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去幹什麼,慕風也是略有耳聞。在慕氏宗族的下轄領域內,西南部有一股勢力叫黑鴉寨,不滿慕氏宗族,另立山頭。

西南部的其它勢力見狀,紛紛效仿,慕氏宗族便是派慕承忠領兵去將反叛者盡數剿滅。

不過西南部大部分為山陵谷地,地形複雜,饒是慕承忠驍勇善戰,也用了一年多的時間才徹底將黑鴉寨剿滅,重新收服了西南部的其餘勢力。

慕風早從慕承志口中得知,黑甲軍共分四營,東旗營、南旗營、西旗營和北旗營,四個營一般駐紮在慕城的東南西北四座城門外。每個旗營一萬人,共四萬人。

別看黑甲軍人數少,但是每個人均為化氣境以上的高手。四萬名化氣境高手,想一想都是恐怖的存在。

黑甲軍也是慕氏宗族的主要力量所在,在與其他三大勢力的爭鬥中,黑甲軍發揮著極其重要的作用,黑甲軍的統帥也一直是慕氏宗族最高權力核心之一。

天風郡四大勢力你爭我斗,進入黑甲軍是積累戰功的最好辦法,也是進入家族權力核心的最快途徑。慕承忠已經被內定為下一任的內閣長老,就是因為這些年他立下的赫赫戰功。

來到慕城南門不遠處,慕風和慕寒清便是見到一個巨大的營地出現在自己面前。軍營中將士軍容嚴整,精神振作,整齊劃一,一股極強的軍威和肅殺之氣散發出來,震撼人心!

一桿高達數丈的大旗迎風招展,上面一個醒目的金色大字「慕」。大旗略顯殘舊,上面還有令人心驚的血跡。這面大旗伴隨著南旗營東征西戰,一直屹立不倒,這也是南旗營的一個象徵。

「真是威武霸氣!」慕風不禁感嘆道,從將士展現出來的氣勢來看,南旗營的戰鬥力就不會弱到哪裡去。

「那當然,也不看看元帥是誰?」慕寒清有些小小的得意。

兩人來到軍營門口,門口高台上的兩名守衛早就認出了二人,並沒有阻攔。

兩人去中心大帳的路上,不斷有著將士向慕寒清和慕風問好。不過將士們的目光中卻是帶著一絲疑惑之色,也引起了周圍黑甲軍的紛紛議論。

「那不是大小姐么?這慕風真是厲害,連大小姐都搞得定,真是佩服佩服。」

「是呀,大小姐精靈古怪,常人很難入她們的法眼!不知道慕風用了什麼手段?」

聽到眾人的小聲議論,慕寒清玉眸狠狠朝著他們一瞪,把一干人等嚇的頓時成鳥獸狀散去,如果落到這位大小姐手中,保證可以被折磨得生不如死。

穿過前營,慕風和慕寒清便是遠遠看到一名壯碩的中年男子,披著一身金色鎧甲,帶著兩人正在巡視著整個營地。剛剛搬師回來,整個南旗營都忙著安營紮寨。

慕風認出那名中年男子,正是黑甲軍的元帥慕承忠,也是當曰主持成年儀式的中年光頭男子。

在成年儀式后,當慕風知道慕承忠竟然是慕寒清的爹,冷汗直流。他想起在族比中「非禮」慕寒清,慕承忠就在台上,生怕慕元帥會找他的麻煩,不過所幸的是,慕承忠根本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

「爹!」慕寒清看到那名中年男子,興奮的叫道,一頭撲進了中年男子的懷抱。

慕風也連忙向中年男子行了個禮:「慕元帥!」

慕承忠看到二人,心情也是很好,伸出大手揉了揉慕寒清的小腦袋,笑著道:「清兒,爹不在家的時候有沒有惹禍呀?」

慕寒清似乎極不喜被老爹揉腦袋,一邊閃躲,一邊不滿的說道:「爹,我有這麼讓你艹心么?」

隨著女兒年齡的增大,慕承忠也知道慕寒清變得乖巧許多,不像以前那麼讓人艹心了,便笑道:「沒惹禍就好,這是爹送你的。」

慕承忠從虛空石中取出了一根精美的發簪,遞給了慕寒清。

發簪通體碧綠,散發出幽幽的綠芒,上面雕著一隻栩栩如生的碧鳳,碧鳳的雙目均是兩顆朱紅小寶石。整個發簪透出一種異域風情。

「好漂亮!」慕寒清臉上出現一絲驚喜。雖然她不是慕承忠的親生女兒,但是慕承忠夫婦從小將她視為掌上明珠,寵愛萬分。

「爹給你戴上。」慕承忠說著便是幫起慕寒清將發簪戴好。

慕承忠幫慕寒清將發簪戴好之後,便是將目光投向了慕風,他也是察覺到了慕風身上散發出來的強悍氣息。

「慕風,一年沒見,實力竟然能夠精進到如此地步,真是不錯。」慕承忠心中也是有些驚訝,他出征之前慕風才是剛剛晉入化氣境,沒想到一年多一點的時間,後者竟然達到了化氣境巔峰期小成,這等修鍊速度讓他也是震驚不已。

「多謝元帥誇獎。」慕風連忙回應道。

慕承忠點了點頭,他對於慕風的印象一直都不錯,雖然不知道為何女兒會和他在一起,但是憑藉對慕寒清的了解,女兒一定是喜歡上了眼前這位少年。

「不過即使實力再強,以後也不準欺侮我女兒,聽見沒?」慕承忠話鋒一轉,聲音頓時沉下來。

「爹,你說什麼呢?」慕寒清聽出了其中的一些意思,嬌俏的小臉頓時紅霞飛揚,嬌聲說道。

慕風雖然沒說話,心中卻是暗暗嘀咕道:你女兒不欺侮我就好了,我還敢欺侮她?

「清兒,我這是為你好,他的實力比你強,如果以後要是你們在一起,他欺侮你怎麼辦?」慕承忠姓情直爽,直接是將自己的意思說了出來。

慕寒清頓時大窘,說道:「爹呀,清兒又沒說要嫁給他。」

不過說話的語氣卻是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樣,讓慕承忠身後的兩人看得是目瞪口呆。

兩人追隨慕承忠多年,和慕寒清接觸也甚多,但是從來沒有看到他們的大小姐這番害羞和窘迫,不過這也說明,眼前的少年真的讓他們的大小姐動心了。

二人將目光投向了慕風,重新打量著這位少年,心中不禁生出一番敬意,能將他們大小姐降服的人,那可不是一般的強悍。 慕風一臉尷尬之色,心道:這是什麼事呀,只是陪她來看望他爹,咋就變成了談婚論嫁了呢?

「爹,你再說清兒就走了!」慕寒清俏臉通紅,拚命搖晃著慕承忠的手臂,女兒家的嬌羞,也是讓她愈發的楚楚動人。

不過這名瘦削而又清秀的少年,不知不覺在她心中佔據了一個重要位置。她的這個年紀也正是情竇初開的年紀,對慕風逐漸生出好感,雖然她也不知道這種好感是不是所謂的愛。

慕承忠見慕寒清的樣子,大笑著說道:「好,好,你們年輕人的事情,自己折騰去吧。」

慕承忠帶著兩人在南旗營轉了一圈,讓慕風也是大開眼界。能夠將巨石投擲到百丈之外的投石車、能夠同時激射數十支箭支的大型弩箭……無數的攻城殺人武器讓慕風眼花繚亂。

慕氏宗族之所以能夠成為四大勢力之一,黑甲軍的作用絕對不可抹滅。宗族年輕一輩中,也有許多人都會選擇進入黑甲軍,接受血與火的磨礪。

在南旗營和慕承忠共用了午餐之後,慕風便是和慕寒清一起離去,返回慕城。

可能因為剛才在南旗營被慕承忠這麼挑明,兩人獨處之時倒有些略顯尷尬,一路之上都是沉默不語。

直到進入慕城之後,慕寒清才猶豫的說道:「慕風,今天我爹說的你別放在心上,他就是這麼一個粗人。」

「嗯!」慕風點了點頭,應了一聲,眼睛卻突然看著從一旁街道拐角處出現的一道身影。

見慕風只是漫不經心的應了一聲,慕寒清眼中反而閃過一抹失望。

慕風猛的轉過頭,盯著那道身影,一種熟悉的感覺撲面而來。


「看什麼呢?」慕寒清發現了慕風的異狀,好奇的問道。

「你認不認識那個人?」慕風輕聲問道。

「那是青狼幫的姜達,宋平的護衛!怎麼了?」慕寒清看著慕風失神的樣子,奇怪的說道。

「姜達?是他?」慕風猛然想起在坊市的一幕,那兩個宋平的護衛,除了一個彭明之外,還有另外一個沉默不語的青衣男子,正是剛才掠過的身影。

「你先回去,我去看看。」慕風丟下一句話,便是朝著姜達的方向跟了過去。

「哎,你怎麼走了,混蛋!」慕寒清看著慕風的背影,心中一陣氣悶。

姜達的行走速度極快,彷彿有著十萬火急的事情。不過他還是極為謹慎,時不時朝著自己身後看去,要不是慕風的九影化虛步比較玄妙,好幾次差點被其發現。

出了慕城,在確保身後無人跟蹤后,彭明身形一拐,朝著一座山峰直奔而去。

兩人一前一後走了半個時辰左右,慕風終於看到姜達和兩名中年漢子鬼鬼祟祟的交談著,而二人竟然均是造形境強者。


由於距離太遠,慕風根本無法聽清三人所講的內容,不過隱約聽見姜達竟然提及到了慕氏宗族。

三人嘀咕了半天,兩名造形境強者終於是離去,姜達似乎也鬆了口氣,轉身便要原路返回,卻是發現一名瘦削的少年正在冷冷的注視著他。

「是你?」姜達驚道,臉上閃過一抹慌亂之色。

「你是老實坦白呢還是等我擒住你再說呢?」姜達只是半步造形,慕風還是比較有自信將其擒下。

「慕公子,你在說什麼,怎麼我聽不懂?」姜達開始裝傻充愣。

「哼,在紅楓鎮的青衣蒙面人就是你吧。沒想到你和江家還有交情,那晚的白護法又是誰?」慕風冷聲哼道,看著姜達的表情,他也是徹底確定了姜達正是那位青衣蒙面人。

「那個跟蹤我的人竟然是你?他們讓你逃了?」姜達的臉一下子變得煞白,失聲驚道。

「你們究竟在策劃一個什麼陰謀?」慕風臉色一沉,雖然他並不清楚姜達在籌劃什麼,不過直覺告訴他,姜達等人正是想對慕氏宗族不利。

姜達突然冷笑著說道:「慕公子,知道這麼多,似乎對你並不好吧。」

慕風暗道不好,身形猛的向前暴沖,一拳轟向姜達,幾乎在同時兩道強猛氣勁從身後襲向慕風。

姜達身形朝右後側暴退而去,躲過了慕風的一擊,慕風並未趁勢追趕,往前竄出數丈之遠,方才回過身來。

只見身後站著剛才那兩名造形境強者,其中身著黑衣的中年大漢道:「小子,那天晚上讓你溜了,今曰你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此人赫然是那天晚上被人稱作「七哥」的黑影。

「慕公子,既然被你碰到了,那便不能讓你活著回去了,六哥,七哥,他就交給你們了。」姜達不懷好意的對著慕風說道。


藍衣大漢一步跨出,強悍的氣息朝著慕風涌去,在這種氣息下,慕風都不禁退了一步。

「造形境初期大圓滿!」慕風心中驚道。

藍衣大漢雖然只比黑衣大漢高出一個小層次,但是氣息卻強了不止一丁半點。到了造形境以上的境界,即使是每一個小層次的差距,都是極大。

「小子,聽說你很強,讓我來試試。」藍衣大漢聽黑衣大漢提起過慕風,不過他也不相信一個化氣境巔峰期小成的小子能夠強到哪去。

隨著那名藍衣大漢的邁出,令人心悸的強悍氣息,從其體內散發而出,使得周圍空間的玄力都開始震蕩起來。

藍衣大漢手掌猛然探出,兇悍的玄力暴涌而出,竟然直接化為數丈大小的玄力掌印,朝著慕風狠狠的扇來。到了造形境,這種聚玄成形的能力的確能夠增加不少威力。

慕風看著那道玄力掌印,雖然相隔還較遠,但是那種波動帶來的勁風吹打得面龐生痛,一股極端危險的感覺涌了上來。

不過即使如此,慕風也不是束手就擒之輩,玄靈銅身訣極速運行了起來,整個皮膚散發出冰冷的青銅之色,將其籠罩在其中。

「火元成盾!」

火熱的玄力頓時傾體而出,在慕風的身前形成一道厚實的玄力火盾,不過與以往的玄力火盾不同,如今火盾之上,還有著無數的黑點。

慕風悟出將吞噬心炎和武學結合之後,卻還從來沒有應用於實戰中,今曰便是拿眼前的藍衣大漢試試身手。

慕風硬接藍衣大漢一掌,也是想知道,造形境初期大圓滿的武者究竟有多強,自已離其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玄力掌印帶著呼嘯之聲狠狠扇在了玄力火盾之上,那玄力火盾居然開始緩慢旋轉了起來,火盾之上的黑點不斷蠕動著,瞬間玄力掌印中的一些玄力能量竟然是詭異的消失了。

「砰!」

巨大的能量波動從撞擊點爆發出來,將周圍的亂石、枯葉等震成了粉末,連地上都生生炸出了一個大坑。

玄力火盾還是承受不住這玄力掌印帶來的強大力量,從中心位置爆出了無數道如蜘蛛網般的裂痕,最終也是爆裂開來。

不過玄力掌印因此也是威力大減,等落到慕風身體之上時,在強大的玄靈銅身訣面前,威力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

看著這詭異的一幕,藍衣大漢的眉頭也是皺了起來,他也發覺到那玄力火盾之上的黑點有著一些奇異之處,如果不是那些黑點,估計那道玄力火盾瞬間就得破裂。

「手段果然不少!」藍衣大漢笑道:「不過這仍然不足以救你的小命。」

慕風臉上也是變得有些難看,剛才如果不是用吞噬心炎化解了玄力掌印中的玄力能量,恐怕剛才那一掌就要使自己狼狽不堪。

造形境初期大圓滿的強者,果然不是一般的強悍。

「烈炎拳,烈炎滔天!」

慕風絲毫不敢留手,一個不慎,今曰便是要徹底的留在這裡。

慕風右拳一揮,數十道拳影幻發而出,雖然每一道拳影看起來毫不起眼,但是在拳影之上,卻是帶著無數的黑色斑點。

藍衣大漢也是注意到了拳影之上的黑色斑點,絲毫不敢大意,雄渾的玄力,如同潮水一般洶湧而出,瞬間在空中化為一隻玄力巨拳,狠狠的朝著拳影轟去。

在藍衣大漢的全力一擊之下,道道拳影均被生生震成了虛無,無數的音爆之聲響起,不絕於耳。

藍衣大漢大步踏出,身形迅速欺進慕風身邊,二人閃電般交手數個回合。

蠻橫的玄力能量衝擊著周圍的樹木,一時之間,在這種能量波動之下,飛沙走石,枯葉亂飛,樹倒枝斷,而其中的兩道身影也是你來我往,打得好不熱鬧。

「砰砰砰!」

接連的音爆之聲響起,一道巨大的玄力漣漪從二人中間如同水紋般爆發開來,其中兩道身形也是在這種能量衝擊之下倒飛而出。

黑衣大漢看著這一幕,眼中也是驚詫萬分,那晚上慕風和自己還相差無幾,怎知幾天沒見,其實力竟然暴漲。

剛才藍衣大漢的每一拳,即使是自己,也要使出全部的力氣去承接,而慕風不僅接了下來,反而還將自己的六哥震退數步。這種實力就算是自己也不敢小覷了。

一邊的姜達也是有些吃驚,雖然在半年前慕風就擊敗了初入造形境的鄭劍,但是短短的半年時間裡,這小子竟然能夠憑藉自身的實力和造形境初期大圓滿的強者戰個不相上下。

「有趣,有趣。」藍衣大漢冷笑道,冰冷的臉上終於是浮現出一絲凝重,右手之中也是多出一柄漆黑的大刀,看那冰冷的黑金屬光澤,竟是一件黃階上品的靈寶。

慕風的實力還是讓藍衣大漢感到震撼,他原本以為以自己的實力,最多五招之內就能將其擊殺,但是現實告訴他,自己的想法是多麼的可笑。

這小子的氣息雖然比自己要弱不少,但是所散發的玄力極其詭異,似乎能夠吞噬自己的玄力能量一般。若不拿出真正的實力,恐怕今天就要栽在眼前這個少年手中。

「小子,你果然有些實力,不知道你能否擋得住我的黑精刀?」藍衣大漢陰測測的說道,臉上的凝重也是隨著黑精刀的出現而略微放鬆。

這柄黑精刀是由一種奇異的精鐵所鑄,在黃階上品靈寶中也是屬於不可多得的精品,能夠極大的提升自身的戰鬥力。

雖然藍衣大漢祭出了黑精刀,但是黑衣大漢還是不動聲色的挪動了自己的位置。

慕風也是看出,這名黑衣大漢不聲不響的將自己的退路封死,如果自己想要逃的話,將防禦最為脆弱的背部放開給兩名造形境的強者的話,下場必定只有一死。

所以,今曰只能一戰!

藍衣大漢面色陰沉,渾身玄力盡數注入黑精刀之中,刀身之上的金屬光澤也是愈發的刺眼。

「去死吧。」藍衣大漢沉聲一喝,右腳猛踏地面,藉助蹬力飛身躍起,朝著慕風狠狠劈來。

一道凌厲的黑色刀芒從大刀之上幻化而出,帶著兇狠的氣息向慕風的要害破風襲來。

「九影化虛步!」

黑色刀芒從慕風身體劈過,並沒有受到任何阻礙,但是鮮血飛濺的場面也沒有出現。

「殘影!」藍衣大漢愣了一下。

「六哥,小心後面。」黑衣大漢大聲吼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