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蕭橫愣愣的看著眼前的傳令兵,道。

「是的大人!要塞遭到攻擊,戰皇大人正在與敵人交戰,不過敵人也有一名戰姬正在負責進攻!敵人全部都是是噬瞳者,以要塞的兵力可能守不住倉庫的輜重!」

滿頭大汗的傳令兵點了點頭對艾蕭橫說道。

「該死!」

艾蕭橫咬了咬牙,怒道。

原來是這樣。

原來是這樣!!!

薩莎莉一直按兵不動,就是看著他艾蕭橫要怎麼辦嗎?

前有敵人,後方要塞遭到偷襲,薩莎莉還真的是給艾蕭橫出了一個難題!

至於薩娜莉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後方的要塞,艾蕭橫心中已經有了一個答案。

小道。

是小道。

之前薩莎莉率領著部隊神不知鬼不覺就出現在了艾菲利斯公國的腹地之中,但是在這之前可是建立了許多的防線,那麼便只有一個解釋了,那便是艾菲利斯公國境內的各種小道。

一定有人出賣了艾菲利斯公國的情報,否則這些隱蔽到死甚至連艾蕭橫都不會注意的小路諾瑪斯公國是怎麼知道的?

而現在要塞遭到攻擊,如果放任不管的話輜重將會損失慘重。

但是回援?怎麼回援?現在雙方的人數都有五千餘人,回援沒有幾百人是壓根不會有效果的!但如果不回援的話那麼要塞內的輜重那麼艾蕭橫就不用想要了,而一旦放棄了這些輜重的話艾菲利斯公國的部隊將會陷入被動之中,只能守在城內防守了,因為在也沒有多餘的食量和裝備攻擊部隊進行野戰!

但是一旦撤退,那麼薩莎莉絕對會發起進攻!

「該死……傳我的命令下去,先派遣一百人返回要塞,五分鐘後繼續!二十五分鐘之後全軍準備撤退!」

艾蕭橫咬牙切齒的說道。

現在也只能這樣了,現在的艾蕭橫只能期待薩莎莉沒發現艾菲利斯公國這邊的動靜了。 013-09-14

而正處在諾瑪斯公國大陣之中的薩莎莉看著艾菲利斯公國的戰陣,不禁露出了微笑。

現在,妹妹他們一定很順利?

薩莎莉就這麼想著的時候,看向了站在她旁邊的綺音。

「敵人開始撤退了。」

忽然之間,綺音想是發現什麼似得,緩緩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散發出了一股微弱瞳氣力量之後,才張開了自己的雙眼,看著薩莎莉說道。

「確認?」

薩莎莉看著綺音,問道。

「相信我,目前已經有一百人離開了戰陣朝著要塞的方向趕去,不過要是回援的話只有一百人估計是不夠的……唔,還有一百人也開始準備離開戰陣了,看來薩娜莉那邊進展順利,艾蕭橫已經打算回援了。」

綺音點了點頭后,十分肯定的說道。

「很好,辛苦你了。」

薩莎莉點了點頭,道。

對於綺音的話,薩莎莉沒有任何的理由不去相信,雖然說她也是一名戰姬,可畢竟是在擁有用瞳石製成的兵器輔助之下才是一名戰姬,一名噬瞳者所能擁有的能力薩莎莉都沒有,而綺音卻是貨真價實的戰姬,感知敵人的存在這種事情簡直就是家常便飯,所以這也是薩莎莉能否得知艾菲利斯公國動作的重要幫手,否則這作戰計劃還真沒法執行。

「全軍!準備進攻!!!噬瞳者部隊與我先行進攻!」

在於綺音確認了情報之後,薩莎莉猛然的拔出了自己的佩劍,對全軍下達了命令。

雖然不是噬瞳者,但此時薩莎莉所散發出的氣場以及力量卻是貨真價實戰姬級別的實力,緊握在手上的那柄劍身為赤紅色的長劍與她十分的相襯,而且在無言之中散發著一種難以說明的力量,讓人感覺彷彿指揮這支部隊的不是薩莎莉,而是這柄長劍。

「夥伴,請帶給我力量!」

就在將自己的命令傳達下去之後,薩莎莉將那柄赤紅色的長劍放到了自己的額頭面前,並且輕輕的低下了額頭,對這柄長劍低語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這柄劍居然發出了一陣微弱的紅光,並且劍身上開始出現一股熱量,但這股熱量並不是想要灼傷薩莎莉,更像是想在這寒冷的冬天之中溫暖薩莎莉,並且鼓勵她。

當這柄赤紅色的長劍出現反應之後,薩莎莉便笑了一下,接著道:「謝謝,我會加油的…..所以把你的力量,都交給我。」

「加油,我會在這裡為你們增幅的。」

綺音微微笑了一下,道。

看到薩莎莉與她的長劍進行著交流的綺音並沒有覺得什麼好奇怪的,因為就算是武器,這也是一柄由瞳石造成的武器,不是這些武器所認可的人是絕對不能發揮出它們的力量的,就像是有生命一般,這一點讓人覺得十分的奇妙。

所以,人們也將這些由瞳石造成的武器,稱作瞳具。

「謝謝。」

薩莎莉點了點頭,對綺音說道,而緊接著她便將自己有點低下的頭顱抬了起來,並且將手上的長劍指向高空,怒吼道:「進攻!!!!!!」

「進攻!!!」

話落,上百名噬瞳者便猛然回應了薩莎莉,緊接著由薩莎莉帶領著接近三百噬瞳者猛然衝出了諾瑪斯的戰陣,徑直朝艾菲利斯公國的戰陣撲去,而當這些噬瞳者離開之後,其餘的諾瑪斯士兵也快速的朝艾菲利斯公國的戰陣走去,而綺音則是待在了原地,用著她的瞳器彈奏著曲子來增幅著諾瑪斯的士兵進行作戰。

「迎敵!!!迎敵!!!!!!」

見勢的艾菲利斯公國的基層指揮官們立刻大喊道,瞬間艾菲利斯公國的戰陣之中射出無數的弓箭朝薩莎莉以及她所帶領的噬瞳者襲去,緊隨箭雨的便是艾菲利斯公國的噬瞳者,他們也離開了戰陣朝薩莎莉撲去。

而箭雨並沒有給薩莎莉等人造成太大的麻煩,在瞳具的幫助之下薩莎莉十分輕鬆的便觀察出了弓箭的走向,輕輕揮舞了下手中的瞳具便斬斷了朝自己飛來的弓箭。

「戈多芬多!!!借我力量!!!」

薩莎莉大喊著自己瞳具的名字,繼續帶領著諾瑪斯公國的噬瞳者猛衝,而隨著薩莎莉的呼喚那柄長劍居然散發出了強烈的瞳氣力量,而這些力量則是增幅到了薩莎莉的身上,使她擁有了堪比戰姬的戰鬥力!

面對猛然朝自己衝來的薩莎莉,艾菲利斯公國的士兵們不禁覺得一陣恐慌,面對薩莎莉他們感覺現在的自己就宛如在面對騎兵的衝擊一般,心裡無比的害怕。

這便是戰爭騎姬薩莎莉!

就算是步兵,在她的帶領之下衝鋒,無論是誰都會感覺到有一大群的騎兵正在朝自己衝來!

這就是她的實力,也可以說是名為戈多芬多這柄長劍瞳具的威力!

此刻的薩莎莉宛如化身成為了戰姬以及騎兵一般,帶領著諾瑪斯公國的噬瞳者猛然與艾菲利斯公國的噬瞳者撞在了一起,進行著拼殺!

而無心交戰的艾菲利斯公國在交戰之後沒有多久便崩潰了,紛紛潰散著朝要塞方向進行著撤退,見如此機會的薩莎莉繼續帶領著部隊進行追擊,雖然艾菲利斯公國方面由娜娜莉思率領了一部分的噬瞳者抵擋薩莎莉的前進,但一日下來艾菲利斯公國也還是損兵折將,損失了多數輜重不說,陣亡受傷的士兵逼近一千!而諾瑪斯方面死傷人數不過數百人而已!

這一日,諾瑪斯公國與艾菲利斯公國的交戰,以諾瑪斯公國的勝利告終。

艾蕭武陣亡,正面交戰失利,輜重損失慘重,此時的艾菲利斯公國無力與諾瑪斯公國進行野戰,被迫全軍撤退首都華爾利以及四周的要塞城鎮之中。

損兵折將的艾菲利斯公國士兵此時士氣極為低下,而諾瑪斯方面士氣高昂,就算戰姬薩娜莉再次負傷也不會影響到他們的士氣,在整頓一日之後,諾瑪斯公國遠征軍繼續進行了他們的進軍,進軍目的地直逼艾菲利斯公國的首都——華爾利!

最終的戰鬥,即將到來! 013-09-14

(抱歉,這章本來應該是下午更新的,結果電腦屏幕壞了……晚上也要上課…只好等到上完課回來在更新了…….)

二十五號,夜晚。

「…….」

輕輕將被子給有香蓋上之後,冰源不禁嘆了一口氣。

此時的冰源與有香正處在一頂帳篷內休息,而在有香旁邊的便是同樣處於昏睡之中的薩娜莉。

兩人都沒有什麼大礙,薩娜莉由於受到的衝擊太強以及瞳氣耗盡而昏迷了過去,而有香則是單純的將瞳氣耗盡而失去了力量,現在的她正在睡眠當中恢復著自己的力量。

說實話,現在冰源的身體狀況其實也不怎麼好,畢竟最後朝艾蕭武砍去的那一下用了冰源當時絕大部分的瞳氣,可就是這麼一擊居然是被艾蕭武用手死死的抓住了,回想起來冰源都覺得后怕,可是稍微想一想,當時的艾蕭武怎麼會七竅流血並且倒在了地上?雖然說他在遭受過薩娜莉的攻擊之後又硬生生的挨了冰源和有香的攻擊,可也不至於這樣?

不過,這些事情冰源都覺得無所謂了,能夠平安歸來就是一件好事。

此次隨著薩娜莉出發去攻打要塞的隊伍之中,有接近二十人陣亡,十多人負傷,其中負傷的大多數是諾瑪斯第三大隊內的隊員,第三大隊內並沒有出現死亡,但是卻有八人負傷,其中六人還為重傷。

看來,諾瑪斯第三大隊要好好休息一會兒了。

而且,這支隊伍的指揮官薩娜莉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醒來。

當時,當艾蕭武倒地之後冰源便立刻與羅西娜一同接替了薩娜莉的位置,開始指揮起全部部隊撤退,回到軍營之後得知薩莎莉在正面戰場上取得勝利之後,冰源不禁鬆了口氣。

今天的損失,真的是大有所值。

但是就算目前諾瑪斯方面佔據優勢,可是還有一些問題需要處理——屍體的掩埋,傷員的處理等等,所以薩莎莉剛才找過冰源等人開會,決定原地休整一天,後天繼續進軍。

也多虧了薩莎莉的決定,冰源才能好好的來照顧有香和薩娜莉。

雖然說一個男人來照顧兩名昏迷的女性不禁讓別人有點想入非非,但是身為副官的冰源也沒有別的辦法,羅西娜是不可能來照顧薩娜莉的了,平常這個傢伙在一些方面上還要靠羅弗特要照顧呢,況且今日兩人再次使用了融合瞳技,對這左手帶有殘疾的羅西娜而言壓力是很大的,她同樣也需要休息。

不過…..話說回來,這兩個傢伙……睡相還真的一塌糊塗啊。

看著薩娜莉和有香的冰源,臉上不禁冒出了黑線,暗暗想到。

薩娜莉不斷的踢被子這一毛病首先就讓冰源感覺到頭疼,轉身三四分鐘之後再看過來,原本蓋在薩娜莉身上的杯子早就被踢到了一旁去,要知道現在的薩娜莉可是出於耗盡瞳氣正在恢復的狀態之中,能用來保持體內的空餘瞳氣可不多,這樣下去的話會生病的。

但是這也體現出了薩娜莉可愛的一面,雖然睡姿有點糟糕,但是睡相還是令冰源覺得蠻可愛的。

其次是有香。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有的時候冰源靠近有香太近的時候,正處在昏睡之中的有香居然忽然起身抱住了冰源,但是冰源能夠感覺到其實有香還是處在昏迷的狀態之中的,費了好大勁才將她放回被窩之中,而如果有香沒有起來抱住冰源的話,那麼她便會隔一段時間翻滾一下,然後讓自己變得異常的凌亂,這下冰源終於是知道為什麼每一次有香起床之後都是一副凌亂的樣子了。

不過,看著這兩人的動作,忙著照顧她們的冰源覺露出了微笑。

「真是……跟沒長大的小孩一樣啊。」

看著兩人的冰源笑了笑,但又感覺有點頭疼的冰源暗暗的想到。

「喲呵打擾咯?」

「妹妹還在睡?」

但緊接著,帳篷的入口處便傳來了兩聲令冰源感覺到熟悉的聲音。

轉過頭一看,悍然便是綺音和薩莎莉。

「兩位大人。」

這時蹲在地上的冰源立刻起身,恭敬的看著兩人輕聲道。

「不用這麼恭敬啦,妹妹和有香中尉的情況怎麼樣?」

薩莎莉搖了搖手后說道,看來薩莎莉來的目的就是想要看看自己的妹妹以及與自己的妹妹共同相伴冰源的有香,看她們情況如何,而綺音的目的似乎也一樣。

早在上次與薩娜莉和有香在帳篷內按摩的時候,薩娜莉估計早將有香與冰源的情況告訴了自己的姐姐薩莎莉聽,而似乎薩莎莉的態度十分的隨意,看起來並沒有注重這三人的三角關係一般,看來是認可了。

「兩人的情況都算穩定,沒有什麼大礙,就是都將瞳氣耗完了,需要一段時間的睡眠而已。」

冰源點了點頭之後,回答道。

「……唔,瞳氣消耗完畢的話,對噬瞳者的影響會這麼嚴重?」

不是噬瞳者的薩莎莉不禁皺了皺眉頭,道。

「不不,實力越強,瞳氣消耗完的後果越糟糕而已。」

而這個時候同樣身為戰姬的綺音則是對著薩莎莉解釋道。

「因為瞳氣越多,對身體的增幅也就越大,但如同一旦瞳氣耗盡,對身體長時間的增幅消失的話,身體難免會陷入虛弱的狀態之中,增幅越強則虛弱的越厲害,這也就是沒有什麼噬瞳者敢隨便使用武裝的原因,瞳氣消耗太快了,不過這一次你們居然這麼多人拚命使用了武裝,真的是嚇了我一跳。」

在後來得知發生了一切事情的綺音緩緩的說道。

「不,是艾蕭武先進行的武裝,薩娜莉中校是在無奈之下被迫與他定勝負的。」

冰源搖了搖頭之後,道。

「……對了,你說艾蕭武七竅流血倒地,詳細情況跟我們說明一下?」

忽然之間,綺音想到了什麼一般,看著冰源問道。

「沒有問題。」

緊接著,冰源便將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複述了一邊,從兩人紛紛進入武裝,到一招定勝負,再到艾蕭武死死藉助冰源的大刀的時候被有香射了一箭,最後七竅流血倒地。

「…….事情就是這樣,不知兩位大人有什麼見解嗎?」

冰源側著身看著兩人回答道,因為現在的他正在幫薩娜莉蓋被子,就在冰源說話的時候薩娜莉又把被子踢掉了。

「……可能是共鳴。」

聽完冰源的複述之後,低著頭思考著的綺音將頭抬了起來,道。

「共鳴?」

冰源和薩莎莉愣道。

「沒錯……而且我估計現在的艾蕭武已經死了。」

綺音確認著點了點頭,道。

「冰源你曾經說過,你曾經用瞳氣為薩娜莉療過傷,所以我想你身體內的瞳氣應該已經被薩娜莉的瞳氣所接受了,而有香……唔,你們之間那個那個的事情……也導致你們兩人的瞳氣互相接納了對方。」

綺音繼續講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而說到冰源和有香的時候,綺音居然臉紅了一下,才緩緩的說道,看來.經過薩娜莉的嘴巴之後薩莎莉也將冰源也有香的事情告訴給了綺音聽。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