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露莎淡淡的看了眼遠處趴在垃圾堆中的休特,冷冷道「聖光奧義·滾蛋拳!哼!」

「這…」伊耶絲全程震驚,嘴巴就沒合攏過。

「唉,可憐的休特,這已經是第幾次了?」麗娜搖頭道。

伊耶絲獃獃的看向麗娜,問道:「他不要緊吧?」

麗娜笑道:「放心,那傢伙皮厚著呢,沒有事的!而且大姐力量控制著呢!不過,那傢伙也是,明知道大姐對他沒有興趣,還一直死皮賴臉的纏著大姐,是不是你們男人都這副德行?」

麗娜眼睛斜視伊耶絲。

「汗…」伊耶絲不知道如何回答。

艾露莎拍了拍手,走了回來,麗娜趕緊迎上去道:「艾露莎大姐,今天手感怎麼樣?」

艾露莎點頭,「還不錯,剛好命中垃圾堆!」

「嘻嘻,那就好,這樣一來,又可以清閑個十天左右了」麗娜笑道。

艾露莎看了眼站在一旁的伊耶絲,頗有些警告的意味道:「雖然不知道小娜那個丫頭怎麼回事,居然違背大祭司的教育,看上了你,但是若讓我知道你敢對她做什麼壞事,即便大祭司攔我,我也會狠狠的教訓你。」

伊耶絲:「…」

這幾天的時間裡,嘴巴很多的法蓮娜早就忍不住將他們之間所發生的的事情給講了不止一遍,雖然對於法蓮娜僅僅因為握手而纏上伊耶絲的說法不太相信,但是她不願多說,艾露莎她們也沒有逼迫,難得見到法蓮娜能夠融入別的隊伍,雖然裡面有個男人,但是德洛麗思大祭司能夠放他進來,便說明伊耶絲還是值得信賴的,因此也就算了。

而且反正法蓮娜的身後有她們,若是冒險遇到意外那就算了,如果伊耶絲或者其他男性敢對法蓮娜不利,她們妥妥的帶著聖騎士團去追殺!讓他們知道欺負小娜的後果!哼! 愜意的生活如同流水一般,悄聲無息,在伊耶絲三人反應過來之時,便已逝去

光明之城的城東門口處,伊耶絲和十七分殿的眾人告別,德洛麗思沒有過來,不過意外的是教皇聖塔利亞卻是在場,他的出現當真驚倒一片人,由於他並沒有掩蓋蹤跡,路邊的騎士和百姓們彷彿看猴戲…不對,應該是為了一睹教皇而圍了上來!

那一個個激動的喲,有一些從未見過聖塔利亞的聖騎士甚至抽抽兩下,暈了過去。

伊耶絲能理解,真的,畢竟教皇!聖光神殿的精神領袖!光明之城的掌控者!無數信徒和契約者崇拜的對象!而此時居然如同路邊大爺一般出現!何其震驚!換做他路上偶遇也要激動,至少要個簽名!肯定很值錢!

人群越來越多,若不是聖塔利亞的氣場在這裡,伊耶絲估計他們會被周圍的人群給擠扁!

法蓮娜淚眼汪汪的看著十七分殿的一眾女孩,再次相別,她的心中更加不舍,「再見了,各位!以後有機會我會再次回來的。」

艾露莎作為大姐,上前一步道:「小娜,要是伊耶絲敢欺負你,告訴我們,到時候讓他知道欺負善良的聖騎士的下場」

欺負?我的天,伊耶絲覺得法蓮娜別來煩他就謝天謝地了…不過看在她們現在離別的份上,他也只能憋在心中。

聖塔利亞目光柔光的看著惜別的眾人,待他們交代完后,他才看著伊耶絲,緩緩道:「等你到雅嫻那裡后,記得幫我問聲好」

怎麼全都要我帶話,不過也不是什麼難事,伊耶絲點頭應是。

聖塔利亞:「對了,你要趕去自由聯邦,路途遙遠,而且這兩個中立國家的治安也不是很好,旁邊更有凱撒帝國比鄰,實在危險,從我這帶點防身的東西過去吧」

伊耶絲:「呃…什麼東西?」他很好奇,這個教皇會給他什麼,如果不是太過誇張的話,他還是願意接受的。

聖塔利亞手指朝一旁輕輕一點,一道漆黑的裂縫浮現,他伸手進去掏了兩下,手中多出一個光團。

「這個如何?一個半神魔獸的靈魂!已經沒有意識了,正好可以用來自爆!瞬間秒殺所有半神以下的生物!」

你是讓我自殺嗎?!!伊耶絲趕緊搖頭,「不用!太珍貴了!我不能要」

「哎!珍貴什麼!給你保命用的,怎麼都不嫌珍貴,這樣好了,這個確實威力太大,有些不太合適,我在想想,換個其他的」說完,聖塔利亞在掏了掏,「有了,這個肯定合適!」

說著他拿出一疊捲軸,「這次這個一定要收下!不然我不放心你出這麼遠門!」

「這…」看著態度堅決的聖塔利亞,伊耶絲只得接過,不過他心中愈發的疑惑他和老媽之間的關係了,不會是老情人吧…

不對!肯定不是,聖塔利亞可是已經活了很久的一個老頭了!怎麼看都不可能被那麼年輕美麗的老媽看上!

「卧槽!」伊耶絲看了看那疊捲軸,發出一聲震驚卧槽,引起了貝安娜的好奇,「教皇給你的什麼東西?」

伊耶絲難以置通道:「一堆的五階神術捲軸以及五個六階的,上面的神術也五花八門…」

「神吶!發了!」貝安娜捂嘴驚呼。

聖塔利亞笑道:「一點小東西,沒什麼大不了的,路上注意安全!不送!」

再怎麼不舍,該走的還是得走,一旦時間拖久了,只會增加傷感。

法蓮娜走出兩步用力揮手道:「等伊耶絲髮我報酬后!我會寄回來給你們的,到時候多置辦點衣服之類的物品」

十七分殿眾人點頭揮手!十分不舍!

車上,伊耶絲心底問道:「安琪拉,剛才那個半神的靈魂對你應該沒用吧?」他有些擔心,如果這能對安琪拉有一定幫助,他厚著臉皮也就要了,但是那個時候安琪拉一點反應也沒有,想想他也就算了。

不然的話,伊耶絲相信安琪拉即便不說話也會有所表示的。

「沒有什麼用」安琪拉淡淡的應了聲,便不再說話。

後排,法蓮娜還沉浸在離別的傷心之中,整個人有些悶悶不樂的靠在位子上。

伊耶絲通過後視鏡瞥了眼,道:「法蓮娜,你要是不願意離開,我現在把你送回去,反正也開出來沒多遠。」

法蓮娜「唰!」的一下俯身過來,喊道:「別想扔下我!」

伊耶絲無奈道:「真不知道你為什麼要認準我~」

「這是命運的選擇!」法蓮娜一本正經道。

「信你才有鬼了!」伊耶絲鄙視,通過這幾天的了解,他已經知道了。光明之城根本就沒有所謂的能夠看見命運的契約者!不過,按道理說,騎士是不可能撒謊的!那麼只有一個可能,法蓮娜所說的命運指的不是伊耶絲所認為的那種命運。

接下里的路程中,已經沒有其他人所認識的人了,因此若無意外,除了必要的休息以外,他們會一直的趕路下去,直到抵達老媽所在的位子。

異國他鄉,風景自有其獨特的美麗之處,氣勢磅礴奔騰不息的長河!夕陽西下,紅艷半邊天的傍晚!形態怪異,能力獨特的山間野獸!種種不同的景物,給予三人十足的震驚!

經過三天的跋涉!伊耶絲等人已經駛出神聖帝國的邊境!即將抵達中立帝國自然教派!此時他們駕車穿越在黎明荒野之上,這裡是神聖帝國和自然教派的交接之處,可謂是無法地帶,因此格外混亂,原本伊耶絲是準備繞道前行的,但是身上有了幾十個五階和五個六階捲軸,怎麼省力怎麼來!

這裡說是荒野,其實不然,各種魔獸野獸雖多,但是人煙足跡也是不少,主要是隨著各種罪犯不犯法子以及一些懷有其他目的人的踏足,使得這裡的野獸越來越少,除了幾個有著強大魔獸庇護的地盤以外,其餘的幾乎難以看見野獸或者魔獸。

貝安娜仔細的看了一遍地圖后,抬頭道:「前面便是黎明荒野中唯一的一座大型城市,無數不法分子的天堂——失樂園了!我們要進去嗎?」

伊耶絲沉思一會,道:「還是算了,那種地方過於危險,再加上你們兩個這麼漂亮,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指不定勾出五階甚至六階的契約者!還是穩妥點,直接從外面走吧。」

法蓮娜在一旁認真點頭:「那倒是,我確實很漂亮!」

伊耶絲、貝安娜:「…」

根據路線,唯一的一條大路是進入失樂園的,因此,伊耶絲需要駕車從其他小路穿過去,不過還好,失樂園並不是很大,繞過去花不了太多的時間! 荒野有一個特點,便是小路十分之多,特別是各種人為開拓踩踏出來的小道更是繁多,伊耶絲確定一個方向後,隨意的選擇了一條道路前行。

不愧是神力驅動的車,性能剛剛的,無論是如何崎嶇難行的道路,在它面前都是不問題。

經過幾天的趕路,後排的法蓮娜已經不復活力,一臉慘兮兮的攤在位置上。

而貝安娜更是難受,閉著眼睛仰著頭,想要睡覺卻又睡不著,特別是車體一抖一抖的,她好想吐…

這時候伊耶絲就得感謝前世在地球那幾天幾夜的火車之旅,那個不堪回首的經歷,使得他對坐車的適應能力增強了許多。

法蓮娜有氣無力道:「伊耶絲,要不我們下車自己趕路吧,我快不行了~」

伊耶絲道:「那可不行,走路的話時間上就來不及了,再忍忍吧,走出這片荒野,就有地方可以好好休息了。」

法蓮娜嘆氣:「真的不行嗎?唉,安娜你沒事吧?」

貝安娜疲憊的揮了揮手,「有點難受…不過還好」

伊耶絲後視鏡瞧了一眼,發現貝安娜的臉色頗為蒼白,整個人似乎也沒什麼精神,而且還捂著嘴巴,十分難受的樣子。

伊耶絲頓時心中不忍,一腳剎車!

「喂喂喂!幹什麼啊,伊耶絲!」法蓮娜怒道。

「咱們下車趕會路吧」伊耶絲道

法蓮娜瞥了眼身旁的貝安娜,低語道:「你這是偏心」

「你說什麼?」伊耶絲沒注意聽。

「沒什麼」法蓮娜有些不開森,不過算了,反正下車趕路也是她此刻迫切希望的!

身後,貝安娜看了眼伊耶絲,微微一笑,她的優勢一直存在。

沒了車的顛簸,三人一邊交談,一邊行走在荒野之上。

雖然荒野中的人跡不少,但是相對於整個浩大的荒野而言,伊耶絲三人還是沒有遇見任何人影,不過這樣也好,避免麻煩。

貝安娜呼吸著荒野獨有的草莽氣息,感嘆道:「這裡的環境還挺不錯,雖然沒有光明之城那裡安寧祥和,卻讓人更加的身心舒放」

伊耶絲點頭,「確實,如果喜歡自由的感覺,還是這裡更好,不過買東西什麼都就麻煩死了。」

法蓮娜:「這哪有我神殿那裡好,你們是住的時間太短,沒感受到其中蘊含的寧靜舒適!」

「得,光明之城最好,行了吧」

法蓮娜嘟囔道:「本來就是!」

三人談論著事情,漫步前進,如果不是時間有點緊,加上這裡太危險了,他還真不介意一路走下去。

「轟!」正當伊耶絲三人回到車中,準備再次趕路之時,不遠處,一陣巨大的轟鳴聲響起。

伊耶絲凝視遠方,「那是…」

貝安娜凝重道:「這附近並沒有什麼強大的魔獸,應該是有人在爭鬥,看其威力似乎是操縱者以上的層次,我們還是趕快走吧」

伊耶絲點頭,招呼兩人趕快坐穩后,一腳油門,疾馳而去!

「不好!」法蓮娜驚呼一聲,她一直趴在後車窗看著遠處的景象,「他們移動的方向好像是我們這裡!」

「速度好快!估計要不了多久就要趕上我們了!」

法蓮娜雖然平時不太靠譜,但是在戰鬥方面的判斷卻是很可靠!

「伊耶絲!再快點!」

「知道了!不用你催!」伊耶絲大聲回應道,腳下再次用力,整個車在崎嶇不平的荒野小路上簡直要起飛!

眼看後面追逐的人越來越近,法蓮娜抱怨道:「伊耶絲,快點吶!後面的人要趕上來了!」

伊耶絲:「我也想啊!但是現在這個路況最快速度就這樣了! 總裁毒愛:致命的淪陷 再快要起飛了!」

貝安娜道:「還是把車停下來吧!跑不掉了!後方被追的那個顯然認準了我們!」

「那個王八蛋!」伊耶絲狠狠的一拍方向盤,隨即一個漂亮的…大腳剎車,停止了前行。

「看看吧,到底是誰,非得拉上我們不可」伊耶絲手持數個五階捲軸,一臉鬱悶的看著後方。

非得轟死他們不可!

遠處,一個衣著襤褸的男子扛著一個少年飛快逃亡!雖然樣子很狼狽,但是他的嘴卻沒有停下來,「孫子們!不就欠了點錢!砸了點桌子,犯得著派三個操縱者來追殺我們嗎?!什麼時候,操縱者這麼爛大街了?」

背上,那個少年滿臉羞愧,對於被追殺前所發生的事情感到不堪回首。

帶他們跑近,眼尖的伊耶絲瞬間便認出來前方被追殺的兩人,頓時無語,這邋遢的樣子!不正是之前偶遇的約翰嗎?卧槽!真是有緣!

阿拉斯加看到嚴陣以待的三人,頓時揮手示意道:「嘿!前面的三位少俠!知道你們肯定不凡,出手幫助一把唄!」

阿拉斯加曾經作為一名傑出採花之人,不但手段高明,頭腦自然也是相當靈活!在遠處,他便注意到了伊耶絲他們那色彩鮮明的車,之前在客棧,他可是對法蓮娜和貝安娜兩人留心了的,更何況還有約翰這小子的特別反應,讓他更是注意了幾人。

後來,出門后,他也看到了三人那頗為不但的車,因此,剛剛一眼看到他便認準了跑過來!能買的起豪車的人,身上怎麼可能沒有一些保命手段!至少能夠牽制住一兩位操縱者吧?

伊耶絲若是知道,阿拉斯加居然將他當真救命稻草,非得一巴掌呼死他,若不是剛好聖塔利亞贈與了不少捲軸,他還真應付不下來!

不過,安娜可能有一些保命東西,他可不信她爺爺能夠這麼放心自家孫女遠行。

既然是認識的人,伊耶絲暫時算是放下了直接連著他們一起消滅的心思,畢竟約翰這傢伙雖然討厭,但是也是故人,而且也沒做什麼人神共憤的事情,沒必要消滅。

法蓮娜瞪著眼睛惡狠狠道:「伊耶絲!一個技能轟飛他們啊!最討厭這種拉著別人一起下水的人了!肯定不是什麼好人!」

在聖騎士法蓮娜的心中,她十分討厭那種拖人下水的!如果這兩人光明正大的呼救,即便對方有好幾個操縱者,只要有一絲把握,法蓮娜也會去搭救,但是像他們現在這般,一聲不吭,拖人下水,她只想狠狠的給他們來上一個聖光!

誰說聖騎士沒有脾氣的?! 雖然伊耶絲也想這麼按照法蓮娜說的那麼做,但是可惜…畢竟是風之都的人,出門在外能幫一把算一把,「算了,雖然我也很想那樣做,但是是熟人,還是稍稍搭救一把吧」

「熟人?」貝安娜和法蓮娜兩人都疑惑了。

伊耶絲點點頭,不疾不徐道:「嗯,法蓮娜你應該不認識,不過安娜,他卻是我們的老熟人了」

見伊耶絲這麼說,貝安娜心中很是疑惑,他兩到底是誰?

法蓮娜在一旁叫道:「是誰?是誰?」

「管你啥事,你又不認識!」伊耶絲無語。

法蓮娜:「待會不就認識了」

伊耶絲:「怎麼?像休特那種死纏人的傢伙你也要認識?」

法蓮娜:「呃…那還是算了,當我沒說過。」

聽到死纏爛打,貝安娜腦中突然浮現出一個人影:「難不成是…?」

伊耶絲點頭,「嗯啊,那個中年男子肩上扛著的應該便是約翰」

貝安娜:「…」

在他們了聊天這會,阿拉斯加已經跑近,還別說,這傢伙跑的那是飛快,連魔導車都甩不掉,想必一身實力頗為不俗。

如此一想,他後面的追兵實力可想而知了。

「真是晦氣」伊耶絲無奈感嘆。

阿拉斯加放下約翰,笑嘻嘻的看著三人道:「喲!三位小友,咱們又見面了」

貝安娜:「又?」她心中奇怪,什麼時候和這個邋遢大叔見過面。

伊耶絲為她解釋道:「之前在進入神聖帝國之前的那個小鎮里的客棧中,這個大叔和約翰也在,所以剛剛我才一眼認出來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