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項余回答道:「當然有。」

「那為什麼你們不去拿呢?」

「上不去。」

「上不去?」

這算是什麼回答,自己的宮殿上不去?

花項余神色奇怪的說道:「這些宮殿都被封印了,上面有禁制,上到一半的時候,就會無緣無故迷路,永遠都不可能到達目的地。道元宗一代代掌門都想盡了各種辦法,但事實證明,就是上不去。」

還有這麼奇怪的事情?

唉,那可都是超級強者的傳承啊,明知道在那裡就是碰不到,這是有多折磨人啊。

「不過自己連修鍊者都還算不上呢,想那麼多幹嘛。」

方回不再多想,跟著花項余走走停停,終於是來到了一處花園。

花園中百花綻放,亭台軒榭,假山流水,景色環境宜人。

在花園的中心位置,赫然有著一座別墅。

花項余說道:「這是我們道元宗主殿宇最好的住所之一,在這裡能更好的接觸天地中的各種能量,即使不在這裡修鍊,僅僅是呆久了,都能輕微的改善體質。」

「你以後就住在這裡,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我來叫你。」

方回點頭答應,自己便隨便逛了起來。

這裡的環境方回很喜歡,空氣清新,主要是安靜,沒有人打擾。

「小逆,調出我的屬性面板。」

將自己的住處簡單熟悉了一遍之後,方回便呼喚起了方逆。

氣運系統擁有了人格之後,方回幾乎聽不見死板的『叮咚』聲了,但是相應的,系統的存在感也無限的降低了。

中央大世界中,一切都是新奇的,按道理來說系統的觸發頻率應該更高才對。

但實際情況是,到現在為止,方逆幾乎沒有任何的動靜。

作為被自己『孕育』出來的方逆,它還是很聽話的,立刻在方回的腦海中呈現了他的屬性。

只是這屬性看的方回眉頭大皺,心情都不由得變得低沉了下來。

姓名:方回

性別:男

壽命:3萬年

體質:混沌黑洞,9星

寵物:吃貨,種類不祥,來歷不祥,性別不祥,能力不祥,特點貪吃,吞咽的能力和其體積成正比。

只有簡單的五項,沒了。

方回很尷尬的問道:「小逆,說好的升級呢?」

方逆的聲音在方回的腦海中響起:「爸爸,已經升級了呀。」

「我怎麼沒有感覺的到,我的屬性面板反而變得簡單了。我的神通和法身呢?我的各種身份呢?怎麼都消失了?」

「爸爸,你好傻啊,這裡是大千世界,自有一套新的修鍊體系,你在粒子世界中的能力都沒有用處了,唯有你的體質是禁忌體質,在我的幫助下才能存在,因此被你帶到了大千世界中。」

方回點點頭,原來是這樣。

「那麼吃貨呢?為什麼它還存在?」

「吃貨啊……」

罕見的是,方逆竟然露出了煩惱的表情,說道:「我拿它沒有辦法啊,這傢伙我搞不定它,要不是,我現在已經長大了。」

方回震驚了,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方逆搞定不了的東西,它可是系統,在方回的印象中無所不能,此時竟然露出了犯難的表情。

「吃貨很厲害嗎?」

方逆語塞,回答道:「我不清楚,我唯一能做的,只是借用你的力量,鎖死它的忠誠度,其他的無能為力了。」

連繫統都無能為力……

在方回的心中,吃貨更加的神秘了,這是一隻奇獸。可惜的是,當初方回飛升的時候,吃貨並沒有在身邊,它現在應該不在大千世界之中。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的時候,花項余便是來到方回的住處,將方回叫醒,隨後兩人一起來到練功的廣場。

他們過來的時候,廣場上已經有了不少的弟子在修鍊,每個人的修鍊方式都是不一樣。

花項余帶著方回一直往裡走,一直來到花紫嫣的身旁。

「方回過來了,昨天休息的可好?」

花紫嫣聲音溫柔,面向方回露出笑容,她沐浴在晨光之下,身上散發著蒙蒙的輝光,魅力驚人。

花項余直接看痴了,方回的內心也是跳動,暗嘆於花紫嫣的魅力。

方回回答道:「休息的很好。」

「那好,那我們便開始修鍊吧。」

花紫嫣對著花項余點頭,花項余便是說道:「在正式修鍊之前,我要給你講一下注意事項,這些基礎的東西很是關鍵,所以你要用心去聽,更要用心記。」

方回點點頭,示意他已經準備好了,花項余便繼續說道:「大千世界,主修規則!」

「在大千世界中,各種各樣的力量都存在著,什麼靈力,元力,魔力等等,他們混雜在一起,相互干擾,又相互影響。」 「可以說,只要是粒子世界中修行的力量,在中央大世界中,都可以找的到對應的本源。」

「但是由於大千世界的力量太過駁雜,這裡的空間又很穩固,導致想要按照粒子世界中的修行方式繼續精進,幾乎是不可能的。」

方回點頭,這一點他很贊成,也深有感觸。

自己在粒子世界中的能力和境界全部失效了,恰好從側面印證了這一點。

花項余繼續說道:「於是古代的大能們經過千萬年的探索,終於找到了大千世界的共性,那便是規則之力。」

「無論什麼樣的力量,只要經過規則之力的統領,都可以輕易的被剝離,被利用,從而轉化為修行者的力量。」

「也就是從那時開始,大千世界的唯一修鍊體系,便是規則之力了。那麼什麼是規則之力呢?」

方回想了想,試探性回答道:「代表秩序,或者一種既定事實,存在即正確。」

啪啪啪。

情不自禁的,花項余和花紫嫣同時鼓掌。

花項余更是一臉驚嘆的說道:「真不敢相信,一個剛剛飛升上來的人竟然對大千世界的規則之力有這麼深的理解。

規則之力,這是僅僅在大千世界才有的完整體系,我們領悟它,運用它,同時藉助它汲取虛空中我們需要的能量,從而提升自身。」

「僅僅是大千世界中才有的嗎?」

得益於前世的知識儲備,方回更願意將花項余所說的規則之力理解成一種信息。

這種信息上記錄著最本源的東西,也就是整個世界運行的基本準則。

這樣來理解的話,其實粒子世界中也存在著規則之力,只不過那種力量體系,在粒子世界中太過隱晦,根本不可能被領悟運用。

但他們是真正存在的。

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大千世界的武者去到粒子世界中,明明修鍊的體系都不一樣,卻可以擁有無法想象的戰力。

就在方回沉思的時候,花項余單手一招,明明晴朗無雲的天空中,竟然泛起了濃濃的大霧。

這是真正的大霧,大自然中的那種大霧,不是能量模擬出來的。

「我主修的規則便是:遮擋視線的雲霧,我給它起了一個很好聽的名字,迷途。」

方回被雲霧籠罩的時候,竟然真的丟失了視野,他明明知道花項余和花紫嫣就在自己不到幾步的距離那裡,但是完全看不見。

過了一會,雲霧才消散,方回陡然一驚,向後退了一步,因為此時花項余竟然就在他的面前,兩人的鼻尖都幾乎碰在了一起。

花項余笑著說道:「在迷霧中,我的視野是不受影響的,如果剛剛我對你偷襲的話,你就要受傷了。」

方回內心泛起波瀾,以他現在的體質,即使花項余偷襲,也未必能傷的了他,但是這種詭異的能力,卻讓方回對大千世界中的修鍊者多了一點防備心。

「方回,通過這次的演練,相信你能感受到和粒子世界的不同了吧。」

方回點頭,說道:「確實不同,如果按照你所說的話,那麼大千世界中的修鍊者因為掌握規則之力的不同,他們的能力也是千奇百怪,可謂是防不勝防。」

花項余贊同道:「對,所以你要記住第一點——不要將自己修鍊的規則之力隨便告訴別人,這是你最隱秘的東西,除非是完全信得過的人才能說。

你將自己主修的規則告訴別人,其實就是在主動暴露自己的弱點。所以你要記住第二點——任何的規則都不是完美的,不管多麼強大的規則之力,都能被克制。」

方回接話道:「就像你的迷途一樣,如果我知道你的大霧僅僅是遮擋視野的作用,那麼我就可以用風吹或者其他方法直接破掉。」

花項余很是讚賞的說道:「不錯,我主修的規則之力沒有攻擊力,可以說很弱,一旦核心被別人探知,很容易被針對,但是如果運用的好話,在某些特殊場景下,也能發揮出不敢想象的作用。

所以你要記住第三點——規則之力不分高低強弱,強或者弱的只是使用它的人。」

對於師範畢業的方回來說,他很容易的就理解了花項余的話,當初的學習的哲學終於是派上了用場。

此時花項余話鋒一轉,繼續說道:「說完了規則之力,現在我們來說一說我們大千世界的修鍊境界劃分。」

方回心頭一動,這是他關心的東西,頓時豎起耳朵仔細傾聽。

「在大千世界中,所有的境界都是統一的,並沒有第二套的評價體系,無論是我們中央大世界,還是著名的寶葯大世界,暗黑大世界等,都是一樣的。

總共分為八個大境界,分別是入道境、化靈境、封台境、問道境、斬道境、聖人境、皇道境、大帝境。

八大境界每一個境界又分為四個階段,分別為初期,中期,後期、圓滿。

我們修鍊規則之力,學有所成,都會在自己的身上,形成規則銘紋。

當你修鍊出一道規則銘紋的時候,就代表你正式成為了一名修鍊者,是一名入道初期的修者了。」

「規則銘紋,這就是我們的修為境界的具體體現?」

大千世界的修鍊方式,真的是獨特,方回頗為感興趣。

「是的,規則銘紋就是我們修為境界的體現,不過這銘紋形成位置是隨機的,而且有些強者也可以刻意隱去,所以大多數的時候,我們只能通過經驗來判斷一個人的實力。」

「只能通過經驗么?」

方回想到了在風月山谷時,趙闊以為他是半步入道的修者,原來純粹是自己在瞎猜。

呼,說了一大通,花項余鬆了一口氣,開玩笑的說道:「方回,也就是我才會這麼耐心的給你講解這些基礎的知識,如果放在其他宗門,你可就沒有這個待遇了。」

方回說道:「感謝花長老了,這些東西,雖然對實力的提升沒有什麼大的作用,但是對於我來說,真的很重要,你們費心了。」 花項余和花紫嫣對視一眼,眼神中流露出喜色。

一般的天才都是脾氣古怪,一副老子第一,老天爺第二的態度,傲慢無比。

他們可從來不會把別人放在眼裡,方回卻不是這樣的,他的態度溫和,舉止得當,非常的有禮貌。

「方回,既然你已經牢記我講的東西,下面我們就開始正式的修鍊吧。」

花項余說著,便是拿出了一本線裝的書,說道:「這是《通則錄》,你今天回去把上面的內容通看一遍,最好能能記住,明天同樣的時間你還來這裡,我會指導你修鍊。」

花項余說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有點不自然,微微有些通紅。

方回奇怪的問道:「花長老,你怎麼了,身體是有些不舒服嗎?」

花項余的臉色更紅了,他和花紫嫣對視一眼,最後花紫嫣一咬牙,說道:「方回,我們也不騙你,這本《通則錄》在所有大千世界中都有流通,算是大世界通用的最基礎的修鍊功法。」

方回聳聳肩,眼神明亮的看著花紫嫣,問道:「所以呢?」

「所以說我們道元宗是沒有自己的修鍊功法的,我們其他大殿的傳承都被封印,無法學得,至於主殿的傳承,千百年來更是無人能獲得……」

花紫嫣咬咬嘴唇,但她最後還是說道:「其實你如果去了元盛宗,能獲得更好的修鍊功法,如果你現在改變注意的話,我們不會攔你。」

也許是把話說開了,花紫嫣的表情變得淡然,但是臉上的失落是無法掩飾的。

方回笑了,將花項余手中的《通則錄》拿走,瀟洒轉身:「掌門,今天的天氣不錯,適合讀書喝茶,我就不和你們聊天了。」

看著方回離去的背影,花紫嫣突然笑了,剎那間,似乎整個天地都變得明艷起來。

「宇宙本源……基礎構架……規則脈絡……」

不知不覺中,大半天過去,太陽正高掛當空。

方回將《通則錄》合上,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

「真是沒有想到,這大千世界的基礎通用功法都這麼的玄妙,真是受益良多。小逆,你看完了嗎?」

方逆的聲音在方回的腦海中響了起來:「看完了爸爸。」

「好,那開始吧。」方回悠閑的躺在長椅上,輕鬆的說道。

「開始什麼爸爸?」

方回說道:「當然是開始修鍊啊,在粒子世界中的時候,都沒有修鍊這個過程的,我記得是直接晉級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