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娘此時吃驚得看著頭頂,說道:「風少,我們被包圍了!你說這是暗靈冥蛇!是什麼東西?」

她看向萬豪和萬青,兩人彼此靠著在睡覺,萬豪的頭枕在萬青的肚子上,艷娘道:「兩位萬大哥竟都睡著了?」

她喊了兩聲:「萬大哥!萬大哥!」可是卻怎麼樣都喊不醒,風嫣兒看著地上的兩人,嘴角似乎在冒著冷笑。

風一鶴正好看到了,說道:「不用管他們,他們可能中了魂情引,應付眼前的危險要緊!」

艷娘抱住身子,說道:「為什麼好冷!」

風一鶴道:「這些是暗靈冥蛇,神雷之體跟那邪惡之君戰鬥后留下的,這大多是那邪惡之君身上殘留下的靈力所形成的!」

艷娘道:「身上殘留的靈力都能形成生物,這怎麼可能!」

風一鶴道:「沒錯,它們不僅邪惡而且危險!專門吞噬人的靈力,你要小心……」

他話為說完,便看到一條盤旋在石頭上的暗靈冥蛇已經把它的舌頭懸在了萬豪的頭頂,只離他的額頭不到一寸遠的距離。

就在這時風一鶴的手臂忽地伸長,也似變得虛無,華為虛影的手捏在了那暗靈冥蛇的脖子處,靈力爆發,那暗靈冥蛇便發出一陣噼噼啪啪的爆裂聲,黑色的氣流在周圍一陣激蕩,暗靈冥蛇便已消失不見。

風一鶴也已縮回手臂。

艷娘道:「風少,你的虛絲影魔手又進步了!」

卻見風一鶴並不答話,而是眉毛緊皺,盯著手掌。她朝手掌看去,才看到風一鶴的那手掌上到現在還繚繞著黑煙,而那黑煙正在腐蝕著風一鶴的手掌,風一鶴手掌的皮膚已經起了細微的變化,若不是有靈力保護的話,可能皮膚便會皸裂。

艷娘急道:「風少你……」

風一鶴道:「沒事!」

他將更多的靈力運轉到手上,那黑煙便慢慢的被逼走。

風一鶴道:「要是有虛絲影鞭在手就好了,就不用懼怕這些暗靈了!」

就在這時,空氣中又是一激蕩,黑色的暗靈從四面八方重新聚集在萬豪頭頂的上空,那被捏爆的暗靈冥蛇竟又重新出現,它盤旋在岩石上,朝空中吐著暗紅色的信子,血紅的眼睛裡面吐露著怒火。它一仰頭,一口向萬青咬了下去。

這時遲那時快,艷娘輕斥一聲,身上粉紅色的光芒爆射而出,紅色的絲綢帶著點點像星光一樣的粉紅色光芒,再次向那暗靈冥蛇捲去,將暗靈冥蛇捲住,接著又是輕斥一聲,星落凡塵武技下,那暗靈冥蛇又一次的粉碎在空中,暗黑色的靈力四濺在周圍的空中。

這次,它並沒有重新凝聚,那些黑色的暗靈,被空中的或者冥蛇追逐著,並且有的已經被吞噬掉。

風一鶴和艷娘兩人彼此對視,都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震驚的神色。風一鶴道「他們竟吞噬同類!」。

而薩若更加的吃驚,因為他發現風一鶴竟已是玄武七重的修為,那艷娘也不弱,是玄武六重的修為,看來如果不靠這些冥蛇的話,他是不能夠救出風嫣兒的,現在他在考慮是趁這個機會救出風嫣兒,還是繼續等待。

他看向了風嫣兒,卻見風嫣兒正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盯著那些暗靈冥蛇,那目光中似滿是貪婪。

薩若又疑惑了,他暗想道:「這薩芳妹妹怎麼了?」

就在這時,空中的暗靈冥蛇全都沸騰了起來,它們因為爭搶那些四散的暗靈而彼此鬥爭了起來,它們彼此纏繞,有一條暗靈冥蛇咬住了另一條的尾巴,而它的脖子卻被另一隻咬到,有一條扭麻花似的跟另一條的扭在一起,有兩條在空中竄上躥下追逐一團不穩定的暗靈。

岩石上的幾條也都紛紛的加入了空中的隊伍。

無數的暗靈冥蛇在空中似是一團團涌動的烏雲。

薩若只感到一股股的冷風吹向他。

風一鶴暗暗的鬆了口氣,說道:「還好他們自己打起來了,我們快去叫醒萬青萬豪趕快離開這裡!」

薩若暗暗後悔剛剛沒有動手。

而忽然間空中一條比其他所有的都大的暗靈冥蛇飛到上空嘶鳴一聲,冥蛇之間的相互爭鬥竟全都停止了,幾百個蛇頭一起看向那隻冥蛇。

接著,又是一聲嘶鳴,接著群蛇一起嘶鳴,幾百隻暗靈冥蛇竟在空中分作幾隊,有一隊飛向了萬青萬豪,有一隊飛向風嫣兒,有些則飛向艷娘和風一鶴。

風一鶴大叫一聲:「不好!」

他帶著艷娘奔向了囚車邊上,他的兩隻手臂在空中揮舞,一瞬間空氣中都是他手掌的影子,絕對看不出哪只是真的手掌,哪只是假的手掌,可是似乎每隻手掌都是真的,讓人看的眼花繚亂,這正是他的拿手武技虛絲影魔手。

這些手掌每抓到一直冥蛇,那冥蛇便會爆炸,可不一會兒爆炸的冥蛇便又重聚,風一鶴只能苦苦支撐,靠著無數的手掌將那些冥蛇阻擋在外。


艷娘也加入了戰鬥,她身上也不知道哪裡來的那麼多絲綢,數十條粉紅色的絲綢飛上天空,跟那些冥蛇纏鬥在一起。

薩若暗想,這是正是一個好機會,他慢慢的走向囚車,慢慢的靠近那些冥蛇覆蓋的區域,他心情激動。

而就在這時,風一鶴在百忙之中看到了他,大聲喊道:「小兄弟別過來,我們不用你管,你快帶著你的朋友離開,這些暗靈冥蛇只能在這些岩石的區域活動!」

薩若一下停住腳步,暗道慚愧,風一鶴竟會這樣認為,竟不願他冒險去救他,薩若心裡忽然有某處被觸動了,他叫道:「不行,我得先去救他們!」

接著,他便化為一道殘影消失在原地。

!! 與此同時,徐州城“寒園”大宅內。

李長風已喚來手下四位徐州籍的赤龍衛,於“賞花堂”內正被歐陽世傑與汝陽公主倆人,仔細垂詢。

依歐陽世傑提出的要求,四位徐州籍的赤龍衛,皆是向其推薦了一個共同的地方,做爲此次的釣敵之甕。

此地乃徐州城西的一處破落大宅,大宅與它的原主人,也曾風雲一時。

但,人一得志,則生嬌橫。小人諂媚,更添狂妄。終於在七年前捲入了一場,不載於史的朝堂儲君之爭中。

七年前的那一夜,一羣來自金陵的黑衣人,帶走了大宅的主人及一家老小。隨後一把火,將這金碧輝煌的大宅,付之一炬。

熊熊大火,幾乎照亮了整個徐州城。而那一夜,徐州的所有官衙,駐守城防內外的軍隊。無論百姓如何告急,盡皆閉門不應,充耳不聞。

等到相鄰的百姓衆人,撲滅這場可能危及四鄰的大火時,已是翌日報曉時分。

昔日金碧輝煌,賓客如雲的豪宅。此刻已然變成了歪樑折柱,牆破房塌的慘樣。好奇的百姓這才發現,其間並無一俱屍骸。

這一詭異的現象,再加上昨夜徐州城所有官衙、駐防軍隊,那置若罔聞的態度。百姓們似乎才醒悟過來,這樣的事最好還是避之大吉爲妙。

從此過後這座破落不堪的大宅,就此孤寂地長眠于徐州城西,而再也無人敢於問津。

春去秋來,一歲一枯榮。大宅內已是雜草叢生,鉛華洗盡,樓臺封塵。

彈指之間,七年已過。其間也只有外來的落魄之人,與些本地的乞丐。纔敢偶爾在這鬼氣森森的破落大宅內,留宿過夜。

而徐州本地的百姓,對此卻是諱莫如深。哪怕是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之下,也不願踏足此地一步。

歐陽世傑最終敲定,將此處設爲徐州一局的釣敵之甕。遂汝陽公主楊婉兒,又咐人取來徐州城的城內地形圖,供歐陽世傑及衆人蔘考。

堂內衆人,相互交流着自己的看法。歐陽世傑卻皺眉思索道:“現在距丐幫大會,只剩三日之期。而對方極有可能在此之前,就先派出探子,進徐州城內打探風聲,以確保安全。而咱們此行圍捕來敵的人數,已近八十人衆。如何才能悄無聲息地潛入此地埋伏,其間還得做到讓徐州城內百姓,無一人察覺?”

衆人聞言,皆是沉默不語。須知七十二位朝庭高手,人人皆是兵器齊備,攜帶強弓。只能選擇於夜間,進行潛入埋伏任務。

若分散行事,目標雖然小了,但卻不利於指揮。且絕大多數人,對徐州城內地形不熟。若一起行動,此行目標又過大。又怎能悄無聲息地避開,一隊隊於夜間,在城內的巡邏守軍?

且夜深人靜之時,白天的繁華喧囂不再。幾十萬百姓之家,哪怕有一丁點兒的異常響動,就極有可能驚動到,早已習慣太平盛世的老百姓。而這一點,也令堂中衆人大感頭痛。

衆人良久無聲,狼牙見狀不由好奇問道:“你們…在想…什麼?”

歐陽世傑正在思索,聞言朝狼牙笑道:“咱們…人很多…想去…一個地方,又不想…讓別人…發現,這個…非常難!”

狼牙聞言,卻朝歐陽世傑冷冷而道:“地方在…哪兒?狼牙…來領路,以他們的…武功,做到…這一點…不難!”

“……”

歐陽世傑聞言一愣,望着狼牙篤定的目光,立馬就反應了過來。遂一拍手,朝楊婉兒哈哈道:“咱們在這兒千思百慮,沒想到也犯了燈下黑的毛病。殿下可以招集人手與堂外聽令了,我再給狼牙兄弟,講一下地方即可。”

汝陽公主楊婉兒聞言,一臉不解地點了點頭,遂款款邁步於窗前拔動紅繩。

遠外的鈴鐺聲又再響起,身形破空之聲,隨風而至……

“傳本宮旨意,此行所有的赤龍衛及大內待衛,全數於賞花堂外集結聽令!”楊婉兒立身賞花堂中,朝門外淡淡的地說道。

“諾!”

令出聲應,人去無痕,滿園的菊花迎風點頭……

堂內,歐陽世傑將那城內的地形圖,取至狼牙面前。只見二人用那結結巴巴的對話,交流了幾乎一柱香的時間。

最後狼牙終於點了點頭,朝衆人冷冷道:“明白了…朋友們…放心,狼牙…決對…能行!”

衆人聞言,心中皆是一震。

狼牙的話雖不長,卻自信滿滿,口吻狂傲。而衆人卻都不覺得狼牙狂妄,反而堅信狼牙既然這樣說了,那就表示他一定能做得到!

有些人,相識一生卻不能交心;而有的人,相逢一日,可託生死!

若真要問是什麼原因,可能衆人都說不出個子午寅卯來。

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有時真的很微妙。在沒有了身份地位,貧富榮辱的世俗條件約束下,所交的朋友。似乎都比繁華似錦、觥幬交錯時交的朋友,更值得信任。

“賞花堂”大門已開,秋風攜着花香入堂而來。

花香淡淡,卻不怡人;滿園秋色,盡帶肅殺!七十二名黑衣人,單膝跪地,垂首靜寂無聲。

“賞花堂”內,汝陽公主楊婉兒,朝歐陽世傑點頭示意。後者則是微微一笑,起身朝衆人揮袖抱拳執禮後。拉着狼牙的手,聯袂出堂而去。

倆人立身堂前臺階之上,歐陽世傑取出懷中的五爪玉龍令牌,向前一展。沉聲道:“衆人擡首聽旨!今夜子正,潛伏於目標地點,城西一破落荒廢的大宅,埋伏待敵入甕。此次行動,必須做到不驚動徐州城內,官民百姓一人。”

說完,歐陽世傑將那五爪玉龍令牌,收入懷中。再朝七十二位黑衣人淡淡道:“爾等可聽好了,我身邊的這位朋友,名叫狼牙。此次行動,由他一人指揮。狼牙雖爲布衣,而我現在所言卻等同聖諭!若有抗旨不遵者,殺無赦!”

“諾!”


堂外的七十二名黑衣人,聞令應聲。

狼牙見狀,朝歐陽世傑微微點頭道:“他們…很齊心,這點…非常好。”

說完狼牙邁步下臺階,走進堂外單膝跪地,那七十二名黑衣人之中。來回邁步,用一雙冰冷的目光,仔細觀察打量着一衆黑衣人。

而堂內的衆人見此情景,盡是出得堂來,立身於堂外臺階之上。個個一臉好奇之色,不明就理。

只見狼牙指着一黑衣人,冷冷說道:“你的…鞋底…磨損…偏薄一分,夜行…房瓦…容易…出聲,換了!”

而被狼牙所指的黑衣人,聞言心中不由一震。立即垂首應聲道:“遵命!赤龍二十三號受教了。”

狼牙點了點頭,繼續邁步觀察。只見他於一揹負長劍的黑衣人面前,停下了腳步。對其冷冷說道:“縛劍於背…鬆了半分,劍柄出肩…又短了…二分,這樣…遇敵…撥劍時…就慢…一瞬!”

半跪於地,那揹負長劍的黑衣人聞言,擡頭一臉驚駭地望着狼牙。立馬朝其抱拳執禮道:“永壽殿侍衛李誠,受教了!”

狼牙對此,也不過是輕輕地點了點頭,邁步繼續觀察。而此刻寒園之內的所有人,對其皆是心生敬意。

“嗯,脖子上…是什麼…亮晃晃的?”狼牙問道。

一黑衣人抱挙執禮道:“這是在下的長命鎖,打小父母就送在下保平安的。”

狼牙眉頭一皺,冷冷道:“今晚…不能戴,月夜下…會反光,百米之外…誰都能…看見。”

黑衣人聞言,頓時頭冒虛汗。忙抱拳執禮道:“遵命!泰和殿侍衛齊雲受教了。”

朋友們,若覺歐陽拙作尚入法眼。請收藏支持一下,同時可以來我評論區作客。您們的支持也是我堅持的動力,而這並不費一分錢^_^。推薦一朋友的新書《霸天斬龍訣》,有興趣的朋友可去一閱,書的質量上好,最重要的一點:作者勤奮,碼字不息,更文不斷。^_^ 薩若本想乘機去救風嫣兒的,可風一鶴最後的叫聲讓他改變了主意,只見他鳳飛天身法展開,一道殘影從離風一鶴和風嫣兒一百步的距離處一瞬間便到了冥蛇的覆蓋區域。

只是他低估了冥蛇的厲害,在到達那些冥蛇的下方的時候,他感到他的靈力運行受阻,速度陡然一下慢了下來,原本看不清楚的身影卻已顯現了出來,速度一下子變得像步行一樣緩慢。

薩若心中暗暗驚慌,不過當他加大靈力的時候,速度又一下子提升了很多,這又讓他感到安慰。

這時空中那最大的一條冥蛇已發現了他,它又是朝天一聲嘶鳴,守候在半空的還有十幾條冥蛇,這些冥蛇全都扭動著身子沖向了薩若。

薩若只感到一陣腥臭、邪惡的氣息撲面而來,速度又被衝擊慢了,同時他感到了那些冥蛇的威脅,他體內的靈力似是不受控制似的要往外面噴出,他這才知道了風一鶴他們的處境,也感受到了風一鶴的壓力,而風一鶴在那種處境下竟還勸他別去救他們,這讓他心中升起了一股敬佩之情。

就這這靈力往外涌的勢頭,他立即使出了八極崩拳法,同時在拳影中又夾雜著一些紫色的星芒。

碧綠的拳影和紫色的星芒讓空中多了同時兩種色彩。

那些拳影和星芒碰到迎面而來的十幾條暗靈冥蛇后,它們立即轟然碎裂,暗靈四濺,不過這些暗靈在空中又迅速重組,十幾條暗靈冥蛇重又出現。

只是有了這片刻的耽誤,薩若已來到了風一鶴他們身邊,跟他們並肩戰鬥。

風一鶴道:「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你看看,現在連累你了吧!」

薩若道:「風大哥,我叫薩若,沒事,我豈能見你們處於危難中而不顧,若是你也不會這樣吧!」


風一鶴道:「薩若兄弟,你怎知道我的名字!」

薩若一八重合一的拳影從體內迸射而出,正中一條差點竄入風一鶴靈力範圍內的冥蛇,那條冥蛇身上的暗靈像是幾團黑色的棉花一樣分散開來,有一團被他身旁的一條偷偷吃掉,它吃掉后還往身旁看了看有沒有被其他的冥蛇發現,其餘的暗靈則重又組合,只是組合起來的冥蛇比以前的小了許多。

薩若道:「風大哥,你們在星落凡塵的時候,你們的對話都被我聽到了,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趕緊想辦法出去吧!」

艷娘道:「薩若說得沒錯!」


此時他們已被完全包裹在裡面,月色全被擋在了外面,若不是他們靈力的光芒此時他們周圍就是一團漆黑。

他們三人變幻隊形,每人據守一方,圍在囚車周圍,風一鶴趁亂將萬豪跟萬青移到了囚車邊,讓他們靠著囚車。

空中滿是風一鶴虛幻的手爪,薩若的八極崩拳影和星芒武技,以及艷娘那粉紅色的絲綢。艷娘那絲綢似乎有了生命,它們也像是蛇一樣,不過更多的時它們的末端像是粉紅色的雲朵,那雲朵每次掩蓋一條冥蛇的時候,冥蛇便會被粉碎掉。

薩若想起在星落凡塵被他粉碎的那些人,不由得看向了艷娘。

正在這時,艷娘也看向了她,艷娘微笑示意,薩若覺得那笑容的美如夏日一般,艷娘道:「薩若,你這麼點年紀修為竟有這般高,真是讓人敬佩!」

薩若沒有說話,因為他發現艷娘的臉上滿是汗水,並且嘴唇有些發白,一條冥蛇透過她的絲綢差點咬到她,不過立即被另一條絲綢纏住崩碎。

艷娘道:「風少,你剛剛說它們只能在這些岩石的區域活動!」

風一鶴現在的虛絲影魔手的手的數量似乎有些減少,冥蛇在他們周身壓縮的越來越近,他道:「沒錯,這些暗靈正是殘留在了這些岩石內,當初似乎那邪惡之君就是在這裡隕落的!」

艷娘道:「也就是說我們只要脫離這片區域就沒事了?」

風一鶴道:「沒錯!」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