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也算是極有機緣,竟然得到了始心宗的原始心經,意外的能引動他的混沌丹田,讓他明悟了許多奧義,實力暴漲。

而原始宗的積累,很是驚人,原始滅神大陣,原始神衛,原始之眼,都是極其恐怖的底牌,這也僅僅是他看過的,或許原始宗還有更強大的底牌沒有翻出來呢。

楚南想起了紫月書院,不由撇了撇嘴,紫月書院有哪些牛掰的底牌,他可是一無所知,怎麼說自己也是一院之長嘛,東方老頭竟然什麼也沒告訴他,待遇到這老傢伙,他一定要抗議。

「你在想什麼」小白問道。

「沒什麼。」楚南回過神,看著小白,卻是突然想起了那個被隔絕的世界。

時間過得很快,也不知道七星大陸怎麼樣了,楚門怎麼樣了,那些紅顏與兄弟是否安好。

小白沉默了一下,道:「你很快就要去浮玉煌界的論天會吧。」

楚南目光望向小白,道:「沒錯。」

「我也想去,你能帶上我嗎」小白道。

「御獸宗不會去」楚南問。

「御獸宗名額就那麼幾個,玉蓮兒是不可能搶到這一個名額的。」小白道。

楚南皺了皺眉,道:「我不是不願意,你知道紫月書院的名額也早已定好。」

「我知道,我可不會讓你為難,論天會名額是固定的,但是,沒有規定不能帶寵獸去吧。」小白眨了眨眼睛。

楚南一怔,隨即怪異的笑了起來,道:「小白,你真想成為我的寵獸不成浮玉煌界寵獸可以帶,但是必須是真的寵獸才可以,要不然穿過浮玉煌界的界陣時,會被直接毀滅的。」

「我知道,所以,我是要真的成為你的寵獸,進去之後,我自有辦法解除。」小白道。

「既然這樣,那我沒有意見。」楚南道,他當然不敢奢望小白這種幾乎算是神獸的化形玄獸來做魔寵,事實上,他與小白一開始遇見時也都是以人與人交流作為前提。

「我還需要跟玉蓮兒去一趟沖靈山脈,她幫了我,我答應為她找到一隻九級玄獸的幼崽作為報酬的。」小白說道。

九級玄獸的幼崽楚南不由的挑了挑眉,九級玄獸的幼崽可比九級玄獸難找多了。

九級的成年玄獸大都相當於聖境強者,一些擁有神獸血脈的玄獸甚至可以化形了,到了這種級別的玄獸,它們的繁殖力大大減弱,繁衍下一代對於它們來說是比命還要大的事情。

因此,想要尋找到九級玄獸幼崽,是極為困難的一件事。

不過,小白是七色獸族,屬於神獸血脈,她現在估計都突破了九級限制,不再屬於玄獸,而是正在朝真正的神獸之路邁進,她答應要取得一隻九級玄獸幼崽,肯定是有把握的。

楚南這麼想著,發現小白正望著他,便點頭道:「我便與你們一同去吧,也去見識一下這沖靈山脈。」

沖靈山脈,楚南倒是久聞其名,在書院的星域圖上,他曾見過對這山脈的介紹。

沖靈山脈是一座星空山脈,橫跨數十塊不同的大陸,分佈在十幾個帝國的範圍之內。

這些大陸是分開在星域中的,但是這些山脈竟然將這數十塊大陸隔空連接起來。

根據記載,這數十塊大陸以前是一個巨大的整體,組合成一個球體形狀。

而後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個球體狀的巨大整體裂解成數十塊,分佈在星空之中,但是這沖靈山脈斷裂之後,竟然迅速生長,隔著漫長的星空又連接到了一起,是這個星域的一個自上古至今的末解之謎。

… ?這樣的異常情況,令得無數強者前仆後繼的來到沖靈山脈尋找答案,他們皆認為沖靈山脈必定藏有驚天至寶。,

但是無數年來,卻沒有任何人找到了答案。

漸漸地,也便無人再關注這裡。

沖靈山脈少了這些超級強者的滋擾,其玄獸,異獸開始縱橫,神獸亞神獸也時有聽聞。

也因此,這裡倒成了御獸宗許多弟子捕捉寵獸的理想之地,而外圍,也成了周邊帝國冒險者的聖地。

飛船從一個空間通道里鑽了出來,這空間通道是一個自然形成的通道,這種通道的外圍沒有空間陣法支撐,就算遇到,一般人也不敢穿過,因為這種空間通道一般不完整也極不穩定,進去了就有可能出不來,沒有人願意冒這個風險。

但顯然玉蓮兒對這個空間通道十分熟悉,很有可能這是御獸宗探索出來的一個空間通道。

出了這空間通道,遠遠的就能看到星空下的幾塊大陸,它們看起來分隔得並不是很遠,彼此應該都能看到,在它們之間,有著一根鎖鏈將它們連接起來。

沒錯,那看起來如同鎖鏈一般的東西就是沖靈山脈。

「這幾塊大陸只是一小部份,還有一些視線受阻看不見。」玉蓮兒在飛船出了空間通道后就從駕駛艙出來了,改成了自動駕駛。

「還真是開眼界了,你們說會不會真有什麼絕世至寶呢」楚南笑著問。

「或許有,或許沒有,誰能說得清呢反正自上古開始就不斷有人想要在沖靈山脈尋找這至寶,但至今仍末有人能發現什麼蛛絲馬跡。」玉蓮兒道。

「我們的目的地就是下面這一段山脈嗎」楚南問。

「嗯,這一段距離最近,但凡大陸與大陸相連的山脈,深處一定會有九級玄獸出沒,不過能不能找到九級玄獸的幼崽,卻是要看運氣了。」玉蓮兒道。

飛船快速接近,在星空中看上去如同鎖鏈一般的山脈也變得巨大起來。

山高林密,獸群在密林間隱現,更有一些隱藏在暗中的毒蟲,隨時準備抽冷子咬上一口蟄上一下。

飛船降落,帶來的氣浪瞬間將方圓數百米的樹木絞得粉碎,附近的獸蟲四下逃散,亦有一些強大的玄獸在遠處幽幽的盯著這邊。

楚南與小白和玉蓮兒跳下飛船,意念電光火石般掃了一遍,道:「這裡是外圍,玄獸等級都不算高,為什麼不往裡一些呢」

這裡的玄獸等級的確不高,也僅僅是四級五級的玄獸,但卻大都成群結隊。

「再往裡的話,會有一種奇異的能量干擾,飛船的驅動玄陣會失效,飛船會墜毀,就算不墜毀,也再也啟動不了。」玉蓮兒道。

「是嗎還有這種事。」楚南挑了挑眉,看來這沖靈山脈還真是名不虛傳了。

小白走在最前方,楚南與玉蓮兒分列左右,以一個品字形向這一段沖靈山脈的深處探去。

小白氣息外放,所有飛蟲走獸紛紛驚恐的避散,一路暢通無阻。

不久之後,在那高聳入天的漆黑叢林中,楚南看到了淡淡的光暈,光暈中蘊含著一種神秘的力量。

楚南伸手觸過這光暈,目光驟然一閃,他胸口的七星印記滾燙如火,那光明聖龍所化之星更是明滅不定。

難道這沖靈山脈之中,竟也有與天陣派有關的東西

「楚南,你發什麼呆呢」小白回頭,輕蹙秀眉。

「呵呵,沒什麼,只是想感覺一下這層神秘的力量到底是什麼。」楚南道。

「那你感覺出來沒」小白問。

「沒有。」楚南道。

「沒有你還這麼磨嘰。」小白說完,就轉身繼續往前掠去。

楚南跟在後面,感覺到玉蓮兒正看著他,他扭頭望了過去,兩人目光一觸碰,楚南裂嘴露出一口白牙。

玉蓮兒燦爛的笑著,將目光移開。

「真他娘的怪事了,總覺得玉蓮兒有些詭異的樣子。」楚南心裡嘀咕。

漸漸地,那高聳入天的巨樹變得稀疏,地面岩化,空氣中也開始瀰漫著危險的氣息。

小白停了下來,她晶瑩的玉手一彈,七色光彩在指尖閃爍。

遠處,突然起了風,有一朵朵五顏六色的花瓣從各處飛了起來。

而小白閉目,光潔的俏臉上籠罩著一層七彩光暈。

良久,小白睜開眼,那七彩光暈消失,而那些花瓣也隨風遠去。

「這是什麼秘術」楚南驚訝的問。

「你確定你要聽」小白淡淡問。

楚南心裡突突跳了兩個,感覺這是一個坑,俗話說好奇害死貓啊,他還是絕了這份好奇吧,於是他訕笑兩聲,搖頭。

「算你識相,我若說給你聽了,按照我們的規矩,就必須讓你獸化,成為我們七色獸族。」小白道。

楚南愕然,隨即流露出慶幸的表情,還好,他可不想獸化成為獸體。

「那你有什麼收穫沒有」楚南問。

「前面是一條峽谷,峽谷的深處有九級玄獸的氣息,我們去看看。」小白道。

往前走了不遠,果見山脈之中突然裂開了一道巨縫,這巨縫有千丈寬,深不見底。

往下一看,只見得峽谷中央黑色雲霧翻滾,凝成各種形狀,時而如山如岳,時而大海奔騰,甚至有各種形態逼真的飛鳥走獸。

楚南就這麼看了一眼,意識海中就一陣震動,彷彿這雲霧中有恐怖的吸力,要將他的靈魂都給吸了去。

楚南雙目驟然閃爍起淡淡的白光,靈魂之力捲起了風暴,驟然將這恐怖的吸力轟碎。

「厲害啊,竟然硬扛。」小白瞥來一眼,帶著一絲驚奇。

「一般一般。」楚南謙虛的笑道。

「我感覺那九級玄獸的氣息就在這峽谷深處,所以,我們必須下去。」 穿梭時空的俠客 小白道。

「那就下去唄,我跟著你走。」楚南道。

小白看向了玉蓮兒,道:「先用玉蜂去探探路。」

玉蓮兒點頭,拿出一個袋子,找開袋口禁制,頓時,一群拇指般大小,像雪一樣白的玉蜂嗡的化為一道白雲,朝著峽谷下方衝去,眨眼間,就沒入了那翻湧的黑雲之中。

玉蓮兒閉目,眉心的獸印隱隱浮現。

突然間,她嬌軀一震,眉心獸印閃爍了一下,臉色蒼白了幾分。

又過了不久,玉蓮兒突然悶哼一聲,眉心獸印徹底黯淡下去,她睜開了眼睛,目中閃過心疼之色。

「我大概知道了下面的情況,只是可惜了我用精血餵養的玉蜂。」玉蓮兒道。

「小小玉蜂而已,改天我給你找一群天王蜂來。」小白道。

玉蓮兒美眸一亮,玉蜂與天王蜂可不是一個等級的品種,她不再說話,而是開始繪製峽谷下的地圖。

「首先,這雲霧內有陰靈存在,不過對我們應該造不成威脅,穿過雲霧,下面是一片沼澤,毒障瀰漫,這是一隻七級玄獸八腳鱷龜的地盤,可輕易滅之,再往前,是一條屍骨鋪成的路,通往那九級玄獸所在地,我的玉蜂就是在這中途被一片屍靈花襲擊,全軍覆沒。」玉蓮兒道。

小白沉吟了一下,道:「雲霧中有陰靈,又有屍骨路和屍靈花,難道說這是一隻九級噬陰獸」

「也有可能是千靈獸。」玉蓮兒道。

「但無論哪一種,都有些恐怖啊,玉蓮兒,你確定你要這種九級玄獸的幼崽」楚南問。

「當然,不管多恐怖多難看,只要是九級玄獸的幼崽我就要。」玉蓮兒堅定道。

楚南聳聳肩,道:「那還等什麼,下吧。」

如果這地方僅僅有九級玄獸,即使是成年九級玄獸,對他們也造不成威脅。只是九級玄獸幼崽極其難尋,就算尋到了,母獸不僅會拚命,怕是關鍵時刻怕小獸落入人類手中,會不惜將自己的孩子與自己同歸於盡。

三人朝下躍去,很快就沒入了黑色的煙霧之中。

一入這黑色煙霧,就能感覺到刺骨的陰冷。

嗚咽聲陣陣,黑色煙霧化為一張張大嘴朝著三人吞噬而來。

楚南輕哼了一聲,身上銀焰一閃。

剎那間,凄厲的慘叫聲響起,一陣滋滋的響起過後,三人周圍數百米之地的黑霧都散了開來。

「靈火。」玉蓮兒美眸一亮。

三人降落,下方正是一片沼澤地,有淡綠色的毒障籠罩。

「吼」

一聲渾厚帶著戾氣的獸吼聲響起,就見得這沼澤地里鑽出了一隻長達百米的鱷龜,這鱷龜有著一口鋒利的牙齒,寒光閃爍,連背上的龜殼都長著一排排骨刺,而更顯著的特徵是,它竟然有八隻腳。

這隻鱷龜吼過之後,陡然察覺到危險,它那與它巨大身體極不協調的小眼睛掃過小白,頓時魂飛魄散,媽媽呀,它感覺到了超越九級玄獸的恐怖氣息,那是神獸的氣息。

鱷龜本能的要將腿與頭縮入厚厚的龜殼中,它這龜殼可是寶貝,雷擊不碎,火燒不壞。

但是,鱷龜卻是克服了這本能,就這麼伏在沼澤里嗚嗚輕叫,一動不敢動。

「咦,倒是有些靈性。」小白有些驚訝,這八腳鱷龜如果縮進去,照樣難逃一死,它這龜殼雖硬,但她要粉碎卻是輕而易舉。

感謝natureyang,天黑請閉眼,晨晨晨,老謝的紅包打賞,同樣感謝諸位書友書頁打賞,訂閱,今天還有兩更。

… ?這八腳鱷龜逃過一劫,感覺小白三人離開,它猛地扎進了沼澤深處,打死也不再出來了。,

穿過這沼澤,三人踏上了玉蓮兒所說的屍骨之路。

陰風呼號,凝成一個個鬼影撲了過來,普通人絕對能活活嚇死,就算不嚇死,這裡的陰氣入體,也會在瞬間被吞噬生機。

但是,對於楚南三人來說,便什麼也不算了,陰風凝成的鬼影還末到跟前便支離破碎的消散。

這條屍骨之路,寬近千丈,一眼望去,全是累累屍骨,有人類,有獸類,蔓延向了峽谷深處。

對於這樣的場景,楚南眉頭都沒皺一下,因為對於他所經歷的來講,眼前的景像真是毛毛雨一樣。

只不過,楚南的心裡卻提著,因為他分明感覺到胸口的七星天陣越來越滾燙。

就在這時,一隻還帶著血絲的骨爪突然探了出來,閃電般扣向了楚南的腳踝。

楚南冷哼一聲,一腳踩下,便聽咔嚓一聲,這隻骨爪瞬間粉碎。

不僅如此,他一腳踩下帶起的狂暴能量直衝地底。

「轟轟轟」

這條屍骨之路驟然有一道道能量衝起,骸骨破碎,四下飛射。

而與此同時,那一個個形成的黑洞中有黑煙冒出,周遭的溫度剎那間降低,有一陣陣磨牙的聲音開始在空氣中響起。

「還藏著一個大傢伙。」小白雙眸一閃,流露出一絲興奮。

洞有十八個,十八道黑煙飄起,當它們凝在一起時,上方涌動的黑煙突然如海水倒卷般湧來,不,湧來的是那些陰靈。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