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現在能拿出手的手段不少,可是自己現在畢竟還沒有達到先天級別,很多的手段都施展不出來。

「既然你們找死,那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王劍思維快速轉動,眼神看到已經出了森林,來到了一座山脈處,且前方出現的一塊塊巨石,心中頓時已經有了主意……

嗖~~

王劍猛的加速……

後方的兩頭林地豬王也加快速度跟了上去,兩豬王橫向並別,前後相差半個身位,轉彎,在轉彎……

因為離心作用,外圍的那頭林地豬王逐漸的被拉開。


不知道轉了多久,王劍都有些快抓懵了,不過他的神識強大,根本無懼,兩頭林地豬王的距離此時也已經被拉開了距離……

因為王劍的耍弄,兩頭豬王此時發狂了,不故一切的追趕王劍,再次的轉過一個高大的樹木,在轉過樹木的同時,王劍露出了隱瞞得逞的陰笑,在轉過去的同時,王劍如猴子般,猛的抓住那巨石猛地往上一縱……

碰~~~

一聲悶響驟然響起……

兩頭髮狂的豬王正碰到了一起,這就是王劍的陰謀,也是王劍的智慧的運用,利用了林地豬王的脾氣急躁,笨拙…

瞬間,兩豬撞的有些眩暈,

霍……

王劍手中的長劍這個時候劈斬而出,嘩嘩,兩道光芒閃現,然後只見兩頭豬王被斬下了腦袋。

呼呼呼~~

王劍背靠著巨石,看著兩頭被自己斬首的豬王閉上了眼眸,要休息一下才行,當恢復了實力之後,王劍立刻站起身來。

準備將這兩頭豬王給宰殺吃了,補補身體,可是王劍剛行動起來,頓時聽見遠處有更大的豬吼聲響起。

「糟糕,有更強的豬王,而且循著氣息追殺而來了。」王劍立刻警覺起來,大手一揮,將這兩頭豬王收到空間戒指之中,然後朝著遠處掠去。

王劍心中感覺到有些鬱悶,第一次斬殺妖獸中的王者,竟然斬殺的是豬,難道自己上上輩子是殺豬的屠夫不成?

王劍一邊逃,一邊心中幽怨的想著。

不久之後,王劍鬆了一口氣,他知道自己安全了。 轉眼之間,又是三天的時間過去了,七竅寶黃塔已經開啟了六天多的時間。

可惜,七竅寶黃塔的開啟時間很多,很多的人就算是進來也是得到不了多少機遇。

因為裡面有七大空間,而且每一個空間都太大了。

其中一個空間,有著無盡的連綿群山之中,在最巍峨的一座山下,有著一道閃爍著黃色光芒的門戶,這門戶看起來給人玄奧莫測的感覺,似乎只要從這個門戶進去,就能夠抵達另外一個空間似的。

此時,在門戶前不遠處,有著三個青年男子,其中一個高瘦青年先看到了這個門戶,連驚呼道:「你們快看,這是什麼?」

「恩?」其他兩人連看去,一看之下,都露出了激動的神色。

胖矮青年連道:「這個門戶看起來好神奇,說不定這其中有傳說中的至寶,我們快點進去看看。」


「走走,我們率先發現,有好寶物,我們也能夠捷足先登!」另外一個藍袍青年激動的說道。

於是,三人飛速的來到了閃爍著黃色光芒的門戶掠來。

嗡!

等三人一靠近這個門戶,噸水忍不住驚呼了起來,因為他們發現一股強大的吸力襲來,他們根本就抵擋不住,接著三人消失在了黃色門戶千,可是當三人消失的剎那,這個黃色光芒凝聚的門戶,陡然變得璀璨奪目,無比的刺眼。

「恩?那是什麼?」遠處有人發現了那璀璨奪目的光芒,頓時驚呼了起來。

「好璀璨的光芒,難道是重寶!」有人露出了激動的神色。

「走,快點去看看,那裡離我們這裡較近,說不定我們率先趕過去,能夠得到好東西。」

「沒錯。」

「那還等什麼?」

足足有上萬人都看到了這一奇景,因為方圓數百公里以內,都能看到那璀璨奪目的景象。

而王劍恰好也在這方圓數百公里以內,他自然也是看到了這一奇景,眼中帶著驚訝和激動:「這是什麼異寶,竟能綻放出如此光華?」

「不行,一定要去看看。這等異寶要是錯失在眼前,必定後悔莫及。」王劍也是按耐不住心情,身影一閃,朝著最璀璨的那個地方掠去。

……

在趕去的路上,王劍見到了不少強者正在朝著那裡趕去,個個神情激動。

異寶動人心,有這等近乎驚世之威的異寶,更是珍貴無比,誰也不願意錯過這個機會。

在快要臨近那異寶出現的地方時。

撲哧!撲哧!

啊!啊!啊!

前方陡然傳來了一聲聲的慘叫,只見一道道身影出現,正在大肆斬殺那些妄圖靠近異寶之地的人,這些身影統一著裝,都是黑衣,且蒙著臉,足足有數十人之多。

「怎麼會有這麼多的蒙臉黑衣人?而且大肆斬殺其他的強者。」王劍看到這一幕,不由露出了驚色。

看這些黑衣人的身手,最少都是先天後期的強者,還有不少先天後期的強者。

最強的一個,更是達到了先天雙圓滿。

「走。」王劍看到這一幕,和不遠處的其他人,都是連朝著其他的地方繞去。

可是,等他們繞了數公里后,看到的一幕,讓他們都是無比的氣憤,因為前方同樣出現了一群黑衣人,這群黑衣人仍然是以一個先天雙圓滿的強者為首,其他人的實力,要麼是先天後期,要麼是先天大圓滿。

「怎麼回事?怎麼會有這麼多的黑衣人,而且都是這麼強大?」王劍心中又驚又怒。

我真是文娛天王 ,怒的是,自己想要靠近那個地方,都不成。

同時氣憤的不但是王劍,還有其他的人,此時,王劍的周圍匯聚了數百人之多。

人數雖然比起那些黑衣人多尚不少,但是真要拼殺的話,卻是不一定比得上這些黑衣人。

這些黑衣人有組織有紀律,而且殺戮冷酷無情,顯然不是王劍這些雜亂無章,沒有一點秩序的人可以抗衡的。

不知道是誰怒吼了一聲:「竟然敢阻止我們得到機遇,真是該死。」

發怒的這人是一個先天大圓滿,虛丹後期的強者,只差一步就不達到了先天雙圓滿。

「以我看,我們這麼多人,何不跟他們拼了?」有人大聲響應道。

「沒錯,跟他們拼了!」有人怒道。

這些人犯了眾怒。

有幾個強者開口,奠定了基調,其他的人的怒氣也是被激起了。

於是,這些雜亂無章的人暫時擰成了一股繩,然後一起朝著那前方的數十個黑衣人掠去。

數百人,實力不等,有些人是先天初期,有些是先天中期,還有些是先天後期,當然也有一些人達到了先天大圓滿。

王劍自然是跟上了。

「小子,你的實力僅僅是戰將境界,真是膽大,為了寶物,不怕死嗎?」有個寬臉大漢看到王劍跟上,頓時恥笑道。

「怕死?沒有人不怕死,難道閣下不怕死?」王劍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回應道。

「小子真是嘴硬,好心提醒你,竟然不知死活的跟我頂嘴,不怕我斬殺你嗎?」寬臉大漢怒道。

「斬殺我?也要看你能不能斬殺的了?」王劍譏諷道,這個寬臉大漢看似是對自己著想,但是他從對方的話語之中,他看到的是對方的高高在上,是蔑視。

要真是好心的話,王劍或許會感激,但是蔑視自己,嘲笑自己,從自己的身上秀優越感,真是找錯人了。

「好了,大家現在的敵人是那些黑衣人,不要搞內亂了,否則我先斬殺他。」有虛丹後期的強者看到了這邊的動靜,冷聲制止道。

寬臉大漢冷哼一聲,也是沒有反駁那個虛丹後期強者的話,因為他只是虛丹初期,不過他卻是一臉殺意的看著王劍冷冷的說道:「哼,小子,希望你能夠在那些黑衣人的手中活下來,否則的話,等會斬殺了這些黑衣人,我第一個殺你。」

「真是聒噪!」王劍不屑的撇撇嘴,也是沒說什麼,他雖然也很想現在就斬殺了眼前這個寬臉大漢,但是不想現在就暴露自己的實力。

「你……」寬臉大漢瞪了王劍,眼中殘忍的光芒一閃而過,不過這個時候快要抵達那些黑衣人所在的地方,大戰要開啟了,他也是沒有再說什麼,顯然,他已經打定了注意,要是王劍不殺,等會他會親自斬殺王劍,反正事情也不急在這一時片刻。 轟!

他們這群人身影一閃,沖向了那些黑衣人,看到數百先天強者衝殺而來,這數十個黑衣人中的首領低喝了一句:「老大他們幾個已經搶先了一步,我們前後斬殺了上千人,阻攔了大部隊差不多半個小時的時間,任務也算是完成了,接下來我們也不要阻攔了,否則將損失慘重,走,我們頭也快點進入那光門之中。」

「是。」其他的人應道。

嗖!嗖!

一行數十人朝著那光芒最璀璨的地方掠去,顯然,這些人也是畏懼了,畢竟數百先天,而且其中不乏先天大圓滿強者,他們就算是能夠滅個七七八八,自己人也是要死個差不多,這樣就不值了。

……

「走走。」一行人也是快速的朝著那光芒璀璨之地趕去。

他們的目光所及地方,一道光門無比的璀璨,數十個黑衣人,和其他地方的黑衣人,加到一起,足有近百人都是掠入了那光門之中。

「寶物是在那光門之中。」有人驚喜道:「那些黑衣人應該是一夥的,所以阻攔我們是為了不讓我們得到那寶物。」

「快點進去,太遲的話,怕是就得不到寶物了。」

極品都市太子 ,朝著那光門掠去。

王劍本來也準備快點趕過去,就在這個時候,寬臉大漢阻擋在了他的面前,臉上露出了殘忍的笑容:「小子,我剛才就說了,要是那些人殺不死你,我會親自殺死你的。」

「你真的要這樣做嗎?」王劍臉色一沉,低喝道:「你要是晚一點的話,怕是寶物就被別人得到了。」

「哈哈,晚一會又如何,要是不殺你,我心中的憤怒就無法平息,小子,我告訴你,你現在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寬臉大漢冷笑連連。

本來一起的很多人,都是紛紛進入到了那光門之中,根本就不管這裡的情況。

在他們的心中,一個戰將級別的小子竟然跟一個虛丹初期的強者叫板,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很多的人都是沒有認出王劍就是數天前在登天梯上的人,因為當初在登天梯上的壓力很大,誰哪有心情去管別人啊,除非是有人在他的身邊通過,他才會注意一些,而且一段時間過去了,就算是見過,印象也是不深。

等到離開登天梯,知道了一個戰將奪得了第一,但是看不到王劍的模樣,自然是不知道。

這也是很多的人看到王劍這個戰將和一個先天大圓滿強者頂嘴,認為他自找死路的原因。

要是讓他們知道,王劍就是那個登天梯上的第一,就不會這麼想了。

所有的人都是進入到了光門。

光門不遠處就只有王劍和寬臉男子,前者心中無懼,之所以剛才沒有出手,只是不想讓別人注意罷了,不代表他怕了。

「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王劍目光轉冷。

「哈哈,真是可笑,你一個小小戰將,竟然跟我一個先天大圓滿,虛丹境界的強者這麼說話。」寬臉男子張狂大笑,臉上滿是蔑視和嘲笑。

「耽誤我尋寶,去死吧!」王劍目光冰冷,也是不想再和這寬臉男子糾纏了,決定速戰速決,斬殺了此人。

轟!

王劍渾身恐怖的氣勢陡然爆發而出,這一刻,他放開了氣息的壓制,同時魔鬼天殺體也是催動了。

手持無痕劍朝著寬臉男子殺來。

嗡!

一劍出,天昏地暗,他施展了劍法秘術——黑光劍芒,這一秘術,比黃金狼還要強大,屬於頂尖的黃級秘術,王劍僅僅將第一重修鍊成功,後面的第二重和第三重還沒有成功。

「怎麼可能?這氣息怎麼會這麼強大?」寬臉男子在這一刻,神色凝重到了極點。

名門夫人之先婚厚愛 ,雖然驚懼不已,但還是在瞬息之間催動了最強的攻擊,巨斧劈斬而出,鋒芒呼嘯。

嘭!!!


兩人的攻擊碰撞在了一起,嗖,寬臉男子吐血倒飛了出去,餘威撞擊在他的身上,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可怕的傷口,此時,他的臉上滿是驚恐和震撼。

「好強!這是戰將嗎?」寬臉男子感受著身體撕裂般的疼痛,很是後悔,他這個時候想到了數天前在登天梯上有著莫大盛威的那個少年。

「你是前幾天登天梯上的那個妖孽天才?」寬臉男子驚恐道。

「我想你說的是我。」王劍咧嘴冷笑。

「不要殺我,我知道錯了。」寬臉男子連求饒道,他是真的怕了,不過他的心中則是想了很多,這樣一個越級戰鬥力這麼強的人,肯定是有著非凡的秘籍,一定要聯合一些人,弄出來這個秘訣。

「不殺你?」王劍搖頭,對於一個動不動就秀優越感,有人反抗,就要動手抹殺的傢伙,他真的不願意讓其活著,因為自己要不是實力強大,怕是就被殺了,而且這樣的人,卑鄙陰險,說不定自己放過他,以後會有諸多的麻煩事。

「不殺你,那是不可能的!」王劍冷冷的說了一句。

「你真的要魚死網破嗎?」寬臉男子看到王劍的殺機,怒道。

「魚死網破?那就看你有這個資格沒有了。」王劍不屑的撇撇嘴,然後再度殺來。

這一刻,寬臉男子拚命了,可是他和全力爆發的王劍差距太大了,僅僅支撐了十多個回合就被王劍給斬殺了。

王劍將此人身上的寶物掃蕩一空,然後一把火將其焚燒了。

接著,王劍也是沒有立刻去查探寬臉男子身上的寶物,而是身影一閃,朝著那光門掠來。

「從那璀璨的光芒開始爆發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四五個小時了,再不進去,就算有寶物,怕是也被其他的人給弄走的差不多了。」王劍心中有著急迫。

嗖,很快來到了光門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