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想偷看,根本沒有可能,但凡得到的人,一個個都小心翼翼的,捂得緊緊的,根本不可能給予機會。

如此,也徹底斷絕了一些人的希望,那些還在猶豫的,最終也選擇了妥協。

大家都發誓立下了契約,也讓他們都放下了戒心。

又是兩三個小時,四百的多人,全部完成誓言契約,也得到了想要的功法。

雖然林楠之前說的是寶物不足的不傳功法,但實際上都給了。

無它,寶物很滿意,即便是有幾個稍微差點的,但也有價值數萬靈氣值的東西,聊勝於無。

更何況,眼下需要高手誕生!

這一日,聚靈島熱鬧起來,那麼多人得到功法,那叫一個激動。

對於一些真正的老傢伙而言,簡直是迫不及待,不過區區數個小時,便有人突破了,成了宗師境高手,而且是接二連三的!

厚積薄發,一群人卡在大修士巔峰的高手,而今直接突破。

原本聚靈島上有著五六位宗師境高手,林楠帶來了十位。

但是到了晚上,聚靈島上已然多出了足足十五位宗師境高手!

而更多的高手此刻還沉浸在修鍊之中,根本不願意浪費一點時間,對於宗師境,他們渴望太久了。

這麼一大群高手在此,讓聚靈島的人都是一陣心顫。

無它,以前的聚靈島實力比各方都強,更有無敵的島主在。

但是現在,大家都基本上進入宗師境,實力縮小的差距。

而聚靈島這才多少高手?外面又有多少?

真若是這些人聯合起來找麻煩,那就是天大的麻煩。

畢竟,之前聚靈島對各方其實還是很不客氣的,一副老子天下第一,你們都要聽話的姿態。

現在高高在上的地位不保了,難免會被人記恨。

好在,林楠在,讓他們重重鬆了一口氣,聚靈島島主依舊不在,神秘之極,但十位長老全部出現,宴請林楠這位尊敬的貴客。

其他所有的宗師境高手,乃至那些還留在聚靈島上的大修士高手也都得到了聚靈島的照料,不敢再怠慢了。

尤其是對於林楠,聚靈島更是不敢有分毫的怠慢,先前誓言契約他們可都聽到了。

所有人都必須接受林楠的一次徵兆,只要林楠願意,可以讓這群高手將這聚靈島瞬間蕩平都完全沒有問題。

哦不,哪怕是只徵兆十分之一的高手也足夠了!

為此,島主不在,韋錫元等人這次更沒有小氣,將聚靈島一座最核心的小寶庫開啟,再度拿出了一些極其珍貴的寶物送到林楠面前。

禮多人不怪,林楠既然喜歡寶物,那他們就送好了。

果然,看到這些東西之後,林楠很滿意的點點頭。

會有驚鴻替倦鳥 還真是好東西。

只怕這一次自己又要大賺一筆了。

到底收了多少寶物,林楠都不記得了,反正是不計其數,林楠估計自己來時的直升機都裝不下。 當晚,聚靈島熱鬧不已,林楠以及一大群宗師境高手被聚靈島熱情款待宴請,剩下的則大都在開始修鍊了。

得到更為完整的功法,沒人想耽擱下去。

看著一位位老友或者是仇敵突破,很多人都坐不住。

必須要突破了,時不待我的意思。

為此聚靈島上不時間發生一陣陣騷動。

突破引起的。

一位位宗師境高手誕生了。

速度之快,讓人咋舌。

好在,這裡是聚靈島,更有林楠親自坐鎮,還算是安定。

不過,這其中還是出現了一些小插曲。

就在林楠被韋錫元等一眾高手宴請到高潮之際,聚靈島上突然間一陣電閃雷鳴,然後整個聚靈島上都顯得有些騷亂,這讓韋錫元忍不住眉頭微皺。

再然後就有聚靈島弟子一臉慌張的跑進來,滿臉駭然的看向林楠,顯得有些懼怕。

「怎麼回事?」韋錫元沉聲問道。

這位大修士初期的聚靈島弟子顯得有些吞吞吐吐,不知該從何處說起。

「大長老,東歐的一位前輩突破了,不過不知為何,突然間天降雷霆,直接給轟殺了。」

「額……」

此言一出,眾人皆是微微一愣。

再然後,目光齊齊看向林楠。

天降雷霆殺人?無妄之災?

是不是和林楠有關?

「查查怎麼回事,好生安排後事。」韋錫元沉聲。

這人連忙應了一聲,隨即又開口解釋了一句。

「聽聞是這位前輩不信邪,突破之後覺得實力暴漲,便出言對林先生不屑,並且準備將功法公佈於眾,再然後……」

這人最後半句話沒說完,下意識的看看林楠。

但這話的意思,很明顯。

這一下,眾人臉色更是精彩了,之前只是猜測,但眼下為真了?

真有人不知死活的給大家親身證明契約石的可怕了?

林楠倒是淡然不少,既然天國如此推崇這東西,自然不會有假,天有道,天有靈,既然立了契約,那就要作數,違背者是要承受代價的。

數十萬的寶物,可不是鬧著玩的。

當然,林楠也是第一次看到它真正起作用。

不過挺好的,殺雞儆猴之效。

與此同時,聚靈島上數百位高手有人心慌了,懼怕了。

太特么的可怕了,那可是宗師級高手,算是地球最強大的高手之一了,原本不少人剛剛恭喜祝賀過,但卻突兀的就被雷劈了。

可謂是無妄之災。

當然,這都不算什麼,而是先前他們發誓立契約的事情現在看來真的靈驗了。

這簡直聞所未聞的情況,豈能不讓人害怕,心慌?

「了不得,且要注意,這誓言契約違背不得,那位就是下場。」有人臉色發白。

數百位高手自然不乏心高氣傲之輩,豈能願意被誓言契約所限制。

為此不少人心中都暗暗打算著,真有需要,怎麼可能理會所謂的誓言?

這年頭,那東西完全不值錢。

但是眼下,不要錢,要命!

「咱們要引以為戒,萬萬不能出事。」有小團體彼此交流。

「林先生大能,我等萬萬不能得罪!」

「先生之手段,駭人聽聞,我等信服!」

在懼怕之中,林楠在很多人心中也成了不可敵,不可招惹的第一對象。

誓言契約有效,也就等於林楠可以隨意召集數百位高手為之效力,誰敢違背?

以至於很多人在看到林楠后更加熱情了。

不能得罪,更打不過,還是交好的好。

以至於在場的二三十位宗師境高手一個個的熱情不已,林楠則是來者不拒。

一直到下半夜,才算是結束,聚靈島上的突破依舊還在繼續中。

不過此刻等人並不曾休息,而是單獨幾人聚集在一起。

林楠帶著何宏凰炳幾人,另外就是韋錫元以及聚靈島的另外一位主事長老。

他們,帶給了林楠一個大秘辛。

聚靈島中,有著一處通天之路!

當韋錫元告訴林楠這個秘辛的時候,林楠等人頓時臉上就精彩了。

這不由讓他們想到了當日在歐洲擊殺埃爾神醫前他說的通道問題。

而今,聚靈島也有?

通天?

通什麼天?

通往何處何地?

「韋長老,具體說說。」林楠沉聲開口,他其實比其他人想到的更多。

這個天,是否是小飛仙所在的天國?

「林先生,其實這件事我等知道的也不是特別清楚,這個通道確實存在,就在島中深處,但卻封閉無數年,島主這些年其實一直在專研,想要重啟。」韋錫元沉聲,而後緩緩道來。

聚靈島之所以天地之力極為濃郁,和這個通道也有一定關係。

通道之中,泄露出的天地之力很多,很濃郁。

從一些蛛絲馬跡上,聚靈島當年成立,也可能有著守護這處通道的原因。

通往哪裡,韋錫元也不是特別清楚,但據說通道的另一頭,是一個修士的世界,和地球完全不同的時代。

至於是什麼世界,不知道。

好像也唯有他們歷代島主才真正知道一些,甚至他們聚靈島歷代的島主,都一心想要開啟這東西,代代傳承,從不曾改變。

他們,更像是守護者。

甚至,絕大部分的時間都坐鎮通道口,多少年不曾離去一步。

聽到這些,林楠更是震驚了。

什麼情況?

地球的水,好像越來越深了,越發的看不透了。

韋錫元此刻前來,也是得到他們那位神秘島主的吩咐,邀請林楠前往。

這種事,連林楠都極為好奇,不管是通往何地的,但絕對是重大發現,林楠沒有猶豫,藝高人膽大。

不多時,在韋錫元的帶領下,林楠帶著何宏凰炳二人出現在聚靈島最深處的一座雄偉大殿中,位於一處高山之下。

這裡林楠也是第一次來,剛一進入的瞬間,林楠只覺得渾身都格外的舒坦,這片天地的天地之力明顯濃郁很多,修士高手在這裡修鍊,絕對事半功倍。

而這,也不過僅僅是那條通道所帶來的一些影響罷了。

而後,幾人順著大殿出現在一個山洞口。

濃郁的天地之力便是從這裡傳出,而這裡也正是韋錫元口中的通道所在位置,聚靈島那位神秘的島主,基本上終年在此閉關。 山腹內,林楠看到了這位神秘的聚靈島島主。

然後,幾人都驚愕了,也包括何宏,也很蒙!

聚靈島島主,赫然一位看起來不過三十歲的年輕男子。

若非眼中的深邃,只怕決然無法想象這竟然是一個老怪物級別的人物。

至於實力,林楠感覺不清楚,但何宏和凰炳二人都能察覺到。

比他們更強!

不愧是一直被傳聞最強之人,而今這才得到功法多久,已然再度突破了,比何宏他們的功力更深厚很多。

「林小友是不是認為本座應該是一個老頭子的模樣?」聚靈島島主輕笑一聲,隨即也和何宏凰炳二人打了個招呼。

「何兄,別來無恙啊。」

林楠輕笑了一聲。

「島主還真是讓人驚嘆。」林楠感慨。

這算什麼,長生不老,亦或者返老返童嗎?

至於何宏,對比之下,更是沒得說。

這位島主,他見過。

但那基本上是百年前左右,甚至還有些熟悉。

一百多年前,特么的就是這樣的。

現在自己成了老東西,這玩意還這麼年輕?

沒天理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