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星族很可能是上古龍族一個後裔分支,該種族基本都是天生神力。但他們天生的力氣也就是比正常人族高出幾倍,比如普通人族一拳打出能打出幾百斤力氣,普通背星族一拳上千斤而已。

人族可以靠功法武技修鍊積累元氣,背星族則是不斷磨練肉身,那種磨練方式有很多很多,但力源池絕對是最頂尖的寶地,那是強大的背星族依據種族秘術,搭配無數蘊含力量屬性的天材地寶打造的寶池,背星族進去以後就可以吸收寶池內的寶葯汁液。讓肉身力量突飛猛進。

還有最重要一點,背星族肉身防禦簡直變態。一個十星三旋的傢伙只靠純粹肉身,就能扛得住江守運轉神器誅殺。那也是力源池的功效,在力源池內背星族可以靠特殊功法把力量轉化為恐怖的防禦能力。

他們不需要鍛造靈器護甲,因為他們肉身就可以轉化為最強的防禦寶器。

力量和防禦力有關係,但這也不是相等的,江守一身神力變態,他一旦繃緊肉身,比起普通武者肉身防禦也強大的多,但江守的肉身力氣恐怕連隨便一把聖器都扛不住,最多扛得住五六品靈器攻殺。

力源池內無窮天材地寶汁液搭配特殊的功法煉化吸收,卻可以讓你擁有多強的力量,就能轉化出多強的肉身防禦力,培養神力的方式可能多種多樣,但力源池卻是背星族最根本的根基之一。

背星族力源池是提供整個種族的,所以在行月天中的力源池也很多,基本每個背星族村落至少都有一個力源池,只是品階有高低而已,力源池對於人族武者來說,也是絕大的機緣之一。

人族和背星族構造不同,對背星族有奇效的天材地寶,對人族未必有那種奇效,但那也有效果!

適合背星族修鍊轉化的功法未必適合人族,但人族有太多智慧超凡卓越的存在,魔陽宗內就有不少武聖根據劫殺來的背星族功法,去改造成適合人類修鍊的功法,那些被改造的功法效果可能比不上背星族內的,但也一樣有效。

江守知道力源池,但力源池真假是什麼意思?

「白痴,背星族也是智慧種族,力源池是他們的根基,我們進來試煉的武者若能進入磨練也是機緣,他們怎麼可能不防備?這裡眾多力源池,品階高低不等也就算了,很多還是背星族刻意設下的陷阱,有的力源池一下去就是橫死,有的是你吸收半天後才出現問題,你吸收的力量突然在體內爆發衝撞,把你一身臟器撕碎,而且只有人族實驗才會如此,背星族下去實驗,反而會平安無事,真假只有讓人族試過才知道,你現在就是那個試驗品!」

或許是覺得江守在他們面前根本沒有反抗餘地,只能任他們揉捏,楊明府才又冷笑一聲開口。 楊明府冷笑中,江守也心思變幻,是現在動手,還是跟他們去看看那個被他們發現地點的力源池?

馮自輝是魔陽宗明陽峰最傑出的五代弟子,沒有之一,這位24歲就武聖三重,擁有大成級領域,那就是領悟特殊領域的半步武聖都遠不是其對手,一如當初江守即便領悟殺戮領域,肉身力量也堪稱變態,可對上土系領域大成的邢無涯一樣是很輕易被鎮壓。

這批人就是因為馮自輝震懾力太強,才不把江守放在眼裡,畢竟江守不暴露殺戮領域時只是普通九重巔峰,甚至就算他暴露殺戮領域,一種特殊領域只媲美小成的基本領域而已,一樣不可能是馮自輝對手。

但正因為馮自輝的強大,放在兩千魔陽宗天才中也是最頂尖的一批,那會讓馮自輝心動的力源池,品階也不低吧?不少字

力源池據蘇聖的介紹總共是十品,不過十品力源池是針對那些堪比人族神級強者的背星族使用的,眼前的行月天內,據外界所知最高不過七品力源池,七品力源池已經是針對擁有力量領域的十星或十一星背星族的。

那種背星族在七品力源池都還可以繼續提升肉身神力。

對於人族來說七品力源池不用想,那絕對是掌握在行月天僅有的十三星背星族手中,但七品下的五六品力源池一樣是極為貴重的寶地,一二品之類,估計馮自輝也看不上。

思索后,江守才沉著臉點頭。

楊明府頓時大笑,「算你識趣,我現在會用秘武封印你的元氣修為,只要你一路乖乖的,到了力源池那裡我就會解開封印。」

江守默不作聲任由楊明府動手,他最強可不是元氣修為。而是肉身。

一旦修為被封印,或許他吸附不來靈氣施展武技神通,就是貫星決也會無法施展,因為貫星決的百槍合一,哪怕是調動更多的肉身力量,可那也需要靈氣去輔佐,沒有靈氣江守就催動不出那種百槍合一的急速,速度上不去自然施展不出來。

一旦修為被封印江守的戰力也會大跌。

但他還有絕刀經風華絕代,那一刀根本不用吸引靈氣附從,直接燃燒生命力和生機。以江守現在的能力,燃燒后就算不是馮自輝對手,想走人一樣不難。

更別提他的冰極體、火極體和重力極限體也是無法被封印的。

「走!」

等楊明府上前封印江守修為後,馮自輝才冷笑一聲,一擺手就沿著他們之前的飛遁方向遁出,楊明府則是一揮手,捲起一層靈氣氣流就帶著江守飛掠。

一行六人沿途越過千萬里,過程里也遇到過其他魔陽宗武者,但江守一路上也並沒有呼救什麼的。只是靜靜被帶著遁行。

又是幾個時辰后,等人群抵達一座荒山之間,馮自輝又拿出一張玉簡查看幾番,才率先遁下高空。

「這些背星族越來越姦猾了。一開始那些力源池還都是在各個背星族村落、城鎮,就在他們監控下,現在的力源池卻被隱藏在各種荒野,咱們就算在村落尋找也找不到。而且大部分背星族本身都不知道力源池在哪,他們進去洗鍊肉身也是被族老們蒙蔽視聽前去,不是之前運氣好。還真想不到這裡會有力源池。」

楊明府一樣帶著江守遁下,遁下過程中看著馮自輝閃身進入了一個山洞,這山洞只有五十多米深,到了盡頭只有堅硬岩石,當馮自輝運轉大成領域破滅一段山石后,眾人眼前才又一亮,楊明府又破口低罵。

他罵出來的話,也是江守即便知道行月天有力源池這種寶地,他也遇到過不少背星族,卻沒能問出力源池下落的原因。

這種背星族的根基,連絕大部分背星族本身都不知道在哪裡,只有一個個小族群里的最首腦人物才知道。

罵聲里幾人穿越山洞抵達一座暢闊大殿,這山體內的殿宇面積也極大,足有十多里長寬,高達二三百米。

大殿最中央則是一座直徑兩里多的圓形寶池,池中灌滿了香氣四溢猶如湯汁一樣的藥液。

「這就是那個六品力源池?」直到這時馮自輝才激動的站在寶池一邊,但他也沒有下去,因為這力源池是真是假根本沒人知道。

「解開他的封印。」看幾眼后馮自輝才對楊明府開口,楊明府立刻動手,不解封印也不行,武者不管是吸收力源池的寶池藥力,還是想把自身的肉身神力轉化為相應的防禦力,都需要運轉功法,若元氣被封印還怎麼嘗試?

至於解開一成,封印九成?以馮自輝等人的底蘊也能把封印秘武做到那一步,問題是力源池很多都是假的讓人無語,你下去后可以修鍊吸收,一開始也沒事,吸收好久了力量才突然暴走,在你體內胡沖亂撞撕碎你的臟器,這甚至只對人族是這樣,對背星族都不會如此,那不是說力量不會暴走,而是背星族已經經過無數次煉化鍛造,他們本身抵抗力夠強,超出人類太多。

那種假池你一開始吸收完全沒事,吸收多了才爆發,若是封印江守九成修為,他吸收煉化速度太慢,難道他們再等上幾天?

因為對自身實力有足夠自信,也不想多等幾天,所以楊明府的解印是完全解封。

解開封印后馮自輝才冷笑著擲給江守兩章玉簡。

「這兩張玉簡,一卷是我師祖根據背星族功法改造的吸收力量的功法,一卷把肉身力量完美轉化為防禦能力的功法,你學會後就下去試試吧。」

這功法也是真的, 總裁,你命中缺我

江守則在接過兩卷功法后,笑著看了過去,「這兩卷功法效果是什麼檔次的?」

因為種族構造不同,智慧再強大的人族武聖根據背星族功法改造出來的功法,也不可能讓人族在力源池中吸收改造效率媲美背星族,別說百分百媲美,能媲美五成就不錯了。

據蘇聖所說,他以前還在魔陽宗時宗門內最好最好的改造功法,也只能讓人媲美背星族五成的效率。

如今一百多年過去,江守也不知道魔陽宗走到了哪一步,但他身上卻是一卷都沒有。

「算你運氣好,這功法是師祖剛研究出來的,只要遇到真正的力源池,人族修鍊吸收起來,也能達到背星族的七成效果,師祖雖然不是我魔陽宗最強武聖,但改造功法這方面他絕對是最強的,這種等級的功法,連鄭先宇他們都未必有。」見江守沒有絲毫驚懼,甚至還能笑著反問,馮自輝倒是詫異的看了對方一眼,難道這小子真以為只要他證明了這力源池是真的后,他們就不會殺他?那種話他也信?

「七成效果的改造功法,六品力源池!」江守則輕吸一口氣,眼中全是興奮。

雖然不知道這力源池是真是假,但這兩卷功法足以讓他興奮了,興奮中江守才抓出了血鱗槍,「多謝了,不過試驗品還是讓你們來做好了。」…


「……」

這句話落地后馮自輝幾人才紛紛一震,全都像是看白痴一樣看著江守。

這小子一路那麼配合,他們也不是沒懷疑,但不管怎麼懷疑,也最多以為要麼是江守傻得信了他們的話,要麼是這小子有什麼匪夷所思的逃生手段,絕對沒人會想到江守敢反撲,他抓出血鱗槍還說讓他們做試驗品?難道他以為他一個人,可以抗衡他們五人?

「小子,你找死!!不過你的命還有點用,還是給我乖乖……」震驚過去之後,楊明府才怒嘯一聲抓出長劍一劍刺來,剛成型的火之領域也驟然爆發。

但一劍飛遁中江守也抓著血鱗槍就是一擊,剎那間百星乍現,只是星芒乍現,楊明府的火之領域就被撕碎,楊明府駭然中馮自輝也大驚,大驚著就釋放出了大成級的水之領域鎮壓。

但哪怕是大成級領域,江守百槍匯聚之後,還是一槍撕碎水之領域,噗的一聲就把楊明府胸前貫穿。

無敵太寂寞

已經出了手江守就不再留手,低聲聲中又是百槍爆發,不過這一次他卻是對著馮自輝撲殺而下。


1.6倍肉身神力外加三十倍槍決爆發,又有混極經催化,同時附著殺戮領域,一槍出馮自輝已經感覺到了驚粟的死亡氣機,怒喝一聲同樣抓出一桿長槍,大成領域再次綻放,但這領域依舊是剛出現就被破滅,江守則在隨後一槍刺斷馮自輝的寶槍,勢不可擋誅殺在馮自輝體外護甲,又是砰地一聲護甲碎裂。

鄉間野事

一擊而已,但如今的江守一擊,已經快要接近了力量領域那種以力量破滅萬法,無堅不摧無物不破的境界。


加上血鱗槍神器的鋒利,馮自輝這明陽峰五代弟子第一人,一槍下就被重傷。

「噗~怎麼可能……」

局面變化太快太快,看著右胸被洞穿,馮自輝才滿臉驚駭欲絕的開口,開口中還吐出一口熱血,江守卻一槍回一槍出,又是以力破萬法,再次一槍把馮自輝肚腹洞穿。

其他兩男一女也在驚變中尖叫出聲,還有人快速向外逃,江守才一式星河呼嘯席捲著殺戮領域攻向四面八方,一擊就把三道身影籠罩在內。



。, 「江守,你……你怎麼可能那麼強?你就算不是只有外在顯示的普通九重巔峰,而是領悟了特殊領域,但剛成型的特殊領域怎麼能撕碎我的大成領域?」

「還有修為,你也差我那麼多。」

…………

一段時間后,五道身影全都侵泡在力源池內,運轉著吸收力源池藥性的功法做實驗體,但哪怕在功法運轉中馮自輝還是驚的心驚肉跳,沒人還能保持冷靜。

不過面對這樣的話語江守根本懶得回答,只是冷冷看著幾人。

「江守,我能不能療下傷?我的傷勢太重了……」

又是幾十個呼吸,等力源池中楊明府受到馮自輝的眼神示意,剛哆哆嗦嗦凄白著臉說出一句話,江守就身子一閃一槍刺出,再次把楊明府肩頭刺碎。

這就是回答。

楊明府當場就哭了,他只是想治療一下右胸被洞穿的傷勢而已,就算武者修鍊到他們這種地步,右胸被洞穿這種傷勢也不足以致命,還能靠著強大的生命力和生機撐上不少時間,但一直不治療,楊明府的氣機也越來越萎靡。現在只是問一句肩頭就又被刺碎?

「等你們試驗過後就可以療傷了,你若是撐不到那個時間,只能怪你吸收的太慢。」江守這才冷冷開口,一番話又說的楊明府身子一顫,再不敢有絲毫異動,拼了命去運轉功法吸收力源池的藥性。

這樣的力源池都是背星族提供給一個小族群使用的,江守也自然不怕被馮自輝等人煉化吸收。

他同樣不怕這若是真正的力源池,等楊明府和馮自輝吸收之後力量大增再反撲他,因為這兩位一身重傷。即便力量大增也不可能讓傷勢痊癒。

「江守,等下若我們驗證了這力源池是真池,你會放過我們么?」

又是幾百個呼吸后,正在力源池中煉化吸收著藥液的那女武者才突然弱弱的開口,這女武者姿容也算不錯,此刻楚楚可憐美眸水汪汪的看來,很容易看得人心起憐憫。若是容易被美色所迷的,恐怕都會一時心軟真被勾走魂,但江守在這樣的話語下,卻是一槍刺出。直接洞穿了那女武者身側一名青年的右胸。因為他發現在那女武者開口中。對方竟然在悄悄拿出傳訊玉簡。

一槍洞穿胸膛,誅滅玉簡,江守身子再次從寶池之上掠過,血芒乍隱乍現之後,那楚楚可憐的美女也已經被江守撕碎了香肩。

「不要挑戰我的耐性。」再次站在不遠處葯池邊,江守才冷笑著開口。

力源池內五道身影各個面色凄白,但面色凄白幾息。一名男性武者突然就怒喝一聲從寶池中遁出,「我和你拼了……」

回答他的依舊是槍芒飛刺。

不過這一次葯池中其他四人也齊齊暴起發難,江守目光一冷,貫星決一次次撲殺衝撞,幾十個呼吸后。哪怕他身上也留下了幾處創傷,但馮自輝等五人也紛紛癱在了地上。各個連起身的力氣都沒有了。

「小賊,既然你做的這麼絕,也別想讓我們再替你做實驗體!」

胸膛、大腿、肩頭、肚腹之間十多處被洞穿的槍傷。馮自輝已經是性命垂危,但他眼中也閃爍著一絲瘋狂。

「現在你要麼讓我們療傷,要麼就殺了我們!」楊明府一樣陰沉的低喝,眼中更閃過一絲冷笑,拼著各個受傷到垂危,也是他們的一種反擊,這種情況下江守敢殺他們么?他們雖然吸收煉化了一陣子藥液也沒出現反噬,但一樣不能確定這力源池是真的,江守若殺了他們,他敢下去么?

這可是六品力源池!!

他就不信江守敢捨棄。

但回答楊明府的卻是一道刀光!

刀光過處屍首分離,楊明府臨死前眼中全是不敢置信的表情,江守卻再次運轉絕刀經,一刀刀過去就連馮自輝等人也徹底被誅殺。

殺掉五人後又收起風姿,同時運轉火極體把幾人的屍體焚燒成灰,江守才毫不猶豫躍入了力源池。

「也不是一定要實驗體的,我有不死之身,就算這力源池是假的,吸收到一定程度的力量後會在體內暴走失控,去撕扯我的臟器,但我的肉身本就比普通武者強大太多,經過無數次磨練的背星族都能抵擋那種程度的衝擊,我未必不可以,就算到時候會重傷一樣能快速恢復。」

一開始有人做實驗體,江守自然願意實驗實驗,但沒人做實驗體對他來說也不是束手無策了。

泡在力源池藥液中,江守也沒有立刻運轉功法去汲取更多神力,而是先運轉轉化功法,靠寶葯汁液相助去把自身的神力向肉身防禦力轉化。

他本就擁有極為恐怖的神力,只是以前不知道怎麼把相應的力量轉化為肉身防禦力,現在借著機會自然要好好利用。

而就是假池為了營造的逼真,背星族們也會把假池建造的可以把武者本身力量轉化為防禦力,畢竟人族力量雖弱,但也都是有力量的,若是這一點無法營造,隨便發現一個力源池,只要直接嘗試看能不能把力量轉化為肉身防禦就能分辨真假,這假池也就沒意義了。

假池也可以做到這些,江守在運轉功法吸納來左右的寶葯藥液后,吸扯著藥液侵入血肉皮囊,幾十個呼吸,他整個人都似乎燃燒起來似的,渾身火燙。

發燙髮癢的血肉臟器卻在被一絲絲寶葯葯汁改造,變得越來越柔韌堅硬。

………………

「嗆!」

幾個時辰后,等江守徹底靠著功法之助把一身神力改造成完美的防禦力,現在他一綳肉身,所有的神力都會變成絕對防禦,他的軀體雖然沒有太大變化。但綳直的肉身撫摸上去卻仿若溫熱的神鐵,抓出一把七品聖器對著手掌刺下去,都只在上面留下了一個淺淡紅印。

這樣的防禦力也讓江守驚喜的厲害。

「還是遠遠不夠,能抵擋七品聖器的攻殺,但這只是指的普通力氣的貫穿,若是運轉武技,就不可能擋得住了。而十星三旋背星族的肉身防禦,連我運轉星羅密布附加血鱗槍都能擋下不少的,我的力氣還是要繼續提升。」

…………

驚喜之後江守又轉化功法泡在了力源池內,這一次他運轉功法吸納左右藥液。已經是在滋養的肉身力量。

……

「這力源池是真的?竟然是真的。嘶……幾個時辰了,我能明顯感覺到的我肉身力量又增加了不少,現在都是剛到九重巔峰時的1.7倍了,相當於用血鱗槍誅殺一個十星三旋的成果,但直到現在還沒有一絲反噬暴走的跡象。」

幾個時辰不斷煉化吸收,江守徹底變得驚喜起來。

行月天力源池很多很多,但一百個力源池最多有二十個是真的。這二十個裡面也至少有十五六個都是一二品力源池。

畢竟背星族力源池是用背星族培育出來的無數天材地寶打造,他們也沒那麼多頂級的至寶。江守最初已經做好了體內增長的神力隨時暴走的心理準備,但這力源池卻是真的。

就算是那些假的以假亂真,你吸收足夠藥性培育出神力后力量才會暴走失控的假池,也不可能在江守吸收這麼多藥性后還不暴走。

驚喜中江守才繼續吸納煉化。煉化著煉化著他卻突然臉色一白,張口噴出一道血箭。因為他的臟器被撐破了。

他能感覺到自己血肉臟器出現一絲絲裂痕,那不是體內新增的力量暴走,而是吸收來太多力量。原本的血肉臟器不堪負荷,被緩慢撐破。

就像是一個人吃得多了,腸胃都裝不下,很可能讓腸胃都漲破的。

這一點力源池還比不上血鱗槍,江守用血鱗槍提升力量,就遠沒有被血鱗槍滋養來的力量漲破血肉的擔憂,血鱗槍的滋養是緩慢,卻穩定溫和。

力源池這裡雖然提升極快,但提升出來的力量並不溫和。

吐出一口血箭,江守抓出幾顆寶葯吞服,等臟器剛剛癒合就又噗的一聲被漲破……如此反覆多次,等江守又讓臟器癒合,但這次癒合后他卻發現不止身體不再被撐破,其所能容納的力量似乎也變多了。

眼中閃過一絲驚疑,江守再次嘗試吸收,發現還真能繼續吸收了。


發佈回覆