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他的實力,更是有些深不可測,不過這些,象也不說孔老不說,秦崢他們也無從得知。

不過這天地劍一物這般重要,象也深知其中的重要性,也依舊讓孔老一個人看守,可見他對孔老的實力有多信任。

這幾日,象家的人陸陸續續的來到夜光島,也沒有一個人來質疑孔老是否有守這把劍的能力,而另一方面,在象也的爭取下,這次象家的開門儀式,便落在了夜光島上。

象也不知道使了什麼法子,真讓那些老傢伙完全沒有插手,而是讓他全全掌管,而他也開始大量的聚集象家的人才,準備大舉進軍真神寶藏。

同時,待到他將人聚集的差不多了之後,象也這小機靈才慢慢地將寶藏開啟的地點放了出去,而這時無根島的人們才知道,那把天地劍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落到了象家人的手裡。

象家人往那裡一站,也沒有世家再去打劍和人的主意了,紛紛開始向象家示好,陸陸續續派人過來,想要分一杯羹。

象也很清楚開門時可能出現的盛況,也沒攔著,因為他很清楚,這段時間裡,已經很難再聚集起足夠的人手了,無論如何,象家都是佔據了最大的便宜。

而這樣的情況讓象家的老傢伙們也十分滿意,便更加放心的讓象也去處理此事,而那些老傢伙對這真神寶藏也是虎視眈眈,每天都有數不清的恐怖且龐大的神念,從夜光島的上方掃過。

當然了,人流大量聚集的同時,夜光島的商業圈又再次運轉起來了,畢竟小廚神師傅的牌子放在那裡,外加上永夜之光的菜品確實是一絕,而且價格又算是比較實惠的,這下子流連忘返的人更多了。

秦崢都用不著自己去變幻,每天就有數不清的錢落盡荷包里。

而三煞因為剛好師門派他們來這真神寶藏,來到這裡更像是回到自己家一樣,三個腦袋整日里都聚在一起,商討怎麼給永夜之光重新定價。

他們認為,品牌有了,人流多了,就可以開始適當的漲價了,當然了,只是適當的,而不是誇張的。

秦崢不是豐思瑞,更不是馬千千,不會做生意,也懶得管這三位股東怎麼做生意,眼看開門的日子越來越臨近,他的事情也越來越多,可以說是一件件事情接踵而來,根本忙不過來。

第一件事,就是神陣門的門主知道了之前事情的來龍去脈后,本想討要點什麼,但是這次為了可以多抱上點象家的大腿,所以主動放棄了那些討要,而是提出了希望可以和象家弟子一同進寶藏的要求。

或許短時間的戰鬥,陣法派上的用處並不大,但是顯然進入寶藏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出的來的,所以帶個陣師在身邊確實有不少好處,外加上正常來說,不少寶藏的周圍可能都會有陣法守護,所以陣師也變得有些必要起來。

於是象家欣然應允,每一個準備進真神寶藏的象家弟子身邊,都會帶一個神陣門的陣師,而且神陣門也再次派了一部分人出來,開始幫助秦崢的夜光島進行島位遷徙。

第二件事則是一件相當重要的事,那就是,念念和阿丑,終於回來了!

且不說他們發現了什麼,阿丑的扮相,首先就讓秦崢吃了一個大驚!

因為,她竟然穿著巫妖套裝回來了,當她低著頭,看不清臉的時候,那身材和那衣服,遠遠一看,幾度讓秦崢想起了葉某兒穿著巫妖套裝,在他面前蹦躂的樣子。

據說,現在的這套巫妖套裝,是秦崢的那根黑棍子演化的,阿丑不知道為何,可以直接控制這套巫妖套裝。

念念也曾嘗試過,可是這套衣服穿在念念身上,就是普通的黑袍,沒有半點作用,而穿在阿丑身上,卻擁有了相當逆天的套裝效果。

而套裝技能就像是秦崢知道的那樣,完全沒有變化。

兩件套為被動技能,原地滿狀態復活,並在復活十分鐘后,進入五分鐘的虛弱狀態。

由於阿丑已經死了,所以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復活,所以這個技能對於現在的她而言,基本沒有用處。

四件套技能,相當有用的靈魂佔有。

六件套技能,靈魂召喚,非常好用的戰鬥技能。

八件套技能,靈魂沉睡,極其逆天的控制技能。

九件套技能,自我了斷,阿丑沒有真正意義的復活,也沒有真正意義的死亡,所以自我了斷卻有些詭異的變成了一個傳送技能,讓阿丑以靈魂狀態,被瞬間傳送回護命匣內,就相當於死亡了一般。

就是這些套裝技能,在地蛇洞窟的時候,聽說是派上了不少的用處,而最為重要的是,他們兩個,還真查到了些不得了的線索。

最為重要的,就是很有可能,查到了假盼盼的真實身份。

兩個人在地蛇洞窟一路深入,在一次無意的墜落後,來到了一處非常隱蔽的巢穴,巢穴有被翻動的跡象,他們並不是第一批來到這裡的人,所以起初他們並沒有什麼發現。

然而念念卻無意間抓到了那裡的部分靈魂碎片,吸取了裡面的信息,來了一次比較破碎的場景還原,並在場景中,尋到了非常重要的線索。

並根據這個線索,在巢穴中非常隱蔽的地方,找到了一本手札,類似於自述傳記以及修鍊心得的手札。

手札的主人,是一位土系真神,叫做重鶴。

他算不上什麼正人君子,實力也算不上高強,在眾神時代里,只能算上排在末尾的幾個小神之一,而當初在真神與天神的大戰中,受到了重傷,隨後逃回自己的洞穴療傷。

誰知道對方的力量當中含有一種奇怪的吞噬之力,這也使得他的傷勢越來越惡化,最後隕落在了自己的洞府之中。

在手札的最後,他分明寫到,明知自己命不久矣,他準備將自己最後的神念,全部都打入自己的神格之中,不管蟄伏多久,終會東山再起。

而現在的盼盼,似乎就成為了讓他站起的那座東山。 她之前也很少出現在公眾視野里,這樣的晚會也是第一次參加。

比起那些一線大牌,此時的沈家大小姐讓在場記者覺得更具有看點和新聞價值,一時間,所有的鏡頭都紛紛對準了她,

沈柔的關注點,竟然比其他藝人都還要高了。

此時的微博上,網友們也在熱烈的討論著。

「聽說沈家大小姐和墨氏總裁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她喜歡了墨氏總裁很久了,但一直都是單戀的狀態。我還以為是因為沈家大小姐長得不行,墨氏總裁才沒有對她動心呢,這不長得挺漂亮的嗎,身材也很好,好有女人味啊,男人應該都會喜歡這種類型的女人吧。」

「確實很漂亮啊,是真正的白富美。那一身的氣質儀態,一看就和那些女明星不一樣,看起來高級多了。墨夜司沒毛病吧,這麼漂亮還專情的女人,他居然沒興趣?」

「長得漂亮也沒用啊,墨夜司明顯不喜歡她這類型的。要不然,也不會跟喬綿綿交往了。顯然,他喜歡的是看起來清純乖巧的女孩子,沈家大小姐長相太美艷成熟了。」

「哈哈哈,墨夜司什麼眼神啊。我要是男人,我就喜歡這種女人味十足的,喬綿綿長得是不錯,可是看起來也太稚嫩了點吧,跟未成年少女一樣,我對這種小女生一點興趣都沒有。」

「沒必要捧一踩一吧,沈家大小姐是不錯,可喬綿綿也很漂亮,一點也不輸她。要是論五官長相,我覺得喬綿綿更勝一籌,沈家大小姐的五官沒她的精緻,我是女生,我表示我比較吃喬綿綿這種顏。」

「沈柔是比較有女人味,可是論顏值真的沒有喬綿綿顏值高。而且據我所知,其實大部分男人喜歡的是喬綿綿那種類型的。喬綿綿就像是每個男人曾經的初戀,沈柔會是男人現在的紅玫瑰,而喬綿綿能是永遠的白月光。」

「說沈柔家世背景比喬綿綿好,比喬綿綿有女人味,我心服口服!可是輪顏值,整個娛樂圈都沒幾個女藝人能比喬綿綿抗打的。」

「評論區的綿綿冰低調點,不要給綿綿招黑。我們綿綿不跟任何人比,做好自己就行了。」

「都說沈家落勢了,可我看沈柔那一身高訂晚禮服和她戴著的那一套首飾,至少都要管八位數的。果然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沈家再怎麼不好,豪門千金的范兒還是在那的。」


晚會現場。

因為沈柔的出現,在慈善晚會開始前,現場就掀起了一個小高潮。

等沈柔離開后,記者們都仰長了脖子,翹首以待喬綿綿的出現。

對拍其他的女人,興緻都沒那麼高了。

今晚是喬綿綿的第一場紅地毯秀。

又有了沈柔在前,記者們對於喬綿綿的這場首秀很是期待。

等了十多分鐘。

一輛黑色勞斯萊斯在會場入口處停了下來。

先是司機下來,繞到後車廂將車門打開,等了一會兒,車內的人先是伸了一條腿出來,纏著黑色細絲帶的腿特別奪人眼球。 秦崢心思百轉,回想著近日來接連不斷發生的事,然後注意力,便不由自主地被眼前的劍,給吸引了去。

這是一把通體碧藍色的劍,這顏色,依稀讓他想起了一把劍,那把劍叫做藍,是林希羽的母親留給她的劍,在林希羽扮作常青的那段時間,她時常將這把劍佩戴在身邊。

不過與藍相比,天地劍的劍身要稍許寬厚些,劍面大概有一個掌寬,整把劍很長很長,劍身直立時,估計能有一人高,這是一把大劍。

方茶丁兩眼放光地來回走著,嘴裡更是忍不住一個勁道,「就是它……就是它!」

秦崢心裡思量著,自從落雲山莊一別後,他好像確實是很久沒有見到過方茶丁了,人果然是會變化的,當初那個安安靜靜滿臉抑鬱的少年,如今已經成為了一位劍道高手,起碼在魂武大陸,可以這麼說。

而他不僅長高了,身材魁梧了,眉目之間的堅毅,也更甚從前了。

現在的秦崢其實已經有能力給他接上一隻手了,只是他提議后,方茶丁卻拒絕了,他只是道,現在的他多一隻手也是無用,練好一隻手,就已經足夠了。

光是他能做出這樣的決定,便已經讓秦崢佩服不已了。

「你確定么?」秦崢和林希羽也隨著方茶丁的腳步,圍繞著劍走了數圈,但是始終沒有看出,這劍出了大了些,還有哪些特殊之處。


「確定。」方茶丁舔了舔因為激動而有些發乾的唇角道,「這種氣息我很熟悉,一模一樣。」

方茶丁這般說,秦崢也恍然了,畢竟方茶丁才是那個與天地二劍朝夕相處的人,他也最熟悉兩把劍,此時也是最有資格說這句話的。

「我……能試試么?」方茶丁看了半晌之後,實在是有些按捺不住,他有些顧慮一直守在門口的孔老,然後小心翼翼地徵詢著秦崢的意見。

說來,在方茶丁的心中,無論他自己的實力到了什麼地步,秦崢一直都是他高山一般仰望的存在,這不僅僅是因為秦崢是他救命恩人的原因,同時他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包括天河劍地河劍,包括成就了他的提膝劍法,都是秦崢所賦予他的。

可以說,沒有秦崢,就沒有現在的他。

「試試吧。」秦崢並沒有在意門口的孔老,因為孔老現在對他們來說,可以說是自己人,而天地二劍之事,象也已經知道了大概,現在就差見上方茶丁一面了。

想要去試一把劍的認可度,最為簡單的辦法,就是用血脈澆灌。

方茶丁將手中的劍暫放桌邊,然後將手指伸到嘴裡狠狠一咬,一個大大的血口子就咬了出來,數滴殷紅的鮮血就順著他的指尖一滴滴滴落,落在了天地劍寬厚的劍身之上。

整個過程,秦崢和林希羽站在一邊,皆是屏氣凝神,拭目以待。


能不能用劍開啟真神寶藏,是成是敗,或許就都在此舉了。

只見那些血滴落在劍身上的一瞬間,一層淡紅色光暈,頓時就從兩者相觸的地方盪了開來,而那滴鮮血,就像是被劍吸收了一般,一下子就沒了蹤影。

而接下來接連墜落的血滴,也同樣布上了第一滴血的後塵,一滴滴盡數被吸收得一乾二淨。

秦崢幾人一見這情景,面露喜色,或許有戲!

於是滴完血后,他們就在一邊等待著,可是許久之後,卻不見半分動靜,若不是方茶丁手上的傷口還在,還真就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難道是血不夠?」林希羽眨了眨眼,提出了某種可能。

秦崢點了點頭,他覺得很有可能,而方茶丁則是腦筋也不動,直接膝蓋一提,撞到了桌上放的天河劍,只見劍身猛地飛躍而起,然後垂直下落,筆筆直插進地里的同時,也在方茶丁的手臂上,劃出了一個半厘多深的大口子。

瞬間,血如泉涌。

但是方茶丁就像是沒有痛感一般,雙眼還冒著有些興奮的精光,捧著滿手的鮮血,就朝著天地劍澆灌而去。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隨著不斷地紅波蕩漾,方茶丁的鮮血不斷地被劍身吸收,竟是一滴,都沒有濺落在桌上,這把天地劍就像是一個貪吃的孩子一般,不斷地吸收著方茶丁的鮮血。

這個時候,象也聽聞秦崢他們過來,此時也剛好趕到,剛一推門,就看到這般詭異的情景。

象也顧不上別的,回頭和孔老吩咐了句道,「孔老,守著,任何人不讓進來。」


隨後,反手就將門給關得嚴嚴實實的,然後一臉凝重地看著方茶丁。

他自然是知道他在做什麼,也自然知道眼前這個男人的鮮血,和天地劍似乎產生了某種共鳴或是契合。

他甚至能猜到,放在桌上的另一把劍,和此時插在地里的那把劍,就是秦崢所說的那兩把遺失的劍。


但是真正讓他感到異常凝重的,是方茶丁的實力,絕對不到尊境!

試想一下,在無根島區域內,可以擁有兩把傳說中的劍的人,怎麼可能會只有不到尊境的實力。

這種奇怪的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上次師傅帶回來的和師娘一模一樣的姑娘,還有那個醉酒的男人,現在,又有了這個擁有劍的斷臂男人。

象也心裡想到了千萬種可能,卻又一一否定這些可能,最後竟是沒有留下一種可能的解釋,所以他的表情,非常凝重。

但是他知道,此時並不是去計較這事的時候,他將這些疑惑暗暗地壓在了心底,重新將心神專註在了方茶丁的血脈澆灌上。

隨著鮮血注入的越來越多,天地劍上的紅光也越來越亮,甚至最後,紅光已經亮得透出了屋子,甚至穿破了屋頂,將整塊區域,都點亮了不少。

這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就在這些人準備追尋著紅光方向,過來看個究竟的時候,那抹紅光卻突然一閃,消失了蹤跡。

而此時屋中,所有人都一臉愕然地看著眼前,正漂浮在空中的一把劍,也是這個屋中,唯一的一把劍。 還沒等到車上的人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去。

又過了幾秒,車內的人下來了。

看到是喬綿綿那一刻,記者們就跟打了雞血一樣,馬上朝著她那邊擠了過去。

「哇,是綿綿,好漂亮啊。」

現場也有喬綿綿的粉絲。

看到喬綿綿那一刻,粉絲們都沸騰了,拚命的朝她揮著手,激動的喊道:「綿綿,綿綿!」

現場是設置了直播在放的。

喬綿綿從車上下來,緩緩走上紅地毯時,正在看直播的一眾網友也沸騰了。

「喬綿綿這個腿?我佛了,這也太直太好看了吧。」

「之前誰說的喬綿綿沒女人味的?這身打扮不要太女人好吧。簡直是氣場全開,御姐范十足啊。」

「我還以為她今晚肯定會打扮的比較仙女系,沒想到御姐范也能駕馭的這麼好。她身材比例也太好了吧,皮膚簡直白到發光啊。」

「我現在是真的相信有人皮膚能白到發光了。」

「媽呀,喬綿綿今晚這身打扮也太性感了吧。和她平時的風格很不一樣啊。我才發現,她身材居然這麼有料的,比那個沈大小姐身材好多了。」

「這個顏,這個身材,小姐姐我可以!」

「什麼都不服,就服氣喬綿綿的顏值。鏡頭離得她那麼近,臉上的皮膚還是那麼細膩,一點瑕疵都沒有。」

「皮膚是真的好,膠原蛋白滿滿。」

「呵呵噠,粉絲的尷吹聽得我都尷尬了。她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小姑娘,皮膚好,臉上膠原蛋白滿滿不是很正常嗎。如果三十多歲了,還能有這個狀態,再來吹噓好吧。

「喬綿綿的顏值我是服氣的。別的都可以黑,顏值沒得黑。」

「哈哈哈能被墨氏總裁看上的女人,長得不好看能行?這臉這身材還有這皮膚,我都有點羨慕墨夜司了。」

「喬綿綿顏值和身材上略勝沈柔一籌。不過,沈柔身上佩戴的那套首飾贏了。我剛查了下,那套首飾是D國設計師杜班那設計的一套新款,價值五千多萬一套的。是今晚參加晚會的所有人里,佩戴的最貴的一套首飾了。」

「喬綿綿身上連一套像樣點的首飾都沒有,未免顯得有點過於窮酸了。」

「她男朋友不是墨氏總裁嗎,不是很牛逼很有錢嗎。怎麼給自己女朋友連套像樣的首飾都不送啊。不是說她男朋友很寵她,對她很好嗎。」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