿出來返還給神花宮主,這些事情他通通不知道。

蕭春卻沒有在乎這個,而是上上下下打量了官天兩遍,在官天覺得毛骨悚然的時候,她又突然開口,好奇問道。

「本公子,你是在什麼時候得了一個魂魄了?我可是記得,你之前是沒有魂魄的。」

聞言,官天大驚失色,不清楚為何蕭春會知道這事兒,頓了頓,他忙壓抑住自己心中的激動,用自己最緩和的語氣問道。

「你怎麼會知道這事兒?」

蕭春輕笑一聲,想了想,還是說道:「你聽到剛才我們說的話了,應該知道,我與寒夏都不是人類吧。既然不是人類,那必然就會缺少人類所有的某一個東西。」

「那是什麼?」

「靈魂。」

蕭春慢慢回答,又補充道:「屬於人類的實實在在的靈魂!」

官天突然醒悟起,自己之前沒有靈魂,按照蕭春的說法,那麼之前的自己,就像是沒有靈魂的人類一般,只有人類軀體,沒有靈魂,無法稱之為一個真實的人類。

「然後呢?」

官天笑著追問,在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有很多,已經超出了自己的思想範疇之外,現在想想也真是不足為奇了。

「我的本體是青藤,寒夏的本體是靈兔,因為得了宮主大人的恩惠,這才有機會幻化成人,替宮主大人到這凡塵來,尋找她所需要的神花印記。」

官天默默地聽著,終於是想起了,為何蕭春在每一次使用靈力的時候,身邊總會騰起一陣青色幻煙,原來是這個原因。

而且寒夏特別喜歡胡蘿蔔,現在想想,應該是自己忽略了這個問題了。

蕭春卻不管那麼多,又繼續道。

「我們是屬於精靈和人類之外的生物,按照之前宮主大人所說,我與寒夏屬於萬靈之一,只是有幸幻得人類軀體,可自由行走。」

「而我們,是沒有影子的,所謂的影子,就是本體延伸之後的幻影,只是掩蓋我們不是人類的事實。一般情況之下,除了同類,是發現不了這個問題的。」

「而最初的時候,我與寒夏也發現了你的不對勁,查詢之下,發現你沒有人類的影子。」

官天聽著,追問道:「就算是我沒有影子,不是也活得好好的嗎?」

「因為你體內被種了什麼奇怪的東西,具體是什麼我也不清楚,那東西延續著你生命。這一次,再見你的時候,你身體里竟然有了一個影子,這也太奇怪了。」

說起這個,官天這才轉頭去看,果然,在他身後,有一個漆黑的影子,倒是和之前那淡薄的影子不一樣。

這個影子看起來如此的真實,官天伸出手去觸摸了一下,突然悵然道:「這應該是柳遣的魂魄與我身體相容,然後造成的後果,實際上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呢。」

「如此,那之前種在你身體的那個東西,就是多餘的了。」

蕭春又道,官天突然醒悟起,那是不是就是蕭春她們一直尋找的神花印記?

如此一想,他便快速問道:「一直聽你和寒夏說起那神花印記,我很好奇,若是你們真的發現神花印記的話,能不能清楚感應到,或者看到,或者將其拿走?」

蕭春聞言卻搖頭,慢慢道:「那是不可能的,神花印記本就屬於神花宮主之物,除了她本人之外,無人可對其超控。」

聽到這下話,官天遲疑著,不知道應不應該將之前的事情告訴蕭春,而該怎麼說,他也不知道。

看他如此猶豫的樣子,確實是很反常,蕭春認真看了看,突然睜眼,認真道。

「看樣子你是有什麼話想說吧?事到如今,有什麼話說就是,放心,我不會亂說出去的。」

「我不是那個意思。」

官天忙擺手,替自己辯解。

「那就說!」

蕭春認真道,官天見她如此認真的樣子,便將之前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給蕭春說了。

當然,排除了自己穿越一事,以及能夠和動物溝通會控妖術的事情,對於金老的事情他也說了,包括金老教會他另類修仙之法的事情。

時間一點點過去,蕭春慢慢聽著,偶爾會問幾句,空空蕩蕩的山脈之中,只有官天輕微的話語。

另外一邊。

關青梅心中急切,將關家能夠調動的侍衛護衛都安排出去找關青衫了,關青衫常去的地方,侍衛護衛可是一個都沒有放過。

而她自己,則急急忙忙往破雲宗的方向趕去,她認定,游風一定是知道些什麼,或許,有可能是游風將他囚禁起來了。

可是又想起回來報信的下人說,關青衫已經往回趕了,她就覺得自己誤會了游風,但是,她可沒有忘記游風對自己的算盤。

此時的她,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

「等青衫離開破雲宗,游風再派人來將他擄走,然後在用青衫的安危來要挾我,這也是不可能的!」

游風有多卑鄙,關青梅清楚得很,這也是為何她討厭游風的原因。

「可惡,如果真是游風在背後搞鬼,我一定讓他付出代價!」

馬車快速往破雲宗的方向奔襲而去,因為怕事情鬧大,心中再急切關青梅也沒有大道上而去。

而是繞過了城主府的背面,往衝天幫的方向趕去破雲宗。

此時的楊羽正密切的關注著關家的動態,遠遠的,他便見到關青梅急急忙忙的離去,他也終於認定,關青衫的失蹤應該不是關家自導自演的。

「呵呵,看來關青衫那廝是真的出事了!」

楊羽呷了口茶,待關青梅馬車消失在視野之中,他這才將茶錢放下,慢慢往外面去。

他知道關青衫是從破雲宗出來之後然後消失的,那麼關青梅必然會去破雲宗要人。

所以,他不用怎麼著急,只要遠遠的跟著就好。

說起來華青也率先去了破雲宗,這下,他們可以匯合了,這讓楊羽非常開心。 但是這一邊,一路尾隨著楊玉冠的華青卻納悶了,到了河畔,楊玉冠卻沒有往破雲宗的方向去,反而走的是無雙宮的方向。

「這小子好奇怪,他這是要幹嘛?」

華青立在樹梢,遠望著,心中好奇。

無雙宮被燒毀,此時趙嬈等人在無雙宮的旁邊修建了簡單的宅院,守護著無雙宮。

「看他著急的樣子,應該是無雙宮也出了什麼事情吧。」

無雙宮已經明著和銅錢門合作,這是華青知道的,她以為銅錢門內的無雙宮弟子出事了,否則楊玉冠也不會如此心急火燎。

華青也有好幾天沒有見到楊玉冠了,之前還是楊羽跟她說起,楊玉冠給卓冰拿了什麼東西來,她這才知道楊玉冠回來了。

落城的局勢操控,楊玉冠也有出一份心力,每一個人的存在都是必須的,每一個人都能做到別人做不到的事情。

「不知道他給卓冰的是什麼東西,在我離開之時,也不見卓冰出來,隱隱約約還能感覺到她悲傷的氣息。」

華青想著,再看時,楊玉冠已經划著小船渡過了那河道,見他已經走遠,華青忙點水跟上。

果然,他去的就是無雙宮的方向,並且是最近才修建的簡單院落。

院落里,有趙嬈姜如玉顏容等人,並且壯五和房子川也在裡面,房子遺和龍源因為要掌控落城局勢,所以更多的時候都是在外面奔走的。

偶爾會回來一次,而此時楊玉冠來找趙嬈,房子遺和龍源也在宅院之中。

為了不被人發現什麼,一般情況下,他們是晚上行動的,並且還得無時無刻的保護趙嬈的安全,畢竟他們都不清楚百鬼劍君什麼時候會攻擊而來。

楊玉冠走到宅院之外的時候,首先看到的是石沐,那個被龍源一直帶著的小女孩。

此時她正在井邊洗臉,旁邊放著新鮮的瓜果,顏容和姜如玉正陪著她,房子川在不遠處的房頂上,一見楊玉冠往這裡來,便從房頂上躍下來了。

壯五正在屋檐下,靠著柱子發獃,柱子上面依稀可見綠色,可見這宅院是剛修建的。

宅院並非有多大,攏共也才六七間房間,院子倒是挺大,裡面還種植了些樹木花卉,其中種下的種子還沒有發芽,因為很久沒有下雨了。

一見房頂上有動靜,壯五瞬間驚醒,順手一抄,那龐大的斧頭就已經拿在了手中,隨後豁然站起。

而此時,房子川也踩著屋檐下的梯子往下面來,一見壯五如此激動,他忙掛著手急道。

「別激動,來的是楊玉冠,自己人。」

「哦。」

壯五聽聞,應了一聲,見沒有自己什麼事情,又再次將斧頭一丟,繼續靠著柱子發獃。

井邊的兩人也聽到了聲響,本在打鬧著,聽到房子川的聲音,顏容與姜如玉便牽著石沐往外面去。

不一會兒,還沒有等她們三人到宅院門口,就將楊玉冠急匆匆的踩著滿地細碎陽光往裡面來。

「玉冠公子。」

顏容喚了一聲,見他步履匆匆三人忙將路讓開,楊玉冠見之,只是抬頭輕微一笑,隨後到了三人身邊,摸摸石沐那小巧的腦袋,這才問道。

「趙嬈姑娘在嗎,在下有急事要找她。」

說話間,又感覺自己背後又影子過來,他的話語頓住,忙回頭。

而此時,石沐臉上竟然露出開心的笑意,顏容和姜如玉望向楊玉冠背後,態度恭敬。

還未等楊玉冠回頭過去,華青的聲音就輕飄飄的傳來,伴隨著她說話的聲音,她已經到了石沐身邊去。

「你急急忙忙的找趙嬈有何事?」

華青的速度,楊玉冠是見到的,當她話音落時,她早已不在自己身後,楊玉冠忙又將視線收回,落在華青身上。

看到她眯眼的笑意,他知道,她應該是跟蹤自己而來,如此一想,心中便有些不愉快。

臉色變化,華青自然清楚,見之,她只是眯眼一笑,慢慢道。

「你的命還是挺重要的,那麼多人拜託過我,自然不能讓你亂來,惹下禍端。」

這話里的意思,似懂非懂的樣子,可是楊玉冠是明白的,因為他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並且也從楊悲風那裡得知,那書信是華青從無極之地入口帶出來的。

楊玉冠直翻白眼,哼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那麼擔心幹嘛?你說的,我都明白,所以前輩勿需擔心。」

兩人這寥寥數語的對話,對面的三人倒是疑惑,面面相覷。

聽到這樣的話,華青也明白,默默點頭,她清楚,楊玉冠應該是知道這一切了。

「那麼,你找趙嬈幹什麼,還這麼急?」

華青又一笑,見楊玉冠轉眼的模樣,華青又到楊玉冠身邊去,笑道:「也罷,我就帶你去見趙嬈吧。」

說著她轉頭,對顏容等人認真吩咐道:「好好守著這裡,絕對不能出事,百鬼劍君就快了。」

「是。」

顏容和姜如玉恭敬的行禮,態度認真。

雖然說百鬼劍君在白天不容易攻擊來,但是也不能掉以輕心。

房子遺與龍源白日里就睡覺,晚上就守護著這幾人。

「走吧。」

華青率先往裡面去,倒是自來熟的樣子,嫣然將這裡當成了自己的地盤。

「是,前輩。」

楊玉冠應和了一聲,忙跟了上去。

顏容見之,忙在前面帶路,而姜如玉則將洗好的瓜果端進去,帶著石沐往內屋去。

沒有叫她們一起,顯然是很私密的事情,自然不能讓別人打擾,待華青與楊玉冠進了趙嬈的單獨宅院,顏容通報了一聲,便行禮離去了。

得知華青突然來訪,正在書房內看書的趙嬈快速從裡面出來,快速往外面去。

卓冰很認真的給趙嬈說過,若是不想讓無雙宮滅門的話,就必須讓華青不討厭她。

畢竟現在趙影不在了,無雙宮的所有事情都落在了趙嬈的身上,沒辦法。

「顏容說前輩很著急的樣子,還帶著玉冠公子,不知道是出了什麼大事。」

疾步之中的趙嬈腳步頓了頓,略微一想,還是想不明白,不敢耽誤,忙往外面去。

而在外院的花圃內的石桌旁,華青和楊玉冠對坐,趙嬈從裡面出來,隨後,姜如玉端著一壺熱茶進來。

將茶水斟好,行禮,姜如玉便離去了。

心中雖然疑惑不已。 為了以防萬一,華青還是在趙嬈院子四周布置上了結界,這下,是真的沒有人能夠聽到裡面說的是什麼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