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李振在我背後大喊了一聲,“我擦,鐵兄弟你還是童男啊?我都忘記了童男最純粹的那滴血可以消除鬼物的結界。”

我直接罵道,“真是個飯桶,要你有啥用啊!現在說,馬後炮!”

鬼瞳萌寶:妖孽老公萌萌噠 誰知道,胖子李振沒有說話,而是照着剛剛踹我屁股的位置又來了一下,且說,道士尋常穿個布鞋踹下下就踹一下,誰知道這廝尼瑪穿着一雙尖頭皮鞋,差點一下踹的我屎尿俱來,想到自己目前的造型和處境,我頓時穩住不動了。

鐵衣的這一下顯然是徹底激怒了這針咽餓鬼,那玩意低着頭悠遠的哼哼了一下,然後直接向着鐵衣撲了過去。看這架勢,估計是先要拿鐵疙瘩來開刀。

就在這個時候,我扭頭看着胖子大聲喊道,“你妹的,趕緊出手啊,再不出手我兄弟有個三長兩短,我一定讓你立刻到地府報道你信不信啊!”

胖子估摸着要着急了,眼瞅着來不及了,先是甩出一道符紙,還別說看起來輕飄飄的一張尋常黃紙竟然像是離弦之箭一般直射向那針咽餓鬼,鐵衣也使出鬼逐急速的變換身形。

胖子大喊一聲,“鐵衣閃開!小心爆菊,哦不爆炸!”

只見鐵衣,以青銅承影抵擋了一下那餓鬼的撲勢之後,迅速原地旋轉下蹲,喊了一嗓子“鬼遁”之後,彷彿突然消失了一般,完全看不見人影了。

我看着李振再看看六子,兩個人都看傻了,我也十分震撼,這鬼遁之術,我以前曾聽鐵衣講起過,在遇到厲鬼時,厲鬼便會在自身的空間中釋放出濃厚的鬼氣,這鬼氣看不見摸不着不香不臭,唯一的體感便是溫度突然的降低,這鬼遁之術便是在這鬼氣之中隱藏身形的辦法。

當時我覺得這玩意說的太誇張了,都是騙小孩子的玩意兒,可這活靈活現的看到之後,我算是服的五體貼地了,剛纔忙着圍觀,未曾注意這房間之內的溫度極低,想來這便是鐵衣說的鬼氣瀰漫,所以鐵衣才能依託這鬼氣而使出鬼遁之術。

看見這功夫如此牛逼,我當即決定若能活着出去,不管任何辛苦代價我一定要學到這功夫,實在是太牛逼了,這視覺效果十分震撼,畫面像是山寨神話劇那般扯的離譜。

我再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這鐵衣竟然站在我身邊了,嚇了我一跳。

我再看看李振,“喂,你剛纔不是喊着讓鐵衣閃開啥爆炸還是爆菊的,是個啥情況啊,不是隨便喊着嚇唬鬼的吧?”

胖子這時候纔回過神來,喊了一句我讓我哭笑不得的話:“我去,我剛纔沒看錯吧,你那兄弟哪裏去了,怎麼憑空消失了,是變沒了還是讓鬼吃了?太尼瑪刺激了吧?這是個什麼情況啊!對了,我剛纔是準備引爆符紙的,誰曾想你兄弟來了這麼牛掰一下,我光顧着看忘記念咒了。”。那胖子還無恥的想要拜師鐵衣學習這門功夫,說是有了這玩意發家致富簡直就是灑灑水放個屁那麼簡單的事情。

鐵衣一邊舉着那一柄青銅承影看着好像還退縮,隨着胖子的手訣變換,這金光終於打在了那隻針咽餓鬼的右腿之上,伴着金光乍現,我感覺有一種發自靈魂深處的咆哮響起,讓我感覺胸悶難受,在金色光芒中我看見那鬼的右腿已經炸開,從裏面流出了滾滾的黑色墨汁一樣的東西,散發着濃烈的惡臭,這咆哮聲音應該是這針咽餓鬼所發出的。是這針咽餓鬼所發出的

隨着這淡淡的黑色氣體漸漸的瀰漫在整個空間,這紫薇道印所營造的出的紫色光芒似乎在漸漸褪去,我對着身後的李振喊道:“我說胖子,剛纔見你鼓搗了半天了,趕緊出手啊,你沒看見對面那鬼馬上就要殺過來了?你看激動的都嘔吐黑水了,那是什麼玩意兒啊。”

胖子則直接回了我一句,“不知道,沒看見我在想辦法啊!”

趁着這針咽餓鬼吐出黑色惡臭墨汁一般的東西時,我看見鐵衣的手裏突然多了點點銀光,果然是七星鎖魂針。 快穿之紅塵道 但見隨着鐵衣的右手一揮,竟然將這七根銀針插在了自己的額前中央位置,嘴裏快速的唸叨着不像是人話而是鬼語的東西。

隨着鐵衣甩出的右手,鐵衣額前的沾着血的銀針便齊刷刷的射向了剛剛那隻針咽餓鬼所營造出的鬼獸結界,而出乎意料的是,這一次站着鐵衣額血的七根銀針並未像之前青銅承影那般被隔離開來,而是隨着轟的一聲,像是什麼東西爆炸開來的感覺,頓時整個空間都爲之一振。

我在一看,七根銀針在解除到鬼獸結界的時候,竟然帶着一抹淡淡的紅光,直接將那結界擊毀了,同時鐵衣的七根鎖魂針也消失不見了。

胖子李振在我背後大喊了一聲,“我擦,鐵兄弟你還是童男啊?我都忘記了童男最純粹的那滴血可以消除鬼物的結界。”

豪門寵妻:第一大牌棄婦 我直接罵道,“真是個飯桶,要你有啥用啊!現在說,馬後炮!”

誰知道,胖子李振沒有說話,而是照着剛剛踹我屁股的位置又來了一下,且說,道士尋常穿個布鞋踹下下就踹一下,誰知道這廝尼瑪穿着一雙尖頭皮鞋,差點一下踹的我屎尿俱來,想到自己目前的造型和處境,我頓時穩住不動了。

鐵衣的這一下顯然是徹底激怒了這針咽餓鬼,那玩意低着頭悠遠的哼哼了一下,然後直接向着鐵衣撲了過去。看這架勢,估計是先要拿鐵疙瘩來開刀。

就在這個時候,我扭頭看着胖子大聲喊道,“你妹的,趕緊出手啊,再不出手我兄弟有個三長兩短,我一定讓你立刻到地府報道你信不信啊!”

胖子估摸着要着急了,眼瞅着來不及了,先是甩出一道符紙,還別說看起來輕飄飄的一張尋常黃紙竟然像是離弦之箭一般直射向那針咽餓鬼,鐵衣也使出鬼逐急速的變換身形。

胖子大喊一聲,“鐵衣閃開!小心爆菊,哦不爆炸!”

只見鐵衣,以青銅承影抵擋了一下那餓鬼的撲勢之後,迅速原地旋轉下蹲,喊了一嗓子“鬼遁”之後,彷彿突然消失了一般,完全看不見人影了。

我看着李振再看看六子,兩個人都看傻了,我也十分震撼,這鬼遁之術,我以前曾聽鐵衣講起過,在遇到厲鬼時,厲鬼便會在自身的空間中釋放出濃厚的鬼氣,這鬼氣看不見摸不着不香不臭,唯一的體感便是溫度突然的降低,這鬼遁之術便是在這鬼氣之中隱藏身形的辦法。

當時我覺得這玩意說的太誇張了,都是騙小孩子的玩意兒,可這活靈活現的看到之後,我算是服的五體貼地了,剛纔忙着圍觀,未曾注意這房間之內的溫度極低,想來這便是鐵衣說的鬼氣瀰漫,所以鐵衣才能依託這鬼氣而使出鬼遁之術。

看見這功夫如此牛逼,我當即決定若能活着出去,不管任何辛苦代價我一定要學到這功夫,實在是太牛逼了,這視覺效果十分震撼,畫面像是山寨神話劇那般扯的離譜。

我再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這鐵衣竟然站在我身邊了,嚇了我一跳。

我再看看李振,“喂,你剛纔不是喊着讓鐵衣閃開啥爆炸還是爆菊的,是個啥情況啊,不是隨便喊着嚇唬鬼的吧?”

胖子這時候纔回過神來,喊了一句我讓我哭笑不得的話:“我去,我剛纔沒看錯吧,你那兄弟哪裏去了,怎麼憑空消失了,是變沒了還是讓鬼吃了?太尼瑪刺激了吧?這是個什麼情況啊!對了,我剛纔是準備引爆符紙的,誰曾想你兄弟來了這麼牛掰一下,我光顧着看忘記念咒了。”

我看着這胖子,想我辛辛苦苦任勞任怨的在這以如此猥瑣造型扮演着桌子腿的角色,而這胖廝竟然能幹出甩符紙忘記念咒的事情,我也是醉了,這節奏已經坑爹坑到家破人亡的地步了。

就在這時候,鐵衣竟然已經站在我身邊了,摸了摸身前的鐵衣腿部,肉感紮實,一看就是肌肉健碩非常。又看見這傢伙,我十分激動,忙叫着:“喂,鐵疙瘩,你什麼時候出現的,剛纔是個什麼情況啊?你說的鬼遁果真牛掰我,當初你說的時候我還以爲你在裝逼,沒成想你那說法簡直就是謙虛的”。

六子和李振也不約而同的問起了剛剛鐵衣鬼遁的事情。那胖子還無恥的想要拜師鐵衣學習這門功夫,說是有了這玩意發家致富簡直就是灑灑水放個屁那麼簡單的事情。

鐵衣一邊舉着那一柄青銅承影看着好像還不知道怎麼回事的針咽餓鬼,一邊說道,“這鬼遁之術,其實沒有你們想的那麼玄乎,什麼變形是消失之類的。其實就是因爲我們鬼捕適應環境的能力很強,加上體質的緣故,便能施展。

如今的這個房間已經被這針咽餓鬼釋放出了打量的鬼氣,我只是通過身體吸附了空間的鬼氣,而使得身體染色成了這空間裏鬼氣的顏色,並不是什麼消失出現的,我是從那隻鬼旁邊走過來的。

不過,這傢伙確實很難對付,就是尋常陰差上前也定然會損失慘重,我們必須慎之又慎,不能出意外”聽見鐵衣的科普之後,我才明白這玩意兒原來像是魔術一樣,通過鬼遁之術的施展,給鐵衣穿了一件跟這空間顏色一樣的衣服,所以我們纔看不到。

我恍然大悟的說,原來如此啊,我還以爲你憑空消失了啊,原來是變色龍的節奏啊。

鐵衣嗯了一下。

胖子則猥瑣的問道,“鐵兄弟像是你這功夫在其他地方能不能施展?比如什麼商店啊,銀行啊之類的地方。”

鐵衣斬釘截鐵的說,“不行,只有很強烈的鬼氣出現時候才能夠使用,這些東西就算能用,你也不要想隨着這淡淡的黑色氣體漸漸的瀰漫在整個空間,這紫薇道印所營造的出的紫色光芒似乎在漸漸褪去,我對着身後的李振喊道:“我說胖子,剛纔見你鼓搗了半天了,趕緊出手啊,你沒看見對面那鬼馬上就要殺過來了?你看激動的都嘔吐黑水了,那是什麼玩意兒啊。”

胖子則直接回了我一句,“不知道,沒看見我在想辦法啊!”

趁着這針咽餓鬼吐出黑色惡臭墨汁一般的東西時,我看見鐵衣的手裏突然多了點點銀光,果然是七星鎖魂針。但見隨着鐵衣的右手一揮,竟然將這七根銀針插在了自己的額前中央位置,嘴裏快速的唸叨着不像是人話而是鬼語的東西。

隨着鐵衣甩出的右手,鐵衣額前的沾着血的銀針便齊刷刷的射向了剛剛那隻針咽餓鬼所營造出的鬼獸結界,而出乎意料的是,這一次站着鐵衣額血的七根銀針並未像之前青銅承影那般被隔離開來,而是隨着轟的一聲,像是什麼東西爆炸開來的感覺,頓時整個空間都爲之一振。

我在一看,七根銀針在解除到鬼獸結界的時候,竟然帶着一抹淡淡的紅光,直接將那結界擊毀了,同時鐵衣的七根鎖魂針也消失不見了。

胖子李振在我背後大喊了一聲,“我擦,鐵兄弟你還是童男啊?我都忘記了童男最純粹的那滴血可以消除鬼物的結界。”

我直接罵道,“真是個飯桶,要你有啥用啊!現在說,馬後炮!”

誰知道,胖子李振沒有說話,而是照着剛剛踹我屁股的位置又來了一下,且說,道士尋常穿個布鞋踹下下就踹一下,誰知道這廝尼瑪穿着一雙尖頭皮鞋,差點一下踹的我屎尿俱來,想到自己目前的造型和處境,我頓時穩住不動了。

鐵衣的這一下顯然是徹底激怒了這針咽餓鬼,那玩意低着頭悠遠的哼哼了一下,然後直接向着鐵衣撲了過去。看這架勢,估計是先要拿鐵疙瘩來開刀。

就在這個時候,我扭頭看着胖子大聲喊道,“你妹的,趕緊出手啊,再不出手我兄弟有個三長兩短,我一定讓你立刻到地府報道你信不信啊!”

胖子估摸着要着急了,眼瞅着來不及了,先是甩出一道符紙,還別說看起來輕飄飄的一張尋常黃紙竟然像是離弦之箭一般直射向那針咽餓鬼,鐵衣也使出鬼逐急速的變換身形。

胖子大喊一聲,“鐵衣閃開!小心爆菊,哦不爆炸!”

只見鐵衣,以青銅承影抵擋了一下那餓鬼的撲勢之後,迅速原地旋轉下蹲,喊了一嗓子“鬼遁”之後,彷彿突然消失了一般,完全看不見人影了。

我看着李振再看看六子,兩個人都看傻了,我也十分震撼,這鬼遁之術,我以前曾聽鐵衣講起過,在遇到厲鬼時,厲鬼便會在自身的空間中釋放出濃厚的鬼氣,這鬼氣看不見摸不着不香不臭,唯一的體感便是溫度突然的降低,這鬼遁之術便是在這鬼氣之中隱藏身形的辦法。

當時我覺得這玩意說的太誇張了,都是騙小孩子的玩意兒,可這活靈活現的看到之後,我算是服的五體貼地了,剛纔忙着圍觀,未曾注意這房間之內的溫度極低,想來這便是鐵衣說的鬼氣瀰漫,所以鐵衣才能依託這鬼氣而使出鬼遁之術。

看見這功夫如此牛逼,我當即決定若能活着出去,不管任何辛苦代價我一定要學到這功夫,實在是太牛逼了,這視覺效果十分震撼,畫面像是山寨神話劇那般扯的離譜。

我再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這鐵衣竟然站在我身邊了,嚇了我一跳。

我再看看李振,“喂,你剛纔不是喊着讓鐵衣閃開啥爆炸還是爆菊的,是個啥情況啊,不是隨便喊着嚇唬鬼的吧?”

胖子這時候纔回過神來,喊了一句我讓我哭笑不得的話:“我去,我剛纔沒看錯吧,你那兄弟哪裏去了,怎麼憑空消失了,是變沒了還是讓鬼吃了?太尼瑪刺激了吧?這是個什麼情況啊!對了,我剛纔是準備引爆符紙的,誰曾想你兄弟來了這麼牛掰一下,我光顧着看忘記念咒了。”

我看着這胖子,想我辛辛苦苦任勞任怨的在這以如此猥瑣造型扮演着桌子腿的角色,而這胖廝竟然能幹出甩符紙忘記念咒的事情,我也是醉了,這節奏已經坑爹坑到家破人亡的地步了。

就在這時候,鐵衣竟然已經站在我身邊了,摸了摸身前的鐵衣腿部,肉感紮實,一看就是肌肉健碩非常。又看見這傢伙,我十分激動,忙叫着:“喂,鐵疙瘩,你什麼時候出現的,剛纔是個什麼情況啊?你說的鬼遁果真牛掰我,當初你說的時候我還以爲你在裝逼,沒成想你那說法簡直就是謙虛的”。

六子和李振也不約而同的問起了剛剛鐵衣鬼遁的事情。那胖子還無恥的想要拜師鐵衣學習這門功夫,說是有了這玩意發家致富簡直就是灑灑水放個屁那麼簡單的事情。

鐵衣一邊舉着那一柄青銅承影看着好像還不知道怎麼回事的針咽餓鬼,一邊說道,“這鬼遁之術,其實沒有你們想的那麼玄乎,什麼變形是消失之類的。其實就是因爲我們鬼捕適應環境的能力很強,加上體質的緣故,便能施展。

如今的這個房間已經被這針咽餓鬼釋放出了打量的鬼氣,我只是通過身體吸附了空間的鬼氣,而使得身體染色成了這空間裏鬼氣的顏色,並不是什麼消失出現的,我是從那隻鬼旁邊走過來的。

不過,這傢伙確實很難對付,就是尋常陰差上前也定然會損失慘重,我們必須慎之又慎,不能出意外”聽見鐵衣的科普之後,我才明白這玩意兒原來像是魔術一樣,通過鬼遁之術的施展,給鐵衣穿了一件跟這空間顏色一樣的衣服,所以我們纔看不到。

我恍然大悟的說,原來如此啊,我還以爲你憑空消失了啊,原來是變色龍的節奏啊。

鐵衣嗯了一下。

胖子則猥瑣的問道,“鐵兄弟像是你這功夫在其他地方能不能施展?比如什麼商店啊,銀行啊之類的地方。”

鐵衣斬釘截鐵的說,“不行,只有很強烈的鬼氣出現時候才能夠使用,這些東西就算能用,你也不要想了,凡事皆有因果,損陰德的事情不幹爲好。”

胖子忙解釋道:“沒事,沒事我就是隨便問問。”

就在這個時候,那隻針咽餓鬼也發現了此刻在我們身邊的鐵衣,兩隻眼睛激動的像是兩個高瓦數的綠色燈泡一般,扭轉頭來看向我們。

我則看着六子悄悄的說,“六子你說一會要是咱們佔上風的話,這餓鬼跑了可怎麼辦?都說窮寇莫追,要是跑了咱們追還是不追?”

六子道士則很牛的說,“你放心吧,我師兄剛剛的落幡神咒便是相當於將這個房間變成了鬼物的銅牆鐵壁,守着這四壁的都是我們道家的仙人,這隻鬼是斷然逃不掉的,今天若不是他死在這裏,就是我們死在這兒了。”

一聽六子道士的話,我心裏便又有些惴惴不安的感覺了,想來今天就看這鬼與我們誰的點正運氣好了,可我想起我的家傳點背,內心十分抑鬱,於是默默的向着各方仙人求了一遍,保佑我們斬妖除魔,化險爲夷。

我看着死死盯着我們的針咽餓鬼,對着鐵衣的背影說道,“剛剛看你的七星鎖魂針好像對這傢伙很有效啊,要不再掏出一把甩吧,一把一把的就算瞄不準也總會有瞎貓遇到死耗子,說不定就將這鬼物報銷了也說不定”。

鐵衣則留下一句:“這東西我只有七根,再也沒有了。”

哦,我意興闌珊的迴應了一聲。

“這玩意現在已經知道上當了,都準備好。”胖子在我身後像是指揮官一般的話,讓我十分鄙視。這個時候,胖子再一次摔出了一張黃符,依舊是急速的向着那針咽餓鬼而去,我趕緊喊着,“胖子,尼瑪趕緊唸咒啊,別再整的跟剛纔一樣,到了那鬼眼前就掉地上了。”

胖子顧不着回答我的話,而是開口唸道,還別說這傢伙裝腔作勢的聲音還有些領導的強調。

天地玄宗萬氣本根,廣修億劫,證吾神通,三界內外,惟道獨尊,體有金光,包羅天地,萬神朝禮,役使雷霆,鬼妖喪膽,精怪亡形……急急如律令敕。”對着李振這一段長長的咒語唸完之後,這黃紙瞬間成爲一道金色光芒,徑直向着那躍躍欲試的針咽餓鬼打去。

六子在一旁科普道“這是金光神咒,十分霸道。”聽着六子的話,想着胖子這次可千萬別掉鏈子了。果不其然,知恥而後勇的李振,估計是剛剛見識了鐵衣的伸手,怕被我們鄙視,也是盡全力而出了。

隨着那道金光,這針咽餓鬼似乎是怕了,快速的變換身形向後退縮,隨着胖子的手訣變換,這金光終於打在了那隻針咽餓鬼的右腿之上,伴着金光乍現,我感覺有一種發自靈魂深處的咆哮響起,讓我感覺胸悶難受,在金色光芒中我看見那鬼的右腿已經炸開,從裏面流出了滾滾的黑色墨汁一樣的東西,散發着濃烈的惡臭,這咆哮聲音應該是這針咽餓鬼所發出的。

隨着這淡淡的黑色氣體漸漸的瀰漫在整個空間,這紫薇道印所營造的出的紫色光芒似乎在漸漸褪去,我對着身後的李振喊道:“我說胖子,剛纔見你鼓搗了半天了,趕緊出手啊,你沒看見對面那鬼馬上就要殺過來了?你看激動的都嘔吐黑水了,那是什麼玩意兒啊。”

胖子則直接回了我一句,“不知道,沒看見我在想辦法啊!”

趁着這針咽餓鬼吐出黑色惡臭墨汁一般的東西時,我看見鐵衣的手裏突然多了點點銀光,果然是七星鎖魂針。但見隨着鐵衣的右手一揮,竟然將這七根銀針插在了自己的額前中央位置,嘴裏快速的唸叨着不像是人話而是鬼語的東西。

隨着鐵衣甩出的右手,鐵衣額前的沾着血的銀針便齊刷刷的射向了剛剛那隻針咽餓鬼所營造出的鬼獸結界,而出乎意料的是,這一次站着鐵衣額血的七根銀針並未像之前青銅承影那般被隔離開來,而是隨着轟的一聲,像是什麼東西爆炸開來的感覺,頓時整個空間都爲之一振。

我在一看,七根銀針在解除到鬼獸結界的時候,竟然帶着一抹淡淡的紅光,直接將那結界擊毀了,同時鐵衣的七根鎖魂針也消失不見了。

胖子李振在我背後大喊了一聲,“我擦,鐵兄弟你還是童男啊?我都忘記了童男最純粹的那滴血可以消除鬼物的結界。”

我直接罵道,“真是個飯桶,要你有啥用啊!現在說,馬後炮!”

誰知道,胖子李振沒有說話,而是照着剛剛踹我屁股的位置又來了一下,且說,道士尋常穿個布鞋踹下下就踹一下,誰知道這廝尼瑪穿着一雙尖頭皮鞋,差點一下踹的我屎尿俱來,想到自己目前的造型和處境,我頓時穩住不動了。

鐵衣的這一下顯然是徹底激怒了這針咽餓鬼,那玩意低着頭悠遠的哼哼了一下,然後直接向着鐵衣撲了過去。看這架勢,估計是先要拿鐵疙瘩來開刀。

就在這個時候,我扭頭看着胖子大聲喊道,“你妹的,趕緊出手啊,再不出手我兄弟有個三長兩短,我一定讓你立刻到地府報道你信不信啊!”

胖子估摸着要着急了,眼瞅着來不及了,先是甩出一道符紙,還別說看起來輕飄飄的一張尋常黃紙竟然像是離弦之箭一般直射向那針咽餓鬼,鐵衣也使出鬼逐急速的變換身形。

胖子大喊一聲,“鐵衣閃開!小心爆菊,哦不爆炸!”

只見鐵衣,以青銅承影抵擋了一下那餓鬼的撲勢之後,迅速原地旋轉下蹲,喊了一嗓子“鬼遁”之後,彷彿突然消失了一般,完全看不見人影了。

我看着李振再看看六子,兩個人都看傻了,我也十分震撼,這鬼遁之術,我以前曾聽鐵衣講起過,在遇到厲鬼時,厲鬼便會在自身的空間中釋放出濃厚的鬼氣,這鬼氣看不見摸不着不香不臭,唯一的體感便是溫度突然的降低,這鬼遁之術便是在這鬼氣之中隱藏身形的辦法。

當時我覺得這玩意說的太誇張了,都是騙小孩子的玩意兒,可這活靈活現的看到之後,我算是服的五體貼地了,剛纔忙着圍觀,未曾注意這房間之內的溫度極低,想來這便是鐵衣說的鬼氣瀰漫,所以鐵衣才能依託這鬼氣而使出鬼遁之術。

一切從錦衣衛開始 看見這功夫如此牛逼,我當即決定若能活着出去,不管任何辛苦代價我一定要學到這功夫,實在是太牛逼了,這視覺效果十分震撼,畫面像是山寨神話劇那般扯的離譜。

我再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這鐵衣竟然站在我身邊了,嚇了我一跳。

我再看看李振,“喂,你剛纔不是喊着讓鐵衣閃開啥爆炸還是爆菊的,是個啥情況啊,不是隨便喊着嚇唬鬼的吧?”

胖子這時候纔回過神來,喊了一句我讓我哭笑不得的話:“我去,我剛纔沒看錯吧,你那兄弟哪裏去了,怎麼憑空消失了,是變沒了還是讓鬼吃了?太尼瑪刺激了吧?這是個什麼情況啊!對了,我剛纔是準備引爆符紙的,誰曾想你兄弟來了這麼牛掰一下,我光顧着看忘記念咒了。”

我看着這胖子,想我辛辛苦苦任勞任怨的在這以如此猥瑣造型扮演着桌子腿的角色,而這胖廝竟然能幹出甩符紙忘記念咒的事情,我也是醉了,這節奏已經坑爹坑到家破人亡的地步了。

就在這時候,鐵衣竟然已經站在我身邊了,摸了摸身前的鐵衣腿部,肉感紮實,一看就是肌肉健碩非常。又看見這傢伙,我十分激動,忙叫着:“喂,鐵疙瘩,你什麼時候出現的,剛纔是個什麼情況啊?你說的鬼遁果真牛掰我,當初你說的時候我還以爲你在裝逼,沒成想你那說法簡直就是謙虛的”。

六子和李振也不約而同的問起了剛剛鐵衣鬼遁的事情。那胖子還無恥的想要拜師鐵衣學習這門功夫,說是有了這玩意發家致富簡直就是灑灑水放個屁那麼簡單的事情。

鐵衣一邊舉着那一柄青銅承影看着好像還不知道怎麼回事的針咽餓鬼,一邊說道,“這鬼遁之術,其實沒有你們想的那麼玄乎,什麼變形是消失之類的。其實就是因爲我們鬼捕適應環境的能力很強,加上體質的緣故,便能施展。

如今的這個房間已經被這針咽餓鬼釋放出了打量的鬼氣,我只是通過身體吸附了空間的鬼氣,而使得身體染色成了這空間裏鬼氣的顏色,並不是什麼消失出現的,我是從那隻鬼旁邊走過來的。

不過,這傢伙確實很難對付,就是尋常陰差上前也定然會損失慘重,我們必須慎之又慎,不能出意外”聽見鐵衣的科普之後,我才明白這玩意兒原來像是魔術一樣,通過鬼遁之術的施展,給鐵衣穿了一件跟這空間顏色一樣的衣服,所以我們纔看不到。

我恍然大悟的說,原來如此啊,我還以爲你憑空消失了啊,原來是變色龍的節奏啊。

鐵衣嗯了一下。

胖子則猥瑣的問道,“鐵兄弟像是你這功夫在其他地方能不能施展?比如什麼商店啊,銀行啊之類的地方。”

鐵衣斬釘截鐵的說,“不行,只有很強烈的鬼氣出現時候才能夠使用,這些東西就算能用,你也不要想了,凡事皆有因果,損陰德的事情不幹爲好。”

胖子忙解釋道:“沒事,沒事我就是隨便問問。”

就在這個時候,那隻針咽餓鬼也發現了此刻在我們身邊的鐵衣,兩隻眼睛激動的像是兩個高瓦數的綠色燈泡一般,扭轉頭來看向我們。

我則看着六子悄悄的說,“六子你說一會要是咱們佔上風的話,這餓鬼跑了可怎麼辦?都說窮寇莫追,要是跑了咱們追還是不追?”

六子道士則很牛的說,“你放心吧,我師兄剛剛的落幡神咒便是相當於將這個房間變成了鬼物的銅牆鐵壁,守着這四壁的都是我們道家的仙人,這隻鬼是斷然逃不掉的,今天若不是他死在這裏,就是我們死在這兒了。”

一聽六子道士的話,我心裏便又有些惴惴不安的感覺了,想來今天就看這鬼與我們誰的點正運氣好了,可我想起我的家傳點背,內心十分抑鬱,於是默默的向着各方仙人求了一遍,保佑我們斬妖除魔,化險爲夷。

我看着死死盯着我們的針咽餓鬼,對着鐵衣的背影說道,“剛剛看你的七星鎖魂針好像對這傢伙很有效啊,要不再掏出一把甩吧,一把一把的就算瞄不準也總會有瞎貓遇到死耗子,說不定就將這鬼物報銷了也說不定”。

鐵衣則留下一句:“這東西我只有七根,再也沒有了。”

哦,我意興闌珊的迴應了一聲。

“這玩意現在已經知道上當了,都準備好。”胖子在我身後像是指揮官一般的話,讓我十分鄙視。這個時候,胖子再一次摔出了一張黃符,依舊是急速的向着那針咽餓鬼而去,我趕緊喊着,“胖子,尼瑪趕緊唸咒啊,別再整的跟剛纔一樣,到了那鬼眼前就掉地上了。”

胖子顧不着回答我的話,而是開口唸道,還別說這傢伙裝腔作勢的聲音還有些領導的強調。

天地玄宗萬氣本根,廣修億劫,證吾神通,三界內外,惟道獨尊,體有金光,包羅天地,萬神朝禮,役使雷霆,鬼妖喪膽,精怪亡形……急急如律令敕。”對着李振這一段長長的咒語唸完之後,這黃紙瞬間成爲一道金色光芒,徑直向着那躍躍欲試的針咽餓鬼打去。

六子在一旁科普道“這是金光神咒,十分霸道。”聽着六子的話,想着胖子這次可千萬別掉鏈子了。果不其然,知恥而後勇的李振,估計是剛剛見識了鐵衣的伸手,怕被我們鄙視,也是盡全力而出了。

隨着那道金光,這針咽餓鬼似乎是怕了,快速的變換身形向後退縮,隨着胖子的手訣變換,這金光終於打在了那隻針咽餓鬼的右腿之上,伴着金光乍現,我感覺有一種發自靈魂深處的咆哮響起,讓我感覺胸悶難受,在金色光芒中我看見那鬼的右腿已經炸開,從裏面流出了滾滾的黑色墨汁一樣的東西,散發着濃烈的惡臭,這咆哮聲音應該是這針咽餓鬼所發出的。

隨着這淡淡的黑色氣體漸漸的瀰漫在整個空間,這紫薇道印所營造的出的紫色光芒似乎在漸漸褪去,我對着身後的李振喊道:“我說胖子,剛纔見你鼓搗了半天了,趕緊出手啊,你沒看見對面那鬼馬上就要殺過來了?你看激動的都嘔吐黑水了,那是什麼玩意兒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