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夢,自己做主。韓宇想通了眼下這個關鍵問題,剩下自然就是想辦法離開這裏。可這樣漫無目的的找,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出去。韓宇不是沒有試過讓自己醒過來,可惜任憑韓宇怎麼喊,他還是被留在原地沒有挪地方。鬱悶的韓宇只能另外想辦法。

就在韓宇被困在夢境中的時候,外面卻已經亂了套。寧平左等韓宇不來,右等韓宇不來,困得寧平哈欠打個不聽。好在石八方善解人意,自己主動替換了寧平,讓寧平得意回去休息。路過韓宇房間的時候,寧平忍不住推門想要看看韓宇是怎麼回事?可一看到躺在船上的韓宇,寧平立刻就意識到出事了。就算是做噩夢,也不應該留這麼多的汗。而且韓宇的表情一會一變,如果不是考慮到韓宇此刻的情況,寧平還真有可能會笑出聲來。不過眼下,還是趕緊叫人吧。寧平可不敢貿然去喊韓宇,萬一壞了韓宇的事,到時候韓宇豈不是又要找自己的麻煩。

不一會的工夫,韓夢馨跟林珂推着吵着要來的喬嫣兒趕了過來,再過了一會,已經進入夢鄉的菲爾德也匆匆趕了過來。除了警戒的石八方,勇氣號上的其他人員都到齊了。可看着表情一會一變的韓宇,衆人一籌莫展。

不敢這個時候吵醒韓宇,萬一一個不慎,讓韓宇走火入魔了怎麼辦?可就這樣一直乾耗着,也實在不是辦法。

“要不然潑水試試?”菲爾德小聲的提議道。

寧平聞言搖頭說道:“又不是昏迷,潑水又有什麼用。要我說,還是上去打上兩巴掌,保準醒過來。”

“有道理。”菲爾德眼睛一亮,當即點頭附和道。可惜這一個有建設性的意見被林珂三女給一致否決了。投票結果以三比二,女方獲勝。不過是誰獲勝,韓宇還處在昏睡當中,這一點是沒有改變了。爲了叫醒韓宇,林珂連色相都出賣了,當着衆人的面深吻了韓宇一次,可讓人失望的是,韓宇依然沒有甦醒過來。

“怎麼辦?”林珂有點急的六神無主。這也來得太突然了,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

在場衆人裏只有韓夢馨最鎮定,聽了林珂的話以後,韓夢馨安撫了一下林珂,隨後轉身走出了房間,等到她再回來的時候,手裏多了一口平底鍋,外加一把乘湯的鐵勺。

寧平見狀勸道:“夢馨,不至於吧?韓宇只是沒醒過來,你不會是打算燉了他吧?”

“在燉他之前,我會先把你剁吧剁吧以後包包子喂狗。”韓夢馨沒好氣的瞪了寧平一眼,而寧平也知道自己想錯了,也不跟韓夢馨爭執,只是安靜的站在一邊。

就見韓夢馨左手拿着平底鍋,右手拿着鐵勺,沉聲對衆人說道:“本來我並不想使用這個祕籍,但是今天,恐怕不用是不行了。奉勸你們一聲,想要不讓自己的耳朵受罪,最好現在就堵住耳朵。”

從韓夢馨的動作跟所說的話判斷,寧平已經知道韓夢馨的打算了,不由對躺在牀上呼呼大睡的韓宇有些同情。不過同情歸同情,死道友不死貧道。一邊想着寧平一邊擡起了雙手,用力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呼~哥,不要怪我,這都是你自找的。”韓夢馨深吸一口氣,小聲的嘀咕了一句以後,突然用力揮動鐵勺敲打平底鍋。

“鐺鐺鐺”聲響震耳欲聾,震得韓宇猛地睜開了雙眼。自己夢中就感到天崩地裂,駭得自己嚇了一跳,然後就突然醒了過來。

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四周,韓宇納悶的問道:“你們都聚到我房間裏做什麼?夢馨你背在身後的是什麼東西?”

“沒,什麼也沒。哥你怎麼回事?怎麼突然睡過去就不醒過來了?我們費了白天勁才總算是把你叫醒了。”

“哦,我先前……唔?”話未說完,韓宇忽然感覺腦子裏一片空白,似乎想不起來先前在夢裏遇上的怪事了。真是奇怪啊,在夢裏明明記得很清楚,可這一醒過來,夢裏經歷的事情怎麼又統統忘了呢?

wωw☢ тTk an☢ ℃ O

有些懊惱的伸手拍了拍額頭,嚇得韓夢馨扔掉手裏的兩件法寶,兩步上前伸手摸了摸韓宇的額頭。

“妹妹,你老哥我沒有發燒。”韓宇見狀沒好氣的說道。

“嘿嘿……”韓夢馨被說的有點不好意思,訕笑着收回了手。不過韓宇也在此時看到了被扔在地上的平底鍋跟鐵勺。

好熟悉的一種感覺。韓宇盯着地上的平底鍋跟鐵勺,突然想起了自己小時候跟妹妹韓夢馨相依爲命的時候,那個時候自己就是在妹妹的平底鍋跟鐵勺的敲擊下甦醒,然後去找到師父繼續修煉。

“真是懷念啊,當年妹妹你的平底鍋敲打起來的時候,別人誰也比不過。”韓宇有些感慨的說道。

“呵呵……一時間着急就沒有考慮後果。哥,你到底還記不記得你在夢裏與到了什麼?”韓夢馨轉移話題的問道。

“唔……”韓宇仔細回想了一下,腦子裏突然閃過一個片段,在山崩地裂之前,好像看到一個人影出現在自己的附近。可那道人影到底長的什麼模樣,韓宇卻是怎麼想也想不起來。

見韓宇沉默不語,緊鎖眉頭,韓夢馨有點後悔,連忙補救道:“哥,要是實在想不起來那就不要去想了,反正夢裏的東西也都不是真實的。”

“唔……好吧,不想它了。你們還有什麼事嗎?要是沒事的話就都回去吧。哦對了,林珂跟嫣兒要是願意留下,那我也是不反對的。”

聽到韓宇的話,林珂跟喬嫣兒忍不住輕啐一聲,在韓夢馨曖昧的眼神中,林珂推着喬嫣兒坐着的輪椅落荒而逃。

房間裏就剩下寧平跟菲爾德,韓宇看了兩人一眼,搖頭對兩人說道:“你們回去吧,我對男人不感興趣。”

“少扯淡,你現在還困不困?”寧平白了韓宇一眼,開口問道。

“唔……還別說,一點睏意也沒有。”

聽到這話,寧平對韓宇說道:“行,你既然睡不着,那就去把八方換回來,本來應該你去替我的。”

韓宇聞言點點頭,都是男人到也就不用顧忌了,跳下牀一邊穿衣服一邊對寧平跟菲爾德說道:“我知道了,你們回去休息吧。對了菲爾德,勇氣號的修理進行的怎麼樣了?”

“大概還需要一個星期,還好有查巴幫忙,否則修理的時間絕對會超過半個月。”正準備出門的菲爾德聞言答道。

“這樣啊,成了,我知道了。菲爾德你辛苦一點,我總感覺這個地方有點是非,不是我們該來的地方。”

聽到韓宇的話,菲爾德點頭答道:“行,我記住了,回頭我會加快進度。”

跟寧平和菲爾德分開,韓宇去替換石八方回去休息。看到韓宇過來,石八方笑着問道:“韓宇,休息的怎麼樣?要是還沒休息好,我可以繼續替你。”

“不用了,我已經休息的很好了。八方你也辛苦了,趕緊回去休息吧。”

“好,那我就走了。”石八方點點頭,將警戒的工作交給了韓宇,隨後轉身要走,不過還沒走出兩步,石八方像是想起了什麼,回頭對韓宇說道:“韓宇,我聽菲爾德說勇氣號修好還需要一個星期,可這個要塞的存糧卻不多了。”

“一開始不是說有半個月的口糧嗎?”韓宇皺眉問道。

石八方聞言苦笑着說道:“我原本也是這樣認爲的,可我沒想到那個存糧的地窖裏,除了上面一層是存糧外,下面的不是稻草就是泥土,根本就不是糧食。”

“這樣啊,行我記住了,咱們勇氣號上還有糧食吧。”

“有,而且還不少。不過韓宇也說過的,那部分糧食是在進行旅行途中使用的,一旦勇氣號降落,那就不能動用,而且還要想辦法進行補充。”

聽了石八方的話,韓宇點頭說道:“你放心,我沒忘記。這樣吧,從明天開始我跟寧平輪流出去捕獵,順便看看這附近有沒有什麼可以進行交易的地方。糧食的事情八方你不用多操心,你只需要用就可以了,籌集的事情交給我跟寧平。”

“好,那就辛苦你了。”

等石八方離開以後,韓宇撓了撓頭,擡眼看了看要塞外的樹林,心裏祈禱明天白天的趕緊到來。天大地大,肚皮最大,要是連飯都吃不飽,那還冒個屁險呀。

“也許我應該去見見那個洛紅塵所說的神將。”韓宇自言自語的說道。

一夜無事……

次日清晨,當寧平過來跟韓宇換班的時候,韓宇準備先去睡上一覺,然後等下午的時候再出去查探。可剛一進入夢鄉,韓宇就發現自己又來到了昨晚到過的地方。那段消失的記憶就像是潮水一樣的在大腦中浮現。

一回生二回熟,韓宇此時已經沒有了頭一回來到這裏的慌亂,左右看了看以後,韓宇指着灰濛濛的天空喊道:“要有光!”

話音剛落,漫天的烏雲散去,露出了被烏雲遮蓋住的藍天和白天。隨後韓宇一指腳下的大地喊道:“要有水!”

話音剛落,大地開始產生震動,一條河流出現在大地上,等韓宇站穩了身形,發現自己正站在河邊。

“嘿~老子成上帝了?要啥來啥?唔……”韓宇站在河邊想了想,一指河中說道:“要有光屁股的美女!”

……

……

……

“喂!光屁股的美女!光屁股的美女!光屁股的美女!”韓宇見河裏一邊變化也沒有,忍不住有叫了幾聲。結果光屁股的美女沒有出現,倒是傳來一聲憤怒的低喝:“不要太過分了!”

韓宇循聲望去,卻沒有發現聲音的主人。忍不住四下張望了一下,嘴裏嘀咕道:“靠,我要的是光屁股的美女,不是看不見的鬼影,看來涉及到活物的時候效果會大打折扣。”

“混賬小子!低頭!”

韓宇下意識的低頭,這下算是看到聲音的主人。一個身高不足一米,年紀不超過五歲,長得粉嘟嘟的一個小男孩,正努力的睜大雙眼做出一副兇狠狀的瞪着韓宇。只是年齡擺在那裏,韓宇不僅沒有感覺到這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傢伙可怕,反而覺得這幅表情出現在這個小孩的臉上很可愛。

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男孩的小腦袋,韓宇微笑着問道:“小朋友,家大人哪去了?”

“混賬!不許動手動腳!”男孩一把將韓宇放在自己腦袋上的手給拍開,沒好氣的說道。韓宇倒也不生氣,笑眯眯的說道:“哎呀,小傢伙挺有個性啊。”

“我要鄭重向你聲明一件事。”小男孩一臉嚴肅的看着韓宇說道。

“哦,說吧,我洗耳恭聽。”韓宇配合着說道。

知道自己那副賣相震懾不了眼前這人,小男孩只能冷哼一聲說道:“哼!撐開你的耳朵聽好了。在下乃是聯盟十二神將之一,我需要你來協助我完成一些工作。”

“……小朋友,趕緊回家吧,等你再大一點再來玩角色扮演。”韓宇聽後笑着對小男孩說道。

群史爭霸 小男孩似乎早就料到韓宇會這麼說,有些苦惱的抓了抓腦袋,看着韓宇說道:“我真是神將,你信我吧。”

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好,好,我信,我沒說不信你呀。”韓宇敷衍意味十足的答道。說完韓宇又不死心的指着河裏大聲喊道:“光屁股美女,光屁股美女……”喊得小男孩額頭直冒黑線,頭一回感覺自己可能找錯人了。

可現在除了找韓宇這些人幫忙,小男孩還真是不敢相信別人。在看到韓宇還在不死心的大喊光屁股的美女時,小男孩苦笑着搖搖頭,對韓宇說道:“別喊了,你這樣喊是喊不出美女的。”

“爲什麼?”

“因爲這裏不是屬於你的夢境,而是我的。你可以喊出光跟河流,那是因爲由我在暗中相助,並不是你自己辦到的。”

“哦,合着你纔是這裏的上帝,那麻煩你變出幾個光屁股美女讓我看看,要不然我可不相信你說的話。”

“除了光屁股的美女,你就不知道想點別的嗎?”小男孩有點憤怒的瞪着韓宇問道。韓宇聞言聳聳肩,無所謂的答道:“反正是在夢裏,偶爾放縱一下又有什麼的。再說了,我又不會亂來。……你不會是變不出來纔不變的吧?”

小男孩沒好氣的白了韓宇一眼,說道:“你的激將計用的太生澀了,就算是一個普通人也不會上當。”

“嘿嘿……光說不練嘴把式,光練不說傻把式。你既然知道我用的是激將計,那想要也知道我不是個笨蛋,不會傻乎乎的別人說上兩句好話就當真。我說小鬼吶,你父母哪去了?”

聽完韓宇的話,小男孩被氣得渾身發抖。在親自來這裏之前,小男孩還對洛紅塵的提醒不屑一顧,但在跟韓宇這個氣死人不償命的混蛋面前,洛紅塵的提醒實在是太正確了。

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小男孩一本正經的對韓宇說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吳夢,是聯盟十二神將之一,我的能力就如你看到的那樣,將目標引入自己的夢境,從而取得戰鬥的絕對主動權。”

“……你真是神將?”

“如假包換。”

“我不太相信,除非你可以證明一下你的實力。”

“沒問題,你說吧,想讓我怎麼證明?”

“這樣吧,你不是說對這個地方控制的不錯嗎?那你就變……”

“再說光屁股美女我就跟你急!”小男孩瞪着韓宇說道。還別說,韓宇原本還真打算讓小男孩變幾個光屁股美女出來,不過小男孩提前把這條路給堵死了,韓宇只好改口說道:“那你就變幾個你拿手的東西悄悄。”

“……好吧。”神將吳夢無奈的說道。誰能想到,身爲聯盟十二神將之一的吳夢就像是一個魔法書一樣,韓宇說出一個名字,不需要多久,小男孩就變出一個擺放在韓宇的面前。

“能把這些東西帶出去嗎?”韓宇有些貪心的問吳夢道。吳夢聞言搖頭道:“不可能的,現實跟虛幻就像是兩條永遠不會碰面的平行線,永遠沒有交叉的地方。而且我告訴你韓宇,我的這個領域,除了要人命,不會對外界有任何影響。”

“你要殺我?”韓宇眯着眼問道。

吳夢連忙搖了搖頭,對韓宇解釋道:“我當日不是要殺你,要是想殺你,我多的是機會。我要跟你說的是。作爲聯盟的一份子,我現在有件事需要你的幫助……”

“不會是送信這類的小事吧?”

“那種小事還不需要你。我說的是大事。”

“哦,找別人吧,我的腦袋不大,肩膀不寬,兩隻胳膊更是沒有讓人在上面跑馬的能力。我建議你去找別人。現在請你送我離開,而且因爲也不要再來了。”

吳夢很顯然沒有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以往只要一現身,再說上幾句話,立刻就可以讓那些被看重的人紛紛拜在自己的腳下,但出乎吳夢的預料,韓宇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讓小男孩感到有點鬱悶。

“那個,我的計劃裏你很適合擔任一個位置,我向你保證,事後絕對不會虧待你。”

可惜韓宇卻緩慢而又堅定的搖了搖頭,態度十分明確的拒絕了吳夢邀請。韓宇不喜歡海盜,同樣也不喜歡聯盟。在韓宇的眼裏,這二者是一路貨色,只不過一個有執照,一個沒執照而已。

“唉~這可是你逼我的。”吳夢輕輕嘆了口氣,看着韓宇說道:“我的地盤我做主,敢在我的地盤上撒野,你好大的膽子。”

“喲,這是打算翻臉了是吧?”韓宇笑着問道。

“哼!我知道你厲害,單打獨鬥我不是你的對手。但你不要忘了這是什麼地方?這裏是我的世界,我就是這個世界的神,想讓誰生,誰就生,想讓誰死誰就死。”

“口氣不小,那我倒要好好見識一下,你都能幹些什麼?”

“哈~我能幹什麼? 掛名新妻 當然是教訓你這個冥頑不靈的臭小子!”話音剛落,韓宇就感覺腳下一軟,自己所站的地方竟然變成了一處沼澤,自己的身體正在緩緩下降。

“我靠!”韓宇爆了一句粗口,隨即下意識的伸出雙手準備脫離,可韓宇往了,他現在是在吳夢所製造的夢境當中,自己的火焰能力根本就發揮不出來。既然連火焰能力都發揮不了,那此時的韓宇還很有點跟案板上的魚肉那樣,任人刀砍斧剁。

韓宇從來就不是一個喜歡坐以待斃的人,趁吳夢正說得過癮,韓宇猛地一個箭步竄了過去,一把掐住了吳夢的脖子,一臉獰笑的說道:“小鬼,我看你這回怎麼辦?”

“不怎麼辦。別看你在外面威風八面,但在我這裏,你平時已經習慣的動作最好不要有,因爲我是這個世界的神,是一切規則的制定者。哪怕我說煤球是白的,也會有許多人會認爲我說得對。而現在,我的世界規則就是,禁止使用暴力。”說着,吳夢輕輕的掰開韓宇的手指,一臉輕鬆愜意的看着韓宇。

韓宇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被掰開的右手,似乎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這一幕。禁止使用暴力,那就是說,可以罵街是吧?

似乎看穿了韓宇的心思,吳夢連忙又對世界規則補充了一下內容,包括言語上的暴力。

韓宇一見這個,頓時失去了罵街的興趣,一臉鬱悶的看着吳夢,就像是正在打算拿吳夢哪裏下刀似的。

吳夢見狀稍微後退了一點,開口繼續對韓宇說道:“你不要覺得自己能逃出去,也不要指望我會善心發作的放過你。在你答應協助我之前,我是不會放你離開的。”

“嘁~你當我怕你呀?不過你既然想要往我幫忙,那總得拿出一點誠意吧。別拿你那個身份說事,那些東西在你們眼裏代表着權貴,榮譽,但對於我來說,那卻是可有可無的東西。也事先告訴你一聲,不要指望可以控制我,那樣你付出的代價會比你將會比你得到的要少得多。”

“換句話說,你是打算來挑戰我嘍?”吳夢看着韓宇說道。

“哼!我不喜歡跟比我弱的人合作。你要是真的打算讓我幫忙,那就麻煩你拿出可以讓我心服口服的實力來。”

“哼哼哼……哈哈哈……好,好,果然是初生牛犢不怕虎,有多少年沒有人敢這麼對我說話了。那些所謂的年輕才俊,在面對我的時候,遠遠沒有你這個人要來得灑脫。既然你想要驗證一下我的資格,正好我也要找機會驗證一下你的實力。這是件讓雙方都能有個臺階下的好事。沒問題,我接受你的挑戰,你有沒有什麼需要準備的?”

韓宇搖頭答道:“不需要,你也說了,這個世界的規則是禁止暴力,那麼只要是不屬於暴力一類的手段,想必施展出來也不是犯規的行爲。”

“沒錯,你很聰明,我很期待你的表現。”吳夢微笑着答道。

韓宇似乎受到了鼓舞,振作精神看着吳夢問道:“說出你的準備,我已經做好準備了。”

聽到這話,吳夢倒也不客氣,當即一矮身,直奔韓宇就衝了過去。此時的韓宇見狀剛準備反擊,卻又猛然想起了吳夢之前所說的話。當即停住了動作,靜靜的看着吳夢。韓宇的反應很快,就那麼站在吳夢的對面。

“我們比智力,不過在這之前,我還要再問你一遍,你真的想好要跟我較量了嗎?我是聯盟的十二神將,可不是你以前對付過的那些蝦兵蟹將。”說完吳夢有些得意的看着韓宇說道。

韓宇聞言白了對方一眼,沒好氣的說道:“說完狠話再來裝好人,我說你是不是有人格分裂症啊?”

吳夢頓時表情一窒,訕訕的說道:“好吧,既然你不識好歹,那咱們就開始吧。”

“說吧,比什麼?”韓宇大咧咧的問道。

看了一眼韓宇,吳夢緩緩的說道:“剛纔我已經說過了是比智力,你耳朵裏塞驢毛了,竟然會聽不見。”

“還真是一點虧都不吃啊。”韓宇心中暗道,嘴上卻說道:“好吧,那我再問得詳細點,你打算比哪些有關智力的問題。”

“要說起考驗智力,最好的莫過於智力搶答。我會出若干到題給你,只要你答出的正確答案可以超過八成,那我就放你離開,不再要求你來幫忙。”

“唔……好吧,那就開始吧。”韓宇考慮了一下,點頭對吳夢說道。

吳夢雖然是這個世界的上帝,但這個世界的規則卻並不是說他吳夢就可以隨意更改,一旦制定下了規矩,那在一定的時間內,那都是有效地。隨意的更改規則,最終會導致的嚴重後果就是世界崩壞,吳夢變成一個廢物。

規則如下,吳夢會出五十道題交給韓宇來答,由於都是選擇題,所以規定的時間是一個小時。在吳夢大聲宣佈開始以後,韓宇就如同高考中的考生那樣,坐在吳夢創造出來的椅子上,手裏拿着吳夢創造出來的筆,坐着平鋪在吳夢創造出來的桌子上的由吳夢所出的五十道題。

總之一句話就是,韓宇現在所用的,都是人家吳夢提供的。這俗話說得好,吃人嘴短,拿人手軟,雖然對自己能贏很有自信,但必要的退路吳夢還是一絲不苟的去做了。而韓宇此刻正在桌上坐着選擇題。

……

五分鐘後……

“好啦,我做完了。”韓宇扔掉手裏的筆,大叫一聲道。一旁的吳夢有些納悶的走了過去,心中暗道這也回答的太快了吧。韓宇見吳夢走了過來,隨手將手裏的五十道題交給了吳夢。吳夢拿過去一看,頓時傻眼了,難怪做的那麼快,敢情答案全是C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