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現在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不斷變強,強大到自己足以掌控自己的命運。

接下來幾日,三人都是聯手一起,收割一個個落單的流寇。

這期間,林寒的洞察力無與倫比。

別說斷無涯和古靈兒,就是一直暗中跟著他們這個六號小隊的兩個赤陽衛,都是神色露出深深疑惑和震動。

他們也搞不明白,為什麼林寒總是能夠尋找到正確的伏殺地點。

對此,他們只能歸結為運氣好。

而且這期間,阿狸也是和林寒暗中配合,從這片山嶺中尋找和採摘了不少凡級極品的靈藥,甚至是在某個古老的山洞中,林寒獲得了一株地級下品的靈果。

這讓林寒大喜,全部都是收取在儲物靈戒之中,他都是趁著和斷無涯以及古靈兒分開的時候進行尋寶,沒有人知曉。

至於跟著他們小隊的兩個赤陽衛,林寒早就發現了,因此,後來他不使用魂師天眼,而是釋放魂靈蒼龍,進行周圍地域的探查。

因為魂靈蒼龍,常人是看不到的。

就這樣,三人以高效的手段收割流寇的性命,分數在快速提升中。

不過接下來又過去幾日,三人明顯感覺到周圍的流寇越來越少。

很多時候,林寒釋放魂靈,金色蒼龍在這片山嶺上空遨遊,但發現底下的一個個流寇老巢,都是空蕩蕩的一片。

似乎所有流寇接收到了什麼命令,消失在了自己原本待著的地方。

「林兄,我們繼續朝著深處前進,那些流寇說不定被我們殺怕了,都躲進了山嶺深處了。」斷無涯提議道。

「好。」

林寒點點頭。

三人準備繼續深入這片山嶺中。

但就在這時——

「嘭」

遠處,一道轟鳴聲響起,三人轉身朝著那個方向望去,頓時看到了一片絢麗的求救信號在空中炸響。

「有人遭遇了不可抵擋的力量?」

古靈兒美眸微微一變。

「走,去看看。」

林寒當機立斷,帶著兩人,朝著那個方向趕去。

雖然他們每個小隊算是競爭對手,但求救信號一般情況下不會出現,除非那個小隊遇到了生死危機。

至於隱藏著的赤陽衛,不會出手,哪怕他們跟著的小隊全軍覆沒,都不會出手。

這,正是試煉的殘酷之處。

只有在生死危機中,才能夠遴選出最強的存在。

踏踏踏!

三道身影,在山嶺中極速穿梭。

林寒踏步走在前方,這一刻,他將魂靈蒼龍釋放出去,頓時看到了遠處一片空地上,第二天王張猛的小隊正在被一群流寇圍攻。

和張猛對拼的,是一個體型高大的青年男子,有著武道八重天中階,死死壓制住了張猛。

周圍,接收到求救信號的其他小隊,也是陸續趕來。

但就在這時候,一道道蘸了劇毒的箭矢從周圍的密林中射出。

千金歸來:腹黑帝少請排隊 「噗」「噗」「噗」

一個個趕來救援的小隊,遭受了埋伏,不少少年天才都是直接被無數箭矢射穿身軀,直接死亡。

「不要過來!」

張猛小隊只剩下三個人,此時張猛這位第二天王看著那一個個被射殺的赤陽谷天才,虎目紅潤,吼道:「不要過來了!這是陷阱!這是這群流寇埋伏的陷阱啊!」

話落,張猛一掌轟出,烈火真元洶湧而出。

但他終究修為差了一階,被那八重天中階流寇死死壓制住。

「陷阱!」

林寒在百米之處,就發現了異常。

他看到了張猛小隊周圍的密林中,埋伏的全部都是流寇的弓箭手。

除此之外,張猛小隊周圍的地面上,有沙土掩蓋著一個個土坑,土坑之中,全部都是鋼鐵鑄造的地刺。

「噗噗噗……」

一個少年天才踩空進入,直接被無數利刺給穿透整個身軀,血液染紅大地。

見到這一幕,林寒目光一冷。

這些流寇,看來是開始反擊了,通過控住一個小隊,放出虛假的求救信號,用來引出其他小隊的救援,然後用各種陷阱獵殺那些少年天才。

「好狠!」

背後,斷無涯和古靈兒走來,看著遠處那慘烈一幕,也是感到心底發寒。

這群流寇,一旦開始反擊,果然都是狠辣殘忍,不計一切後果。

「既然所有小隊都被吸引來了,那本座也不用再隱藏了!」

驀地,一道威嚴霸道的聲音響起。

下一刻,一個臉上有著一道猙獰刀疤的大漢踏步而來,周身強大的氣場,讓一路上的古木都是轟然倒塌,大地開裂。

「這種氣息?武道九重天?大宗師強者!」

張猛大驚失色,面容一瞬間變得慘白。

「諸位助我!」

張猛大吼一聲,他身旁,幾個趕過去了天王級別少年天才,一共五人,全部站在一起。

「殺了本座這麼多手下,你們都得死!」

那刀疤大漢,自然是這片山嶺流寇中的真正統領。

毒妻入局 他有著九重天初階的修為,儼然是一尊大宗師強者。

「受死!」

刀疤大漢身軀雄健,如同一頭猛獸橫衝直撞而來,蒲扇大的手掌拍來,真元透體而出,凝聚成為了一尊古樸的大鼎,重若千鈞,鎮壓而下。

「虎魔大力拳!」

「水月劍訣!」

……

張猛等一眾五個少年天王,感受著那大鼎的沉重氣勢,都是紛紛神色大變,瞬間施展出自己的強大武學,都是位列凡級極品。

張猛的「虎魔大力拳」,更是一套造化武學,位列地級下品。

瞬間——

「轟隆」

恐怖的爆鳴聲頓時在空氣中炸響。

一瞬間,張猛等五個少年天王都是猛地噴出一口鮮血,身軀朝著後方爆退。

而反觀那刀疤大漢,則是紋絲不動,只是那尊真元凝聚出來的大鼎破碎了。

武道大宗師,恐怖如斯!

縱然只是九重天初階,但也不是一群小宗師能夠抗衡的。

「咻」

但就在這時候,一根冰藍色的箭矢,寒氣森森,陡然從遠處爆射而來,瞬間撕裂空氣,帶著冰冷的殺意,射向那刀疤大漢。 那是一支角度極其刁鑽的冰藍色箭矢,蘊藏著可怕的冰寒之力,幾乎一個呼吸間就來到了那刀疤大漢的面前。

「嘭」

一道血色刀光閃過,直接將那冰藍箭矢給斬斷。

不知什麼時候,那刀疤大漢手中出現了一柄血色的大刀,刀刃之上,閃耀著濃郁的紅芒。

下品靈兵!

遠處,林寒將手中的藍色大弓收起來。

他目光微微凝重,看來,這刀疤流寇首領,果然不是尋常之人。

不僅修為高深,踏入大宗師之境,而且,手中還有著這麼一柄下品靈兵級別的長刀,和自己的藍色大弓是一個級別。

看來,想要靠著偷襲擊殺,是不靠譜了。

「你身上有著我二弟血液的味道!」

突然,那刀疤大漢盯住了林寒,兇殘的目光中閃過一絲震動。

「殺了你二弟?」

林寒目光一閃,隨即他便是想到了自己剛剛進入這片山脈中所滅殺的那一個流寇老巢。

「小崽子,給本座死來!」

轟!

心中恨意交加,刀疤大漢竟然捨棄張猛等人,直接朝著林寒大踏步而來。

他一掌拍出,空氣震動,一尊真元凝聚的大鼎再次顯現而出。

這是一套地級下品的造化武學。

一鼎定乾坤!

具有極其可怕的威勢和力量,沉重若一座大岳砸下來。

「嗡」

一瞬間,一股恐怖的威壓頓時降臨到了林寒所在的那片叢林。

咔嚓!咔嚓!

周圍,一株株古木破碎開來,大地竟然都是一寸寸崩裂。

「好恐怖的威壓!」

「比剛才對付張猛等五大天王的那一掌還要恐怖!」

「不好,五大天王都擋不住這流寇首領一掌,這林寒不過是新晉陞的第十天王,他要被擊殺。」

周圍,不少赤陽谷的天才都是面色大變。

穿過流年的愛情 雖然他們私下是競爭關係,但此時面對這些兇殘的流寇,自然是齊心一致。

「林寒!」遠處,張猛目光震動,大吼道:「快躲開!」

嗡!

一尊古樸滄桑的真元大鼎鎮壓下來,林寒瞬間被籠罩住了。

「九重天初階的大宗師,果然恐怖。」

林寒深吸一口氣。

他沒有躲開,反而緩緩伸出手掌,輕飄飄拍下。

看著這一幕,周圍一眾赤陽谷天才都是大驚失色。

林寒在幹什麼?

他瘋了嗎?

「小崽子,死吧!」刀疤大吼一掌拍下,目光殘忍到極點,他似乎已經看到林寒被自己拍成碎肉的血腥一幕。

「造化掌!」

淡淡的聲音,從林寒的口中發出。

嗡!

幾乎就在這一瞬間,林寒站在那裡,卻不再是一個人,而像是一片山嶺橫貫在那裡。

一種不可言喻的天地大勢凝聚在了林寒的手掌中,釋放一種恐怖到極點的氣機。

「不好!這小子竟然會藉助這片山嶺的天地大勢與我對抗?」

刀疤大漢眼界不凡,他瞬間面色大變。

但這個時候,想要撤退已經來不及了。

「轟!」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