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前面5關相比,從第6關開始,怪物的跨度實在是太大了,讓他有些摸不清這個副本的風格。

之前明明都是走幼稚可愛風的水果人,可6~9關的怪物,就變成了巨魔類。

一種鼻子大大的怪物,長得丑卻攻擊力很強,善用各種形狀的木棒。

而且個別幾關的怪物數量非常之多,源源不斷的出來,特別耗時間。

當然,如果單純只是這樣的話,他還能夠應付。

可在第7關被迫挑選的一個DEBUFF,令他有點狼狽。

【運動細胞為0】:你的所有動作,強制性同手同腳

這個DEBUFF很陰間,但是相比另外兩個可選項,已經是程度最輕的了。

【鬥雞之王】:你的關節被卡死,右膝蓋無法低於胯部

【深愛這片土地】:每隔1分鐘,你會自動進行10個俯卧撐

最不影響戰鬥的,就是【運動細胞為0】。

雖然它非常彆扭,出拳頭的時候會連帶踢腳,踢腳的時候會連帶出拳。

但是經過幾場戰鬥,他已經漸漸有點習慣了。

【叮鈴!】

【45結晶幣已到賬】

【你有新的信息】

就在這時,機械音忽然響起。

微微一愣,他點開信息面板。

【與專業星探的交談】

專業星探:少年,想要發家致富嗎。

專業星探:少年,想要功成名就嗎。

專業星探:少年,想要……

「什麼亂七八糟的。」

還沒看完,黎朴就關閉了那一通長篇大論。

【叮鈴!】

【45結晶幣已到賬】

【你有新的信息】

結果過了一會,居然又有信息響起。

【與熊本本的交談】

熊本本:你好,我看了你的第5關回放。

熊本本:實在是太精彩了。

熊本本:有沒有興趣一起組建L聯盟戰隊?

這條信息他依然沒有回復,但是卻有些疑惑。

自己在這副本里的戰鬥能被人看到?

【叮鈴!】

【45結晶幣已到賬】

【你有新的信息】

【叮鈴!】xN

【45結晶幣已到賬】xN

【你有新的信息】xN

「好傢夥,上當了。」

逐條瀏覽完之後,黎朴終於明白過來是什麼情況。

這些人,都是看了第5關的回放之後來招攬自己的。

除了L聯盟,還有H聯盟、D聯盟等一個個聽都沒聽說過的名頭。

看來之前的那個什麼「情報中心」應該也是這些傢伙里的一員。

但對此他也不惱,反正自己都準備要離開澤荷城了。

倒是短短時間內增長了大幾百的結晶幣,讓他很歡喜。

看來自己好像又多了一條來錢的路子。

沒想到在異域里,也能做UP主。

【與匿名人士的交談】

匿名人士:我,小燕子,打錢,懂?

關掉最後一條荒唐的信息,黎朴無奈的搖了搖頭。

接下來,就是第10關的事情了。

不知道這次,自己又能夠獲得什麼獎勵。

……

…… 「想得美。」

沈蘭伸手拍了一下方遠的肩膀。

方遠「哦」了一聲,摸摸剛才被親到的地方,感覺自己的臉很燙。

沈蘭一邊轉身把花放下,一邊問道:「你今天怎麼過來了,暫時請假了嗎?」

方遠笑着回答道:「不是,從昨天開始我的宣傳期就已經結束了,所以我立馬就過來履行承諾請你吃飯啊。」

沈蘭背對着方遠,臉上滿是笑容。

她轉過身,說道:「好吧,看在你還記得自己承諾過要請我吃飯的份上,我就勉為其難的陪你吃頓飯吧。」

「好,那就出發吧。」

方遠握住沈蘭的手,朝着門外走去。

兩人先是去看了場電影,然後吃飯,從餐廳走出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下來了。

街邊亮起了路燈,兩人手牽着手沿着街道散步。

沈蘭說道:「你不是被提名最佳導演了嘛,我看現在網上很多人都在討論,說你們四個提名者里到底誰才能獲獎。」

方遠搖搖頭,「有個提名已經很不容易了,評委們怎麼也不可能在今年就把這個獎頒給我的。」

沈蘭問道:「啊,為什麼啊?」

「我才26歲啊,電影圈很講資歷的,我估計要不是公司在背後出了不少力,連這個提名我都拿不到。」

沈蘭安慰道:「沒事,你這麼年輕,就算今年拿不到,以後還有的是機會。」

「是啊,我還年輕。」方遠前後搖晃着兩人牽在一起的手,忽然想起了一個相聲里的包袱,「只要把他們都熬死了,我就是藝術家了。」

「哈哈哈。」沈蘭被逗笑了。

方遠將她送回了家,站在單元樓下,兩人都有些不舍,誰都沒有說出分別的話來,默契地在小區里兜起了圈子。

沈蘭將臉上的髮絲攏到耳後,問道:「對了,你今晚住哪兒啊?還是跟上次一樣住酒店嗎?」

方遠點點頭,回答道:「嗯,這段時間一直在外面跑,很久都沒回家住了,傢具什麼的估計都有灰塵了。先在酒店住一晚,明天再回去收拾吧。」

沈蘭「哦」了一聲,然後低下了頭。

走了好一會兒,儘管方遠很不舍,不過也不能一直走下去吧。

又一次經過單元樓下的時候,他停住了腳步,「時間太晚了,你上去吧,明天再見。」

沈蘭沒有鬆開手,猶豫了一下,說道:「你要不要上去坐會兒?」

上去坐坐?

方遠當然想了,他撓撓頭,以退為進,說道:「不好吧。」

「沒事,上去坐坐吧。」

「好。」方遠趕忙答應下來。

「那走吧。」

老舊的小區單元樓沒有裝電梯,走在狹窄的樓道里,兩人離得很近,方遠嗅着空氣中的白梅香,心情有些緊張起來。腦子裏胡思亂想着等會見到沈蘭父母時的場景。

「到了。」沈蘭停住腳步,在包里翻找著鑰匙。

「哦,好。」方遠咽咽口水,整理了一下衣服。

沈蘭拿出鑰匙,打開門,先走了進去,卻發現方遠還站在門外沒進來。

「進來啊,不用換鞋什麼的。」

「哦,好。」方遠深呼吸一口,做足了準備,挺起胸膛,邁步走了進去。

「隨便坐吧,你想喝什麼?」

「都可以。」他隨口說了一句,然後規規矩矩地在沙發上坐着。

「好。」沈蘭走進了廚房。

方遠左右偷瞄著,卻不敢有大動作。

「來,這杯可樂給你。」沈蘭端著兩杯飲料走出來,放在了茶几上。

坐了這麼久都不見她父母出來,方遠端起杯子,問道:「你爸爸媽媽呢?休息了嗎?」

沈蘭回答道:「爸爸媽媽?他們不住在這兒啊,服裝店離家太遠了,每天回家很麻煩,我就在這兒租了個房子自己一個人住,一個星期回一次家。」

「哦,是這樣啊。」

白緊張了半天。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