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公司的事情太多,她寧願整天陪著林天,讓他好好的養傷。

「恩。」方玉瑤忍著不讓淚水流出來,微微的點了點頭。


于思怡將方玉瑤擁入懷裡,嘆了口氣,說道:「是思怡姐不對,不應該打你,但你這件事做的實在讓我心驚膽顫了……還疼嗎?」

「不疼。」雖然這麼說,但方玉瑤的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不哭了,我們去吃飯。」于思怡擦了擦方玉瑤臉頰上的淚水,心疼的說道。

「吃飯好啊,我都餓死了……」

林天這話還沒說完,就遭到對面兩位美女憤怒的大白眼,方玉瑤氣的是,因為林天,她莫名其妙的挨了于思怡一巴掌,而于思怡氣的是,這個混蛋只要離開她的視線,就做出讓人想一腳踹他的事情。

林天嘿嘿的笑了笑,裝作沒事人一樣和琳隨便的聊起天來。

而琳雖然是個比較冷漠的女人,但這個時候,她也覺得林天做的有些過分,也給了林天一個大大的白眼……

……

隨便的找了一家飯店,隨便的點了幾個菜,四個人就開始吃了起來,但誰也沒有說話。

見氣氛有些沉悶,林天開口問道:「今天是運動會,怎麼不見小悅來看比賽?」


「她對這個沒興趣,在家裡玩遊戲呢。」于思怡淡淡的說了一句,想了一下,又道:「如果你覺得無聊,我可以讓小悅去醫院陪你玩。」

和方玉瑤相比,她更加的信任唐悅,因為唐悅只要給她好吃的,她就會對你惟命是從。

「好啊,我正愁在醫院無聊呢,有個人陪我玩還是相當不錯的。」林天裂開嘴笑道,現在於思怡的臉色沒有剛才那麼冰冷了。

但于思怡還是白了他一眼,說道:「小悅陪你玩,這個我沒有意見,但是你絕對不可以在去參加任何比賽了,也不準離開醫院半步。」

「不行啊。」林天皺著眉頭說道:「我後天有事情,必須要出去一趟。」

「什麼事情有比你養傷還重要的?」于思怡嬌嗔道:「無論什麼事情,都不準離開醫院。」

「後天就是周家少爺周飛的婚禮,我都受到請柬了,不去不是折了周家的面子嗎?」林天很平靜的說道。

「周家,是不是大世家周家?」于思怡問道。

「對啊。」林天從兜里摸出了一張紅色的請柬遞給於思怡,「我和周家少爺周飛算是好朋友,不能不去啊。」(未完待續……) 于思怡接過林天手中的請柬,打開一眼,果然是周家婚事的喜帖,不由得秀眉一蹙,有些驚詫的看了林天一眼,心中疑惑,林天是怎麼認識周家的少爺周飛的?

周家的嫡長孫是周翔,林天以前在軍隊的時候,就認識他的,而他的弟弟周飛卻是燕京人不為所知的,若是不提,沒人會想起周家還有這個人。

可林天卻偏偏認識周飛,還說什麼是他的好朋友?

難不成,林天還有好多的秘密沒有告訴他?

突然,于思怡想起了以前來公寓找林天辦事情的男人,那個人應該就是周飛了,原來在從那個時候起,林天就和他認識了,或許,早老早之前他們就認識。

于思怡回過神來,說道:「好吧,容許你去參加朋友的婚禮,但我必須要陪你一起去。」

「我也要去。」方玉瑤立即說道。

》》小說.林天瞥了她一眼,說道:「你去做什麼?思怡姐算是我的舞伴,沒你的位置了。」

「誰說的?」方玉瑤瞪大了眼睛,說道:「我爺爺早就收到周家的請柬了,他要我和他一起去的。」

「那就好。」林天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我也要去。」一直沒有說話的琳,突然開口了,這一開口就嚇到了她面前的三個人。

于思怡臉色有些怪異,帶著一個殺手去參加婚宴會不會有些不妥?而且在婚宴上一定有很多位高權重的人物,他們身邊自然會帶著厲害的保鏢。保不準那些保鏢就有認識琳的,或許,還可能和琳有仇怨。若是打起來的話,真是一場災難啊!

林天也看到了于思怡臉上的苦澀,急忙說道:「還是讓琳去吧,總是悶在家裡也不好受。」

「好吧。」既然林天這麼說了,于思怡也不好再反對。

琳看了林天一眼,便不再說話,她倒不是真的稀罕去參加婚宴。只是艾薇兒還在這個城市,她很有可能在婚宴上對林天下殺手,所以她必須時時刻刻的提防艾薇兒行動。

吃完午飯。于思怡將林天給送回了醫院之後,便和琳返回了公司,而她也把待在家裡的唐悅喊到了醫院,陪林天聊天解悶。

至於方玉瑤。她還是喜歡湊熱鬧。依舊在學校里觀看運動會的比賽。

……

可是,整個下去唐悅都在病房裡玩著自己的遊戲機,一句話也沒有和林天說,只是林天問她話的時候,唐悅才嘟囔的回答著。

這讓林天十分的鬱悶,世界上最悲催的事情,就是一個人孤苦伶仃的,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而世界上最最悲催的事情,就是就算你身邊有人。她也懶得和你說話,讓你的內心倍感折磨。

無奈,林天也只好躺在床上睡覺……

唐悅見林天睡著后,也是長長的呼了口氣,其實她蠻喜歡和林天聊天的,只不過於思怡囑咐過她,在病房裡只要看著林天就好,不要和他多說話,要讓林天多多的休息。

所以,唐悅是強忍著說話的衝動,終於等到林天睡著了。

但林天卻睡不著,只要潛入自己的思海之中,找到了金軒魔將,唐悅不和他聊天,就找金軒聊天,這傢伙話題多,不怕無聊。

「金軒,你給我講講,你們魔界是什麼樣子的?」林天問道。

金軒魔將對林天主動找到聊天十分的驚訝,但心裡還是還是很高興的,畢竟被乾坤缽封印了兩萬年之久,那種寂寞無處傾訴的感覺是十分的難受的,於是樂呵呵的說道:「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訴你……」

「我們魔界位於修真大陸的西方之盡,你們仙界一般的修真者是無法進入魔界的,因為仙界和魔界之間有一道浩瀚炎谷,這炎谷之中終年冒出九味真火,而且這真火直衝九天之上,無論誰想飛躍這炎谷,都會被瞬間化為虛無……」

「這個我從書中了解過,但是仙魔大戰又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仙界和魔界要打仗?」林天疑惑的問道。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仙界和魔界就是死對頭,而且每兩萬年就要進行一次對決。」金軒魔將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說真的,他真的不知道為什麼要和仙界戰鬥,記得出征的前一天,他接到了赤鱗國魔皇的召集令,然後就和自己的二百多個老婆揮手告別,至於為什麼要打仗,魔皇也沒有說明,或許,連魔皇自己都不知道為何要戰鬥。


「仙界和魔界不是隔著浩瀚炎谷么?你們是怎麼決戰的?」林天又問道。

「這你就有所不知的……浩瀚炎谷中的九味真火雖然很厲害,但卻有一個停熄的時間,就是每兩萬年,炎谷中的九味真火要熄滅一百年……仙魔大戰就要進行一百年,直到九味真火再次在浩瀚炎谷中燃燒。」金軒魔將說道。

「當年的戰況如何?」

「很慘烈,死了很多人。」金軒魔將嘆息道:「我是在戰爭中期就被鳳凰老人給收入乾坤缽的,至於戰爭的結果,我也不知道,或許打了個平手,或許仙界贏了,又或許魔界贏了。」

林天鬱悶的翻了翻白眼,反問道:「這場空前絕後的戰鬥真是一點意思都沒有,打了和沒打一樣,你看看,現在仙界依舊存在,而你們魔界還是那副模樣,什麼都沒有變……再說了,就算你們魔界打了勝仗,佔領了仙界很多的領地,可又有什麼用?浩瀚炎谷的火焰一旦再次燃燒,你們連回去的機會都沒有,當然,你們可以等上兩萬年就可以回到故土了……但是,你覺得仙界的修真者會容許你們這些魔界的人活上兩萬年嗎?」

「對啊。」金軒魔將恍然大悟起來,林天說的一點也沒有錯,最關鍵的不是魔界有沒有佔領仙界,而是這浩瀚炎谷的火會再次燃燒,就算他們贏了,若不想死的話,還是會乖乖的退去魔界去。

林天呵呵一笑,這仙魔大戰壓根就沒有所謂的勝利者,或許,只是位於九天之上的那些所謂的大神,無聊時策劃的一次消愁解悶的遊戲罷了。(未完待續……) 凡事都有個因果,林天對仙魔大戰的猜想,就是由於位於九天之上所謂掌控萬物生死的大神們,無聊時策劃的一場殺戮遊戲而已。

當然,以他們的本事,沒有人可以殺了掉他們,而位於下界的芸芸眾生,或者說,參與大戰的那些千萬修真者來說,他們就是這場戰爭的炮灰,就算死了,也沒有人憐憫他們,甚至沒有人記得他們。

林天嘆了口氣,當然,這只是他的猜想,或許真正發動戰爭的原因不是這個,而是另有其他為人不知的緣由。

「哎,現在被你一說,我這心裡鬱悶死了,參加戰鬥居然連為何戰鬥都不知道,死的不明不白的。」金軒魔將長嘆一口氣,他倒不是怕死,只要魔皇一聲令下,他肝腦塗地在所不辭。

可這仙魔大戰卻是師出無名,好像是仙界和魔界兩萬年約定俗成的,只要時間一到,仙魔大戰必將發生,沒有人可以改變的了。

「呵呵,你應當慶幸自己的元神未滅,還有復活的機會,而有的人早在兩萬年前就元神俱滅了。」林天安慰著——小說anshuba.說道。

「那道也是。」金軒魔將笑道:「等我復活之後,我就返回我魔界的赤鱗國,尋找我的老婆。」

「都兩萬年了,你確定她們還活著?」林天問道。

「我們魔族的壽命都很長,一個普通的魔兵可以存活一萬年,若是他的修為可以高一些。活個三五萬年是沒有問題的。」金軒魔將笑道,「再說,我的二百個老婆中可不全是低等的魔兵。還有和我一樣的魔將,近乎可以存活十萬年,所以我確定她們有的沒有死。」

十萬?林天鬱悶的翻了翻白眼,這仙和魔都是修道,為啥魔的壽命如此的長久?在仙界,有萬年壽命的修真者能夠幾個?可魔族卻隨隨便便都是萬年的壽命,這似乎有點不公平。

「若是你回到故土后。發現你的老婆早就被其他魔將給收了,你該怎麼辦?」林天打趣的笑道。

「還能怎麼辦?當然是殺了他,把我原來的老婆。還有那個魔將的老婆全部搶回來。」金軒魔將大笑道:「小子,在我們魔界,擁有老婆的數量可是和實力成正比的,只有實力修為強悍的人。才配擁有更多的財富和女人……就如我們的魔皇陛下。他的后.宮可是有十萬美女佳麗。」

林天呵呵一笑,腦海中浮現出一副畫面,一個富麗堂皇的宮殿里,裡面住著都是十萬青面獠牙的魔人,金軒魔將居然稱呼這宮殿為後.宮?真是想都不敢想。

不過,林天也明白了魔界生存的規則,就是強者生存,弱者只有被殺戮的份。當然在修真界也是這個道理,但修真界卻有那些道貌岸然的法則約束著。而魔界就是赤.裸.裸.的殺戮,沒有一絲人情可講。

林天甚至懷疑,若是金軒有個兒子,等他兒子的修為搶過他老子的時候,這兒子很有可能殺了他父親,霸佔金軒魔將的一切。

……

「兩萬年……」林天略有所思,頓時眉頭一皺,說道:「現在已經兩萬年了, 愛情以北 ?」

「恩,這很有可能的。」金軒魔將說道。

「無所謂,反正我是不會參加的。」林天笑道:「我可不是某個國家的子民,沒有義務去響應他們的號召。」

林天回修真界,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救出被南宮家族禁足的南宮嫣然。

「我現在倒是羨慕你了,我可不行啊,等我回到赤鱗國之後,若是魔皇陛下依然要發動對仙界的戰爭,我會毫不猶豫的參戰的。」

這是一種為人臣的使命,若是不從,就是抗旨,不僅是他,他身邊所有的人都會被斬殺。

「那我就祝你好運了。」林天笑道。

林天一點也不想捲入這場戰爭,一場毫無意義的戰爭,就像兩萬年循環一次一樣,沒有贏家也沒有輸者,可這戰爭卻定期的進行著,真是有些詭異和莫名,難道沒有人質疑過?

「現在說這話還太早了,你還是儘快的想辦法恢復修為吧。」金軒魔將笑道:「我可不希望你還未回到修真界,就已經被人幹掉了。」

「放心,我不會那麼容易死掉的。」林天說道。

「我知道你小子運氣不錯,不然也不會得到鳳凰老人的乾坤缽。」

林天翻了翻白眼,這乾坤缽可不是他偶爾得到的,而是他去紫陽門偷的,乾坤缽是偷到了,可他的肉身也被人給滅了,說到運氣,也就是被乾坤缽帶到了地球而已。

「這樣吧,看你小子和我有緣,我也要靠著你的修為才可以復活,我就幫你一次。」

金軒除了佩服自己的魔皇陛下之外,還從來沒有敬佩過任何人,而這林天卻十分對他的胃口,所以,他也捨得幫助林天,就再退一萬步來說,幫助林天也就是幫助他自己。

「幫我?怎麼幫?」林天有些意外的說道,半個月前,這個金軒還想奪取他的身體取而代之,這會兒居然要幫助他提升修為?

真是天上掉餡餅,正好砸中他了。

「放心,我會全心全意的幫助你的。」見林天有一絲的懷疑,金軒魔將笑道:「雖然你為仙,我為魔……若你不嫌棄,我們可以做朋友,雖然我們是兩個陣營了,但我真的希望和你結交,而且這世間我只有你一個朋友足矣。」

「朋友?」林天冷冷一笑,說道:「我活了幾百年,從來就沒有過朋友。」

當然,在這地球上,他的確有了幾個不錯的朋友。

「哈哈,我活了幾萬年,除了兩百個老婆外,也沒啥朋友。」金軒魔將說道:「既然我們同病相憐,不如爽快的做彼此的知己。」

「好。」林天一口的答應下來。

以後,不管外人如何的看待,金軒魔將這個朋友,他是交定了。

「嘿嘿,老子今天很高興,我就傳授你我修鍊的心決……」

「等等。」林天打斷了金軒魔將的話,疑惑的問道:「你魔族的心訣,我怎麼可以修鍊?」(未完待續……) 仙和魔雖然同為修道,但早已走上殊途,兩者已經沒有共同而言,若林天強行的修鍊金軒魔將的心訣,估計他會走火入魔,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你說的不錯,但那時別人,你卻不一樣,我和你是一體的,你自然有了我們魔族的魔性。」金軒魔將說道:「你放心吧,我們可是朋友,絕對不會害你的……現在我就將真元和你的真元合二為一……」

林天微微一怔,這金軒魔將也實在是太大方了,自願的把自己的真元交出來,如此一來,他的實力可就增加很多了。

說實在的,林天還是很感動的,也切實的感覺到,金軒魔將真的把他當成了生死之交。

無限感動之中,突然感覺自己的丹田中的真元一陣旋轉,越來越急,在自己的丹田處形成一個漩渦,這股漩渦產生居然的吸引力,而金軒魔將散落在別處的真元異常瘋狂的聚攏了過來。

只是轉眼間,金軒魔將所有的真元都被吸入了漩渦之中,可林天能夠感覺到,兩股真元壓根就沒有融合,而且有了相互排“小說`anshuba`斥的現象,果然,仙魔的修鍊還是很有差別的。

「不要緊張,我現在就幫你將兩股真元融合。」金軒魔將的話音剛落,丹田中就產生一股足以震撼天地的力量。

接著,在這股力量的催動下,金軒魔將的真元居然發生了爆炸。

而這一停不停的爆炸也把林天自己的真元給轟了個稀巴爛,丹田中彷彿蒸騰出好多金色的霧氣……

轟……

就在金色霧氣消散的時候。又是一聲巨響,不知道響聲來自何方,就像在眾人的腦海中震響一般。那是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

林天心神一緊,再也不敢胡思亂想,竭盡全力的推動自己體內的真元運轉,配合著金軒魔將的真元……漸漸的,兩股本來相互排斥的真元居然真的融合了。

「成了。」金軒魔將嘿嘿一笑,說道:「這樣一來,你就可以修鍊我的功法心訣了。」

「你的功法心訣是什麼?」既然真元已經融合。林天就姑且嘗試一下,若有異常的反應,他會立即終止修鍊。

金軒魔將沉默了一會兒。才說道:「就是你之前修鍊的。」

哈?林天一愣,似乎沒有聽明白金軒話中的意思,急忙問道:「這是鳳凰老人所創,和你有什麼關係?」

當然。要是關係。還是有一點的,畢竟這是封印金軒魔將的咒印,若不是自己修鍊了其中的心訣,金軒魔將也不會被放出來。

「我知道是鳳凰老頭所創,那我問你,這一共有幾重?」

「心訣一共有九重,已經被我修鍊完畢,我也是靠著這心訣才能突破到築基期的。」林天說道。


「那不就對了。」

「對什麼?」林天苦笑道。

「我要告訴你的。就是的第十重心訣。」金軒魔將得意的說道。

「第十重?我怎麼沒有聽過?」林天茫然的問道。

「這是我根據鳳凰老頭的涅槃心經前九重,所領悟出來的。你應該發現了,這九重心訣都是輔助你修鍊的,而我給你的第十重心訣卻是攻擊型的心法,你可要好好的給我練習啊。」金軒魔將語重心長的說道。

可林天的心裡不是個滋味,感覺有千萬隻草泥馬在心頭奔跑而過,在寒風中顫抖,在海浪中搖曳。


這算什麼?鳳凰老人辛辛苦苦所創的九重心訣,本來就是相輔相成的,你這個魔界的魔將居然在心訣後面加了第十重,是不是有點狗尾續貂的意思?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