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他之前所呆的應家不同,這楚家可是個真正的豪門世家,在加上白天藍湛的話語,更是讓青木不敢有半分怠慢。

「怕什麼,有你虎爺在,來多少虎爺也能全部打趴。」崔虎抬起右拳,眼中的戰意見顯。

對於他而言,什麼化境宗師,內勁強者,其實都差不多。

畢竟崔虎只能算是初入武道界,他本身的性子,也是出了葉飛之外,可以說是不服任何人。

青木道人面色有些愕然,在想起其了眼前之人,只是在不久前才踏入外勁實力時,也是隨即釋然開來,忍不住苦嘆搖頭。

就在二人之上,前方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陣狂暴了真氣波動。

「就是這些人嗎,一起殺了吧。」遠處的半空之中,迎著夜色之下,一位身形精瘦的長袍老者,此刻正踏空而來。

此人骨瘦如柴,臉上的表情古井無波,聲音中也是帶著平淡之感,聽不出任何的情感變化。

更為重要的是,這位長袍老者,竟是直接踏空而行,如同雲中漫步一般,可謂是駭人聽聞。

「太爺爺,這些應該只是藍家之人,打傷我的那小子,就在前面的別墅裡面。」在老者的一旁,楚瀟逸也被其真氣托起,站立在虛空之中咬牙冷聲道。

在這二人的身下,夜色之中三位身形高大的男子,均是手扶著胸膛,嘴角溢出了鮮血。

這三人正是白天時,藍湛派在此地保護之人,實力自然也是不俗,但卻是無法在這老者的力量堅持一秒。

「踏空而行,超越了化境,您…您是楚家老祖楚雲?」下方為首的那位中年男子,似乎是認出了老者的身份,忍不住開口道。

一旁的二人在聽到這話,明顯都是面色大變,臉色瞬間慘白了幾分。

他三人聯手,可戰化境宗師,正因如此藍湛才放心將三人安排在此,可上空之人若真的是楚家老祖,就算是藍湛親自在此也毫無意義。

「沒想到還有人認得老夫,既然是藍家之人,老夫可以饒爾等一命,滾吧。」楚雲面色如常,輕瞥了想三人一眼。

這一眼掃來,讓下方的三人再次忍不住身形一顫,不禁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兩步。

僅僅是氣勢上的威壓,似乎僅憑他們三人,都是無法抵抗的,這楚家老祖當年在巔峰之時,被譽為化境第一人,經過這麼多年,實力已然深不可測。

「真…真的是楚雲。」為首的那位中年,此刻也是愣在了原地。

藍家家主之前有過交代,要他們竭盡全力,保護好別墅裡面人的安全,可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這楚家老祖竟然會親自前來。

沉默了半響之後,下方的三人對視一眼,卻是並沒有直接離去。

「楚前輩,那別墅內之人,是我藍家的貴客,前輩以大欺小,恐怕有失身份吧?」為首的中年男子,此時盯著巨大的壓力,再次開口說道。

無論如何,他們也不可能就這樣退去,後方的別墅內,可以有著他藍家的大小姐。

一旦這楚雲真的不顧身份,直接對其內的人出手,超越了化境宗師的力量,就算是餘威也不是大小姐能夠承受的。 上方的夜空之中,楚雲忽然低哼一聲,身上忽然散發出一道渾厚的真元,直接向著身形掃去。

地面之上的三人,頓時感到了如同泰山壓力的威壓,各自忍不住再次噴出鮮血。

「看在藍蒼的面子上,老夫本不想殺你等,若是還不知好歹,就別怪老夫無情了。」楚雲掃了三人一眼,寒聲開口說道。

當年的燕京雙傑,藍家藍蒼,楚家楚雲,在武道界可謂是極具盛名。

只是時事過遷,隨著時間的流逝,藍蒼在十年前宣布閉死關之後,便是再也沒有在武道界中出現過。

而楚雲也因此,在不久之後,不在過問家族之事,選擇了長年閉關。

這一次若不是因為自己的寶貝孫子,他楚雲也絕不會輕易出關,畢竟藍蒼的實力無法確定,若是此人的境界超越了他,那楚家在燕京,怕是沒有過多的立足之地。

「楚前輩,這件事情我等一定會如實稟報家主。」為首的中年男子說完之後,便是示意身邊的二人退去。

他們的實力,實在是與楚雲差距太大,這楚雲忽然出關,如今之際還需儘快讓藍家知曉才好。

半空之中的楚雲,臉上的表情不變,並沒有阻難那三人的離去。

既然這次出關了,他還真想會會那藍家的藍蒼,一旦那個老東西不是他的對手,吞併藍家指日可待。

「逸兒,走吧,太爺爺帶你去殺了那個,不知死活的小子。」楚雲臉上露出笑容,緩緩開口說道。

「嗯,多謝太爺爺!」

在他身邊的楚瀟逸,此時顯得很是乖巧,微微點了點頭。

說著二人踏著夜色,向別墅的方向而去,不多時二人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別墅的上空。

這一切發生的極快,在青木道人發現動靜之後,僅僅是數秒之內,楚雲二人已然出現了在了他的眼前。

「踏空而行,這…」青木道人瞳孔微縮,額頭忍不住冒氣了冷汗。

一旁的崔虎,此時臉色並沒有太多的變化,只是抬頭望向了半空中的二人,眼中閃過一縷戰意。

青木道人此時,也是發現了崔虎眼中神情,不禁一臉黑線。

此刻就算來一個普通的宗師,就已經不是他們能對付的,如今那可是踏空而行,超越了化境的存在,這崔虎竟然還想與之一戰。

「這位前輩,不知深夜來此,所為何事?」青木道人面色難看,事到如今也只能硬著頭皮開口。

一旁的崔虎見狀,隨即走上前來開口道:「臭道士,你還看不出來,這兩人明顯是來砸場子的。」

「那個小的交給虎爺,上面的那個老東西,你用你的青木劍把他打下來!」

崔虎身上的氣息涌動,一臉的振振有詞,同時拍了怕青木道人的肩膀咧嘴笑道。

對於自己的安排,崔虎顯然是極其滿意,眼中的戰意也更濃了幾分,在他的眼中完全沒有什麼實力上的差距,彷彿永遠只有一件事干就對了。

特別是在葉飛,傳授給他修鍊功法之後,在崔虎的心中這種感覺,越發的強烈起來。

「虎子兄弟,那可是踏空而行的高人啊!」青木道人有些哭笑不得,此時忍不住開口提醒道。

長生霸婿 他的青木劍雖強,但連宗師的罡氣想要破之也有些難,更可況前面這個超越了化境的老者。

半空之長,楚瀟逸目光掃過,很快也是認出了二人,但卻是沒有發現葉飛的身影。

「太爺爺,那小子可能藏起來,待孫兒先出手殺了這兩人。」楚瀟逸說完之後,便是抬手一揮,一件閃著靈光的黑色巨斧,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這楚家少爺,不愧是楚家花心思培養之人,手中的法器可謂是層出不窮。

先殺了這兩人,那葉飛一定會忍不住出手,有太爺爺在楚瀟逸的心中毫無畏懼。

一旁的楚雲面帶笑意,微微點了點頭后,並沒有著急的出手,下方二人的實力,他確實有些看不上眼。

「殺我們,你虎爺殺人的時候,你還在穿開襠褲吧!」崔虎怒喝一聲,身形同時一躍而起。

見到對方出手,此時的崔虎幾乎沒有半點猶豫,直接沖向了那楚瀟逸。

「那楚瀟逸…可是宗師強者啊。」青木道人臉上的表情,有些變幻不定,下意識地開口道。

儘管這位楚家大少爺,雙腿看上去還沒復原,但那可是實打實的宗師實力。

崔虎雖然功法詭異,但頂多也只能與內勁強者一戰,面對化境宗師,他的拳鋒根本破不了對方的防禦。

他的話語未落,崔虎已然衝出,如似沒有聽到青木道人的話語。

半空之中,楚瀟逸面露不屑之色,面對一個只有外勁的垃圾,他甚至連身上的罡氣都懶得開啟。

「垃圾,本少一斧足以解決你。」楚瀟逸低喝一聲,雙腿的不便,絲毫沒有影響到他的速度。

在崔虎衝出的同時,半空之中那把黑色巨斧,便是帶著呼嘯之聲襲卷而來。

楚瀟逸面露冷笑,幾乎是毫不留情地一斧斬下,只要與那小子的有關係的人,今天都得死在這裡。

「轟,轟隆!」霎時間,那閃著靈關的黑色巨斧,已然與崔虎撞擊在一起。

劇烈的爆響聲,頓時向著四周橫掃,顯然這一次的撞擊力量之強,威勢也是極其驚人。

「咦…」半空之中的楚雲,此刻忍不住輕咦一聲,目光落在了崔虎的身上。

只見此時的崔虎,嘴角溢出了鮮血,身形被巨大的衝擊力,直接震退了數十丈之遠。

但讓楚雲沒有想到的時,此人吃了那一斧之力,似乎並沒有受到特別嚴重的傷,而且身上的戰意,更是越發的變得濃郁起來。

「他怎麼可能,也無懼法器之力?」地面之上的青木道人,此人一臉懵逼。

方才那驚天一斧,就算是他祭出青木劍,或許能夠勉強接下,但過後絕對不會能會有再戰之力。

而此時的崔虎,看上去雖說受傷不輕,但眼中的戰意卻是絲毫未減。

夜色之下,此時的崔虎忽然哈哈大笑起來,竟然再次向著楚瀟逸猛然衝去,速度比起第一次似乎要快上不少。

「哈哈…哈,痛快,虎爺也能為葉小爺一戰,就算是死在此地也值了!」崔虎放聲大笑,不顧體內的傷勢,一副拚命三郎的模樣。

以前在江東之時,崔虎心中一直很是憋屈。

他好歹也是江東一隻虎,卻是幾乎沒幫到葉飛什麼,甚至還被孫家之人擒獲,可謂是處處拖著後腿。

地面之上的青木道人,此刻內心震撼不已,在崔虎的帶動下,他的體內也忍不住有些熱血沸騰。

「如果我是崔虎,是否也能像此人一樣,為了葉先生不顧生死?」青木道人內心自問,臉上的表情閃過一絲複雜之色。

前方的楚瀟逸,在看到崔虎衝來之時,也是稍有一愣,但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陰冷下來。

緊接著只見他沒有過多的猶豫,體內的化境強者的真元調動,融入了手中的巨斧之中,身形一晃之下下一刻便是出現在了崔虎的頭頂。

「你可以去死了。」楚瀟逸冷哼一聲,全身罡氣凝聚,這一斧之力足以秒殺內勁。

前方的崔虎,已經沒有後退半分,他的目光中泛起一陣血色。

面對頭頂的驚天巨斧,崔虎猛然大喝一聲,抬起了右臂緊握為拳,選擇了直接與其硬碰。

此刻的崔虎沒有發現,他的右拳的整隻手臂上,忽然泛起了一絲血色的紅暈,如同宗師的護身罡氣一般,包裹了他的整隻手臂。

「砰!」二者的相撞,再次傳來一聲悶響。

這一次結果始終與上一次一樣,崔虎的身形被直接震飛出去,砸在了地面之上,陷入地下形成一個深坑。

青木道人見狀,臉上的表情劇變,連忙向著眼前的深坑跑去。

但還沒等他的身形走進,只見那深坑之內,一位滿身鮮血的男子,緩緩站起了身形。

在周圍幾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下,崔虎艱難地從深坑中走出,此刻在他的胸膛出,隱約有靈光閃爍,身上的傷痕竟然在慢慢癒合。

「怎麼可能!一個外勁的垃圾,吃力我的兩斧竟然還能活著?」楚瀟逸面色微變,臉上忍不住露出吃驚之色。

在他的感知之下,此時前方的那人,身上的傷口更是在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癒合。

半響過後,在楚瀟逸在反應過來之後,臉上的表情更加陰沉了幾分。

「本少爺還不信了,連那小子的馬仔,小爺都弄不死!」楚瀟逸冷喝一聲,隨即再次舉起了手中的巨斧。

這一次他全身的罡氣瀰漫,身上的氣勢也是凝聚到了極致,化境宗師的實力,在這一刻見顯無疑。

半空之中的楚雲,一直注視著前方的戰鬥,當他看到崔虎胸口的靈光時,眼中頓時閃過一道精光。

「原來如此,這小輩在此之前,應該是吞過什麼天材地寶,體內竟然有這般精純龐大的靈力。」楚雲目光一閃,忍不住開口低語道。 若是這小輩身上還有那種寶物,說不定老夫的實力,能夠真正的踏入那個境界。

「憑藉外勁實力,竟然能夠硬抗逸兒兩斧,除了那天材地寶之外,此人的所修的功法,也是一定很是特殊。」半空之中的楚雲內心不禁暗道。

想到這裡,他的眼中頓時忍不住,閃過一絲貪婪之色。

也只是片刻的思索,楚雲心中便是有了決斷,他的眼中閃過一道精光,空氣中浮現出一股無形之力。

「逸兒,你先退下,太爺爺有話要問他。」此時正踏空而立的楚雲,此刻忽然開口。

他的話語未落,周身散發出出來的無形之力,便是直接將崔虎的身形籠罩,使其無法動彈分毫。

前方的楚瀟逸,在見到自己太爺爺出手后,便是輕撇了崔虎一眼,不再繼續上前。

「老東西,你有种放開你虎爺,看老子不打殘你。」崔虎儘管受傷不輕,但氣勢不見絲毫減弱。

周身無形之力,讓崔虎無法動彈,畢竟二者的硬實力差距太大,這楚雲絕非崔虎能夠勝之。

但此刻崔虎的目光之中,透著一股難以形容的兇狠,此刻死死地盯著前的楚雲。

地面之上的青木道人,見到眼前的情景,一時間也不敢輕易出手。

他與崔虎不同,可謂是深刻明白,這楚雲究竟有多強,那可是超越了化境的存在,絕非是他所能抗衡。

「小輩,老夫不想以大欺小,告訴我你師傅是誰?」楚雲沒有在意崔虎的叫罵,臉上的表情始終平靜。

「你虎爺沒有師傅,老王八蛋你別囂張,等我家葉小爺出關,定把你打的連你媽都不認識。」崔虎暴怒著開口。

如此同時,他身上的真氣,也是在不斷凝聚,但始終無法衝破那股力量的束縛。

楚雲一聽這話,臉上的表情也是有些微變。

他這一生可謂是順風順水,年少成名一身實力震懾一方,放眼整個人燕京,能夠與之抗衡之人屈指可數。

今天被人這樣辱罵,還真是頭一次,難免心中有些火氣。

「小東西,你真以為你不說,楚某就拿你沒辦法嗎?」楚雲低喝一聲,忽然抬手了自己的右臂。

緊接著在他一點之下,一道靈光憑空而現,下一瞬便是出現了崔虎的跟前。

這楚雲的實力,已經超越了化境,所施展的手段自然不俗。

靈光出現的那一瞬,還沒等崔虎反應過來,便是直接鑽進了他的眉心之內,使其身形忍不住一顫。

「這是老夫的一縷靈識,可以從你的腦海中,獲取老夫想要的信息,不過在這之後,你將會徹底變成一個白痴。」

楚雲面露笑容,聲音中也略顯的平淡,臉上一副運籌帷幄之色。

自從實力超越的了化境之後,他才真正明白什麼是力量,就算眼前站著的是一位宗師巔峰強者,他也能輕易勝之。

「楚前輩,您身為大能,這樣對一個只有外勁實力之人出手,是不是有點過分了。」下方的青木道人,此刻眉頭緊鎖忍不住開口道。

他說話的同時,全身的真氣也是隨之凝聚,青木劍已然握入掌中。

連那崔虎都敢與楚雲一戰,他又何懼之有?若是在這樣什麼都不做,今後怕是也沒有顏面去面對葉飛。

「嗯…連你也敢在老夫面前躁舌,看來我楚雲確實是太久,沒有在武道界走動了。」楚雲輕輕搖了搖頭,轉頭將目光掃下了青木道人。

他在說話的同時,周身再度散出一道勁氣,目標直指青木道人而去。

前方的青木道人面色嚴峻,他此刻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這一擊之力絕非是自己所能抗下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